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九节 每临大事有静气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九节 每临大事有静气

  二习栋提前二十分钟前往中茹,准备陪同应秦两位辛要制刚引会场。

  应东流和秦浩然都是昨天晚上十一点过才抵达宁陵的,在他们之前,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任为峰、省人大副主任汤中午、省政协副主席、省委统战部长蒋蕴华以及商务部一位司长、计划与发展委员会一个副司长和国际开发银行一位规划局局长都已经先到了,由于到宁陵时间太晚,赵国栋也只是陪着两位主要领导到宿处,简单寒暄了几句便告退了。

  领导们年龄都不小了,四个小时车程坐过来不容易,第二天还得参加会议,早一点休息是必要的,赵国栋连蒋蕴华都没有打扰,只是打了个电话问候了一下,希望老领导休息好。

  奥迪平缓的宁陵市区行进,从市委到宁苑宾馆并不远,五分钟车程不到,这还是七点过市区上班高峰期时候,如果是深更半夜,两个红绿灯,顶多也就是三分钟就能到。

  这个时候人流量不奥迪车开的也很慢,前边那个红绿灯左拐,再往前走不到五百米就到宁苑宾馆大门了。

  坐在后座上的赵国栋瞑目养神,昨晚接到了应秦两位主要领导之后,他又召开了会议,确定了各参观点都已经准备妥当,心中也才踏实下来。

  这算是自己就任宁陵市委书记一来的第二次大型接待活动,上一次是人大委员长来视察,虽然规格更高更重要,但是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那只是高层领导的一个印象看法,那也是主要听下边介绍,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

  全省十四个地市的党政主要领导主要领导必来其一,而且据赵国栋所知十四个。地市除了安都市是市长姚文智来之外,其他十三个地市全是市委书记参加会议,除了主要领导之外,分管招商引资的副市长、计划与发展委员会主任和招商局长这三人都要参加。

  各地市来的人都是内行,那都是长期浸淫招商引资和经济发展的行家里手,你这个地方招商引资项目是花架子还是真材实料,实地看看厂房,找人了解一下,也就知道一个大概,了解你民营经济发展环境如何,那也是不仅仅是听听你出台了多少政策,落实了些啥措施,取得了些啥效果,而是得实地查探你民营经济体企业谈谈感受,存在一些啥困难和瓶颈。

  也就是说别看你宁陵上半年蹦醚得欢,那都是些数据,这些最直观的异西才是能带给这些行家里手们一些触动的,从这些方面可以感觉出你这里的发展潜力和后劲儿,当然数据也很重要,那是衡量你地位的标志。

  “咦?”坐在前座的云睿一声惊讶声把赵国栋从瞑目沉思中惊醒过来,“怎么了,小云?”

  “没啥,我看到咋这么多像是上访的群众呢?”云睿旁边车窗玻璃是放下来的,由于前面就是红绿灯,加上来往自行车和摩托车都相当密集,车速很慢,几乎就要停下来了。

  ,nbsp;nbsp;万比北

  “哦?上访群众?”赵国栋顿时一个激灵,上访群众?他立即警觉起来,这可不是往市委市府去的方向,西江区委区府所在地也不该往这个方向才对,“老彰,把车开慢一点,我看看。”

  奥迪车速顿时越发慢了,赵国栋这边的车窗玻璃也放了下来,不错,路边上有十来个穿着打扮一看就知道和市区里普通市民格格不入的农民正在张望着,而后边还有一大串和他们穿着打扮相似的农民正在源源不断的往这边聚集,肯定有事儿。

  “赵书记,汽车刚才过时我听到他们几人中在互相招呼,我听那口音应该是我们那边的人。”云睿反应也是相当敏锐,“我先下去瞅瞅,顺便找机会听听他们说些啥。”

  云睿是曹集县人,赵国栋心中心明如镜,肯定是曹集那边又出问题了,今天上午会议,下午和明天上午都是参观,而今天下午参观点就有曹集中药材基地和江中制药项目建设工地,未曾想到这些曹集的老百姓怎么会今天一大早就到市里来了?

  “好,你先下去,机灵点,有啥情况马上给我打电话。”赵国栋也不多言,这些上访群众显然是直奔宁苑去的,这些人怎么会知道省部领导住在这里的?

  赵国栋以最快速度通知了蓝光和马元生立即启动紧急预案,务必将这些群众堵截在宁苑的三百米之外,否则一旦这些群众堵在宁苑门口,立即就会成为天大的笑话,这场会议不但无法给宁陵带来辉煌,反而会成为一场耻辱。

  赵国栋打完电话就接到了云睿的电话,果不其然,一知二众都是来自曹集,还好数量不算太多,总其也就只人,但是这也足以酿成大祸了,网好卡在这个时间段上,领导的车只能从正门出,宁苑侧门正在整修,出不去,一下子领导被堵在里边,那可就真是千般努力毁于一旦了。

  让赵国栋感到安慰的是市公安局应急处置能力相当强,很快三辆警用运兵车就赶到,卡在了通往宁苑的道路上,而蓝光带着政法委、维稳办的同志也已经赶到,蓝光在曹集处置时和当地上访群众代表对话了多次,给那些上访代表印象颇深,也知道这是一个能够说话算话的角色,应该能够控制得住局面才是。

  这也是赵国栋来宁陵之后有意加强了市公安局的车辆装备和人员编制,专门在市公安局特巡警支队中组建了一支防爆处突力量,随时可以拉出来应付突发事件,没想到却是在这种场合上用上,这让赵国栋也很是无语。

  “老蓝,这些群众有啥问题带他们到市里信访办去,路口扎死,别让人混过去了,你全权负责处理,一会儿我让剑民也过来!你先问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知道是曹集的问题,不是说那边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么?铁明他们究竟在搞什么?通知铁明他们马上赶到市里,他那个点今天下午的参观取消了”。

  赵国栋挂下电话,平静了一下心绪。曹集这件事情虽然还不清楚具体情况是怎样,但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有些疏忽了。

  无论出现什么状况导致老百姓到市里来上访,而且是选择这种关键时候来上访,对县委县府来说就是一个巨大失职,往轻的说,这叫做工作极端不负责任缺乏基本政治敏锐性,往重的说,那就是玩忽职守,是渎职,一旦这些老百姓真的把宁苑大门给堵上了,其造成的恶劣后果,就算是自己引进十个大项目都无济于事,这是政治影响和政治印象,对于一任班子尤其是主要领导来说,基本上可以说就是致命的。

  奥迪开到宁苑门口时,宁苑门口已经多了不少“闲人”一看就知道便衣警察,警慢的注视看来来往往的行人,防止出现意外。

  赵国栋稍稍宽了一下心,现在实际止最危险的情况已经过去了,只要老百姓被转移到了市政府那边,就可以坐下来安安心心接待反映问题,老百姓求的也就是一个反映问题管道,希望他们反映的问题能够得到解决,至于说拦领导也好,堵大门也好,对于他们来说毫无益处,无外乎就是引起上级领导的高度重视罢了。

  车门打开,一脸阴沉的钟跃军已经疼步冲了出来,“赵书记,曹集那边出问题了?乒重不严重?要不要再增派警力?”

  赵国栋竭力压制住内心的火气,每临大事有静气,这是他自己经常提醒自己的,他希望自己也能随时做到这一点,这也是自己这今年龄段很不易做到的,但越是不易做到,就必须更耍做到,否则作为一个一把手,那就是不合格的。

  何况这事儿其实也怪不得钟跃军,他的出发点也是好的,不外乎就是多了那么一点私心,加之对铁明的信任度稍稍高了一点,没想到就出了这样大一个砒漏,而且出在这样一种吊诡的关节上,但是现在说这些也没有多大意义。

  ,正

  “没事儿,我已经让蓝光和马元生他们控制了局面,就几十个老百姓,带到市政府那边了解情况好好谈谈,听听他们的诉求,没行么大不了的,老百姓反映诉求也正常,只是方式不太妥当,时间选得不太凑巧罢了

  赵国栋脸色很平静,似乎完全没有被刚才的紧急状况影响到悄绪,甚至还有些轻快愉悦,这让钟跃军大大的舒了一口气。

  当他得知这边出的状况时,那一瞬间几乎连脚都软了。

  如果省委书记省长加上国家部委领导还有全省各地市的市委书记们都被堵在了宁苑里出不了门,还要动用武警公安才能把门打开,这可就真的成了天大的笑话了,只怕全国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先例,甭管日后这是谁的责任,但是作为主要领导肯定跑不掉。

  再加上想起先前陆剑民、全力致甚至鲁能都反对铁明出任曹集县委书记,认为他性格过软,缺乏魄力,不适合担任曹集县委书记,是自己坚持己见,最后才获得了市委的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