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三十三节 最后一班岗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三十三节 最后一班岗

  心国栋知晓众个周外长和庄权关系不错,但是仅限干不鳍”法真的十分密切,只怕他还不好太过接触对方。

  从对方表现出来的表情来看。这个周处长对于自己的造访是有些喜出望外的,赵国栋琢磨着对方能有这份表情说明此人眼光锐利嗅觉灵敏。否则他不会表现出这样的神态,这意味着双方存在着进一步密切关系的空间。

  赵国栋是从戈静哪里初步了解了一了组织部内部架构人员,戈静甚至还在电话里打趣了他一番,问他是不是打算在省委组织部发展一名内线或者说奥援,说他如果真的对组织工作如此感兴趣,日后倒是可以向组织部长这个位置迈进。

  戈静现在干得很不错,从对方电话里的心情就能感觉到。

  去年担任中宣部副部长之后。在今年的人代会后戈静兼任了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局长,正式成为一名正部级干部,而且由于其有着年龄和性别上的优势,作风干练精明。加之掌握媒体宣传大权,很多国内外媒体一致评价她的前景相当看好。

  程若琳的涅巢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能够迅速取得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颁发的《电视剧制作许可证》,无疑得益于这层关系。

  周益明在省委组织部里算是一个中性角色,没有太过浓厚的派系色彩。也正因为如此,这个人虽然在组织部里资格资历都不错,但是却在组织二处副处长和干部三处处长位置上一呆就是十年,跨越了潘援朝、戈静和韩度三任部长三个时代。

  赵国栋很客气也很热情的对周益明来宁陵考察表示了欢迎,周益明也表现得十分合度,热情不失分寸,但是赵国栋能够感受到对方隐藏在背后的一份期待,这很好。

  两人聊了超过一个小时,关系迅速拉近,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第三天省委组织部周益明处长一行在市委会议室里与宁陵市委就这次考察交换了意见。陆剑民和尤莲香二人临时回避了这个意见交换会议。

  考察进行得很顺利,无论是对陆剑民还是尤莲香的反应都十分良好。这让赵国栋也很满意,一切都中规中矩,似乎很平淡,但是组织考察就是这样,不需要什么漏*点四射。也不需要什么过度夸誉,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赵国栋在送离周益明一行时也很热情的互留电话,邀请对方多来宁陵视察工作,其时双方的电话都能在省委统一印发的通讯录上找得到。但是这却是一个姿态,双方都互为需要且可以相互接近的一葬姿态。

  其时赵国栋不是很愿意走这样的方式。但目前看来自己似乎还离不的这一手,缺了组织部这边的消息。自己就变得有些耳不聪目不明了,这不是赵国栋乐意见到的局面。

  焦凤鸣在省委组织部也有自己的路子。比如韦崇泰,但是焦凤鸣虽然现在很坚定的站在自己一线,但是并不代表他所属一切人脉关系也能为自己所用,何况像这种关系还是需要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更稳妥。

  经济数据不能代表一切,但是它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却总是能最真实的体现一个地方的发展活力。

  赵国栋一直这样认为,宁陵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还只能是一个追赶者,并不是指单纯追赶排位在宁陵前面的永梁、怀庆抑或绵州,从长远计,而是要瞄准诸如东部沿海的一些发达城市,唯有这样宁陵才能实现质的飞跃,总是把目光放在省内这些城市中,就容易让人滋生骄傲自满小富即安的心态,这一点他已经在多个会议上明确提出。

  而在下区县调研时,他也明确提出要求各区县确定各自的追赶目标。不要局限于市内,而应该将目光投向全省,尤其是像西江和花林这样的经济强县区,更是必须如此。

  看着赵国栋脸上满意的笑容,尤莲香心情也很不错,“国栋。七月、八月数据都很不错,同比增速郗超过了百分之八十,尤其是八月,增速超过了百分之百,听起来都有些骇人听闻啊,我都在琢磨,如果我真的离开了宁陵,会不会感到很失落呢?。

  “失落?尤姐,如果说提拔升迁你也会感到失落,你就不怕无数人咬牙切齿?”

  赵国栋笑了起来,那件事情仿佛就像两人心中永远不会提及秘密,更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失态忘形会在一个人身上某个特定时刻出现。但是同时出现在两个身份特殊的身上。而且还凑合在了一起,不能不说是一种缘分。

  孽缘也好,美川曰二也好。不堪回首也好,总之。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都度瑰十人。而且走到现在这个位置上,无论是谁都已经对各自的定位有着清醒的把握,这之间更像是一场春梦了无痕。

  “国栋,你别说越是感受到要离开,心中就越觉得空荡荡的,在宁陵一呆就是六年多时间,已经对这里的一切产生了很深厚的感情,就这样突然离开,实在让我有些难以接受。”尤莲香脸上露出一抹感伤的

  色。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尤姐,我们都要面对这个现实,在每个地方。我们都是匆匆过客,嗯,我的目标是别变成历史中的匆匆过客,能够留下一段浓墨重彩的一笔或者一段美好画卷,就满足了。”赵国栋悠悠道。

  “就凭现在的成绩,已经足以让你不会成为宁陵城市历史中的轻描淡写的一笔了,8月凹增速同比超过百分之百,据我所知,全国除了那些资源型城市或者一些特定的基础很薄弱的城市出现过这样增速,好像从未有过。”尤莲香颇有感触的道。“宁陵历史会记住这一个月,奶年8月。

  “难道宁陵就不属于基础薄弱的城市?。赵国栋哂笑这反问:“一座五百多万人口的城市,拥有这样地理位置,去年凹却不足四亿,你觉得这还不算薄弱?尤姐,这是在自欺欺人啊。”

  尤莲香一窒,随即展颜笑道:“不管怎样,宁陵历史上增速破百分百的月份仅此一例,这就足够了。”

  赵国栋突然有些意兴阑珊,摆摆手。“尤姐,咱们不争这个了,一切都要到年底才能说了算,一两个月的增速说明不了什么。”

  “国栋,后面几个月增速还会不断破纪录,我有这个预感,三大硅业都要陆续投产,神风科技、达利集团,还有一大批新建的附属企业都会集中在十一月和十二月竣工投产。我倒是有些担心我们市里电力系统做好准备没有,这样大规模的工业企业连续进入正常运行阶段,对于电力负荷会不会有影响,所以我专门给代富市长打了招呼,要求他务必仔细关注供电局的工作,要确保进入十一月之后工业企业的用电顺畅。”

  尤莲香脸上也露出一抹担心,这让赵国栋也有些感动,即便是要走了。尤莲香都还是牵挂着宁陵的发展。仅凭这一点责任心,就要很多人来比。

  “嗯,电力能源保障是咱们宁陵的一大优势,就凭这一点咱们宁陵就可以压倒很多地区,电力系统的输变电线路今年可能要面临一次重大挑战,今年底我市一大批工业项目都要集中建成竣工投产,我也专门和省电力公司打了招呼,请他们提前帮助我市电力线路进行了局部升级和检修,确保今年冬天我市用电不至于出现大的问题。”

  尤莲香有些羡慕的点点头,这就是优势,在能源部里镀过金使得赵国栋在这些人脉关系上有着先天优势,这在一些特定时候就能够发挥出不一样的作用。

  “电力问题相当关键,虽然现在我市电力供应相对丰沛,但是按照目前我市经济发展势头,我估计两三年之后就会出现电力供应问题,当然如果咕噜沟电站能够顺利完成建设,网好能够赶上弥补这一缺口,而望月峡电站能够尽快动工开建,也许能够在四五年年之后对宁陵经济发展提供充足的电力供应保障,否则我们宁陵的电力优势持续不了多久

  尤莲香想了一想道:“除了咕噜沟和望月峡电站之外,其实苍化也还有些水电资源可供开发,虽然不必咕噜沟和望月峡,但是这种投资可以带来长效收益,如果像东能集团和国电投这样大家伙不感兴趣,我们可以尝试联合省国投和省水电投资集团这些省属企业来苍化进行开发。这样不但可以在进一步巩固我市电力供应大市的地位,也对苍化经济有巨大的拉动作用。”赵国栋心中一阵暖流涌动,他知道这是尤莲香在离开之间与自己的最后一次工作交流了,自己不是神,不可能每一方面都能考虑到,而很多人虽然能考虑到,但是出于种种原因,未必愿意开诚布公与自己交换意见,或者说无法通过正常渠道传递到自己耳中,而这大概也是尤莲香之所以要以这样一种方式来作站好最后一班岗吧。

  坚持不懈的努力码字,坚持不懈的更新,老瑞相信这样的诚意和态度,足以让兄弟们把月票捐献出来,让老瑞明早起来打开电脑看看月票数和月票榜上的位置时能眼睛一亮!

  诚心诚意求耳票,奋发图强谱新章!

  赞实诚的老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