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三十六节 沪上风云 2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三十六节 沪上风云 2

  清晨煦暖的阳光落在二人身上。这份感觉很舒服,刘乔可以清楚仔细的打量着对方身上每一处细节表情。融合了意大利男人所需的精美舒适和英国仲士稳健气息,敞角的先驰衬衣穿在这个男人身上虽然看不出多少贵气,但是愈是平凡愈是有一股子藏锋于匣的味道,

  方脸虽然有一点难以让人亲近的距离感,但是却更显轮廓和个性,从侧面看起来,倒是挺有味道,难哟对这个家伙的观感都在潜意识的发生变化,当然不会是因为对反干得相貌,这个家伙也算不上什么英俊小生,板阔的脸型太过普通。除了一点硬朗味道外,其他没有多少能在第一面就能吸引人的魅力。

  但接触弥久,你就会越感觉到这个家伙身上的味道,怎么说呢,就像一座宝藏,随着时间推移,挖掘出来的着西越多,你会发现埋藏在下边的东西更多,这是刘乔匆的感觉出来的,而同样,她也有

  赵国栋的魅力来自于多方面。除了在仕途上的冉冉升起外,让刘乔更好奇的是这个家伙脑子里藏着的思想。

  眼界决定境界,心胸决定格局。

  能做到毅然从能源部炙手可热的位置上跳回安原,而且去一个基础欠缺的偏远地市发展,在刘乔看来。非有大毅力大魄力做不到。

  以赵国栋的性格,既然去了宁陵自然是要把宁陵弄个天翻地覆旧貌换新颜不可,观其一年多来的表现。的确做到了这一点,虽然联合半导体有自己一份功劳,但是刘齐也知道,姿本逐利这个规则决定如此,并非自己能够主宰。

  没有中华联合投资,也会其他投资机构进入,就像南玻半导体和丰华砖业一样,连江淅一带的游资都敢联合起来进入这个产业,由此可见其吸引力有多大。

  略略有些发青的脸颊大概是因为胡须刮得够干净的缘故,眉峰略凝。赵国栋的目光落在了远处蜿蜒向前的散步道上,这个男人沉思的表情的确很酷,有点忧郁王子的意思,可惜只有自己这么一个人欣赏这副表情,刘乔心中暗笑,浪费了这样一副肋生。

  赵国栋的确没有注意到自己给了旁边这个。人一个超近距离观察的机会,此时他正沉浸在刘乔提出的这个问题之中。

  刘乔的话的确很有冲击力,中小企业融资问题会困扰许多地方政府许多年,怎眼打破这个结也是各级政府一直在努力想要实现的目标,但是银行有银行的顾虑,企业有企业的担心,政府作为职能管理部门介入太深也不适合,只能做一些宣传推动作用。但这很难真正突破双方的心理壁障和现实距离。

  宁陵在很多方面都还远无法与沿海地区相比,尤其是刘乔所说的意识和氛围,这相当关键,一厢情愿的以为只要引来两家担保公司就能让银行和中小企业主都买账,那纯粹就是自欺欺人,弄不好就真的如刘乔讥讽那样,一年半载也就两三单生意。那可真是热脸贴了冷屁股了。

  “刘乔,那你觉得应该怎样来突破这一点呢?宁陵的情况摆在那儿。我们政府也在积极协调银行部门,但是各家都有各家的难处,控制风险也是银行生存的基础,政府也无法干涉银行正常业务,你所说的切中要害,我就在琢磨着怎么来破解这个难题赵国栋诚心诚意的请教道。

  这个难题在沿海固然存在,在内陆地区就更困难更显突出了。沿海毕竟民间资本较为充裕。通过亲戚、朋友、同乡、宗族等关系还能够借贷到一些资金,虽然利息很高,但是对于发展中的中小企业来说。也许就是那一口气挺不过去时候的救命钱。而在内陆地区,资金本来就匿乏,主要依靠金融部门,如果金融部门一收紧,那就是告贷无门唯有望而兴叹了。

  “这个问题其实很多人都考虑过,也脱不开那几方面,但要么风险不好控制,也就是把银行风险转嫁给了担保公司,但担保公司也不是傻子,当然也一样考虑风险,所以效果一样,要么就是办法有较大局限。或者说实施有难度刘乔一边思考一边道,既然赵国栋态度如此端正,她倒也不吝于“赐教”一番。

  “愿闻其详。”赵国栋身体微微前倾,脸上认真的表情足以表明他对这个问题的看重。

  “很…十,银行不愿贷款给中小一企业的理由一是令业抵押物处隙四瓒,管理成本高,而且中小企业受经济气候影响大,一有风吹草动造成倒闭。就会给银行带来损失,二来,处置这些抵押资产也是一大难题,管理成本费用相当高,担保公司相当于将这些中小企业转移到自己身上,而它一样要尽量规避风险,对企业经营状况了解是关键,而这也是最难以控制的,尤其是目前国内商业诚信体系尚未建立的情况下,更显得问题重重,所以它也一样会反复筛选,这肯定就会在效率上带来影响刘乔一边梳理一边介绍。

  “而中小企业融资肯定也是遇到了难题,急需资金,而对时间要求较高,效率不高,自然也就失去了意义,这就是目前各方纠结的难题。”

  赵国栋皱起眉头,这些问题他当然清楚,关键在于怎么解决破题?

  “我有一些建议,至于说有没有效,或者说有没有可操作性,那就要看你自己感觉了刘乔当然知道赵国栋在想什么,“第一,选择信誉度较高的担保公司,要知根知底,要让其能迅速获得金融部门认同。所以这些担保公司组成股东或者说背景很重要,获得银行的认同是基础,否则一切都是空谈;第二。要让担保公司与需求企业之间的关系迅速形成互相信任,信息对称很重要,尤其是担保公司对需求企业的信息了解,这是破解难题的关键

  赵国栋琢磨出一些味道来了,兴趣也越来越浓,这在后世记忆中似乎有些印象,某地在打造诚信体系时颇出了一些风头,当然这中间也有很多具体细节需要解决。

  “担保公司往往也就是在这个问题上被卡住了,他们无法掌握许多有关企业发展的情况,包括企业市场情况,企业主品行状况、信誉度和负债情况等等,尤其是后者,担保公司更是受到许多制约,而恰恰在这一点上,政府部门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和资源,如果政府部门能够在这方面与担保公司进行合作,我觉得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赵国栋心中豁然一亮,但是随即马上想到一些问题:“可是政府部门掌握的信息是不能随意向企业透露的。这方面可能会有法律上的限制和障碍。”

  “国栋,你反应很快也考虑很周全嘛,所以我说有的方式效果不好。而有的办法在操作性上又有一些燕碍。你怎么来处理好之间矛盾,那就要看你自己本事了,如果我都能替你做完,我就该当市委书记了,呵呵。刘乔娇俏的笑了起来,四十岁的半老徐娘,笑起来还挺有味道的。

  “嗯,这个,问题我想我可以找到办法来解决赵国栋想了一想。断然道:“信息不能披露,但是我们政府职能部门可以对一些企业的诚信度做出评价,建立一个政府内部关于企业和特定人群的诚信体系。我想政府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刘乔,把你刚才所说的在这方面有意愿的朋友介绍认识一下,欢迎他们来我们宁陵考察投资,别的地方我不敢说,在宁陵地界内,我们宁陵市委市政府愿意在这方面为他们提供最大限度的支持

  刘乔眼中露出欣赏的神色,这个男人果然不同凡响,思维敏捷不说了。能够如此果敢坚决的表明态度。而不像有些所谓老练沉稳者还要回去商量研究一下,这就是个人风格。

  “好,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下。反正你还要在沪江呆几天,就怕饥…唔来了又要责悄我。本来说好是来沪江度假,好好利用这个黄金周休息一下的。没准儿就要搞成出差了。”刘乔微微一笑,“希望能有一个好结果。”

  赵国栋也朗声笑了起来,“刘乔,我还真得感谢你的帮忙,也希望你一如既往”

  “瞧瞧,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好话到你嘴里就变得这么公式化了呢?要我帮忙也该说些听起来悦耳一点的话行不?”刘乔瞪了赵国栋一眼。“不要老沉浸在你那个环境中,这里是沪江,中国第一大都市,你是来独家享受的

  赵国栋正欲回答,脸上却露出诧异的神色望着刘乔身后,一个带有磁性的浑厚声音响起,“乔乔,什么事儿让你心情如此愉快?能说给我听听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