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三十八节 龙蛇争霸 1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三十八节 龙蛇争霸 1

  件乔目米平静的注视着眼前汝个一男子。不能不说众个男呼几自若的表情总能带给周围然一丝安全感,哪怕面临再巨大的困难再艰险的困境。他总能找到解决办法。

  突然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刘乔微微摇摇头:“国栋,有时候我真是在想,是不是你身边的一切都在你掌握之中?为什么我总感觉你在任何时候都是胸有成竹的模样呢?”

  “因为你彷徨、无助、焦躁或者恐惧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甚至还会起到反作用,所以想通这一点。有助于你心情平静下来认真思考解决问题的办法,当然如果真的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样坦然面对。至少可以显得更有风度不是?”最后一句显然是赵国栋自己加上的,带着调侃味道了。

  “好了,国栋,不说题外话了,陈翰锋是我前夫,今天这样丢了脸。以他的心性绝对要想方设法的报复回来,当然他也不是为了这种事情敢于把他自己一切都舍弃了的人。只是他的家世背景和他现在的身份足以替你带来很大麻烦,我相信现在他已经在安排布置了解你的情况,设计如何对付你了。”刘乔有些烦恼的道:“所以我才会建议你马上飞回安原,在安原,他就鞭长莫及,但是在这边,真的不好说。”

  “他的家世背景我略知一二。和我说过一些,不过语焉不详,现在袖在干什么?”赵国栋见刘乔这种重视,也不敢轻视,有些人就是愣头青,一定要撞得鼻青脸肿才会罢休,问题是在沪江,自己人生地不熟,按照刘乔所说,对方肯定会设计针对自己。所以他需要了解更多一些,以此来判断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他现在是北光集团常务董事兼北光首都石油化工公司的老总,不知道他这一次来沪江干什么,恰巧会被他给碰上。”刘乔一脸不安和烦躁,这可是以前赵国栋从没见到过的,再棘手麻烦的事儿,也没见刘乔这副表情。此所谓关心则乱。刘乔绝不愿意看到问题扩大化复杂化,这也许会出现无法控制的局面。

  “北光集团?”赵国栋微微颌首。

  这是正经八百央属企业,历史相当悠久,在建国初期更是成为国内对外转口贸易的一个在重要渠道。改革开放之后主要是在港澳和东南亚地区开展业务,拥有独立的进出口权。近年来好像目前也在内陆地区发展势头很猛,业务覆盖范围也很广。石化、粮油、码头、仓储、运输、物流、贸易、旅游、房地产等行业,尤其石化业依托澳门为基地。在国内的石化贸易行业也是有一定发言权的,虽然无法和能源部下属石化四大国企相比,但是其主要从事成品油贸易和储存,在内陆几个城市也有布点。

  “嗯,他一直在北光集团工作。最甲在澳门总部,后来才到首都,现在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没见他来的时候那副志得意满劲儿?”刘乔有些感慨,人生如梦,很多时候似乎完全挑开会让自己更轻松一些,就这样尘封在心灵角落深处,只会让自己更沉重,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无意识就把这些在赵国栋面前一一道出,

  “唔,既然能做到这一步,我相信他也不是一个毫无理智之人吧。就算是今天塌了他的台,那也是他自找的,刘乔,没有必要为这种人费心思,不值得,我虽然没有接触过他,但是就凭他今天的表现,他配不上你。”赵国栋落落大方的道:“不要太过担心,我既没有过分伤害他,他也伤害不了我。”

  “你不知道,这个,人路子很野,唉,婚前还不觉得,婚后这个人就有些变了,仗着家里的背景,浮躁的天性改不了,也许是太过优裕的生活和一帆风顺使得他有些忘乎所以了。”刘齐脸上浮起一抹浅淡的苦笑。“知道么,现在和他在一起的是谁?”

  赵国栋讶异的扬起眉毛,“谁?”

  刘乔随口说出一个九十年代国内相当有名气的影视女星名字,不过近几年似乎有些黯淡无声了。

  “啊?那他还来纣缠你?”赵国栋真的有些不明白了。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许是不忿于我主动和他离婚吧?他甚至连孩子监护权都拿去了,以此为要挟,不过我没有退缩。”刘乔似乎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国栋,我提醒你,在沪江这几天里要格外小心,我总觉得他不会这样善罢甘休,他路子野,人脉广,会各种方法来报复你。”赵国栋笑了起来,“那我需要报警么?”

  刘乔也笑了起来,“报警也没有用。他有通天的关系,而且他做事思路也很

  “那我不是必死无疑?”。赵国栋禁不住放声大笑。

  ,刘若彤抵达花园饭店的时候稍稍晚了一点,从浦东过来有些塞车。昨天才从德黑兰飞回来。只来的及休息了一晚上,今天一大早飞机就飞沪江,时差和气候也都还有些不太适应。

  “。此叫这儿老远就听到了刘齐的声音,刘乔在沪江一般只住花园饭店或者东湖宾馆这类老牌老派的酒店,据她自己说,她很喜欢旧上海时代,也许住在这儿能让她的以享受回味一下那个时代的奢华吧。

  看样子赵国栋是早就到了,刘若彤心中一阵枰卑跳动,怎么会这样。以前好像从来没有这种现象,难道说相处日久,没有爱情也能生出亲情?刘若彤小心的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脸上浮起一抹少有的微笑。平时她是不屑用这种方式来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心绪的。

  “。缸五叫,早!”赵国栋站起身来,接过刘若彤的坤包,然后替她拉好藤椅,“来点什么?卡布基诺?”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资了?”刘若彤白了一眼对方,“摩卡。”

  “摩卡就不小资了?”赵国栋微微一笑。“你知道我这人,不喜欢这些,牛饮,蓝山和海南咖啡,对我来说我毫无感觉。”

  “真受不了你们俩,看来我在这儿真是碍事儿了。”笑着一边摇头。一边刘乔站起身来,“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顺便也替国栋联系几个朋友。”

  利乔一离开,刘若彤眼神就有些锐利起来,“四姐怎么了?。

  “咦,你观察力和嗅觉都挺灵再赵国栋赞赏的看了对方一眼。“有长进。”

  “别废话。”刘若彤觉察到了刘乔脸上那一抹残存的凄苦,虽然掩饰得很好,但是向她这样的人等闲事情情绪绝不会波动,但是一旦心境受到冲击触动,熟知的人很容易觉察出来。

  赵国栋耸耸肩把情况介绍了一遍,当然省略了对方极其恶毒脸攒的话语内容,不过刘若彤眉峰已经竖立起来。显然是被对方的行径给有些激怒了。“为什么你的脚不太高三寸。力量不再加三分?”

  “加…唔,你想让他残废还是在床上躺几个月?还是想让我去吃官司?”赵国栋没好气的瞅了对方一眼,

  “无所谓,只要让他那张脏嘴闭上就行此时的刘若彤显得格外冷峻。“这是个纯粹的垃圾,仗着家里背景就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知道四姐当初怎么就会瞎了眼看上了这样一个货色,如果说是家里包办那也不说了,可却恰恰是四姐自己挑的。这事儿让四姐在家里也很是受了影响

  “不至于上升到这个层面吧?”赵国栋对于这些家族的恩恩怨怨不是很了解,也不想了解。

  “嗯,你不太清楚,陈家和刘家是世交,就因为这事儿闹得有些不愉快,虽然老一辈都能看得开,但是像我们这一辈难免有些意气了,尤其是陈家比我们刘家更落魄。所以在这方面就更敏感,认为是四姐忘恩负义,四姐最初进中华联合投资有些陈家的原因,但是陈家影响力衰减太快,现在在里边根本没有影响力了,四姐全凭自己的本事能耐和她自己的一些人脉关系才在中华联合投资里站稳脚跟。”

  刘若彤很少这样长篇大论的谈及自己家族中的事情,她也知道赵国栋有些腻烦刘家中的事情,就连刘拓和刘岩都提醒过她,不要在赵国栋面前提及刘家这些事情,以免引起赵国栋的反感,毕竟赵国栋生于草根长于草根崛起于草根,这是两个完全不对等的世界,虽然他现在已然穿破了壁障,但是并不代表他内心深处的草根情结会不会在某个特定时刻受到刺激而爆发,影响到他和自己之间的关系不是刘家成员愿意见到的。

  什么时候刘家对于赵国栋如此看重了。刘若彤有时候也在问自己,自己的临时敷衍却引幕这样一段姻缘。对于刘家来说却似乎成了一个隐性的联盟体。

  又被超越了,缠斗中,老瑞需要支持。让月票的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沪上这一段对于赵国栋后期发展纠结,很重要,所以还请兄弟们把月票砸进来,刺激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