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七十三节 冰释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七十三节 冰释


  “我说了,你们尽快准备好你们需要做的,系千国家开嗽帜刊公司和东能集团这边,我希望可以在春节前解决这个问题。

  ”赵国栋言语中的果断和坚决源于他的自信,让曾可凡心中也是一震。

  “至于在怎样解决资金回收问题,我觉得你们不妨把眼光放长远一些,比如采取分年度由你们圣阳和白马财政逐年退回,有点类似于集资项目,可以低息甚至无息。”赵国栋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怎么来解决。

  “赵书记,这也是一个办法,如果能无息而且退回的时间跨度稍稍长一些,这对于缓解我们本阳和白马的财政压力也有好处。”曾可凡心中似乎一下子轻松了不少,虽然还不能完全确定赵国栋的想法,但是赵国栋言语中表露出来的意思却是初见端倪,对方似乎并没有其他意图,但是巩明昌这桩事儿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可凡,圣阳这两年经济发展势头很不错,而且县里在城市建设和社会民生问题的推进上力度也不可以说几年里本阳有旧貌换新颜的味道。”赵国栋将身体靠在沙发上,似乎是在斟酌着言辞,“这些都做得很好,但是,可凡,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随着现在群众法制观念日益增强,维护自身利益的自觉性也越来越高,半年前我和蓝光书记谈及到我市群体性上访和非正常上访情况的时候,你们本阳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啊。”

  曾可凡心中又开始往下沉,来了,终究还是来了。

  赵国栋没有注意到曾可凡的细微表情变化,“我国长期以来处于政府占据主导地位,民众居于弱势的现象现在已经在逐渐扭转,民众维权意识的复苏使得不少长期习惯于以自我利益为中心的地方政府难以适应,不得不直接面对大量矛盾利益纠葛下的冲突,如果处理不当,就有可能酿成群体**件,造成不可挽回的恶劣后果,我想在这一点上作为地方党委政府主要领导要有清醒的认识。”

  曾可凡脸上表情凝重而苦涩,这难道就是调整自己的先兆和理由?如果说本阳这边这些事情也算,那么曹集呢?

  “我们既要冷静客观的面对出于利益转型期的复杂现实局面,同时也要考虑怎样来通过各种渠道来化解消减各种凸显的矛盾,尤其是一些隐性潜在容易被政府部门忽视忽略而又可能激化的矛盾,多策并举来将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本阳可以有所作为。”赵国栋目光落在曾可凡脸上,他觉得曾可凡似乎有些过于严肃了一点,却没有想到这位满腹心事的县委书记心思却是想得有些偏了。

  “但是仅仅这样考虑我们还只能是被动的应对,甚至可以说是无奈的应对,我觉得我们应该考虑以更主动更积极的方式来应对,来自省,来监督自我,以此来改进自己的工作,促使政府工作能够更适应新时代的要求。”

  被赵国栋抛出的一连串观点弄得有些发懵,曾可凡发现自己似乎有些误了先前赵国栋话语的含义,甚至还偏离得相当远,以至于他一时间还没有回味过来,不得不赶紧以满脸严肃微微点头的方式来化解眼下的尴尬,若是赵国栋问及自己有什么想法看法,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过曾可凡毕竟也是操练多年的角色,立马就将巩明昌的问题与赵国栋这番言辞联系到了一起,虽然他对巩明昌毫无好感,但是相比于现在回味过来赵国栋并无意要调整自己而是要用巩明昌这个典型来圣阳推行他的想法的试点来说,那简直就微不足道了。

  想通了这个,关节的曾可凡豁然开朗,思路也一下子就开阔起来了,既然这位市委书记无意调整自己,而是希望本阳能够在这方面进行试点做出表率,那一切都不是问题了,巩明昌他要搞什么人大代表工作室试点,要履行监督行政部门工作的代表职责,这都不算什么,正如赵国栋所说这可以起到化解矛盾推进政府职能部门尽职履责的作用,这又有什么不可以?

  接下来的话题似乎一下子就的顺畅起来,迎合着赵国栋的观点和话题,曾可凡一反先前的沉肃凝重,一下子妾得开朗健谈起来,而且谈及的许多观点问题让赵国栋也是对这位前市政府的秘书长观感改变了不少。

  这一年多来,他和对方直接接触机会并不多,像这样面对面的交流更少,很多时候都是就十“二谈具体某项,作,今天以本白公路律设话题延伸开来引本阳发展中面临的具体问题,存在的困难,两人也是同感甚多。

  赵国栋也不讳言的把自弓的一些想法和意图一一道出,倒是让曾可凡意识到这应该是一个迎合赵国栋的上佳机会,尤其是赵国栋如此看重人大代表工作室制度,他曾可凡自然只有全力配合,巩明昌这个在曾可凡本来是刺儿头跳蚤一类的人物,真要去折腾,也只有任他去折腾,好在大政方针上谅他也说不出一个子丑寅卯来,真有什么问题,也算是一个促进。

  赵国栋也觉得自己先前似乎有些小瞧了曾可凡的觉悟,尤其是最初马万福他们在本阳推动巩明昌的人大代表工作室制度的试点也是进展不顺,本阳方面有些消极,主要原因就是县委县府的态度暧昧,赵国栋还感觉今天这场谈话可能会有些艰难。

  曾可凡也是老资格的县委书记,用行政命令强压固然可以让对方服从,但是县里主要领导思想不通肯定会让这个工作室举步维艰,行政机关可以找出一千种方法来拖延阻滞甚至拒绝你一个人大代表的监督,如果没有县委县府的支持,你根本就无法形成一个良性习惯,而一个习惯而不是一个个例才是真正推荐这项工作的基础。

  没想到和曾可凡的谈话却是进行的如此顺畅,这让赵国栋心情大好,而同样曾可凡也是心情大好,解开了那个困扰已久的心结,面对赵国栋的期待,曾可凡觉得自己也应该要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用实际行动向赵国栋表表决心,证明自己的能力。

  赵国栋接到电话时已经是下午四点过了,这时候赶过去肯定赶不上晚饭,何况他也没有意思要去赶这顿晚饭。

  安湘铁路竣工在即,许嘉宁这一次是以铁道部长身份来安原考察,顺便要考察一下安原地方铁路建设情况,无论是应东流还是秦浩然都相当重视,专门与许嘉宁进行了会谈,磋商安原铁路建设大计,当然这与赵国栋无关。

  许嘉宁的秘书和赵国栋联系上时,赵国栋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唔的姑苍实际上和刘家关系并不密切,尤其唔的姑姑与其几位兄长关系都很冷淡,许嘉宁在仕途上的顺畅也与刘家没有丝毫关系,准确的说甚至可能还有些负面作用,不旺父母算是唯一和对方关系较密切一些的,毕竟他们俩都一直在外交猜门工作,和国内其他政治事务牵扯很少。

  在刘若彤和赵国栋结婚时,许嘉宁两口子还是都很郑重其事的出席了婚礼唔这位姑姑对她还是很喜欢,还专门送了一对墨玉佩给赵国栋和刘若彤。

  不过赵国栋和这位还得叫姑父的许嘉宁部长之间的联系并不多,也就是每年春节有机会去拜访一下,谈话时间也并不多,更多的是空泛的话题。这一次他来安原,却主动约见自己,倒是让赵国栋有些诧异。

  当然既然长辈约见自己,赵国栋也还不至于不懂礼数到还要拿捏一般,一口答应下来,收拾了一下便马上往安都赶,估摸着他们一行吃完饭也应该是八点来钟,也不知道这位许姑父想要给自己一次什么样的“教诲”

  坐在车后座上,赵国栋默默地思索着,许嘉宁在国内政坛上属于温和改良派的代表,和拥有明显家族倾向却又没有明确政治观点的刘家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这大概也是当初他不容于刘家的缘故,大概是觉得刘家这样没有前途吧。

  从政治观点角度上来看,他和苏觉华的一系比较接近,主张经济上国企和民企并重,适当放开垒断行业,引入竞争机制,压制关于姓社姓资的争论,在经济改革取得巨大成就社会局面趋稳的前提下,稳步渐进的推进政治改革,这与另外一个与赵国栋关系密切而又是亦师亦友的角色一柳道源政治观点较为一致,而这一股力量目前也属于国内政坛上的中坚力量。

  继续求票!(未完待续)

  H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