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六十六节 影响力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六十六节 影响力

  心国栋现在条件相当出煮,在能源部里作段时间让馏心小六领导也留下了深刻印象,而重回地方又在宁陵这旮旯一角干得风生水起,**事件和新能源发展这两桩事情都让他的名字屡屡出现在中央领导的视野中,可以说这是前所未有的良机。

  昨天自己去拜访父亲老部属也是中组部资深副部长张若谷时张若谷就提及了赵国栋,称赵国栋目前的表现已经赢得了安原省委主要领导的看重,而且一些中央领导也对他颇为看好,虽然没有明确提及究竟是哪位中央领导,但是能够从张若谷口中出来,最起码也应该是政治局委员一级的领导。

  这段时间都频频出现了关于宁陵的报道,而且已经逐渐风行的网络媒体中也屡屡有关宁陵方面的新闻,刘拓虽然在黑河与安原相距数千里,但是还是很关注赵国栋的发展,他有一种感觉,这样密集而又频繁的正面报道,往往就是一种提拔的前兆,只是赵国栋到宁陵任职时间刚刚一年多,如果说又要调整,未免有些太惊世骇俗了。

  目前赵国栋俨然已经成了刘家继许、三刘(刘仲平、刘拓、刘岩)之后最耀眼的明星,而许嘉宁因为政见原因,和刘家关系并不密切,甚至不能算得上是刘家一脉,而刘仲平虽然在军队中发展稳健,但是也甚少参与到刘家中事务来。

  而要说发展潜力,刘拓觉得赵国栋甚至超越了自己和刘岩,毕竟赵国栋才三十出头,而且深得一些中央主要领导的欣赏,最重要的是他和刘家关系不算很深,这一点往往在一些关键时候会显出特别不一样的作用。

  不少人都认为生活作风问题当上升到某个层面之后似乎就不再成其为一个问题,刘拓并不如此认为,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你如果管不住自己下半身,那么这些女人往往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尤其是在你无法给她们一个真正结果之后,也许一时间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久而久之这些女人的思想难免不会有产生其他想法的可能。

  但是一丝可能就会毁了你的一切,即便是你赵国栋背后有雄厚的家族资本做后盾,一样不能够摆平一切,女人一旦钻入了牛角尖,偏执起来就会无视一切。

  刘拓曾经为此专门和刘若彤谈过,希望她能尽早回国和赵国栋在一起,但是刘若彤很执着于她自己的事业,而且刘若彤的特殊工作也让刘拓无法过多干预,在刘拓看来,这也是女人偏执的一种证明,面对失去丈夫的可能,刘若彤居然可以无视,他无法想象。

  他也和刘乔交换过意见,希望刘乔能够影响刘若彤,但是刘乔一样是无能为力,她可以在事业上帮助赵国栋一把,但是却无法影响到刘若彤,因为在刘若彤和赵国栋之间的婚姻问题上,她实在没有发言权,甚至是有苦不敢对外人言。

  从燕莎出来,赵国栋和刘若彤都觉得现在就回家去有些太早,看场电影?似乎有些太小资了一点;喝杯咖啡?有点太老调了;还是散散步走一走,两人挽着手就在初冬的京城夜里漫步。

  武者谈兵,文者问笔,这似乎已经是一个通病,赵国栋和刘若彤在一起的时候,一样如此,谈及生活的时候免不了就要延伸到各自的工作中去,仿佛两个,人的世界要通过各自的工作才能连接到一起。

  刘若彤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种和赵国栋独处的氛围,无论是这样漫步街头,还是在家中小憩休息,抑或是相偎看场电影,她都喜欢。这很危险,刘若彤提醒自己,但是她的确难以做到违心的去疏远这种氛围,有时候她也在想自己和身旁这个男人以这样怪异的方式相处下去究竟能持续多久,也许不久的将来自己就会对他投怀送抱?

  她不想去想这个问题,能够享受眼下的愉悦,就是刘若彤现在的想法。

  从伊拉克目前的混乱政治局势到美军陷入地方武装袭击的汪洋大海中,从外国雇佣军和极端组织势力源源不断的涌入伊拉克到大国和周邻国家不断在伊拉克上演无间道,从伊朗经济困境和物资短缺到中国进一步加强与伊朗合作确保对伊人探讨的,但是刘若彤发现自己内心总是在有意无意间为自己这种违纪行为解释。

  和他讨论总能让自己找到一些新的思路和观点,刘若彤知道在自己从驻哈萨克斯坦武官到驻伊朗武官这两三年来,自己向上级汇报的分析材料之所以屡屡受到表扬,很大程度上与自己和他之间的交流有关,而他似乎也很喜欢就这些问题和自己交换意见,很多真知灼见就是在自己和他的探讨争论中迸发出来的。

  她真的很喜欢这样的交流方式,他是自己丈夫,无论自己和他的感情会走到哪一步,但是有一点刘若彤感觉得到,就是对方至少不会害自己,当然,她并不知道有时候感情上的伤害甚至比任何一种伤害更让人绝望。赵国栋也很喜欢这样,他喜欢这种可以更深层次的了解那一块土地上发生的一切,虽然他自己无法做到很多事情,但是他很希望能为曾经的历史改变些什么。

  显然伊拉克的局势已经有些不同于后世记忆中的那样了,美国人在伊拉克遭遇了更严重的困境,这让他感到高兴,不管是不是因为自己有意识的努力致使蝴蝶翅膀的扇动终于发生了作用,哪怕只是起到一星半点儿的作用来改变,赵国栋都觉得值得。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中国已经意识到了美国人在不断加强对中东的控制力,推翻了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只是一个开始,而这个行动已经极大的震慑了包括伊朗在内的其它周边国家,这其实是对整个世界的一种巨大威胁,控制了这块世界最主要的产油地区,美国人可以随心所欲的利用他们手中的力量来影响和操纵整个世界,让美国利益凌驾于其他任何国家利益之上,无论是欧盟还是中国、日本这样日益依靠这个地区能源的国家和组织都将不得不在很多问题上受制于美国人。

  而中国要做到平衡这一点,避免这个对中国能源保障至关重要地区的影响力被削弱甚至边缘化,那就必须果断坚决的加强与中东主要国家发展战略合作关系。

  现在看起来中国现在正在这样做,和伊朗的政治经济关系已经进一步加强,但是这还远远不够,作为一个大国,中国完全应该在中东、中亚这些事关中国战略核心利益的地区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话题很快从国外转向国内,转移到了赵国栋的工作上,赵国栋也感觉刘若彤对自己的工作似乎也很感兴趣,这让他有些意外,以往他们之间的话题更多的是集中在刘若彤的工作范围内,但是现在有了一些变化。

  “刘拓即将出任黑河省委副书记你知道了吧?我看他昨天和你谈了一晚,你们很投缘么?”刘若彤很自然的挽着赵国栋的胳膊,精美的羊绒手套套在她手上晏得格外纤秀。

  “他本来就是副书记,只不过现在分管工作有些变化罢了,应该说责任更重大了。”对于北方这样清冷的空气,赵国栋还是有些不太适应,虽然在京里经历了一个寒冷的冬季,但是一旦回到安原之后,他感觉自己还是更喜欢安原的气候,“投缘?这个词儿似乎用早我和他之间不太准确,应该说我们有共同的话题,在一些观点上也比较一致罢了。”

  “这不是投缘是什么?”刘若彤瞥了赵国栋一眼。

  “如果你觉得这是投缘,也算吧,不过我觉得我和他之间关系似乎还没有发展到那个境地,嗯,假以时日,也许可以达到。”赵国栋笑着摇摇头。

  “我听刘拓说你们宁陵今年经济发展形势相当惊人,连都报道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你的工作又会调整?”

  “我才到宁陵一年半时间,从理论上来说,省里没有理由调整我。”赵国栋面色如恒,“我本人也希望能够在宁陵多干一段时间,让宁陵经济架构和社会民生事业都能够拉起一个比较像样的框架起来,这样不至于因为哪一位领导的来去而使得城市经济发展出现太大的影响。”

  “你的意思是你个人对宁陵的影响太大,你现在离开会影响到宁陵的发展?”刘若彤问话总是这样尖锐刺骨,但是却是实话。

  呐喊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