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七十六节 争取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七十六节 争取


  汰饭店出来,赵国栋独自徘徊在梅江江畔,他需要用清败浙只风来冷静一下自己的思绪和心情。

  毫无疑问,许嘉宁流露出来了一些若有若无的意思,点到即止,如果连这一点都觉察不到,那就是对自己和许嘉宁两人智慧的侮辱了。

  但是?刀?刀

  赵国栋坐在江畔的石凳上,默默的思考着,这中间还有很多问题他还没有想清楚,需要细细梳理一下。

  经过二十多年的建设培育,目前国内的政治生态已经趋于正常化。党内民主机制已经牢牢确立,类似于文革期间那种因言获罪的可能不复存在,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味道很浓,反映在经济观点上的争论更多。

  只要在一个,宗旨一面旗帜之下。对于任何问题任何观点不但可以在党内的各种管道渠道反映出来,同样也可以在一些非官方渠道的媒体上进行探讨,只要不要越线,这甚至也成为中央高层了解民情民意的一面镜子。

  比如真实犀利如这样以独到视角来报道的新闻媒体,屡屡让各地出乖露丑。地方党委政府也是大为光火,但是其超高的人气也足以证明它在这方面的独到魅力,而高层也需要像《南方周末》这样的媒体一方面来充分反映民意,一方面也是对各地地方政府行政工作一个有力的监督。

  又比如勇敢客观如《财经》这样的杂志,不断挑开股市基金黑幕,使得那些个风光无限的所谓某某系坍塌沦陷,正是有这样的一些媒体和学者的不断质疑和争论,才使得国内舆论气氛更加宽松和自由,也使的中央高层可以从各个不同角度来观察问题。

  同样,媒体气氛的自由轻松一样对党内民主有着一种推动作用,政治生态的正常化使得大家都能够较为理智的来分析看待同一个问题,即便是意见针锋相对,那也就是各自把各自的道理摆出来,即便是谁也说服不了谁,那最后也只是通过党内民主集中来体现。

  正因为这样的政治氛围才使得因为政见观点的不一致也使得党内渐渐形成了许多观点流派,准确的说更像是在治国方略上的不同的学术流派一般,并非单纯是所谓的不同利益集团代言人。毕竟像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既需要在酝酿阶段时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以求最大限度的积聚民智,同样也需要在最后决策时候汇聚到中央一个,声音上来,否则一旦出现混乱,那就会国将不国,这也是举国上下二十多年来改革开放的风风雨雨洗礼之后的一致看法。

  自己的政治观点是什么?赵国栋扪心自问。

  自己很多时候更多的是借鉴了后世记忆中的东西,下意识的将记忆中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东西引用到自己的工作中来,但是真正有属于自己的东西么?

  赵国栋有些茫然,似乎现在还没有,不过随着见识履历的不断丰富,赵国栋也感觉到自己的一些观点也在逐渐确立,并不完全是雷同与记忆中的那些东西,因为随着时代和环境的变迁,很多东西已经和原来的记忆有些不一样了。

  就像宁陵这个环境一样,虽然以前有接触过么?没有,即便是有很多似是而非理论上的记忆,但如果自己没有经历以前种种岗位上的磨砺锻炼,就这样要运用于实践中,那根本就不可能,而这一切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就已经不是问题了。

  所以这些都不重要,关键在于自己已经逐渐形成了完整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对于自己工作中的一切自己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管它是拿来主义获得的东西,还是自己揣摩琢磨得到的想法,这都无关紧要。只看结果。

  许嘉宁来这一遭无疑是代表了一些什么,虽然在言语中并没有表露出什么深层次的意思,但是赵国栋得懂,而毫无疑问许嘉宁也知道自己得懂。

  问题在于自己值得对方如此大费周章的来这么一遭么?赵国栋自嘲的笑笑。

  副省级干部未必能入他们眼,何况现在自己还只是一个厅级干部,似乎太早了一点吧?是自己的一些观点符合了他们的胃口,也不太像。要真说,自己目前的做法更符合宁法他们那一派的观点才对,但恰恰又是宁法把自己从安原给踢了出去。这年头变幻莫测,在自己这个层次还真的很难介入那些个牵扯不清的东西里。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获得了一些高层的关注?这个理由也太牵络了一些。

  猎荐叔国栋的脸颊吹得有此发木,但是此时赵国栋的心却叹帜!乎的。无论如何自己也算是被人看重了一回,无论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有什么想法,这对自己也是一种无声的拔高。

  彭长贵不知道赵国栋出了什么状况。就这么一个人坐在江边石凳上默默的沉思,他有些担心,但是看赵国栋表情又不像是受到什么重大打击似的,到像是有些沉重,而赵国栋的性格他也略有了解,似乎不像是为了什么事情而想不通的人。

  这年头当领导也不容易,宁陵发展这样快那没有点本事不行,赵书记虽然年轻,但是那份魄力和本事的确要些人来比。

  彭长贵老婆老家是荣山那边的,他是在荣山当兵时找到老婆的,那年头荣山可是火红着,在全省也是排名靠前,自己转业时留不了荣山。不得不回花林,老岳父岳母还有些舍不得,那会儿宁陵就是一止旮旯。觉得自己闺女跟着这山里当兵的回山里就是受苦。

  老岳父岳母现在都还在,几个舅子都在荣山市里边企业里,下岗的下岗,轮岗的轮岗,还有的因为实在收入太低,索性买断工龄走人,自己做点小买卖,可都不容易。家庭经济状况都不太好,可谓艰难度日。

  而他们这两年回去,看荣山城市状况。那也是一片萧条的模样,就从城市变化状况基本上也就能看出这个城市有没有活力,有没有发展前景,有一句话说得准确,看一个城市里工地上的塔吊多寡,就能瞅出这城市的脉搏跳得强劲还是虚弱。

  瞅瞅现在的宁陵,无论是江东新区还是河南新区,那都是塔吊林立。车水马龙,汽车过后,道路上飞扬的尘土和四散的泥巴,似乎也是一种无言的象征。

  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和临港新区又是另外一个景象,一片片整齐发一的标准化厂区拔地而起,不断向外延伸,不断闪耀的电焊弧光,刺耳的砂轮和切割机发出的噪音,金属撞击的声响,无一不在昭示着这里日新月异。一直被视为美化使者的园林绿化也是随后跟上,按照市里的说法,整个市经济开发区那都是要建成规范化的园林式厂区。

  沿着江岸行走,你可以看到江中散装货轮和滚装货轮靠岸离港,川流不息,港口码头货场的专用铁路一直延伸到火车站货场。来来往往的火车头不断将集装箱上下转运,货站里的龙门吊,码头上的岸吊更是日夜忙碎不听,只要你身入其中,你就会知道这是一座蕴藏着澎湃活力的城市。

  有时候在赵国栋开会或者乘坐柯斯达下去考察不用车时,彭长贵都喜欢开着车到临港新区或者市里开发区去转一转,去感受一下工地厂房那充满了生机活力的气息,这让他感到自己似乎身体中都能汲取到其中一份活力一般。

  这一切都是在赵书记的宏图大略下干成的,没有赵书记,宁陵市绝对发展不成这样,这一点连市委市府机关里的不少普通干部也都毫不讳言。

  彭长贵想不到那么深玄那么遥远。但是他知道换了一个人,绝对做不到这么好。

  赵国栋当然不会把自己视为救世主,这今天晚上会面带来的新鲜信息让他有些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当然。同样这也给他带来了无尽的困扰。

  他一直在苦苦思索,自己怎么就会入他们法眼了,他努力的回忆着临要离开时许嘉宁的每一句话,钥匙应该就在他若隐若现的最后几句

  。

  “难道是刀刀刀。偶尔迸发的灵感让他全身猛然一震,许嘉宁最后说了一句,要抓住机会,促成飞跃。而且意味深长的拍了拍自己肩膀。

  抓住机会,促屏飞跃?

  这句话当时他也没在意,刚才捉摸的时候也更多的是考虑对方以铁道部长的身份对自己说这番话,认为是不是利用安湘铁路竣工通车宁陵打造安东地区交通枢纽的时机,但是现在看来,自己好像理解偏了。

  回想到前些天自己到韩部长那里汇报村民代表制度和村级财务监督制度工作的时候,韩部长有意无意提及东流书记在接待中组部一位副部长带队的调研组来安原调研年轻干部培养锻炼和使用时,对自己评价相当高,也引起了中组部领导的兴趣。

  莫不是刀刀刀?赵国栋心控制不住的噗噗猛跳起来。

  强烈召唤票票!弈旬书晒细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