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十五节 余波未烬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十五节 余波未烬

  果说省长秦浩然的讲话高屋律概。洋洋大观,那么省毕东流的讲话则是朴实无华中却见犀利锋锐。只有细细体味才能明白其深玄切中。

  有心人自然要细细品味其中奥义。尤其是省委书记应东流的两个故事更是让一干市委书记市长们都是喘要感叹,细节决定成败,此言不虚。

  姚文智瞅了一眼满脸深思之色的谭立峰,心中也是百味陈杂。

  在争夺江南耀华到内陆地区设厂这个项目时,安都和怀庆也展开了激烈的争夺,应该说作为在电子信息产业都有一定基础的两个城市之间。这份争夺谁胜谁负都很正常,但是让两人感到意外甚至是震惊的是江南耀华竟然将企业落足地选在了宁陵,这曾经让他们俩都百思不得其解。

  江南耀华是国内著名的民营材料企业龙头,此次进入内陆市场主要是开发电子材料市场,投资电子级无碱纤维布生产项目,这个项目引起了包括安都、怀庆以及川、渝、湘、鄂多个省市的关注,各省市都对江南耀华发出了相当热情诚意的邀请,邀请江南耀华高层考察投资环境,安原省内竞争主要集中在安都和怀庆两个电子产业都有相当规模和基础的城市之间。

  谁也未曾想到江南耀华在考察了内陆几个省市的十多个地市之后竟然会把企业选择建在宁陵,这不仅震惊了整个安原省,也让周边其他不少省市是惊诧莫名。虽然宁陵撑起了一个要打造新材料基地的名头,但是截至目前为止,真正的新材料项目并没有两家像样的落户宁陵。除了那家所谓的竹制环保建材企业还能勉强拿出来亮亮相外其他的中小型企业根本就拿不上台盘。

  但是耀华不一样。

  江南耀华不仅在江淅一带市场上拥有良好的声誉和雄厚的资本。更重要的是这个项目可能带来的巨大影响力。

  这个项目预计一期投资钉乙元引进国外先进成熟的池窑拉丝生产技术和设备,建设二万吨电子级纤维玻璃纱项目,二期跟进投资。巧千万元。建设八千万米电子级无碱纤维布生产项目,三期预计投资引乙元,再扩建二万吨电子纤维玻璃纱和六千万米电子级无碱纤维布的生产能力。使企业达到年产四万吨电子级纤维玻璃纱和一亿八千万米无碱纤维布及其部分附属产品的生产规模。

  江南耀华将这个项目摆在了宁陵,无疑是为宁陵发展新材料产业打了一针强心针,对其下游的覆铜板生产行业也会带来积极的拉动作用,这让姚文智和谭立峰都是抚腕不已。

  应东流的这个故事听起来似乎玄而又玄,事情是否如此,姚文智不知道,相信谭立峰也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却是肯定的,江南耀华选择了宁陵作为他们进入内陆地区的落足点,而且这一步踏得很深,几乎就是一落足便不会再挪窝的架势了。

  第二个故事姚文智略有所闻,宁陵那位公招公选的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发展局局长为了宁陵一家电缆企业在柬埔寨投资建厂事宜几乎是扎在了安都,软磨硬抗,就是要打通国际开发银行安原分行的路子,最后事情终于搞定,而且是以极其快捷的效率办好了一切程序手续,现在那家企业据说已经在柬埔塞南边的磅逊港猛的落户,正式进军东南亚市场了。

  ,万比

  两个故事都还是让姚文智颇有点发人深省的味道在其中,尤其是应东流那一句不要左边耳朵进右边耳朵出,很多人没有觉悟到,但是姚文智却领会到了应东流话语中隐藏的森森寒意,如果说哪位领导对于这个问题无动于衷,只怕下一轮乌纱帽遍地滚的事儿就免不了落在你的身上了。

  坐在姚文智旁边的谭立峰同样是心有所悟,宁陵这一次没有藏私,当然这一次的场面也容不得他们敝帚自珍,两大佬亲临,谁敢藏私?献宝还来不及呢,何等珍重的机会?

  虽说赵国栋这小子守拙吝言,但是那位常务副市长可是风头一时无二。连两位大佬都是频频和她对话询问,那副谈笑自若的架势,就连一般的市委书记甫长怕都做不到那么游刃有余,这固然是练就的本事,也是站着主场的优势。

  宁陵在这一步上的确是占先了,谭立峰也要承认,虽然只是很微的一步,但是这一步如果其他地市不紧紧跟上,那就会迅速扩大成为绝大的优势,一时的招商引资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是营造一个良好的氛围环境却不简单,应书记所说的日积月累成一步,那是养成,这一小步都得煞费苦心,回去之后,自己也得要好好琢磨一下该

  怀庆没有落后,但是平淡不是谭立峰所想要的,争先素来也是谭立峰的原则,相信旁边这位安都市长也一样在思考这个问题,永梁那一位大概是食不甘味夜不能寐吧,都在一门心思鼓足劲儿要起飞,而这一招宁陵占先手了,怎样扳回下一局才是最重要的。

  赵国栋满脸堆笑的不断挥手。周围宁陵市的班子领导们也是个个笑意盈面。朝着一辆辆缓缓离开的丰田柯斯达挥着手,说这些欢迎再来的话语,一直到汽车影子终于消失在道路上。一干人才都下意识的想要放松一下。

  有的伸懒腰,有的活动自己的腰板儿,有的则是不停的揉着自己颈椎,看样子大家都是被这一次会议折腾得不轻,从第一天下午报道开始。就没有清静过,省领导和中央来的领导你得去拜会,省直部门的头头脑脑你也得看顾着,兄弟地市的主要领导来了,难道说你还能好意思缩在家里不出门,怎么着也得来上两盅晕乎晕乎。这才有当一把手的气势。

  “得了,各位,本想请大家聚顿餐的,但是看大家表情似乎都有些归心似箭的感觉,算了,我也就不当这个恶人了,愿回家的就早些回去歇息着吧,这会儿四点半,领导们该走的都走了,这一个半小时上班时间我做主给在座的大家伙儿放假了。愿咋轻松就咋轻松,今儿个一律不问

  赵国栋瞅着一干都是揉颈伸腰的家伙。心中却是明白大概,这两天着实把人折腾得够呛,现在大家哪里还有什么吃饭心思,都想要一哄而散赶紧去老婆孩子热炕头,都悠着点儿。

  赵国栋这半开玩笑半带椰愉的话却激起了一干人的少有的一阵反应。“赵书记,那可真谢谢喽,这一个月来忙乎,弄得大伙儿就没睡个囫囵觉,今儿个早点回去,喝两杯,睡觉去。”

  “是啊,赵书记,明天能不能请假一天,也让咱们歇息歇息。一张一弛才是文武之道啊,咱们可真的要张得太厉害给绷断了,赵书记您要再找一个来替咱们,也麻烦不是?”

  “谢谢赵书记好意了,咱们今儿个就领情了。先歇息去了。”

  一干常委副市长局长们都是笑着乐着相互打趣,这一个月,尤其是这最后一个星期。的确把大家累得够呛,人人包点包片,工作不能出半点砒漏,几乎每天在座的都要去自己的点片看看,实在忙不过来。那也得打电话过问一下,第二天赶紧补上。

  赵国栋在常委扩大会上那是掷的有声,谁出了批漏,那就是要拿话来说,这关系到整个宁陵政治形象和声誉,也关系到宁陵市委市府班子的形象和声誉。容不得半点疏忽大意。

  大家集儿都渐渐散去。只剩下赵国栋、钟跃军和陆剑民三人。

  “跃军,剑民,这也算走了了一桩心愿了,会也开了,也算功德圆满。咱们宁陵这一年时间里的工作大家也算是和盘托出,估摸着咱们这点东西。被人家看了听了之后。略一琢磨都能明白过来,咱们的底子可都是被他们看光喽赵国栋笑意盈盈,“我看咱们市县两级里不少领导都存着坐在功劳缘上等果子吃的那点儿心思。不知道是等论功行赏呢,还是咋的?”

  ,王珐比北

  钟跃军和陆剑民原本都有话想要说。先前赵国栋那几句话显得太过轻佻,但是这后边两句话给一落下来。顿时有点儿冷意森森的气息,听的两人都是一愣。

  钟跃军看了一眼旁边默不作声的陆剑民。斟酌着言辞,良久才道:“赵书记,就像您说的,咱们这一次会议总体来说是圆满的,虽然有些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也是细节上。我觉得省委对我们的工作还是相当肯定的。”

  “钟市长。会议摆在宁陵本身就是对宁陵的肯定,但是我们工作没有尽善尽美,有些地方甚至还有大的问题,我觉得赵书记刚才的话说得对。那些个存着心思只务虚不务实的单位,的确需要好好研究反省一下,别以为这会议过了,就万事大吉了,这才是一个开始!”陆剑民语气异常坚定,脸色也是一种铁青色的严峻。

  无他,还是求票,又只有几张票,难道非得专章求票?俺不想啊,就这么喊一嗓子行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