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六十一节 交锋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六十一节 交锋

  让赵国栋办公室里的唐耀文丑到仓力致和妹育成出现在心叶没有赵国栋,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不是说赵书记要听自己关于花林创业环境方面的工作汇报么?怎么会是他们俩出现在这里?

  “全书记,骖书记,赵书记。但唐耀文见到全力致少见的笑容和骖育成略有些严肃的眼神,刹那间就反应过来,有些讶异又有些觉得好笑的环顾四周,周围显得很安静,“全书记,是不是有啥事儿啊?。

  “耀文,今天我和育成同志是代表组织要来向你核实一些事情,这也是出于对你本人负责,组织上希望你能够配合组织把有些问题调查清楚。”

  全力致笑容咋一看相当温和,语气也是十分平静,丝毫听不出有什么不妥,但是谁都知道这位冷面人在笑容可掬的时候往往就是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的时候,王伯涛和龚自诚都是在这样的笑容下轰然倒下的。

  唐耀文脸色略略苍白之后变得有些微微红,显然是心情有些激动。不过见到骖育成微微蹙起的眉头。他努力让自己绪变得平静一些。这个时候失态除了落人以口实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全书记,你这是说哪儿去了?我是**员,组织上有什么需要我核实澄清的,我当然知无不言。至于能不能让你们满意,那我可就说不准了唐耀文语气也变得有些尖囊,既然对方都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姿态,他也就没有多少客气,你使我如草芥,那我也就视你如寇仇了。

  全力致也只是笑笑,却不多言,只是把目光落到骖育成身上,“育成,还是你来冉吧,我看耀文同志是对我有些成见似的

  骆育成嘴巴也有些苦,赵国栋临时决定不来,却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自己和全书记,可是全力致一上来唐耀文就摆出了一副不合作的姿态,这让他也大感为难,这个烫手山芋交到自己手上却是再无人可推,看来也只有自己来啃这个骨头了。

  唐耀文见骖育成满脸阴霾,心中也明白对方的想法,泰然一笑道:“老骤,有啥话尽管问,也不知道赵书记是不是真的要听我的汇报。如果是真的,我还琢磨着早点把你们这边的事儿了结之后,好向他汇报呢。”全力致脸色微微一变。看来对方很笃定啊,不过这无关紧要,只要有这桩事儿,就不怕你嘴有多硬。

  驻育成足足棹,想一想决定也不绕圈子,直奔主题,毕竟吕安邦的事儿也出了好几天了,如果唐耀文心中真的有鬼,只怕也早就做了一些准备,不过有很多东西却不是你一天两天就能把手脚做得干净的。干纪委这一行自然也有些门道,哪里会流露出妹丝马迹,门槛儿都精着呢,不怕找不出问题来。

  “耀文书记,这样,我们也都是熟人了,有些事情我觉得也没有必要绕弯子,我们有几个问题需要像你核实,希望你能提供给我们真实的情况,你看好不好?”

  “好啊,我刚才就说了,我知无不言,你们尽管问,我唐耀文俯仰无愧,没啥不敢对人言的。”唐耀文点点头,他也知道骆育成也是吃了这碗饭自然就尽职履责,到也怪不的他,但是全力致不一样,唐耀文知晓这位从省里边下来的纪委书记一门心思是想要用下边官员的前途来染红他的顶子的。

  全力致含笑不语,只是悠闲自得的坐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端详着唐耀文的作态。

  “耀文吕安邦已经被我们市纪委双规了,而且根据我们前期调查,涉及建委系统内的问题不少,除了他之外,建委系统还有人牵扯进去,吕安邦现在态度很好,他希望通过坦白和如实交待来换取他自己的从轻,我想你对他和你之间的交往有没有一些印象?。

  虽然骆育成用词造句很委婉,但是唐耀文立时听出味道来了皱起眉头不敢置信的问道:“老骆,你是说吕安邦检举了我?呃,意思是我和他之间有瓜葛?”

  “你不要管他怎么说怎么交代。我只问你和他之间有无经济往来?。骆育成淡淡的问道。

  “从来没有,我和他纯属,作关系。而且准确的说,我们交道不深

  交道不深的代名词也就是并无私交的意思,也就更是一口否定了他们之间有经济往来,这更简单,全力致冷冷的一笑,从无经济往来也就证明如果这五万块钱属实,他唐耀文便是铁板钉钉坐实受贿了。

  “那耀文书记,吕安邦是什么时候升任县政协副主席的,你有印象没有?”骆育成一步一步开始套话。弈旬书晒细凹口混姗)不一样的体蛤

  六年十月间吧,具体时间我有此记不得了。县里有文件历耀文坦然道。

  “那你有没有印象,他是什么时候获得你们县委常委会通过推荐为县政协副主席候选人?”骆育成不动声色的问道。

  “嗯,应该是八月间吧,比他当选晚一个月左右。”唐耀文想都不想就回答道:“甫委批复是在县里推荐之后半个月才下来的,加上还的程序上过一遍,大概就是一个月时间

  “那县委常委会推荐他作为县政协副主席候选人是谁提议的?。骆育成还是不紧不慢。

  “是我,但是之前我和老葛还有老韦碰了头商量过。常委会上是我提出来的。”难道是因为自己提名了吕安邦担任县政协副主席就怀疑自己和他的事情有瓜葛?那也太荒谬了,唐耀文不相信市纪委这帮人这样弱智。

  “耀文书记,我想问一句,你原来对吕祟邦观感如何?”全力致突然插言问道。

  唐耀文怔了一怔,还是道:“很一般,或者说不太好吧。

  全力致一怔,他原以为对方会说很不错这一类的话语,那自己就可以抛出另外一个为什么在前两年县委常委会推荐副县长人选时,唐耀文和黄昆的意见都不一致,黄昆推荐吕安邦而唐耀文推荐的其他人,只是黄昆的意见没有在市委常委会上获的通过而已,没想到对方如此坦率,一口就说他不看好吕安邦。

  “那你为什么会推荐他担任县政协副主席?”全力致追问。

  唐耀文有些轻蔑的看了全力致一眼。本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是想到如果这个问题不回答,只怕对方更是要咬住不放,疑心更甚,这家伙属疯狗的,咬着一点就不肯松口。

  “全书记,我本不想回答你这个问题,因为它和我自己有没有什么问题无关,但是我看你这么关心这个问题。我也可以回答你,因为吕安邦资历很老,在建委系统还是有些影响力,有两次担任副县长机会都因为这样那样原因没有过市委那道关,而且县里其他一些同志也觉得应该在他退下去之前让他上上级别。所以我觉得在他离任建委主任之后安排一个政协副主席,有利于县里的团结稳定,就这么简单。”

  听得对方有些扫衅味道的反击,全力致也不生气,只是微微摇摇头。示意骖育成可以继续了。

  “那你回忆一下,在确定推若吕安邦为县政协副主席候选人之前一段时间里,吕安邦和你有没有什么往来?”骆育成见唐耀文眼中露出不解的神色,便进一步明确:“吕安邦登门拜访过你没有?”

  “我印象中好像没有,我们谈事情都是在我办公室里,我没有在家中接待过他。”唐耀文断然摇头。

  “真的没有?你在回忆回忆骖育成脸色越严肃。

  “没有,我印象中没有唐耀文冥思苦想,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苍白,“噢。好像是来过我家,但是我不在,是在门口碰到他的,我让他去我家坐坐,他说不去了。”

  “这么说他是去过你家了?。骖育成心中却往下沉,看来在一步一步接近真相。

  “他是去了,是我老婆接待的,你们的意思是我老婆”唐耀文脸色涨得通红,“不可能,我老婆从来不会做这种事情,我和她早就约法三章,经济上绝对不沾染这些!”

  “你当天回去之后你妻子和你提及过什么没有?”骆育成也不想和对方争论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继续问道。

  “我想想,对了,那天我网到家门口,就接到电话,徐岗那边出现了塌方,我就感到徐甫去了,当晚排险搞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晨才回的县委,嗯,对,第二天下午我又到市里开会,第三天才回的家唐耀文努力的回忆起当时的情况。

  “嗯,那你回家之后,你老婆有没有给你说过什么?”骆育成耐心的问道。

  “没有,她没有和我说什么唐耀文心中有些沉,这事儿可有些说不清楚了,难道自己老婆真的会作这种事情?不可能啊,自己早就和她打过招呼,她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啊,如果真的收了吕安邦的钱,她也不可能在自己面前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啊,至少也应该要旁敲侧击的问一问,或者吹吹风啊。

  全力致脸上露出奇异的笑容。正欲说话,电话却响了起来,他走到一旁接听电话,脸色却是渐渐变得有些怪异。

  给点票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