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三十节 时不我待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三十节 时不我待

  “随着安黔铁路殆,酒车,南华巳经是目前我省唯山忆卫驯铁路的地级市,虽然拟建中的安都到通城的方铁路都通铁路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但是看目前的架势,还会有一番争执,何况就算是现在马上开工,我估井这条铁路没有几年时间还出来不了。”

  赵国栋一干人似乎都有些不以为然的样子,心中也是微叹,这就是眼光眼界的问题,当然也有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味道在其中,他需要点拨一下这帮人。“这对于南华是坏事儿,但是对于我们宁陵来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却是好事儿。

  堑文魁心中微微一震,脸上有些若有所思的模样,落在赵国栋心中稍稍舒服了一点,如果连这位分管交通建设的副市长都还不能意识到其中蕴藏的意义,那他这个副市长可就真的有些不合格了。

  南华是全省人口大市,下辖十一个县市区,人口七百九十多万,仅次于安都市,物产丰饶,也是农业大市,粮食、油料和生猪的出产都是全省第一。

  南渡是南华第一大县,也是全省位列前三的人口大县,具宁陵地区撤地建市并的宁陵市还多出三十万人口,达到一百四十多万人口,也是全省粮油重点基地县,发展桑蚕生产的基地县,生猪出栏位居全省第一。仿织产业尤其发达,劳动力充足。

  “南渡乃至南华的情况不需要我多介绍,诸位考虑过没有,南渡一百四十多万人口。距离他们南华市也是八十多公里,而距离云岭仅有五十多公里,距离我们宁陵也就一百公里,也就是说如果南渡到云岭这条路和云岭到我们宁陵之间的道路能够完全修好,从南渡到我们宁陵也就是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以我们宁陵西柳铁路和安湘铁路交汇处这个特有枢纽位置,加上宁陵港无与伦比的巨大优势,南渡乃至整个南华市东南几个县份都可以被我们宁陵吸引过来,这对于我们打造安东地区经济商贸中心、交通枢纽位置来说,都有着巨大的帮助,所以我觉得这条道路应该尽快拿上议事日程,这对于我们宁陵的以物流产业为主的第三产业具有很大的拉动作用。说一句难听一点,的话。日后南华东边南边几个县农民要出去打工,甭管北上南下还是东去,都可以来宁陵乘火车或者坐船,比起南华只能坐大巴出去,至少也要多许多选择吧?”

  赵国栋最后一句话让会客室里的气氛变得活跃起来。

  南华是全省外出务工第一大市,每年都有接近两百万劳动人口外出务工,其中珠三角、长:角以及京津地区为主要流入地区,由于没有铁路和水路与外界相通,南华市下辖各县区外出务工原来主要依靠到安都乘火车或者通过长途大巴外出。

  自打西柳铁路通车之后,已经有部分农民开始转向宁陵或者通城来乘火车,北上的多半选择到通城。而南下的则选择到宁陵,而要东去的不少人也开始选择提前在宁陵坐船直下武汉甚至金陵、沪江,尤其是宁陵港改扩建之后,客运能力大大增强,这也对不少对时间要求不是很强的农民工外出产生了巨大吸引力。

  而一旦明年安湘铁路竣工通车,宁陵的铁路枢纽位置就更是凸显。只怕宁陵火车站的运输压力还会突出,安铁局已经在考虑宁陵火车站的扩建事宜,就是为了应对日后日益增长的需要。

  “赵书记,这南华的农民出去打工都从咱们宁陵出去,除了加大我们宁陵的交通压力,对我们宁陵也没多少好处啊。”交通局局长袁万里谦恭的笑道。

  “老袁,要学会用宽阔长远的眼光看待问题,交通问题们当长一段时间都将是南华的一个短板,他们每年数十万人口进进出出,选择哪里作为中转站也就意味着哪里可能会发展成为这个地区的中心城市。应该说我们宁陵目前具备了一定条件,这也是一个天赐良机。”赵国栋随手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一张安原省的图,“大家可以看一看,咱们安原全省成一个不规则的概圆形,安都处于正中位置,我们宁陵则处于椭圆东面焦点略略偏东一点,千州处于西面焦点略略偏西一些。”“千州因为受经济和地理条件限制,现在安黔铁路虽然通车了,但是千州自身条件恶劣,地处深丘。经济落后。交通条件也比较落后,受到了中间经济较为发达的怀庆影响。难以发展成为具有一定实力的中心城市。而我们宁陵则不一样,“白大铁路交汇加上我们独有的乌江黄金水道的运输能力叮纠砌风括湘西在内的周边地区,加上我们宁陵目前高速发展的经济,可以预言。几年后我们宁陵必将成为安东地区的中心城市,而这也正是我们宁陵市委市府的目标。”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地图上,不错听起来很美好,地区中心城市。这难道不是每个,人的梦想?但是赵国栋所说的也不是虚言,按照目前宁陵经济发展速度,迅速发展成为一块对周边地区具有强大吸引力的经济磁石可以预见。“所以云岭到宁陵的这条路一定要抓紧时间改建,同样,既然南华方面有意要打通南渡到云岭的这条要道,那么我们宁陵方面也要积极配合支持,我估计这也是南华方面为了解决交通瓶颈的一个动作,我看我们宁陵也可以响应,与南华一道作省里工作,争取将南华南渡一

  云岭一nbsp;nbsp;宁陵这条对于南华具有特殊战略意义的通道列入省里的规戈。”赵国栋一边思索一边道。

  郎世群一听这话顿时急了,瞅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副市长堑文魁,对方似乎还沉浸在赵书记的方案中。他把目光落到了市交通局长袁万里身上,希望他出面说一说。

  若是真要等省里的方案出来,那黄花菜都凉了,云岭现在可是等不起。不仅仅是咕噜沟电站的问题,现在云岭也有意要打造咕噜沟国家级森林公园,同时要依托云岭丰沛的电能发展工业,而不仅仅只是充当一个。电力输出地,这也是云岭县委县府的一致决定。

  赵书记这方案简直比尤莲香的百般克扣还要恶劣,至少克莲香还是支持尽快建设这条公路的,市里也愿意出钱,赵书记这一说,简直就是把皮球踢给了省里边,希望这笔资金能等到省上和南渡到云岭这条道路一块儿来建设,这不是凭空飞来横祸么?

  祸从口出这句话真是不假,如果不是袁万里在那里奂弄几句哪里会有这样的枝节,赵国栋这里一过,哪怕再在尤莲香那里去磨磨嘴皮子。那也得把这事儿尽快推动。

  袁万里有些为难的吞了一口唾沫,堑文魁都不发话,自己怎么好借越?只是这事儿也是自己给挑起来的。要怨也得怨自己这张嘴多事儿。在这儿炫耀个啥,这下可好。若这是真的给搁下来了,还不得被郎世群骂死?只怕堑市长也得对自己有些看法。

  “赵书记,这事儿恐怕一,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云岭到宁陵这条路已经到了必须马上要修的境地了,现在这个”袁万里发现自己有些语无伦次。

  “我有说不马上修么?”赵国栋笑了起来,“老袁,老郎,是不是以为这一搁又得放不知道多久?省里边那还不得拖上一年半载?是不是觉得市里有意踢皮球,不想出钱了?”

  袁万里和郎世群都是尴尬的笑着搓手,“赵书记,您知道这条路严重的制约着我们云岭经济的发展。所以我们无法再等到nbsp;nbsp;”

  “好了,老袁,老郎,我的意思是我们这边可以和南华一起打报告给省里,请求把这个项目列入,另一方面,我们可以还是按照我们自己的规划进行,到时候如果省里边真的把这个项目列入省里统一规刮,到时候请省里变通一下,把我们这一段收进去,给我们市里补一截资金就行了,如果列入不了,那我们也没有耽搁时间。”

  赵国栋摆摆手。

  “这,赵书记,这样做恐怕有难度,交通厅不会同意,而省计发委也不会六nbsp;nbsp;袁万里和自己副手面面相觑。

  “哪项工作没有难度?没有难度那就叫享受不叫工作了。”赵国栋淡淡的道:“文魁,老袁,这事儿我落到你们俩身上,这边要抓紧时间推进,和南华那边协调也要立即展开,时不我待啊,没有那么多时间供我们等下去,有些东西,等也等不来的,你争取才可能有,你不去争取,那就是真的一丝希望都没有了!”

  赵国栋言语中的深意让袁万里脊背上一阵汗意,堑文魁也知道这是赵国栋不大满意的表示,赵国栋做事儿历来讲求雷厉风行,讨厌拖泥带水。赶紧接上话:“赵书记你放心,这边事情我去找莲香市长马上处理好,那边我立即和南华方面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