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十六节 驾驭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十六节 驾驭

  必二民的森然网烈让赵国栋和钟跃军心巾也都是微微一骡:心国栋心中嘴然,钟跃军却是心念急转。

  看样子陆剑民是要揪住曹集问题不放手了,钟跃军心中一凛,难道真要把铁明给换了?这才接任县委书记没几个月。甚至连县长人选都还没有确定下来,又要在曹集生起波澜?陆剑民你也未免太狂妄了,莫不是?

  钟跃军疑忌的目光瞟过来时,赵国栋视若无睹,但心中也在琢磨。

  陆剑民显然是被这一次曹集事件给弄得有些恼火。虽然是蓝光牵头。但是担子压在他肩头上,他也就有责任。整个两天会议里,他基本止就在曹集负责坐镇。直到今儿个下午才赶回来和省里的主要领导们见上了一面,这份窝囊怨气无处发泄,免不了就要生些事端出来。

  “对于我们宁陵来说,这一次会议的确只是一个开始,昨天晚上为峰省长也和我谈了一谈,说今年我们宁陵摊子铺得很大,增速迅猛。但是也要考虑产业结构合理化问题。不要贪大求全,我也把我们宁陵的一些情况作了介绍。”赵国栋笑笑,“看来我们把耀华这个项目给抢了过来。又招惹了风头啊,免不了有些人要说闲话啊。”

  口石

  “赵书记,这也能有人说闲话?”钟跃军也有些冒火,“有本事你把耀华给拉过去,我们半个屁也不放!在背后说话算啥本事,何况我就想不通他们怎么说来着?”

  “跃军。这理由还不是一扯一大箩筐?什么这是电子产业配套化的基础产业啦。什么产业链布局需要优化配置啊,还不就这些酸不溜秋的话?”赵国栋负手淡淡一笑。往回走,钟跃军和陆剑民都下意识的一左一右跟在赵国栋身旁,听到还有人居然对这个项目落户宁陵还有这样的讥谤。别说钟跃军,就是陆剑民心中也是觉得宁陵似乎有点子众矢之的的味道。

  “不瞒你们俩。在耀华落足我们宁陵时。省里也有领导和国家计划和发展委的有关领导与我直接通电话交换过意见,认为我们宁陵并没有将电子产业定位为主导产业,是不是在产业布局考虑上应该要有所侧重。言外之意也就是江南耀华能不能考虑落户咱们安原其他地市,我没有同意。”赵国栋一边迈步上台阶一边道。从市委里边下来的工作人员见着这三巨头并行而上,都赶紧让在一边上去。

  “赵书记,省里这是什么意思?要我们让出来?凭什么?他们安都、怀庆就是大娘生的,我们宁陵就是二娘养的?”陆剑民也是搞经济出身的。在建阳市委常委兼景湖区委书记时也是受尽了建阳市里的鞋,感受颇深。有啥好事儿都往市里的开发区里赶。破事儿和责任义务就是你景湖区的了,一听这话就有些来了火气,“无碱电子级玻纤纱和电子布是与电子产业有关,但是它们都属于材料产业,我们宁陵要打造新材料生产基地,引入这个项目天经地义,没想到还有人对这也持异议,还要指手画脚。那我只能说不可理喻!”

  “老陆说得对!咱们不偷不抢,凭投资环境吸引投资看来我们这里。也没有撬谁的墙角,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人家看上谁还不是人家投资者说了算?谁还能把投资者脚绑上不让走?真他妈笑话!”钟跃军也是罕有的骂了粗话,显然被这个事情给激怒了。

  “事情过都过了,我们刻不提了,我只是想说一点,那就是咱们宁陵现在风头太劲。难免也就有些人说闲话放冷箭使绊子,我们也想韬光养晦,可现在韬光养晦也不吃香了。你干出了成绩领导不知道不行。定了你这个,点。你不把底子掏出来也不行。献了宝了露了底了,还得惹不少红眼腹诽,背后少不了还得可劲儿的诅咒你,这年头事儿就这样。

  ”赵国栋显得倒泛心态平和、甚至还有点自我调侃的味道。

  “经此一会,我们宁陵脸是长了,但是也成了众矢之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咱们宁陵要想继续秀于安原这片树中林不倒,关键还是在于我们自己,只要我们打铁自身硬,市委市府班子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继续保持目前发展的态势,就没有谁能把咱们摧得倒!不但催不倒,咱们宁陵还要越耸越高、屹立在这片土地上扛起这杆大旗!”

  赵国栋这几句话一出口让钟跃军和陆剑民的步伐都是稍稍一滞。随即又跟上。

  两人都听出了赵国忖旧…户隐藏的深意,公想,劲儿往外使,众向话渴世什用显不过了。

  那就是要两人捐弃前嫌,携手共进。钟跃军和陆剑民都慢了赵国栋一步,目光下意识的瞄向对方。微微一碰。又恢复了正常。

  “我们宁陵目前面临一个微妙的形势下。木秀于林了,众目睽睽了。我们怎么看待我们自己?我们速度虽然快了一些,但是总量上比起前几位还差得远。可就有人骄傲自满了。安于现状了。自我陶醉了。这些情在市县区两级班子里敢说没有?!”赵国栋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话会对旁边两人产生什么影响一般,自顾自漫步向前,一边道:“老是喜欢把自己在省内比,为什么我们的目光就不能高远一些?为什么不和苏州比。不和无锡比,不和温州和佛山比?”

  钟跃军和陆剑民都被赵国栋的豪言壮语震得呆了一呆,苏州、无锡、温州和佛山这些城市虽然不是副省级城市,但是却是代表着中国沿海地区经济最为发达地区经济模式,宁陵区区一个内陆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偏远荒僻的城市,虽然这几年有所发展,又如何敢和这些地方相提并论?

  这些城市的产业基础、国家政策、地理位置、交通条件以及观念意识岂是宁陵这等微末之地所能比拟的?

  “你连想都不敢想,你怎么去追赶人家?”赵国栋似乎脑后长眼,看到了钟跃军和陆剑民脸上的震惊表情。停住脚步,沉静的道:“我所说的要和他们比,并非是耍和他们比经济总量,比基础条件。而是要和他们比观念意识,比差距,比环境,比政策!我们观念意识落后了。我们完全可以学习提升。哪方面有差距。我们力争赶上,投资环境不如对方,我们可以做力所能及能够做到的修正,政策有差异,我们可以纠正。这就是我们要比的地方!”

  钟跃军和陆剑民都停住了脚步,静静的听着赵国栋发挥。

  “如果我们老是和我们相差秀几的地市相比,就只能看到我们比他们强的地方,找不到我们自己的弱势和不足在哪里。就总是沉涵于我们的优势和光鲜的一面,而看不到我们的软肋和短板,那么发展的动力和目标都会受到束缚和制约。”

  “跃军,剑民,我们宁陵走到今天这一步,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就有进无退,我们只能以更坚定的步伐更大的毅力和决心走下去,我们宁陵市委市府是一个,整体,在外部劲风来袭,明枪暗箭不断的情况下。我们唯有拧成一股绳,心无旁鹜。冲破这眼前的风帘雨幕,闯出属于我们宁陵的天地!”

  。”

  赵国栋并不指望一番话就能打消钟跃军和陆剑民之间的隔阂,事实上人与人之间不可能亲密无间毫无矛盾,他只是希望两人在站在识大体硕大局的高度上来认识目前的局面。

  高处不胜寒。宁陵一下子被推到了这群高的一个高度,甚至超乎了先前赵国栋的预料,尤其是省委书记应东流在会议最后的两个故事,更是把宁陵推向了绝境。

  宁陵凹和财政收入以及城镇人口和农村人口人均纯收入比起诸如建阳、怀庆这些地市都还有相当大差距,现在舆论和领导心目中的位置宁陵似乎有点子一枝独秀的味道,到了年底,你的凹增速,你的财政收入情况,你的人均纯收入增长率那都是耍摆在面前来说话的,而经济总量更是一个。地市主要领导能够在省里边各种会议上说得起话来的主要底气。

  宁陵前两个。季度的经济增速虽然高居全省第一,但是却不算很高,关键在于后两个,季度,按照赵国栋的估计,从第三季度开始,三大硅业的联华半导体和南玻半导体都要点火运行,丰华硅业也要在第四季度竣工投产,这将大大的拉动下半年宁陵肋增速。而神风科技同样也进入紧张的调试和试运行阶段,即将进入全面生产阶段,而据赵国栋所知,神风科技尚未正式竣工,其订单却已经排到了巧年底了。这就是国有企业的优势。

  红,…万

  不多说,求票!十二点再来一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