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五十五节 试点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五十五节 试点


  这个事儿我已经告诉你了。如果你对公安局的鉴定有懵观。可以不找公安局,甚至也不在本阳搞鉴定,你可以到市里去,还可以到省里去!”一个穿着白衬衣外罩一件马甲的干瘦男子正耐心的给对方解释:“我虽然不是专业法医,但是我估计你这就是一个轻伤,公安局鉴定问题不大,关键在于评残,有了这个你才能到法庭上争取更多的赔偿”。

  “你这个,事情我觉得你可以去找县里,中坝镇政府解聘你固然有县里文件,但是解聘可以,那就得要说补偿,哪有一推了之的道理?县里文件?县里文件大还是法律大?这个事情如果你觉得和镇里争不好,你可以到县里找劳动局或者人事局反应,实在不行也可以走行政仲裁和行政诉诠,我觉得没有问题”。

  短短一个多小时里,赵国栋和马万福几人就坐在街沿边上的茶摊子上一边喝茶,一边假作说事儿。也有些人注意到赵国栋几人,但是小坝镇是圣阳重要的禽蛋交易市场。周边几个县的孵抱大户和交易商每逢赶集都要来这里,而禽蛋市场就在前边不远,所以也经常有外地客商坐在这儿等人,所以也不是很在意。

  “你们说的这个。事情恐怕要找县里,镇上不会管你这件事情,你想想这个纸厂是镇里网承包给外边人的,镇里是要收承包费的,你说污染了沟里的水,他说没有污染。你怎么证明是污染了的?这要找环保局来先取证调查,麻烦得很。这事儿我也知道好几年了,但是的确不好弄。我建议你们最好去找个照相机把你们田里和鱼塘里被毒死的鱼和泥鳅拍下来,拍详细一些,然后拿着这些东西去找县环保局,如果环保局不管,或者拖时间,你们就直接找县政府,不怕他们不过问

  赵国栋一行人往回走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过了,正是小坝赶集最热闹的时候,到巩明昌这个法律咨询室来询问事情了解情况的老百姓不少。其中大多是一些民事和经济纠纷方面的事务,写文书,咨询问题,法律事务方面的活计样样都来,但是也有涉及到污染、占地和村组财务等非法律方面的问题,这让赵国栋也对巩明昌的影响力也高看了不少。

  对方并非纯粹的作义务,在涉及一两桩民事纠纷可能要打官司的问题上,虽然也没有明确提出要收钱,但是也提醒对方打官司要花钱。要对方要有思想准备,这也合情合理,真正单纯的头工性质的法律工作者在这个社会是难以生存下去的,连自身经济保障都做不到,何来履行什么人大代表职责?来的时候气氛很轻松,但是回去的时候。车上的气氛就有些不一样了,无论是马万福还是解红,都下意识的没有多言。似乎在考虑什么,赵国栋带上他们一起来现场实地观察了解,分明就意味着什么,这个巩明昌要履行人民代表职能,这个。幌子可大可而且操作起来也是会带来很多新的东西。无论是马万福还是解红都没有考虑好怎样应对这样一个新问题。

  赵国栋心中原本就有一些思想准备,对于实地观察了解巩明昌的表现虽然只是很短时间几个。片段,无法真正全面了解巩明昌的现实表现,但是赵国栋觉得窥一斑而知全豹,至少可以从一些具体细节来分析巩明昌的思想想法。

  巩明昌的经济条件看上去不算很差,据悉有三个门面都属于他祖产,其中两个,租给了别人,而他自己自用一个,也就成为这个所谓的法律咨询室。

  不容否认巩明昌之所以竞选人大代表和提出要履行人大代表智能有一点自我实现的意图在其中,在赵国栋看来这很正常,一个人在从事某项工作中总会有一些愿景和理想,尤其是在摆脱了生存问题之后,在精神上也就会有一些需要,被承认被认可被理解的需要,巩明昌的想法无疑是其中一份子。

  而如果这种自我实现的愿望如果能够被引导到一个积极方面来。赵国栋觉得这未尝不能够成为一个。新的尝试,为什么就不能让这个有些不伦不类的法律咨询室转化为人大代表工作室呢?

  当赵国栋把这个,设想提出来时。马万福和解红都在细细咀嚼着这个。新生事物,人大代表工作室?代表辖区群众反应、沟通和督促解决问题。增进了解,这听起来似;个很美好的愿景。但是真正实施了,会不会变味。占甲戏个一政府的回避不了摆脱不掉的烫手山芋?

  “赵书记,我觉得你提出来这个设想恐怕还需要再仔细斟酌一下,毕竟你说的这个人大代表工作室我们还从未遇到过,人大代表工作是什么?他有什么权力和义务。虽然在这些法律中都有规定,但是那太空泛和抽象了,真正要落实到现实生活中来,还有很多问题。”马万福缓缓回答道。

  “是啊,马主任说的问题很具体,举个例子,如果像人大代表在召开会议期间联名提案提交给某单位耍求答复的东西,可以在一定时间内反馈回来,但是作为代表个人单独督办或者追踪某件具体事情,作为代表他还有哪些权利和义务?调阅资料?查看文件?要求有关部门或者具体经办人员口头或书面答复?这些具体权利的实施怎么操作?”研究室主任解红也补充道。

  “老马,这些都是问题,但是正因为这些工作我们从来没有开展所以一旦要开展才会遇到,实事求是的说,我们国家人大制度上也在不断寻找新的模式而变化,比如这个由地方党委主要领导兼任人大主任这一点。看起来是为了加强党对人大工作的领导,但是这也使得人大宪法规定的权力机关对党委的监督制约失去了,那么我们人大以及人大代表究竟做什么?就是搞一搞调研。了解一下情况,到了年终开开会举举手?对党委政府监督制约和督促力度究竟有多大?”

  赵国栋言语来得很猛,听得马万福和解红都是大为震动,不由得竖起耳朵想要听听这位在搞经济工作上出类拔萃,在思想上更是独立特行的市委书记究竟还有什么更能勾起人兴趣的东西来。

  “我的想法很简单,人大要发挥作用,要行使权力履行职责,不应该只局限于调研和开会,而是要充分发挥监督、协调以及促进职能。而作为人民代表大会具体组成细胞。也就是每一个人大代表,他们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条件。发挥他们自身主观能动性。主动参政议政,而参政议政。而参政议政也绝不是到了年底召开会议时三五成群就一些泛泛的东西提提议案,而是应该落实到日常工作中的具体事务中。”

  “当然,因为我们人民代表不是专职代表,都有各自的工作,但是在闲暇之余尤其是一些有兴趣有精力参予具体事务的代表,我觉得完全可以为他们大开方便之门,让他们能够成为督促行政职能部门规范行政、高效行政的监督员,因为他们代表的就是权力机关!”

  马万福和解红两人都是连连点头,显然被赵国栋的这番设想给打动了,“赵书记,您的想法和愿景是好的,但是我觉得恐怕要具体落实。这还需要一个细致周密的规划。”

  “老马,老解,我觉得巩明昌是一个很好的试点对象,既然他有这份热情和意愿,我们就应该要保护和鼓励,当然,今天我们只是初步了解了一下他的情况,下来之后市人大和圣阳县里要积极联系,进一步了解他的情况,我的意见是不要只听来自县里的意见,而是要沉下去了解一下他究竟做过那些具体事情。才会赢得如此多老百姓的支持,这一点很关键,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是我们工作的基本原则。”赵国栋话语中窝意深刻。

  马万福和解红都在细细琢磨着赵国栋言有所指的真实意思,奔阳这两年发展不算慢,但是也出了一些问题,尤其是城市建设和拆迁上一度矛盾激化,险些酿成恶**件。

  “如果都是因为你行政部门不依法行政或者行政不作为出了问题,他帮助老百姓打赢了官司或者找了你们的麻烦,你觉得丢了面子,那我觉得这类人恰恰就应该保护和支持,因为他们的存在可以站在一个较为中立的立场来看待问题,可以作为党政机关与矛盾群众之间的一个减压阀,群众有什么怨气和问题可以通过这样一个管道发泄出来,与竟政部门沟通,这恰恰是我们希望见到的,尤其是在目前改革开放进入利益矛盾凸显期,这种减压阀和沟通管道更为难得。”

  十二点再来一更,兄弟们票票支持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