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五十节 故旧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五十节 故旧


  屁永彬也是阵默然,谭古峰和赵国栋!间的恩恩怨愁后出枚不好插言。

  要说两人本没有什么直接恩怨,毕竟赵国栋调离怀庆,谭立峰不去,也会有别人去,但是客观上却是当时的省委副书记燕然天一力促成了赵国栋的调离,而又力推谭立峰到怀庆担任市长,形成现在这种场面。

  谭立峰很有胸襟气度,在顾永彬见过的领导中,谭立峰的胸怀算得上是宽广的了,即便是当着赵国栋,顾永彬也敢这么说,当然敢于当着赵国栋这么说,也是因为赵国栋不会在乎这一点。

  或许谭立峰在搞经济上不如赵国栋,但是作为市委书记,却不是先,靠搞经济就能服众的,现在顾永彬还不清楚赵国栋在宁陵市委班子里的影响力究竟如何,不过想必也不会弱,陆剑民和尤莲香两人都走上正厅级岗位,仅此一点足以证明赵国栋的能耐不当然,这一切只是表象,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谭书记,我感觉赵国栋变化还是很大,嗯,应该说是非常大。和以前那个怀庆市长完全是两个人,具体变化在哪里,我一时间也说不出来,等我去了宁陵多接触一段时间就清楚了。

  ”顾永彬良尖才道。

  “嗯,当然变化不你以为赵国栋敢于从京里杀回来,敢于挑起宁陵这副担子,省委就没有进行过一份琢磨?”电话那边轻轻笑了起来。“永彬,去了宁陵也得好好跟着赵国栋学这琢磨,这小子厉害着呢,今年咱们怀庆的增速冠军算是被他给活生生摘走了,如果不是咱们市里开发区获得了省里推荐为国家级经技术开发区,我还真有些无颜见人了。你要从他那里好好学几招,对你帮助会很大。好了,我不多说了,等你在宁陵那边熟悉了情况,咱们再找个机会来好好坐一坐。”

  挂下电话,顾永彬微微叹了一口气,谭立峰对怀庆经济开发区获得省里推荐申报升格为国家级经技术开发区相当看重,但是赵国栋似乎对这一点很是淡漠。只说宁陵更看重实际上的效果,而不讲求形式,这一点让顾永彬很有些同感。

  他感觉怀庆市委似乎对这一点就有些着相了,但是谭立峰对这一点很是得意,他也不好扫谭立峰的兴头。

  仅仅是从今天晚上接触与赵国栋的交谈中,顾永彬就已经感觉到了宁陵这边的风格和怀庆似乎有些不一样,怀庆那边似乎更注重先说后作,主张名不正言不顺,而宁陵这边似乎是有点子先做后说,甚至是做了不说的意思,但是一旦要说,那就要大说特说,这方面宁陵和怀庆观念有些不一致。

  自己得学会转变工作风格。顾永彬目光望向窗外火树银花般的夜景。安都夜景依然如此殉丽,据说宁陵的城市建设也是颇为大手笔,比起赵国栋原来在怀庆力推的建立山水园林城市规模更大,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崭新世界?

  雅阁轻盈的在市区街道上滑行,作为副县长令狐潮也配得有驾驶员,但是今天这种场合下他知道自己不太合适带驾驶员,弄不好就得充当司机,当然他刨良乐意替老领导当一回司机,这对于他来说,也应当是一份难得的机会。

  “令狐。怎么样。副县长不好当吧?”赵国栋斜靠在后座靠枕上。打趣道:“嗯,今天也享受一下副处级驾驶员替我服务的高级待遇。”

  “呵呵。赵书记。能替您开车也是我的光荣啊,听说还是老彭在替您开车?那是个实诚人,用他放心。”令狐潮在赵国栋面前始终还是保持着秘书本色,“当这个副县长开始还是有点赶鸭子上架的味道,不过还好有段县长助理的缓冲期。我也是战战兢兢啊,深怕出点砒漏,我自己挨骂事就是怕替你丢脸。”

  一边开车,一边放慢速度,令狐潮也是深有感触。

  “说实话,那几个月里,我几乎是没有睡好一个囫囵觉,啥事儿都得琢磨好几遍,那时候才明白眼高手低是啥意思,以往跟着你都觉得有些事情挺简单的,但是轮到我自己来拍板作主了,才感觉那份压力之大。尤其是领导交办的工作,更是不敢有半点含糊差池,务求精益求精,做到最好,还好,那几个月基本上每项工作都领导的好评,对干我来说是一个终生难忘的记忆。“被咒贱好的磨砺锻炼

  “每个人都要走这一步,谁也不是生来就啥都会,还是要经历一个从不会到会,从生疏到熟练的过程,如何在这个过程中吃一堑长一智。提高自己的处理执行能力,这是最基本的赵国栋也在点拨令狐潮,“把握好尺度,经常向主要领导汇报,求得理解和支持,这是最基本要求做到的

  “赵书记,如果不是跟着你学了几年。许多事情我还真是没有抓拿,有几次我都想打电话请教您,后来我又忍住了,回想如果是您遇上这种事情,该怎么处理,慢慢琢磨,一件一件处理下来。”

  令狐潮也有些感慨,只有在真正接触政府行政事务他才感受到处理事情的艺术性,有些事情,这样处理也行,那样处理也可,但是其效果却大相径庭,怎样达到最佳效果,就是考较一个人能力的试金石。

  “遇上真的拿不准的事情,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另外你也可以向全友多汇报多请教。不要觉得丢了颜面。”赵国栋也很欣赏令狐潮肯学肯钻的劲头,跟着自己几年,也替自己分担了不少事情。

  “赵书记,我不是怕丢我自己的颜面。而是怕丢您颜面啊。”令狐潮有些赧然,“还好那一关我算是熬过来了,现在基本上都顺手了。”

  “楚莉现在在哪儿上班?。

  “在怀庆移动公司令狐潮回答道。

  “那你们啥时候结婚?”

  “我们都已经扯了证了。准备今年底办,到时候还要请您出席。”令狐潮一脸喜色。

  “嗯,我肯定到,不过令狐,你现在身份不一样,在办席请客的问题上要慎重,不要让有心人利用。尤其是你现在这样年轻就是副县长了。我估摸着肯定会有不少人看不惯赵国栋提醒道。

  “赵书记,您放心,我知道,这边我就简单请一下班子里的成员坐几桌,因为楚莉亲戚大多都在宁陵,还得回宁陵来办几桌,都控制在很小范围令狐潮也知道这中间的分寸。

  “嗯,你知晓就好,多给楚莉他们家做做思想工作,他们父母那边应该理解才对赵国栋淡淡一笑道。

  “赵书记,楚莉他爸比我们还谨慎呢。早就说这方面一定要谨慎,千万别出事儿,提醒我栽在这方面不利算。”令狐潮也笑了起来。回想起最初认识楚莉从高傲到小鸟依人。而楚莉家庭也因为嫌弃自己家里从最初的坚决反对到现在的俯首帖耳,你不能不承认人生境遇对于周边的一切都会带来巨大变化,包括人情世故。

  “唔,归宁现在发展很快,你在年龄上有巨大优势,在这些方面你要谨慎一些,但是工作作风上可以大胆一些。不要显得暮气沉沉,认准的事儿,就要坚持不懈的干到底,扎扎实实的在这个位置上干几年,干几件实实在在的事儿,很多领导最烦那些人浮于事只会夸夸其谈的角色。我希望你不要蜕变成这种角色赵国栋言辞很重。

  “我明白,赵书记。”令狐潮也不多言。

  “顾永彬这个人给你感觉怎么样?”赵国栋随口问道。

  令狐潮心中微微一沉,想了一想才道:“顾书记这个人性格不突出,和桂县长。不,现在是桂书记了,和桂书记是两种人,顾书记话不多。但是却能说到点子上,而且尤其是注重抓落实,是个很实在的人。”

  令狐潮的描述让赵国栋不禁笑了起来。这也符合赵国栋对顾永彬的观感,不太擅长交往,口才也不如桂全友。性格比较平和,但是这种人能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位妾。肯定也有其长处,而令狐潮那一句注重抓落实这句话很符合赵国栋的胃口。

  “能抓落实就是最好的干部,令狐,顾书记的这一点就足以让你学习一辈子,抓落实,很多人都只能落于嘴上,能真正做到这一点的,少之又少赵国栋也不多言,微微一笑。

  “赵书记,我送你到哪儿?”令狐潮问道。

  “哦,把我送到阳光咖巴,我还要去买点东西赵国栋应道。

  “好令狐潮熟练的打着方向盘转弯。

  去哪儿也是一个问题,现在也越来越是一个问题。

  单倍票,俺也要!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