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五十九节 幺蛾子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五十九节 幺蛾子


  栋脸煮阴冷得可怕。连妹育成都能感受到对方身丝汇荆山来的冷意,眉峰下一双冷峻的眼睛似乎在搜寻着自己身上的弱点,仿佛自己就是他的敌人。

  遇上这种事情无论是谁心里怕是一腔邪火,这个时候谁来找卓儿铁定是要碰得头破血流,可自己却不能不坐在这儿,对方没有发话,这就是坐在刀山上,自己也得忍下去,骖育成除了心中暗自惋惜之外,也没有其他办法。

  “育成,你觉得唐耀文会干这种事情?五万块钱就能把他眼睛给打瞎了?吕安邦这个混帐东西说的话你们也能当真?”说出口之后,赵国栋才发现自己有些口不择言了,愤愤的吐了一口恶气,将头扭向一边,“我觉得这中间恐怕有问题。”

  “赵书记,我也希望这是吕安邦胡乱攀诬,但是根据目前吕安邦交待的情况来看,他所主动交代的东西,几乎都是真实的,每一笔收受的贿赔精确到百元,甚至连他生病所收的红包礼金数额,他都能记得清清楚楚,而根据我们调查所了解到的这些情况,全部属尖,当然这个,红包礼金性质认定上不一定视为收取贿略,但是由此可见他的记忆力很准确,交待的情况也很真实,所以六

  “所以你们就认定唐耀文收取了吕安邦的这五万块钱?”赵国栋强压住内心的不满。

  “呃,赵书记,我们查阅了各种会议记录,根据时间上来判断,如果吕安邦交待属实的话,吕安邦担任县政协副主席也就是在他向唐耀文送出这笔钱之后半个月,花林县委常委会通过了推荐吕安邦为县政协副主席的意见。”骆育成知道赵国栋这个时候心情很糟糕,所以也不多辩解,只是陈述事实,“从逻辑推理上来说这符合。”

  “这笔钱是送到谁手匕的,是唐耀文亲自收取的么?有无其他人在场?”赵国栋恶狠狠的问道。

  “是唐耀文的妻子收取的,装在一个精致的茶叶筒中,嗯,当时吕安邦去唐耀文家中的时候,唐耀文不再家,除了他妻子外,还有一个保姆也在家,保姆也看到了吕安邦到他家。”骆育成苦笑着解释,“而且根据吕安邦交待,他离开唐耀文家下楼时,正好也碰见了唐耀文回家,两人还在楼道处谈了一阵,这些细节都相当详实清楚,应该不是编造的。”

  “会不会是吕安邦放在茶叶筒里,唐耀文本人不清楚,所以”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才又问道。

  “赵书记,这种可能性不大,以吕安邦这种人到县委书记家,这么突兀的提两桶茶叶和酒,很明显有意图,何况是在吕安邦即将面临竞争政协副主席的情况下,从常理来判断唐耀文不可能没有一点敏感,所以”骖育成当然知道赵国栋内心所想。但是事实摆在面前,谁也无法

  昌安邦落马对于赵国栋来说无关紧要,一个县政协副主席,本来就无足轻重。当时花林县委推荐吕安邦这儿臭虫为政协副主席时,他就有些腻歪,但是想到唐耀文刚刚就任县委书记,也许需要一些举动来稳定局面,何况唐耀文网上任市委就否定花林县委意见,对唐耀文威信也有损害,所以也就没有出言驳回花林县委的意见,没想到却还出了这样一个么蛾子。

  赵国栋冷着脸默然不语,骆育成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事儿本来就不该他来汇报,但是全力致和赵国栋关系一直不太好,加之唐耀文又是赵国栋最看重的县委书记,所以全力致要他在开市委常委会之前来向赵国栋做单独汇报。昌安邦一案牵扯到唐耀文实在有些意外,按理说唐耀文风评一直不错,没听到他有这方面的反应,而且区区五万块钱,对于一个县委书记的前途来说,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下一步你们打算怎样处理?”良久赵国栋才吐出一口气问道。

  “这件事情全书记让我来向你汇报一下,恐怕我们也要进一步深入调查,唐耀文和他的妻子,还有那个保姆,我们都要进行调查,查清楚事实情况。”络育成苦着脸道。

  “吕安邦出事儿之后,你们到花林县调查,唐耀文有什么表现?”赵国栋突然问道。

  “这倒没有什么异常,唐书记很热情也很痛心,也表示县委全力配合和支持市纪委工作。”骖育成回答道。

  “育成,你也到纪委有些时日了,你觉得全力致这个,一、必一样。赵国栋将身体靠在椅背卜,良久才问出

  骖育成被问得一愣,似乎是觉得这个问题有些不好回答,沉默了一阵之后才缓缓道:“赵书记,我觉得您和力致书记之间有些隔阂和误会,当初我也觉得是不是力致书记有些卖直取忠或者哗众取宠的味道在其中,但是经过接触这么久,我觉得力致书记和我的最初看法有些不一致。”

  赵国栋有些意外,点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

  “力致书记性格是有些稍稍偏激了一点,准确的说是他奉行人性本恶的观点加上有些嫉恶如仇,眼睛里揉不得沙子骖育成一字一句的道:“再加上他一直主张打老虎不打苍蝇,觉得纪委查处案件就是要用超强的力度和震慑力来达到警示效果,否则单靠日常的常规教育和监督难以起到效果。”

  “打半虎不打苍蝇?”赵国栋玩味着这句话的含义,全力致当然不会像验育成所说的这样简单,但是骆育成所说的也没错,这个家伙倒真是有点这个意思在里边,一门心思想要弄出点大动静来,这不又把唐耀文盯上了,还装模作样的把骆育成支到自己这里来,想要看看自己怎么作,想到这儿赵国栋就禁不住在鼻孔里冷哼一声。

  “对,其实力致书记平时也很理解体贴下边人,我和他前期有些生疏,但是现在我和他也比较默契了,这一次对唐耀文这件事情他也很慎重,甚至亲自见了吕安邦进行了询问,就是要确定会不会是胡乱攀诬,即便是这样他也还是觉得需要先向您报告一下,征求您的意见。”

  处在赵国栋和全力致之间的骖育成也很难做,赵国栋固然强势,也很欣赏自己,但是全力致是主官,而且根据他的观察,全力致也绝非等闲之辈,背后一样有很深的背景,在其中把握一个什么样的度。怎么才能最恰当的处理好甚至是协调好赵国栋和全力致之间的关系,这很考手艺。

  “哼,征求我的意见,这种情况下,我能有什么意见?”赵国栋正欲再说,传来敲门声,得到赵国栋回应之后,云睿悄悄推开门,“赵书记,秘书长想要问一问您看看常委会是不是推迟一下?”

  “不用了,我马上过去,育成,你也和我一起过去。”赵国栋站起身来,拿起案桌上的皮包。

  常委们有些诧异,赵国栋进来之后只是把包放在了桌子上,却把全力致叫了出去到隔壁休息室,而且大家也都看见了骆育成也是脸色严肃的跟在后边,所有人心里都是咯噔一声,只怕市里边又出啥破事儿了,能让赵国栋搁下常委会,把纪委书记和纪委副书记叫到一起交待事情,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力致,这件事情我看这样,由市委办通知唐耀文到市里来,就说我要听他关于花林鼓励回乡能人创业的构想,到时候他到了,我和你加上育成三个。人一起见他,看看他怎么说,另外那边就让王益带人到县里,对他妻子和保姆进行调查核实,两边都随时保持联络。”赵国栋言简意核,也不兜圈子。

  全力致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赵国栋也是如此果断,是对唐耀文真的绝对信任,反将自己一军,还是觉得这种事情不能沾包,趁早丢手为妙?不过不管怎样,这事儿肯定都清静不了,他也不怕中间出什么猫腻,王益早已经在花林了,就等电话,对付串供这种事情,自然有手段来撬开口。

  “好,这个办法也行,就让唐耀文过来,我们也可以听一听他自己如何解释。”全力致点点头。

  “另外我的意见是,最好先不要声张,在事情没有核实清楚之前,还是要慎重行事,不要本来没事儿却闹得满城风雨赵国栋沉吟了一下又道:“当然如果他真的自甘堕落,那也要坚决按照党纪国法来处理,绝不姑息迁就

  “这样最好,我们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漏掉一个坏人。”全力致笑了起来,看了赵国栋一眼,“赵书记,要不你请令淳秘书长给唐耀文打个电话请他直接到市委来吧,我们这边一边开会,一边等他怎么样?”

  “我看可以,我们就在这儿等他。”赵国栋平静的道,没有理睬对方眼光中复杂微妙的味道。

  推荐票,兄弟们支持几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