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三十七节 沪上风云 3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三十七节 沪上风云 3

  心国栋很敏锐的注意到刘乔的身体微。随即身体饷潇倾。原本舒软的身体变得绷紧起来,头颅也略略昂起,就像一头突然进入捕猎状态的母豹。

  站在刘乔背后的是一个身材魁伟的中年男性,即便背向阳光,赵国栋还是能感觉得到对方流露出来的那种颐指气使气息,对方似乎很想要收敛这种气息,改变一下,变得更具亲和力一般,但是未能如愿。长期养成的习惯大概让他总是不经意间耍表露出高人一等的强势。

  “翰锋,有些时间不见了啊?怎么你也喜欢上了这里?你好像没有恋旧情结啊。刘乔并没有回头。脸色倒是十分平静,看不出什么,只是把身体往前移了一些,不知道是有意要和对方保持一定距离还是无意识的想要躲开对方似的。

  赵国栋观察到对方棱角分明的脸颊上闪过一抹不为人觉察的尴尬和恼怒,但是瞬即消失不在,和蔼宽厚的笑容配上那厚实的嘴唇,目光如炬。扫视在赵国栋身上,就像劲风掠过。将一个黄金年龄中年男性的魅力展现无遗。

  “呵呵,乔乔,还是这么词锋还是这样犀利啊,伤人即伤己啊,何苦?。男子大大方方在刘乔旁边坐了下来,显得很随便,既没有征求刘乔的意思,更没有把旁边的赵国栋放在眼里,也许在他心目中像赵国栋这样卜年轻根本就不屑一顾吧,哪怕这里是花园饭店。

  刘乔脸上浮起清冽的笑容,嘴角笑意中却微微露出一丝轻蔑,似乎不想再和对方多废话。

  “陈翰锋,如果你没有啥事儿。就请便,我们有正事儿要谈。”

  毫不客气的话语让男子脸色微微一变,气氛一时间显得有些僵硬。

  赵国栋脸上浮起一丝好奇的笑容。真是有趣,看来这位男子和刘乔关系很不一般,但是一时间线索不明,他还无法判断对方和刘乔究竟是什么关系,但是这个家伙的种种表情落在赵国栋眼中,一眼就能看出时方心胸貌似宽厚其实狭窄,换了没有一个好的身份,纯粹就是草包一个。

  赵国栋脸上的笑容落在男子眼中更觉得不是滋味,有些阴狠的目光扫视了一眼赵国栋,似乎是在揣摩判断着赵国栋的身份,不过看赵国栋的衣着打扮,却也不像是普通人,一时间却也不好问对方。

  “乔乔,难道我们之间就没有半点余地了么?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也许我们之间”男子目光变得冷峻起来,似乎已经恢复了平常的理智冷静。

  他本就不是一个情绪容易波动的角色,只不过事关刘乔,却不比其他。这是他不能容忍的事情,虽然现在看起来眼前这个青年男子不大可能和刘乔有那种关系,但是下意识的嫉妒敌视心理还是让他有些压抑不住内心的情绪,尤其是在看到刘乔和对方谈笑风生,那份愉悦和亲密简直就如同一条毒蛇一般盘在他心中。

  “陈翰锋,我想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为什么我们每次见面都是这样?你不觉得无聊么?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过得很潇洒,我也过得不赖,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事业,没有必要再在这些细枝末节上纠缠不休,我们两之间的关系,只存在一种,那就是你是我儿子的监护人,而我也有权探望他,仅此而已,不可能再有其他刘乔显得很淡漠,甚至还有一点不耐烦,似乎对对方的表现早有思想准备,“另外请不要打扰我们,我们有正事儿要谈。”“就因为这个小子,你连和我谈一谈都不愿意?还是你真没有时间?难道我们夫妻八年情分还当不到这样一个穿意大利衬衣的小白脸杂碎?!他能在床上把你侍弄得更舒服?”。

  刘乔那种若有若无的冷淡让陈翰锋内心深处的妒焰就像突破了屏障的火山一样突然爆发出来,甚至连他自己都惊讶于自己怎么会这么失态。几乎是压抑着自己低沉的声音注视着对方咆哮,使他不惮于用最肮脏眨腊的话语来侮辱对方。

  赵国栋眉峰猛然一耸,身体便欲启动。

  说实话,他先前对这个男人还是抱有一丝怜悯之心的,但是所有情绪一切都在这几句话里被彻底清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鄙屑和厌恶。这才是一个比垃圾更垃圾的杂碎。无论他和刘乔曾经有什么样的关系,无论他对刘乔抱着什么样的情感。无论他内心此时有多么失控,能从对方嘴里冒出这样的话来,就证明这个人的垃圾程度。

  “国栋,不要!”刘乔对于赵国栋的脾性和手脚是略有知晓的,。…暖曾经和她聊炽划京叔国栋有身拳脚功夫,但是却从未表露讨。但是他的个川极重。一旦出手,恐怕就不好收拾,而对方的身份和家世以及和自己的特殊关系,真要出了啥事儿,只怜也要引发无限风波。

  不过已经晚了。

  赵国栋轻轻一抬身,蜷腿一记轻盈有力的心意**中的燕子飞腿,在刘乔惊呼声中,对方庞大魁梧的身躯连同着藤编躺椅已然连滚带爬的滚出几米开外,这还是赵国栋有意收敛。这一蹬可以压低了角度搁在了对方的肩头,也克制了劲道,否则,就凭这一脚就要让对方半月起不了身。

  陈翰锋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狂妄凶悍,没有给半点反应时间,就这样迎面一记摆腿,他甚至连对方动作都没有看清楚,就已经连带着藤椅一起飞出几米开外了,那一记似重实轻的侧蹬虽然让自己一下子滚出几米开外,但是他一骨碌爬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体时才发现自己身体似乎并没有其他异状。

  但是他狼狈不堪的到地滚爬的形象还是引来了无数人的侧目而视,赵国栋早已一脸惊诧的站起身来:“翰锋兄,怎么回事儿?怎么会这么不小心?是不是运动过度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脸色铁青的陈翰锋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很显然现在就要和对方过意不去只有自己吃亏,而且这么多人看着,自己如果真要有所动作,也绝对是自己理亏,但是对方实在太恶毒了,居然还来这一套。也不知道册乔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下三滥,连这种手段都使得出来。

  刘乔原本惊得站起身来,但是却又在赵国栋目光示意下缓缓坐了回去。这种情势下任何不经意的动作都会引来外人关注,而能在花园饭店来体味法国人浪漫情调的,显然都是有些身份的人,而以刘乔经常出入这里,难免没有人认识她。

  “翰锋兄,运动过量不是好事儿。有时候身体就不会听自己使唤,是不是?”赵国栋走过去一脸关怀的伸出手来,要拉对方起来。

  陈翰锋阴戾的目光扫视了对方一眼。拨开对方的手爬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泥土,重重的点点头,小子,你够狠,我记住了,报个,名儿吧。”

  “没有必要,我们不是一路人。”赵国栋有些无赖般的耸耸肩,压低声音:“日后出门,请先秋其,免得污染大自然的新鲜空气

  陈翰锋轻蔑的笑了起来,“你以为我查不到你的底细?笑话,子。刘乔保不了你,没有谁能保得了你,你会后悔你今天所做的一切!”“你觉得我会怕你查到我的底细么?”赵国栋同样没有退缩,微微哂笑:“你有背景并不代表你可以为所欲为,**不是你们陈家开的店。这是一个十多亿人的国度,千万不要过度高看自己,这是对你的忠告

  陈朝锋目光一缩,如锥子一般在对方身上搜索,“你知道我?。

  “刘乔怎么会找了一个你这样的垃圾?我还一直欣赏她的眼力呢,没想到这方面却是个有眼无珠的主儿。”赵国栋淡淡的瞥了对方一眼,“好了,你可以走了,你可以查到我。我不是什么人物,但是请记住,做任何事情之前,先考虑清楚后果。”

  陈翰锋脸色阴晴不定,最终没有说半句话离开了。

  当赵国栋回到藤制躺椅上坐下时。刘乔的脸上已经多了一份凄然之色,再无方才的平淡冷漠,“对不起。国栋,让你见笑了,我一辈子没看错人,唯独在最重要的一环上看错了人,这也算是我的报应吧

  “人生不如意十之**,哪能样样都春风得意?”赵国栋很平和的摆摆手,“看得出来,这个男人虽然很垃圾,但是对你却很在乎。否则不会这样失态。

  “这个人其他方面都不错,但是心眼儿却国栋,我怕会替你招来麻烦,要不”刘乔有些烦恼。倒不是惧怕什么,但是陈翰锋这个人有点子睚眦必报的劲头,今天丢了这样大的脸,肯定会想办法报复回来。而现在就让赵国栋离开沪江回安原,似乎又有些说不过去。

  “别,我在沪江还有事儿,另外也还等着你那几位朋友见见面呢,我这个人喜欢干净利落,这么一桩事儿,你不会让我跑第二趟吧?。赵国栋摇摇头,陈翰锋怎么做他料不到。但是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沪江这样国际性大都市,谁想要无法无天也有一个程度。

  第四更回报书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