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七十四节 各怀心思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七十四节 各怀心思

  心是因为众样个在政治和经济政策上有此中庸的群体松伙,方面都牵抽上十分复杂的关系,使得这个群体在向心力看起来不像其他派系那样观点清晰核心明确,被视为这个体系的成员中一样在许多观点上也有诸多自相矛盾之处,这也使的几方都希望这个群体能够支持各自的政治主张,成为争夺的对象。

  至于其真实情况究竟如何,却是一言难尽,就目前来说,赵国栋还只能如雾中看花一般模模糊糊,就他这个级别,旁观的份儿都还嫌稚嫩了一些。

  赵国栋也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自己现在还只有埋头扎扎实实干自己工作的份儿,虽然自己在一些重量级人物中已经有了一些粗浅印象,但是那也仅仅是一个印象而已,自己要想一步一步让自己在他们的印象中深匆起来,还需要不断的积累和叠加,需要更多足以说服人的东西拿出手来。

  赵国栋抵达安都时已经是华灯初放,和许嘉宁秘书联系了一下许部长还在和省长秦浩然座谈,自然也就没有赵国栋的戏。回家?只怕屁股还没有坐热就的往外走。在街上闲逛?赵国栋也没有这个爱好,一时间赵国栋竟然不知道往何处去。

  无奈之下,赵国栋也只有让彰长贵开车就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溜达,好在那边的谈话并没有持续多久,赵国栋终于等到了电话响起。

  许嘉宁抿了一口碧螺春,明知道晚间喝茶又会失眠,但是他需要用清淡一点的茶水来清净仁下思绪,对于即将过来的这位侄女婿,他还真有些好奇加惊讶。

  他没有想到连苏觉华副总理对赵国栋都还有些好印象。

  在他记书中苏觉华副总理抽任安原省长时,已经是**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赵国栋不过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小青年吧,觉华副总理却对赵国栋至今仍有很深的印象。

  许嘉宁无意间和觉华副总理谈及艾原交通建设时,觉华副总理提及安原在交通建设时的开放思想和创新举措,必年就敢主动提出引进外资实行式,一举实现了安桂、安渝两条高速公路几乎同时启动的开创新举动,也在共和国高速公路事业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而当时一举搞出了这样大一个动静来就是现在安原历史上最年轻的市委书记。

  许嘉宁立即就联想到了赵国栋,虽然他对赵国栋观感很一般,在他心目中赵国栋可能是有些能力,担这都是次耍的,但是此人能够牢牢抱住主要领导的粗腿本事却不一般,从宁法到蔡正阳,甚至还有柳道源。以及现在担任中宣部副部长兼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局长的戈静,这个家伙都能把关系搞得如胶似漆,以至于在短短几年里就能爬到一个厅级干部的位置上,这份能耐还是要些人来比。

  但是苏觉华副总理能这样夸赞一个人就不一般了。

  觉华副总理等闲是不评价人的。一旦他评价某人,那说明这个人的表现的确给他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要么的确是有值得夸赞之处,要么就是真的无可救药那一种。

  下来之后许嘉宁查了一查,并不出他的怀疑,赵国栋果真在底担任安原省交通厅高速公路管理办公室的副主任,当时还只是一个筹建单位,但是赵国栋却敢于在安渝和安桂高速陷入僵局的同时,擅作主张邀请香港和黄集团考察安桂高速和安渝高速的投资事宜。最后不但安桂和安渝高速两条高速公路成功纳入了规刮,引入了港资和外资。而且把附带把和黄集团引入了宁陵港改扩建建设项目中,使得宁陵港迅速成为乌江畔的第一港,吞吐能力一举跃居内河航运一等大港。

  如果说文国基总理对赵国栋有印象,那是源于呕抗洪救灾此人的表现实在太过绝才惊艳,公私两方面都在媒体上掀起了不小的风波,尤其是几家媒体都冠以“真正的**人”的名衔,委实把这个家伙推到了一个足够显赫的高度,那么陆建邦委员长对于赵国栋的欣赏据说却是来源于其在能源部的优异表现,以至于陆建邦总理在参加瓜德尔港奠基仪式顺便出访南亚四国时,也指名点姓要将他带上,这份殊荣谁人能比?,田节也是许嘉中到了铁道部,作!中才陆续知晓的,能得犬佬的垂青关注已经是惊世骇俗了,即便只是当时处于某种特殊情态下,按理说也不是一个司局级干部所能奢望的,但是赵国栋这小子却做到了。而现在连分管工业交通的苏觉华副总理也对这个家伙有如此深亥的印象。这也促成了许嘉宁要借这一次安原之行好好了解一下这位天生不凡的角色。

  赵国栋来得很准时,铁灰色的风衣加上一身西装革履,看上去还真有点英俊奋发的气度。秘书已经将茶泡好,知道领导要和这一位感觉有些年轻人有长谈的倾向,便把空调温度调节到最合适的度数,自己悄无声息离开。

  许嘉宁在对方身上丝毫感觉不到局促或者不适,对方显得很平和自然。但是却不是轻慢随意,看来市委书记这个职位已经让这个刚刚三十出头的家伙也具备了些许宠辱不惊的气质,看得许嘉宁也是微微颌首。

  以前他并没有认真了解过这个人。他来的时候一般也都是灿一起过来,礼节性的拜访,饥唔这个丫头本来性子就有些冷,不太爱和人亲近,刘家里那些同辈似乎也没有几个和她亲密,除了刘乔之外。

  这个赵国栋跟着唔一道来也是不显山露水,即便是到能源部任职之后一样是相当的低调,许嘉宁不知道这家伙在外人面前是否如此,但是在家里人面前的确装得够好。

  赵国栋在来之前也在琢磨,自己该怎么称呼这位铁道部长。

  这究竟是算一次公事还是私事的见面?抑或是办公半私?

  安湘铁路虽然有很长一段在宁陵境内,但是这绝轮不到一位铁道部长和市委书记来就这个冉题进行商谈。何况安湘铁路进展很顺利,遇到的困难也非人为原因,更多的是地质条件带来的难题,许嘉宁这一次来也不过是要过问一下这条国家重点建设项目而已,确保这条铁路的顺利

  工。

  如果说只是一次私人会面,那也有些怪异的味道在其中,他和许嘉宁之间似乎还没有达到可以单独见面亲密无间的谈私事的境地,对方的来意也是让他感到好奇,应该仅仅是一次临时性的顺便见面,这才符合赵国栋心中的定位。

  “来坐,国栋。”

  待秘书消失在房间里。赵国栋这才略显腼腆一般的叫了一声,“姑父,您一路辛苦了。”

  “别给我客气,我知道你的性格不喜欢这样,坐吧,没别的意思,到了安原,本来就是要看看安湘铁路进展,你作为安湘铁路主段的市委书记,很多工作还需要你大力支持配合,加上咱们这层亲戚关系,所以也想和你聊聊。”

  许嘉宁显得也很随和,保养得很好的气色让他比实际年龄似乎要几岁,不过鬓间些许银丝还是暴露了他真实年龄,也许他就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展现自己,精气神和年龄相得益彰。

  “姑父,你太客气了,安湘铁路对于促进我们宁陵的经济建设善莫大焉,我们宁陵不管是党委政府还是普通百姓都是期盼早日竣工通车,这对我们宁陵打造安东地区铁路枢纽位置也是极大促进啊。”

  既然来了,再怎么也得靠上边儿占点便宜才对,宁陵火车站现在是三等站,但是实际上业务量乙经远远超过了三等站标准,一旦安湘铁路竣工通车,就可以马上申报建成二等站,并且按照宁陵地理位置和承担的业务量来看,建成一等站也是颇有条件。尤其是还具备和宁陵港形成水陆联运的上佳条件,当然这就需要安铁局的在硬件上的投入。

  这虽然和宁陵地方党委政府关系不大,但是作为建成一等站之后对进一步巩固宁陵作为安东地区经济中心和安原省经济副中心的位置好处极大,赵国栋当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

  许嘉宁含笑瞅了赵国栋一眼,这家伙还真是不客气,三句话不到就把话题落在宁陵发展身上来了。打造安东铁路枢纽,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安湘铁路竣工通车宁陵站建成二等站问题不大,但是称得上枢纽的,那至少也应该是一等站,而且还要具备编组站的功能,而宁陵条件具备或者说能具备这些条件么?

  十二点还有,兄弟们请把票准备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