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二十四节 逝者如斯夫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二十四节 逝者如斯夫

  川长富进来的时候,赵国栋他们已经换成了红酒。白酒对于女士来说的确太具杀伤力了。三五两下去,就算是女士天生半斤酒。但是并不代表她们就不醉。尤其是这种半两一杯的对推。无论是尤莲香还是王丽娟两姊妹。都觉得颇为难受,好在今天大家心情都还不错,一瓶宁醇特曲下去,赵国栋稍稍多一些。但是三位女士也还是都有了一些酒意。

  醇和的红酒对于女士来说貌似温和许多。但是在特定的心情环境下。这红酒就特别能下。两瓶拉菲下去,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目光都变得有些深远宁静。

  孙长富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一瓶至尊宁醇没有剩下多少了。

  面对这位号称宁陵首富的角色,赵国栋还是给足了对方面子。并没有矫情拿捏,三杯白酒一饮而尽,甚至连尤莲香、王丽娟两姊妹也都单对单的陪对方喝了一杯这种高度至尊宁醇。

  “尤姐,行啊,我看孙长富有些吃不住了,你若是再灌他两杯。我保证他就得被抬下去了。”赵国栋还能保持着一些清醒,但是至尊宁醇名不虚传。浓烈的高酒精度让他胸腔里就像是烈焰焚烧一般火辣辣的,即便是两杯冰水下去,依然难以压下这涌起的酒劲儿。

  “国栋,再灌两杯,不是孙长富倒下。而是尤姐下趴下了。”尤莲香依然稳得住,神志依然清醒,但是丰腴白哲的脸颊上早已是红云密布了,水汪汪的美眸已然看不出先前那份红肿了,倒是更显得迷离朦胧。

  “香姐,我若是你就是倒下又咋的?只要心情高兴。”王丽梅格格娇笑着。蓬松的卷发微微一拢披在肩头,“您还得敬一敬赵书记才东”

  “死丫头。我还没有说你呢。你倒是扫拨起我和国栋之间开战了。丽娟,丽梅,你们两姊妹都是在国栋下边干过,也是老部下了,难道就没有一点表示?是觉得在国栋下边没有学到东西呢,还是真得他没心无意栽培你们?”

  尤莲香瞥了一眼含笑不语的赵国栋。帮着王丽梅敲边鼓,只是话语中有些语病听得王丽娟有些脸热。她不比自己妹妹泼辣,性格也要温顺许多,对于这种荤腥不忌虽然在酒桌子上也听过不少,但是毕竟她是区长,很多时候男士们都要隐晦含蓄许多。不像见惯不惊的尤莲香这样来得如此野火。

  “丽梅,莲香姐都说了。咱们两姐妹还能有啥说的,我们敬赵书记一杯,不过莲香姐。这一杯下去,也差不多了。我们就打总结怎么样?”王丽娟要冷静理智许多。她虽然也喝了不少,但是她是带着事情来的,不像尤莲香和王丽梅那样放得开,今天虽然气氛相当好,但是事情却有些偏离轨道,尤莲香成了主角了。丽梅的事情却是无从谈起。

  “好啊,丽梅,你觉得呢?”尤莲香微笑着瞥了一眼,双颊火红眼睛晶亮的王丽梅。

  “香姐。喝了这杯打总结吧,不过贵宾楼这边我也安排了,一会儿。我们去坐一坐。”王丽梅目光溶溶。似乎有些飘忽。

  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了起来。突然从香甜睡梦中惊醒过来的赵国栋只觉得自己胸腔里那颗心脏嘣嘣急速狂跳不止。四下打量了一下四周。没问题,是在自己的宿舍里。再一看周围,也没有啥异样,但是为什么睡梦中的那一切却是那样真实?

  空气中还流淌着一股混合了淡淡酒香的特异味道,赵国栋顾然躺下去。清凉的空调始终让空气保持着二十六度肌肤裸露在薄被外说不出的舒适。但是赵国栋此时的心情却是惶惑不安。

  ,万

  他回书不起昨晚的一切了。或者说那迷乱零碎的记忆碎块在脑海中翻滚。他却始终无法找到一条绳索将它们串联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回忆。更让他感到惊恐的是这些记忆碎块中似乎还有一些梦境中的东西混杂其中,他不知道这究竟是梦境中自己的意淫。还是真实的存在。

  昨夜喝得太多了,但是关键是喝的太杂了,白酒喝了两种不说。红酒也喝了两种,四种酒就这样交错混杂,在几里赵国栋记不得喝了多少。但是他只记得自己是保持着最后一抹清醒离开的。

  但是回来之后呢?是谁送自己回来的?记得当时王丽娟就住在宁苑了。王丽梅似心妥送自己。但是尤莲香。对是尤莲香最终送自己回家了熙?

  赵冉栋打了一个激灵,之后似乎在自己客厅里,两人还谈了很久,尤莲香似乎也很有感触,酒精刺激之下的话匣子一旦被打开,就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收住口,嗯,是的。好像尤莲香最后就是一直无言的抽泣和低声哽咽,自己是怎么安慰她的?

  赵国栋躺在床上。冥思苦想。似乎出现了记忆断层,尤莲香后来就走了么?自己就回卧室睡觉了?

  突然如火星一绽,点亮了整个记忆。天花板上那一点也许是装修工人不经意留下的一点红色颜料打开了赵国栋的记忆。

  赵国栋呻吟着抱住自己头。完了,他猛地摇摇头,是不是自己的意淫幻想还是真实存在。一直以为是梦境中的一切,尤莲香**间真的有那一点朱砂痣?抑或是自己在不经意间透过那道深深的乳沟看见了这一点朱砂痣混合了自己无限幻想形成的春梦?

  赵国栋努力平复自己的心境。想要回忆起究竟是纯粹自己的意淫春梦还是真的发生了一些什么。为什么那具丰腴滑爽的**在自己记忆中这样清楚深刻,丰乳肥臀,狂放的呻吟,这太不可思议了,难道真的发生了这一切?

  不。不可能。赵国栋紧张的苦思回忆,梦境中酣畅淋漓的欢爱难道?不。也许是温泉中对方优美的背影留给自己印象太深。所以就结合在这些幻想中了,赵国栋安慰自己,只能是这样,没有其他事情发生。但真的没有事情发生么?为什么?

  赵国栋迅即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体。表面一切无异,但是最关键的自己冲了一个澡,这未免太蹊跷了

  ,万

  一直到从洗澡间里冲了十分钟冷水澡,赵国栋才渐渐恢复了正常,逝者如斯夫,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不管有没有发生什么,那都过去了,相信谁都会有这样的抉择。

  赵国栋并不清楚隔壁另一个小院里。同样有人已经从睡梦中醒来,紧紧搂住薄被将自己连头带身裹在里边。就这样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

  尤莲香不知道这一切该怎么办。自己怎么会想个小孩子一样在对方面前倾诉心境,怎么会在一个比自己小许多的男子面前敞开自己心扉。把自己心中的痛楚全数和盘托出,这太丢脸了,至于后面发生那一切,尤莲香反而不觉得有什么。甚至在送赵国栋回家时就有某种觉悟。以至于她坚决的拒绝了王丽梅要送赵国栋回家的要求,因为她已经看到了危险。

  自己无所谓了,但是王丽梅不一样,这个丫头野心功利心太强了。而且这种状态下尤莲香敏锐的观察到了危险,赵国栋显然有点中招。尤其是在灯里。王丽梅那个丫头频频发起攻击,赵国栋没有意识到危险邻近。

  尤莲香很为自己的果决感到欣慰,一时间她还看不清楚王丽娟和王丽梅来这一遭的目的,王丽娟应该不是这种,但是王丽梅很难说。有些时候不得不将人心考虑更复杂一些。

  赵国栋出门时鬼使神差的又碰上了一身运动体恤和短裤的尤莲香也从夹道的另一端出来。两人目光一碰,瞬即分开。

  赵国栋心中一阵慌乱,而尤莲香也是心如鹿撞,连耳根子都是一阵

  烫。

  “尤姐,出去锻炼?昨晚休息还好吧?我昨晚喝得太多了赵国栋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轻快自然一些。

  “嗯,我也喝得有点多,话好像也有些多,看来酒这东西真是很容易误事儿啊,以后可真要克制着。”尤莲香放慢脚步,话语若有所指。

  “对,对,对,酒这东西调剂一下气氛就行,千万不能贪杯否则真容易出事。”赵国栋连连点头。

  “你耳是最有自制力的,以后一定要注意啊。”尤莲香心情突然变得明快起来了,灿烂明媚的笑容浮起在白暂红润的脸颊上,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好了,我去后花园锻炼一下,你要去忙了?”

  “嗯。凤鸣回来了。他要过来说些事儿。中午。丽娟那边。还是一块儿去花林那边泡泡吧。”赵国栋笑着道。“你把简虹也叫着吧。”

  尤莲香犹豫了一下,随即似乎意识到如果自己避而不见,反倒是容易给人以气短心虚的感觉。点点头同意了。

  坚决要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