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六十五节 交流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六十五节 交流

  冲跃军拿着年中众份省委电传讨来的函件有此拿不准引调研组?而且是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下边的产业经济和技术经济研究所的调研组。

  钟跃军估摸着应该是《经济日报》那篇报道起了作用,这也没啥。来了欢迎,需要提供啥提供就行了,要到下边也没有关系,只要目的清楚明确,都不是什么问题。

  可是怎么后面又缀了一个尾巴,说与这个宏观经济研究院调研组一道来的还有省委政研室三个人,自己打电话问了问省委政研室熟人,他们却好像都还没有接到通知,也不知道这是咋回事儿。

  赵国栋不在市里,网请假了。据说是家属从伊朗回来休假,他也的回去陪陪,这也能够理解,毕竟年轻人这小别还胜新婚,赵国栋老婆在国外一呆就是好几个月才能回来一趟,自然要回去亲热一番。

  只是市委书记不在,这接待任务就落到自己头上了,虽说这宏观经济研究院下边的产业经济和技术经济研究所从级别上算不上个啥,但是其影响力却非同可,尤其是还有省委政研室的一道,这分明就是对宁陵工作的肯定,能够在宁陵挖掘提炼出一些成功经验来,那无论是赵国栋还是他钟跃军脸上都是有光彩的。

  这准备工作还得做一做,只是不知道对方究竟来调研哪一方面,尤其是这产业经济和技术经济研究所这个称谓显得有些宽泛,不知道这产业经济究竟是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的哪一产业?这技术产业是指传统技术产业还是高技术产业?对方来调研是要了解宁陵极大产业发展现状,还是挖掘宁陵产业经济腾飞的前因后果?

  钟跃军想了想觉得恐怕还是得和赵国栋联系上,然后再来开会研究如何接待好这个调研组。

  赵国栋接到钟跃军电话时网飞抵京里,刘若彤回来了。打来了电话。他当然得回京里一趟,毕竟是夫妻。刘若彤回来一趟也不容易,能在一起呆几天也是好事儿。

  “又有事儿?”刘拓有些关切的问道。

  最初赵国栋也不知道怎么刘拓也会在京里,但是他估计到应该和黑河省前段时间的巨大风波有很大关系。黑河省省委副书记、政协主席被中纪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拿下。而在此之前的两个月,前黑河省省长时任国土资源部部长也被中纪委双规,一场席卷整个黑河省肃贪狂飙在整个东北地区都引起了极大震荡。

  “嗯,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下边的产业经济和技术经济研究所一个调研组要到宁陵调研,省委政研室也有一个调研组要一起到宁陵。这都快要年底了,怎么还有调研组下来?”赵国栋随口道。

  “你小子,这种好事情人家请都请不来,你还一副不乐意的样子刘拓笑了笑,“我知道宁陵今年经济发展势头惊人,《经济具报》那一版足以让你小子天下闻名了,宁陵虎,这名声,嘿嘿,我在黑河都听说了

  “嘿嘿,拓哥,那是宁陵经济基数低的缘故,实在说不上什么。”赵国栋也不多解释,太过谦虚反而给人以有些虚伪的感觉了。

  “行了,这是好事儿,我替你感到高兴,尤其是目前全党全国把经济建设、改善民生摆在第一位的情况下,经济上的成绩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更有说服力,你得好好把握机会才是。

  ”刘拓也只是笑笑,组织部门出来的人,他自然清楚目前考察干部的取向,尤其是经济较为发达地区,在这方面就更为看重这一点。

  “拓哥,你这个时候呆在京里干啥。你们黑河省那边现在可不安静啊,你这个纪委书记在京里睡觉也睡不安枕吧?”赵国栋很好奇刘拓这种骨节眼上呆在京里。

  “快了,后天就要回去,明天要到部里去谈话刘拓在赵国栋面前也不掩饰什么。

  赵国栋心丰一亮堂,惊喜的道:“拓哥,你要动?”“嗯,也算不上什么动吧,还是老位置不过分管工作调整一下,连续出了这么多大事儿,现在省里人心浮动,中央对黑河党建工作和干部任用上似乎已经有些不信任感了。明天中组部领导和中纪委领导会和我谈一谈,重点还是干部考察任用问题。”

  刘拓也有些感慨,虽然自己担任黑河省醉书记兼纪委书记不算长,口几尸红委和省纪委连续在黑河杳外大案要案,涉及官员级国偿二四、数量之多、牵扯之广,前所未有,这也让中央深刻感受到解决黑河问题已经到了亥不容缓的地步,事实上在前期中央已经着手对主要领导进行调整。而这一次中央将也对黑省班子成员进行大规模的换血,自己出任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也是对自己的一个巨大考验。

  赵国栋听得对方说只是工作调整一下。就明白刘拓这个省委副书记可能不再兼任纪委书记,而是要回到老本行上,分管党群工作了,这也是刘拓最为擅长的工作。

  “黑河积弊多年。需要你去一去沉疴啊。”赵国栋开玩笑道。

  “嗨,这是一个制度贯彻落实问题,不是哪一个人能够就有多大本事。我只希望在我分管这项工作期间,好好的做我想做的事情,而且黑河经济历年来都在全国中下游徘徊,经济增速低缓,这和黑河拥有优越的社会自然资源条件很不符合。我觉得也和黑河多年来形成的选拔干部机制上有一定关系。”

  刘拓也并不讳言自己就任之后会有一些新想法,既然中央有意把自己放在这个位置上,仅仅是反腐倡廉建立完善用人机制不够,而更要让干部任用成为促进黑河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举措。目前黑河是贪腐和经济发展迟缓两个问题交织在一起。贪腐干部根本无心发展经济,只顾往自己腰包里捞钱,捞够了在上贡买官,寻求更大的利益点。

  而经济越是落后就越是使得资源向政府集中,有更利于这些**干部捞钱,已经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怎样打破这个恶性循环,树立正气。使得一批能够德才兼备、想做事能做事的干部脱颖而出走上岗位,就是刘拓现在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赵国栋默默点头,在分管组织干部工作上要做出一番亮点成绩来,那需要些本事,既要符合原则,但是又得摸索新路子,怎样选拔干部用好干部,促进社会经济发展,又要避免成为下一个塌陷窟窿,人性难测,这就需要从考察制度的落实上下功夫。

  “国栋,现在中央对反腐工作越抓越紧,现在已经提升到执政党生死存亡的大事上,反腐问题也是一个长期性制度化的工作,我知道你在经济上肯定不会出问题,但是我要向提醒你在生活作风这些方面的细节上也一样要注意,你人还年轻,前途远大,更要自我把握好,尤其是现在你们俩优势两地分居,这方面更要注意瓜田李下,不要授人以柄

  刘拓的话让赵国栋心中也是一凛。他不知道刘拓只是例行的提醒自己一下还是言有所指,自己和刘若彤之间的关系维系得很好,外人没有人能够知晓自己和刘若彤之间的真实关系,在家里人问及两人为什么还不带孩子的时候,两人也都是异口同声说现在还早,还没有考虑这个,问题,等两年再来考虑。

  “拓哥,我知道赵国栋只是简短的回答。“国栋,我们郗是年轻过来的。你现在年富力强,外边应酬也多,所以更要小心把持自己,尤其是地方上各种情况相当复杂,人心叵测。稍不留意你可能就要坠入鼓中,鲁迅早就说过想来不惮于用最险恶的人性来猜测怀疑和判断,我觉得这句话尤其适合我们在仕途上奔波的人,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我要慎重提醒你。万事都要小心,尤其是面临一些原则问题上时候,更要三思而后行。”

  刘拓这番话说剔日当重,可谓语重心长,显然是不希望赵国栋在一些细节问题上犯错误,尤其是现在赵国栋已经是正厅级干部,跨入副省级干部是迟早的事情,如果在诸如女人和生活作风这些问题上栽筋斗就太不刮算了。

  在他看来,赵国栋经济上肯定不会出问题,但是惟独在生活作风上很难说,一个三十出头的壮小伙儿,这样一个人长期独居,面临外界如此多的诱惑,可以肯定在他周围总有一些出色女性围绕着他旋转,有时候难免就会碰撞出火花。

  这些问题初一看不算啥,但是往往被有心人利用掌握了之后在关键时候砸出来就会起到不一样的作用,尤其是在地方上干了这么久,他也深刻感受到很多人为了自己升迁而挤掉竞争对手,往往是不择手段。什么下作手段都使得出来,这种事例见识了不少。

  继续求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