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十二节 男儿横行须带刀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十二节 男儿横行须带刀


  “光是产业布局还不足以让我感到压力。毕竟这产业发零箱甘…套和基础设施,这也不是一年两年就能一蹴而就,设施完备了真要形成规模体系也还要一个过程才能真正派上用场。宁陵在紧赶慢赶,但咱们也没有歇着,比他们慢是慢了点,但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们起步低

  邓若贤和谭立峰越走越近,两人似乎也对后边参观项目没有多少兴趣了,尤莲香那清脆悦耳的声音通过话筒传出来直往大家耳朵里钻,但是也影响不到两人的兴趣点,

  谭立峰眉宇间的沉郁更深了一些,连那若贤都觉察出来了宁陵的巨大变化和潜力源于什么,这正是他所担心和有些力不从心的,有时候一步落后,就步步落后,而有时候你则是有心杀敌无力回天。

  比。,万

  “我感觉宁陵正在营造一个体系和一个体制,一个现在我还不能完全把握没有真正了解清楚体制,但是我看那位尤市长也是个实诚人,或者说是省里边是真的是以把这会放在宁陵开为条件逼着宁陵献宝来着,要让宁陵方面拿出点像样的东西来,光是拿几个大项目或者几个有模有样的民营企业来按部就班的解剖,没多大意思,咱们怀庆一样做得到,没准儿建阳和绵州更不服气呢。”邓若贤笑着道,但是笑意中有些感叹和苦涩。

  “宁陵是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就凭这个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发展局在咱们安原省敢宁陵,而且还来了一手面向全国公招公选,嘿嘿。至少这份气派我谭立峰做不到。”谭立峰淡淡的道。

  “成立这个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发展局不重要,关键在于宁陵是真把这全部门的作用发挥出来了,其实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发展的职责原来就没有单位过问分管了么?不是,但是为什么却显得有气无力,声名不彰呢?因为你主要领导不重视,时这方面的工作安排部署和考核没有形成一个定制,自然大家也就敷衍了事得过且过了邸若贤一语中的,“这一招也不过就是明确了职责权限而已,并不新鲜,关键还是在于能否落实

  “唔,若贤,你说得对,宁陵把许多部门的权属职责交给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发展局,几乎要当半个计刮与发展委员会了,嘿嘿,听说赵国栋还夸了海口,干得好要让这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发展局局长进政府班子。起码要挂个市长助理职衔,这小子是不按套路出拳,却要硬生生打出一个新天地啊

  谭立峰也有些感慨,扔到宁陵这个地方。也由不得赵国栋不背水一战,啥路数招法都敢用,创新改革那也是逼出来的,深圳以前不就是一个小渔村么?兴则推而广之,败则剖析改之,就这么简单。咋改革开放就没敢从沪江、首都这样的风水宝地开始呢?那也是一个策略问题。

  “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发展局,人才补贴、专家楼,谭书记,这每一着含义都深着呢,宁陵这样的财政穷市都敢如此大手笔,我都感到惭愧啊。”

  邸若贤口头上说是感到惭愧,内心深处却是对赵国栋钦佩无比,这一招一武看似不合常理,却总能先行一步引领风骚,难怪这个会议放到了宁陵。

  “若贤,看来我们这一次来宁陵参加会议还是有所得啊,我们不说照搬宁陵方面的一些手法。但是对于我们怀庆发展有益的东西还是可以借鉴的,专家楼这一出我感觉有些噱头的味道,更像是为他们那个所谓竹制环保建材打广告的味道。但是人才补贴这个问题我觉得可以考虑。我们怀庆这一两年进来的企业不少,其中不少也有意将研发中心设在我们怀庆。留住人才很重要,这对于加强我们怀庆的教育科研力量也是一个很好的弥补,你回去要和老付好好商量一下。”谭立峰也非腐儒,宁陵可取之处自然可以作为他山之石。

  “谭书记,我感觉宁陵虽然在经济体系和总量上还无法和我们相比。但是他们也有比我们占了先手的一方面。那就是我感觉他们区县这一级领导,从主要领导到分管领导,现在思想都很活络,就是一门心思想要发展经济,看看那个西江区区长和土城县委书记,说起经济来都是如数家珍,窥一斑而知全豹。要知道宁陵原来一半以上的区县都是国家和省级贫困县,据我所知,七八年前,他们这些县委书记县长们都是一门心思想着怎么吃国家补贴呢,思想观念变了,纹才是根本,愕一…随时随地存了这份心,这经济你才能搞得上去。”

  邸若贤的话语再一次击中了谭安峰的痛处,或许他只是感叹宁陵区县这一级领导的思想意识,但是谭立峰却联想到了怀庆班子的问题,邓若贤的话无意间却给了谭立峰一个提醒。如果不解决好班子团结齐心的问题。怀庆终究要出问题。而且一出就是破坏性的问题,伤元气的问题。

  而自己能把这顽局处理好么?想到这儿谭立峰就有些头疼,但是胸腔子里那股子血气却是禁不住要往外冒,男儿横行须带刀,有时候只怕免不了就要横行挥刀,当断就断了。

  ,可

  姚文智很潇洒跟随在省委书记一行人后边,两位地主颇为合度的跟随在两侧,这是他们的本分儿,赵国栋似乎少于说话,只是微笑着侧首陪着笑脸,而那位市长却是颇为活跃,这也让姚文智对赵国栋高看了几分。

  这种场合下谁不想挣个热脸,尤其是像赵国栋这种一门心思杀回安原的热胸冷肚皮觉角色,咋也该寻个机会在领导面前不露声色的点两点,但是看了这几个点下来,姚文智发现除了作为导引主讲的那位女常务副市长外,基本上也就是这位市长在那里补充。

  赵县栋甚至连插言都似乎吝于,但是却绝不离开领导的视线。脸上那副尽在掌握之中的淡然自若几乎能刮下来搁盘子里。

  孙连平没有来,这是正理儿,作为省委副书记,他没有必要参加这种对于他本人来说没有多大意义的会议,姚文智不得不来,这就是一个。替别人脸上贴金的回忆,行里大佬们是要用宁陵这条鞭子来好好抽打安都、建阳还有绵州,难受在心里。但是脸上你还得保持一副大度雍容的味道。

  但姚文智不认为这仅仅是一场鞭苔敲打,他觉得对于安都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宁陵的异军突起。虽然说无法和安都这种巨无霸相提并论,但是人家的速度和气势可是拿足了,赵国栋这子走到哪儿都能折腾出一番风浪来,是个人物,也不枉宁书记看重他一回。

  姚文智一直认为很多地方安都学不了宁陵,也没法学,安都不是三五两个项目就能扭转车头拉动缰绳的车,但是这一次还是有些东西让他眼珠子亮了一亮。

  停留于这些大项目和外来资本的引进表面就太浅薄了,目光放在那些个花架子噱头上那也是买技还珠的料,关键还在于宁陵在经济发展和行政服务中表现出来的一些新理念和新观点。那位尤市长口才甚佳。随便哪个参观点项目上都能信手指来,拿出一两条宁陵市里搞出来的新道道,总能让人耳目一新。

  如果只是单单其中一两项,那也正常。毕竟在这个资讯日益发达的时代,各地交流日益增多,你今天能琢磨出一些新东西来,明天就可以付诸实施,后天没准儿别人就已经在你这里来取经甚至据为己用了,但是要形成一个像模像样的体系架构,形成一个定制路数,没点工夫和时间不行,不花巧心思下大毅力也不行,宁陵未必完全做到,但是大架子却是搁下了,这一点姚文智看得清楚。

  这一切都是赵国栋一年多时间做到的?

  当然,否则他赵国栋也白白从中央部委上等厚差事上杀回来了。

  安都也需要一些改变了,否则还会继续这样不冷不热的沉闷下去。继续被省里边不轻不重的敲打。苗振中耽搁了几年,孙连平又来了,都是些求稳图平的主儿,他们顶着省委副书记的衔可以视若无睹,月白风清,自己却不能,不说这个市长白当,就这几年搁这位置上尸位素餐他姚文智也咽不下这口气。

  血性,毅力,韧劲,魄力,自己缺什么,姚文智有时候自己都觉得憋得慌,若是这市长一直这样当下去,层层束缚加身,那还真不如寻个,幕僚位置,就算是为他人井嫁衣裳,也不枉在这个位置上白白浪费光阴。

  继续呐喊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