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六十二节 尝试改变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六十二节 尝试改变

  心国栋货醒来时巳经是早卜八点过了,众份舒爽巳经收从有体味到了,甚至比一夜风流快活之后睡一个畅快觉还痛快,碧**酒有些回甜的后劲儿让人这会儿脑袋都还有些晕乎晕乎,但是躺在床上赵国栋心情却是愉悦得等。

  昨晚一坛五斤的碧**酒就被自己和唐耀文再加上后来的霍云达给包揽了,其中自己至少喝了一半。虽然这碧**酒不比宁醇,但是毕竟也还有三十来度,这将近两斤下去,饶是赵国栋自诩海量,还是有些承受不了,至于说唐耀文更是早就被抬了下去,只剩下霍云达还陪着自己干到底了。

  唐耀文和霍云达怎么离开的赵国栋已经记不起来了,心情良好的他一直回到自己宿舍之后才轰然到床不起,这一觉睡得香甜无比,好在云睿应该知道今天自己需要请假休息半天。

  全力致表面上似乎看不出什么,而且甚至还有些欣慰的表情,似乎对唐耀文与所谓五万元贿略案无关颇为高兴,但是赵国栋知道这位被骖育成称之为嫉恶如仇或者说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家伙内心怕是充满了遗憾。

  赵国栋拿不住对方是真的想要借这个机会来针对自己呢,还是天性中真的就有着嗜血的爱好,喜欢看到别人在他指掌下瑟瑟发抖任他宰割才能获得快感?

  总而言之,这都绝不是一种令人认同的心态。

  事情其实很简单,吕安邦送到唐耀文家中的茶和酒因为第二天第三天唐耀文都没有回家,唐耀文老婆就直接通知唐耀文秘书来家中把这些酒和茶拿到县里接待办去了,而因为唐耀文老婆没有意识到这有啥大不了。加之唐耀文有隔了几天才回家,她也就没有告诉自己丈夫这事儿,要不没准儿唐耀文还能琢磨出个一二。

  这也是唐耀文和自己家人约好的规矩,那就是来人来客如果送的是烟酒茶这一类东西,又不好推辞,那就一律交由县里接待办,可以用于唐耀文本人专门对外接待,也就是在接待办专门设了一个他唐耀文的接待专柜,只要有重要客人来,唐耀文觉得需要,就可以把这些烟酒茶拿出来招待客人。

  这样既可以避免伤害一些同志的感情,也回避了贿赔这一说。毕竟有些烟酒茶,加起来还是要数千元。比如提上三四条软中华,再来两三瓶三元红或者一两盒什么人参或者所谓大红袍之类的东西,也得好几千块钱,平时不觉得,但是若真是有人拿来说事儿,那也就很难避嫌。所以唐耀文也就想出了这么一个好主有

  而这个做法也是唐耀文借鉴了当时赵的栋从不收取下属送来的烟酒这一类较为贵重礼品,因为赵国栋平素不抽烟不喝酒,顶多也就是一些土特产,那也是放在县委接待办,工作人员甚至食堂都可以直接取用

  工。

  市纪委当然不会这样就此轻易相信唐耀文老婆说辞,立即把唐耀文秘书、花林县委接待办主任、县委接待办负责保管领导专用接待物品的工作人员逐一进行核实调查,都证明了对方所说无虚,而且也在唐耀文所属的接待用品专柜里找到了那两桶标准着铁观音的精制茶叶桶,打开之后,五万元从银行中取出的崭新现金还裹卷得整整齐齐塞在茶叶筒里,根本无人动过。

  在花林的调查都是在市纪委副书记王益主持下展开的,全力致随时掌握着节奏和了解着情况,而这边唐耀文却对此一无所知,除了知道吕安邦来过自己家中,而当时自己并不在家,时候自己老婆也没有给自己说什么之外,其他也就没有啥可谈的了。

  但是事实证明了唐耀文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说谎,唐耀文妻子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自己丈夫,而东西也全数交到了县委接待办,所以证人证言和现场察看情况都证明了这一点。一切也就烟消云散。

  在听取完唐耀文关于花林加快建立创业扶持配套体系的情况汇报之后。已经是晚上六点过了,赵国栋一个电话把霍云达招来,三个当初在花林一起共事的老伙计就在食堂里美美的吃了一顿,赵国栋也把他寄在食堂里那坛五斤装的碧**酒拿出来,好好的喝了个够。

  让全办致和骆育成在自己会客室里负责对唐耀文的调查事实上也就表明了赵国栋的态度,他信任唐耀文不会在这方面犯错误,如果说自己在这一点上都看错了人,赵国栋觉得那自己也就真的该审视一下自己的用人观和判断力了,但是事实证明自己并没有看错人。

  目下了这块石头。赵国栋心情顿时大好,躺在床上自凸后半天假,今天上午就啥公务都推了,自由自在的自己安排自毛

  起床洗漱完之后,赵国栋给翟韵白打了一个电话。

  电视中天气预报报道首都已经迎来了入冬之后的第一场李,天气骤然转冷,问候一下让电话另一边的喜韵白也感到很温暖。

  孩子一直搁在香港,翟韵白几乎是每周飞一次香港回去看看,在香港呆一天或者两天又飞回京城,有时候菲佣也会带着孩子到京里住几天。不过这种情况很少,一般都是雀韵白实在太忙,一段时间都无法回香港才会委托翟韵蓝去香港把菲佣和孩子一块儿带到京里。

  翟韵白请的菲佣价格不菲,八千港币一个月,已经顶得上一般企业的高管了,但是翟韵白却觉得很值。这名具有大学文凭且敬业精神极强的菲佣用其表现征服了翟韵白,而且还帮助翟韵白将生疏多年的英语重新拾了起来。

  在生孩子这一年里,从小就在英语环境下长大的菲佣良好的口语水准。让霍韵白很是有些不忿,渐渐的也就是适应着将原来大学时代所学的英语重新温习,一年下来,她和菲佣现在在家中对话几乎全是用英语。这也让翟韵白颇为自豪,这也可以让孩子从卜生活在一个双语环境下。有助于她日后的成长。

  其间赵国栋也在孩子到京里之时去看过孩子,说实话孩子长得更像翟韵白,尤其是那双凤眼颇具雀韵白神韵,雀韵白却说现在孩子还根本就看不出什么,长大之后说不定也许就像父亲了。

  翟韵白现在很忙碌,天享集团目前已经将重心转移到了房地产上。在房地产市场日益火爆的情况下。谁也无法忽略房地产市场带来的巨大收益,翟韵白除了负责集团日常行政事务之外,还要兼顾天乎在北方二线城市的布局,除了天津之外,天乎地产大连公司、沈阳公司、青岛公司,也在今年上半年陆续成立,并迅速拓展业务,在沈阳、大连、青岛大肆拿地,现在天乎地产在这三座城市里的处*女作也要陆续亮相。估计明年一二月间就要陆续推出市场。

  乔辉一个人要兼顾整个天乎地产在国内的市场显得力不从心,北方市场除了京城外的其他市场也渐渐交给了产后复出的雀韵白,虽然只是作为集团总部指导监管,但是由于几家分公司都是初创,所以前期工作量也相当大,使得翟韵白几乎没有多少时间和赵国栋相聚。

  赵国栋感觉到自从这个孩子出生之后,誓韵白原来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渐渐开始转移到了孩子身上,这让赵国栋一度感到轻松之后也有些失落,两个人的交流更多时候是通过电话,真正见面相聚一两个月未必能有一次,这让赵国栋也是有些难以释拜

  人生也许就是如此,聚散都有其缘分,自己和霍韵白虽然不至于说到散那个境地,但是现在翟韵白有了这份事业之后,精神状态比起以前好了许多,加之更有了孩子这个寄托,赵国栋发现翟韵白甚至比以前更显得年青更富有朝气和活力,那种蕴藏在体内的雍容华贵之美几乎要从骨子里渗透出来,让自己这个她唯一的男人都有一种想要霸占据为私有的愿想。

  赵国栋又给古小鸥打了一个电话,但是显示古小鸥手机关机这丫头多半还没有起床,或者就不在国内。

  他今天打算尝试一下负一哭电话粥的味道,和自己想要打电话的人都通一通电话,平常似乎是很难有这样的轻松时间来干这种事情的。从程若琳到罗冰,再到徐春雁两姊妹,嗯,还有蓝黛和乔珊、童郁。最后还有寇答和米娅,韩冬和冯明凯,赵国栋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电话都能给对方带来一份惊喜和兴奋。这让他有些羞惭而又自责,这么久来自己是不是太以自己为中心而忽略了自己身边那些人的感受了?

  难道自己就真的忙到连打个电话问问情况聊聊天的时间都没有,好像也不是,自己似乎已经养成了一种惰性,工作上的事情别人汇报,秘书安排,自己拍板决定,而自己私人生活中的事情呢?非要别人主动联系自己?是因为自己身份地位更高么?

  惰性,也许就是这种逐渐养成的惰性导致了这种现象,也许是该尝试改变的时候了。

  求票!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