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七十五节 有为而来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七十五节 有为而来


  ”国栋,看来你们守陵是雄心勃勃啊,汝安湘铁路尚永,槽出,你们市委市府就觉得宁陵承担得起安东铁路枢纽的位置?”许嘉宁打趣的道:“是不是有些急于求成啊?”

  “姑父,在您这尊大佛面前我当然不敢妄言,但是宁陵的确具备了打造这个枢纽的上佳条件,铁路方面的情况我不多说,您比我清楚,你也是内行,但是我们宁陵从本地经济发展和辐射范围内带来的客货运量需求我可是有些发言权的。”赵国栋不动声色的笑着解释道。

  “那我可是愿意洗耳恭听,不过首先表明,这只是我们俩之间的私人交换意见,不代表其他,利自个儿想偏了。”许嘉宁语气温和轻松,笑语如珠。

  赵国栋也不谦虚,从宁陵去年到今年的经济发展情况作了简单介绍。同时也介绍了宁陵目前重点发展的产业前景,也把宁陵港建设情况和宁陵在公路交通建设上的一些构想作了详细的汇报,许嘉宁也听得很认真,尤其是在赵国栋谈及宁陵港和宁陵火车站实现水陆联运对于辐射周边几个地市的影响,以及宁陵市委市政府正在积极规利的宁陵机场时,许嘉宁心中的震撼更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述,只不过他也是城府颇深的人,在表面上却并没有多少表示。

  赵国栋倒是没有啥感觉,有啥说啥,许嘉宁你是以私人身份交流也好。还是以铁道部长来了解也好,宁陵情况摆在这儿,构想也搁在这里。你应该有你自己的分析力和判断力。用不着别人来多赘述解释,他却并不知道许嘉宁的心思已经没有放在宁陵打造安东铁路枢纽这件事情上了。

  许嘉宁现在想的是赵国栋这个人今后的发展。

  柳道源在和他谈及赵国栋的情况时是赞不绝口,给许嘉宁的感觉甚至有点谀赞的味道,当然从情理上来说柳道源没有必要把赵国栋捧得太高的理由,他也应该清楚捧得越高摔得越痛的道理,但是柳道源对赵国栋的评价实在太高了一点,以至于许嘉宁有些不太相信,但是今天他觉的也许自己是真的低看了这位经历相当丰富的年轻人。

  赵国栋有些讶异,对方这会儿似乎并没有完全把心思放在自己的介绍上,呃,准确的说有点走神,他有些不悦。不过表面上却并没有任何表示,作为长辈和领导他都无法做出什么表示,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对方。

  许嘉宁也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摇了摇头,笑道:“对不起,我有些走神了,国栋,你所说的这些我都记下了了,宁陵发展前景可期,我个人看法打造安东交通枢纽而不仅仅是铁路枢纽并不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而且很具有可操作性,这源于宁陵独特地理位置和巨大的经济发展潜力优势,你在这方面的构想也很具有前瞻性,当然这需要巨大投入,所以你也要合理根据宁陵财政状况来逐步分阶段来推进

  赵国栋点头表示赞同许嘉宁的意见,对方意见很中肯,宁陵目前发展已经有些超前,当然这和宁陵经济高速发展有很大关系,财政上的负债也出现了高速增长,即便是宁陵财政同样是高速增长,但是要和债务的猛增相比也是不可以道理计,顾永彬已经几次和自己奂换意见,提醒要注意合理控制政府债务,提出可以在一些基建项目放缓,但是自己没有同意,就是考虑到宁陵这一两年里处于关键时期,需要在基础设施上进一步完善,以进一步提升招商引资的吸引力和经济发展后劲。

  如果宁陵的目标只设定为一个纯粹的工业城市,赵国栋就不会这样规划,他的构想是要利用宁陵特殊的的理位置和交通条件,将宁陵打造成为一个区域性的中心城市,不但要在经济发展上独树一帜,而且也要在其他方面都留下一个令人深思的样板。纵然做不到像饰造深圳那样辉煌夺目,但是至少要在安原甚至中国内陆地区留下一颗耀眼的明珠,所以在前期他必须要坚持在以财政上的高负债来推动基础设施上的大规模投入,确保日后宁陵发展能够有足够的后劲儿。

  在这个观点上,赵国栋也是和钟跃军经过了几番艰苦的争论、交流和探讨,最终才在前不久总算基本上统一了看法,而这些东西深层次的东西赵国栋和钟跃军也只是相互间心领神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政绩有时候就是用光鲜耀眼的数据和工程堆砌出来的,这句话现在适用,今后一样适用,有些东西不在于动机,而在于其结果,对于赵国栋来说,只要能够帮助他让宁陵经济发展起来,让宁陵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枫上得更美好,让宁陵丰百姓生活更富足,众就足话题逐渐偏离了宁陵开始飘移。赵国栋也不知道许嘉宁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话题十分宽泛,但是却总是围绕着目前国内经济形势。

  国内经济形势有些过热的状况,结构性问题相当突出,像钢铁、建材、电解铝、房地产等领域的无序投资相当突出,而土地市场上的混乱局面也是越发明显,这些情况赵国栋从天乎地产的发展就可以了解到一些端倪。

  “国内出现这些状况很正常。尤其是地方政府的发展冲动是这一波经济过热现象的推手,这和从中央到的方上各级考核政府工作的定向有很大关系,凹至上这个观点虽然已经引起了一些争论,但是并没有从根本意义上有所改变。”许嘉宁的观点还是相当客观,“而且就目前经济发展仍然是中心工作这个方向不会动摇,所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围绕这个命题还会有激烈的争论,国栋,你怎么看?”

  赵国栋一直在琢磨许嘉宁的来意,他没有想到许嘉宁会因为一些重量级人物对自己的看重而使得许嘉宁也对自己感兴趣起来。

  他觉得自己一直很清醒的确定着自己的定个,虽然近期宁陵经济的大出风头使得国内一些媒体对宁陵谀赞不已,但是那只是最表面的东西,这玩意儿风光一时可以,真要觉得可以以此为傲,觉得是该自己出人头地的最大资本了,那就大错特错了。

  宁陵经济发展和其他地方一样也有阶段性,就像目前经济过热现象已经引起了中央的关注,毫无疑问明年的适度控制货币信贷增长的政策就会出台,发出给经济降温的明显信号。如果民营资本和企业以为有地方政府的撑腰就可以渡过难关,那就太小看了中央的决心,当然仅指一方面而已。记忆中铁本就是栽在这一轮风暴中。建龙钢铁、东方希望的氧化铝项目似乎都会在这一轮调控风暴中受到影响,对这一轮风暴中最终的严厉惩罚基本上都只落到了民营资本和民营企业身上,而操持着同样活计的国有资本和企业都安然无恙的全数过关,这让很多人都无法接受。

  当时国内外也对此争论不休,但是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信号,以至于一些民营资本和企业的代表后来都自我反思。要认清自己的位置,要学会韬光养晦,不要试图和国有资本和企业去争利去博弈,那会死得很难看。

  “经济发展尤其规律性和阶段性。一段时间过热并不代表什么,中央出台政策调控也是必要的,但是我觉得需要在分寸尺度以及覆盖范围上要把握好,尤其是在针对不同经济成分的经济实体上,更应该显示政策的一视同仁,尤其是目前民营企业处于一个蒸蒸日上的势头,如何既要调控,又要保护他们的投资发展积极性不至于受到挫伤,我觉得中央应该考虑更周密一些。”

  许嘉宁也没有想到赵国栋话题会一偏就到了这个话题上,想了一想才道:“中央在出台政策上肯定会有针对性,但是仅仅是针对某些特定行业,是从大局出发,而不应当是针对哪种经济成分,经济成分的问题早已经有了定论,现在再翻出来争论没有意义,而且目前民营经济扛起了增长大旗,这一点母庸置疑。在如何处理这些具体问题上,我想发改委、人行和商务部这些职能部门应该能够把握得住。”

  “我看未必,目前民营经济增速很猛,的确在一些需要严控的领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具体政策操作人如果在惯性思维上有偏见,手中掌握着尚方宝剑”自然可以随心所欲按照自己心中好恶标准来行动,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赵国栋淡淡的道。

  许嘉宁没想到赵国栋会在这个问题上如此较真,他本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和赵国栋多纠缠,但是赵国栋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他也就只有奉陪到底了。

  两个人关于经济方面的话题很快就蔓延开来,赵国栋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许嘉宁这一次似乎是有为而来。决不仅仅是一次随意见面那么简单。而且言语中蕴意很深,让他隐约有所悟,但是却又始终抓不住,就像黑夜中飘忽不定的那层薄纱,总在自己面前飘荡,让他看不清楚。

  十二点了,订阅的兄弟们,每位支持五张推荐票吧,老瑞安静很久了。今天要叫嚷一回,拿票来。助老瑞在周推榜上位置高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