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七十七节 谋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七十七节 谋


  汗嘉中到安原视察的时间并不安湘铁路线实地畴谓儿只是到了永梁和宁陵之间的斜月岭隧道察看。更多的时间是留在了安都与安原省委省府主要领导交换意见。

  按照《安原日报》的说法,许部长对安原铁路建设十分关注,都通铁路虽然是一条地方性铁路,但是铁道部也十分关注,因为这涉及到从通城向东北延伸到湖北宜昌的这条支干线也是铁道部一直在规刮的。这条铁路一旦建成,可以形成与焦枝铁路相连,使得安原向东出省的通道再多一条,极大的改善安原与东部和北部各省区的联系条件。

  安原省委省府为此也一直与铁道部在协商,希望铁道部能够将宜昌到通城这条铁路向西延伸,经南华到安都,这样也可以极大的减轻安原地方财政为都通铁路这条地方铁路上可能付出的巨大压力。

  许嘉宁来这一趟也是与应东流与秦浩然进行了多轮商谈,主要就是解决在安原境内通城以西这一段铁路规刮的问题,对于安原省委省府提出这个要求,他也不敢擅自表态。只能表示会将这个意见带回部里研究。最终还需要报请国务院领导来拍板。

  随着中组部副部长张若谷、铁道部部长许嘉宁和国家开发银行行长**一行的到来,近期陆续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来安原调研考察,这也使得本来事情就很多的年终变得有些忙碌起来,本来就十分忙碌的各地市有多了不少接待任务,但是这种事情即便是再忙,地方党委政府也是求之不得的,没准儿哪个部委局行下来就能带来一些政策和项目。对于地方来说。那都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

  赵国栋这段时间却显得清闲许多。

  自打许嘉宁与他一蒋之后,他似乎也想通了许多事情,很多东西你韬光养晦也好,出类拔萃也好,独立特性也好,该来的始终要来,躲也躲不掉。

  何况这也并不是什么坏事儿。从某种角度来说,你能更深层次的了解这个国家政治生态脉络,只有积极的参予其中,你才能够更准确细致的把握住自己在其中的脚步不至于迈错。

  那一夜之后他也仔细分析过自己在工作中的一些观点和做法,也认真的进行了一番思考,得出了一些以往未曾想到过的想法。

  他感觉到如果仅仅是停留于厅局级干部这一级,你不需要思考得太多太远,更重要的能力在于执行力。省里边的政策你能吃透领会要旨,然后根据实际情况,创造性的贯彻执行下去,取得良好效果,这就是合格甚至是优秀的领导干部了。

  但如果你想要再上一步,到省级干部这一层次,如果还只是停留于执行上级政策,那就有些跟不上节拍了。

  当然你只是想要安于现状做一个兢兢业业的尽职履责者,只要自身努力,也可以勉强做到合格,但是如果你想要做出一番成绩,更上进一步,那就远远不够。

  你就得从政治经济到社会民生文化等诸多方面都要有自己的一套观点想法,或许你在某些方面有所侧重擅长,但是最起码你要在每一方面都有一些自己的东西。

  考虑清楚这一点之后,赵国栋也开始有意识的总结归纳自己从政治到经济社会工作上的一些观点和想法,意图是什么,目的是什么。策略如何推进,怎样保证政策能够得到落实贯彻,最终取得效果,大框架至少要有一个”涉及方方面面,这也是一项不简单的工作。

  好在还有云睿这个十分顺手的秘书,很多工作只需要稍稍点拨交待一下,他也就能将你想要的东西系统格的归纳出来。

  从省里传来的风声果然有些动向,姚文智可能在安都市长这个位置上呆不下去了。

  安都经济发展滞后,孙连平对他的意见很大,加上苗振中这个分管党群的省委副书记对于印象也不好,这两人观点的一致使得姚文智显的十分单薄。

  上一次中组部来考察干部其中一个重点对象就是姚文智,而中组部最后和省委交换意见的结果究竟怎样无人知道,但是有一集可以肯定,那就是安都班子面临调整,而且姚文智挪动的可能性极大。

  姚文智一旦真的要走,谁来接这个班?

  市委副书记严立民,还是常务副市长周宏伟?抑或是从其他地市和省直局行里调来?

  安都市是副省级城甫,市长是副省级干部,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安都市长这个职个丝毫不亚于一般的副省长。掌握着巨大资源的安都市长足以让尧数人为之垂涎三尺。姚文智尚未走,已经有不”、看中了泣个位胃永粱市委书记龙应华,怀庆市委书猜愕轧,甚至绵州和建阳的市委书记也都有意竞逐这个位置,一场无硝烟的战争已经在无声的打响了。

  赵国栋审视了一下自己的条件,并非毫无希望,但是难度实在太大。更关键的是现在自己网到宁陵一年半时间,宁陵工作也才开始有了起色,现在要自己离开,一方面自己感情上有些接受不了,另一方面只怕省委尤其是应书记也不会答应。若是自己这个时候去谋求什么,反而只会让应书记对自己产生看法。所以赵国栋觉得这不是一个好主意。

  但是那一夜自己即将离开之时许嘉宁所说的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情况?这不可能,他既然约见自己,而且谈及这样深层次的话题,不可能不对自己做一番深入了解,他应该考虑到自己如果想要去谋求安都市长一职的话。会有哪些利弊才对。

  赵国栋琢磨着自己恐怕还得再看一看,笑都市长位置固然是机会,但是一来姚文智的要走也还只是道消息,二来也还得看看省里边的一些想法,自己究竟有没有必要去趟这趟浑水,还得再看看。

  搁下电话之后蓝光也是叹了一口气,这事儿不好操作。

  自己兼着这个,市委政法委书记早就该卸掉了,但是谁来接任?

  他通过自己的妥系已经询问过了省里边,但是省委组织部那边还没有明确的答复,只说目前组织部暂时没有考虑。

  这话说得很巧妙,暂时没有考虑,也就是说不是不考虑,而是觉得这个意愿不紧迫,或者没有很合适的人选进入实现,所以才会暂时没有考虑。

  说一千道一万。关键还是在宁陵市委这边没有通过推荐人选。

  这也难怪马元生心慌,他的年龄已经快到到坎儿上了,能够抓住这个机会上一步,哪怕只是任不满一届。那也算是上了台阶,错过了这个。村。耽搁一下,想上副厅级就还得去和无数老资格的处级干部们去争人大政协的位置了,可以说这一次算的上最好的机会。

  蓝光也在赵国栋面前旁敲侧击的谈过自己长期兼任政法委书记不太合适,希望市委能够尽早考虑推荐合适人选继任,但是每一次赵国栋都说再搁一搁,等等再说,两次下来。蓝光知道自己不能再在这个问题上多言了,再进言那就是不识相不知趣了。马元生工作不错,老业务出身。路子多,也有魄力,这一点蓝光感觉得到赵国栋对此也是认同的。关键在于马元生和赵国栋之间的心结。

  当初马元生任币公安局副局长时。任花林县长的赵国栋就和马元生有过过节,尤其是当时的担任市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的严立民,在后来更是与已经担任市委常委兼西江区委书记的赵国栋闹得有些冤怨不解的味道,而马元安却充当了严立民的急先锋。

  虽说时过境迁,赵国栋已经是市委书记了,不可能再和马元生在这些事情上计较个,啥,事实上赵国栋对市公安局的工作也还是相当满意的。但是工作满意归满意,真正要说到这上台阶的事情上,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这不,马元生已经几次找到自己,希望自己能够从中撮合搭桥,帮忙说和说和,这让蓝光也是倍感压力。

  其实马元生这人不错,蓝光到宁陵工作时严立民网升任市委副书记。虽说在政法口有些一手遮天的味道,但是作为严立民一手培植起来的亲信,马元生却并没有像自己担心的那样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对自己安排布置的工作也很尽心,这让蓝光很有感触。

  所以当赵国栋出任市委书记之后,他也就尽力帮马元生在赵国栋面前缓颊,尤其是那一次会议上赵国栋毫不客气的炮轰市公安局工作作风。让蓝光也是捏了一把汗,如果赵国栋真的要用马元生的乌纱帽来立威祭旗,对自己来说可就是一个莫大的难堪了。

  好在赵国栋并没有立即下狠手。也才有蓝光从中运作缓颊的余地,赵国栋与市公安局的印象也才逐渐好转,与马元生的关系也才慢慢缓和下来,但眼下要超越这一步,却是不易,但是蓝光于公于私他都得帮马元生一把。

  求票!凹曰甩姗旬书晒齐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