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十一节 堂子里的人们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十一节 堂子里的人们


  老猛,老百姓情绪怎么样。”赵国栋早凡经除了蟹一处僻静的阳台上通话,蓝光现在已经几十个群众邀约着一起做进了信访办的会议室里,情况基本上控制住了,但是这并非长久之计,总得给老百姓一个答复。

  “情绪比较激愤,大概是曹集方面有人把市里的一些不同意见给露了出去,所以才会引起他们的强烈愤慨,认为县里说话不算话蓝光声音有些低沉,大概也是直接和这些老百姓对话过久,嗓子也有些干燥嘶哑了,“不过,目前还在可控范围之内,但是曹集那个点恐怕必须要取消

  “嗯,这边已经取消了,铁明到没有?”赵国栋一阵头疼,铁明升任县委书记之后县长还没有卸任,市里在这个县长人选上也还没有统一意见,准确的说是没有物设好合适人选。

  ,可

  “还没到,不过我考虑就是铁明到了,我的意思也暂时不出面,先由市里稳一阵,等老百姓情绪稍稍平静下来再看。另外如果铁明一出面就没有回旋余地了,我的意见到时候还是请县里分管这方面工作的副职出面来作解释劝说。还有这个基调也需要定一定,曹集方面这样朝令夕改很容易造成事端,我的意见是如果确定了一个原则,那就必须要坚持车去,不能因为老百姓坚持你就退缩,老百姓没有明白过来,你就瞒着哄着,这样很容易出问题,而且一出就是大问题

  蓝光不愧是深谙此道的老手。很快就把情况摸出一个大概来,而且也提出了一些有益的建议。

  “剑民的意思呢?”赵国栋沉默了一阵才问道,他听来听去,都是蓝光自己的意见,陆剑民也在那里坐镇,他也需要听听对方的意见。

  “剑民书记的意见和我一致,现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宜激化矛盾,先安抚,给说法,具体的条条款款还要进一步商谈确定,但是我们也就是想要了解一下您在这一点上的意见”蓝光的话语没有那么肯定了。

  赵国栋立时就明白了蓝光传递过来的意思,在这一点上陆剑民和蓝光内里态度是有些不一致的,两人心中些许阴微之处,他也走了然于胸。

  陆剑民对于铁明接任曹集县委书记是很不以为然,甚至可以说是坚决反对,如果不是自己勉力说服了对方。只怕常委会上他一发难就得有不少声援者,至少全力致和鲁能是很不待见铁明的。

  这一次出这样大的事情,只怕会议结束之后又免不了要起一阵风波,陆剑民这个时候态度虽然也支持蓝光意见,那也是形势使然。并不代表他就认同了曹集县委县府的态度,恰恰这个时候的退一步也是为日后事情落幕之后的发难埋下了伏笔。

  想到这儿赵国栋也禁不住苦笑,本是想在这宁陵地盘上好生做出一番事业来,可人一入局,便身陷其中,想要撇清只当一个貌似公允的裁决者,那纯粹就是痴心妄想,其间也就免不了种种是非风波了。

  “老蓝,就按你们的意思办,铁明可以暂时不出面,先拖一拖,等群众情绪稳定下来,当然市里边也要给个明确答复,我的意见是你曹集县委县府给老百姓承诺了的东西那就的兑现,甭管过不过,真觉得过了,那你当初就不应该答允下来,既然答允了下来,那就是泡屎,你也得给我吞下去!”

  言语铿锵的赵国栋顿了一顿,“当然。在回答群众代表时,言语上可以策略一些,既要表明市委市府的明确态度,又要坚决的指出他们这种群体性上访的不合法,要求他们应当依照《信访条理》,合法表达自己的诉求

  蓝光得到了赵国栋的明确意见,心中也就驾定许,这对话也好,协商也好,谈判也好,就怕主要领导不表态。有些事情具体操作人就为难了,只要主要领导有明确意见,这种事情说来也就简单,解开主要疙瘩,其他次要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就算是一时半刻化解不了,只要关键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都可以搁在后面来逐步解决。

  说实话蓝光也有些腻歪曹集方面的出尔反尔,先前为了强政绩拿下项目,你应承了本应该通过协商由江中方面承担一部分的义务,现在面对老百姓,你又要耍滑头,这种大愚若智的手法其实最不可取,尤其是你作为一级党委政府,这样对自身威信影响很大,对日后开展工作很不利,但是现在事已至此,还是只有先行把这件事情妥善处置为上。

  蓝光对叭二事情也是见惯不惊了面通知曹集县方面准出客车,待宣布政策之后并做好安抚工作后,就把这些上访群众接回去,另一方面也要向曹集方面转达赵国栋意见。要他们按照这个意图去执统

  怎样去圆转这个。关节,市县两级信访办里都是些场面上浸淫多年的老角子了,养气深度,脸皮厚度,嘴皮功夫,谁都有几套,由得你说,总能把你说得个二五瞪眼,只要能表达一个明确意思就行。

  赵国栋回到会场,忍不住瞅了一眼坐在一旁也有些神思不宁的钟跃军。

  这位市长心性没的说,在领导干部中算是纯良的了,心机也不能说没有,只是和陆剑民这些既当过区县一把手又在纪委书记和市委副书记位妾上浸淫多年的老吏比起来还差了一点火候。

  这一番交手下来,铁明这曹集县委书记兼县长当得七歪八翘,摇摇晃晃,对他这市长声誉威信也免不了有些影响,陆剑民这番进退裕如的手法却是高明无比,连赵国栋都不得不赞许几声。

  柯斯达自动车门缓缓打开,人流缓缓的涌了下来,跟着那位风韵犹存的尤市长往前行,背负双手的省委书记和省长心情似乎都不错,步伐迈得很大,和后边的人群稍稍拉开了一些距离。

  ,正沤比北

  中央部委来客们则和常务副省长走在了一起,谈笑风生,似乎谈及了一些很有兴趣的话题,其他各地市的来客们则分成了几个群体,有些是以地市来人为群体,有些则是熟识的几个走到了一起,一边讨论着,一边筹划着,形成一道粗细不一的人流。

  谭立峰默不作声的跟随着代我们人流走动着,邸若贤也是一声不吭。

  吕秋臣担任市委副书记之后,陈英禄和谭立峰都共同举荐邓若贤担任常务副市长,而先前一直十分看好的组织部长萧潮却意外没有成为候选人,邓若贤一蹴而就,从常委副市长直上常务副市长个置,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

  若说是关系密切程度,萧潮无论是与陈英禄还是谭立峰,都要胜过邓若贤几分,但是这个时候却显得有些意外了。

  “若贤,走了几个点,盛触良多啊,你呢?”谭立峰眉目间已经没有昔日惯有的壮怀激烈豪气贯胸的气宇,取而代之是若有所思的一抹震动和忧虑。

  “谭书记,若是单论工业规模,宁陵还无法和我们相提并论,他们是农业大市,工业底子太薄,仅仅这么三五年就想要脱胎换骨,不太可能,但是他们发展势头很猛,而且也选准选好了方向。”邸若贤斟酌着言辞,谭立峰这样一问显然也是有所触动,怀庆发展速度虽然也不弱,而且总量上更是把宁陵这等三流城市扔在了后边,但是仅凭今天视察这几个。点的确还是有些让人触目惊心。

  “就像我们怀庆当初选准了集成电路产业作为发展方向一样,他们把硅业选择做了突破点,赵书记搞经济这方面不能不说是个难得的人物,他在确定发展产业方向上有着惊人的噢觉和敏锐度,嘿嘿,说实话,我还真难以望其项背。”

  谭立峰默默的点点头,虽然一直把赵国栋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但是说实话,到赵国栋就任宁陵市委书记时,他还是没有真正把赵国栋列为自己主要对手,绵州、建阳以及永梁,尤其是永梁那一位才是他心目中的第一竞争对手。

  尤其是永梁那一位毛经在市委书记位置上多占了两年,而永梁的经济总量更是遥遥领先于怀庆,在去年还力压绵州和建阳一头,成为全省老二,而宁陵去年凹却还连如亿不到,他琢磨着赵国栋就是有逆天之力,也无法在三五年内把宁陵折腾出翻两番吧?

  那若贤说话算是客气的,赵国栋玩经济这一手至少目前安原堂子里还真没有几个人比得上,谭立峰自认自己不弱,但是比起赵国栋来还是要差一大截,谭立峰也不至于连那若贤这点有些刺耳的话都听不下去了,只是带来的阵阵冲击却让他在这个盛夏奥热的下午都感觉到了一丝针刺般的难受。

  求点票吧,貌似今天票少了点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