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八十二节 过把瘾,值!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八十二节 过把瘾,值!

  ”我呸!你几个是夜里没睡日做梦咋的。也不着昏协…那副德行,没谁踩到你们尾巴,让你们跑这儿疯来着?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呢,也不知道是哪里跑出来几个有人生没人养的,到这儿来耀武扬威撒野来着?怎么,这麂子肉我们就丢水库里喂鱼,抑或是扔树林里喂狗,也不能拿给一帮不知道哪儿跑出来的乱吠的野狗吃,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能怎样!”

  王丽梅这张嘴那也是下边操练了多年的,荤的素的见得多了,可谓阳春白雪下里巴人都是不在话下,听得这几个家伙如此目中无人,只把这一帮坐在这儿的人当作死人一般。指手画脚一番就要鹊巢鸠占,真不知道这帮人哪来那么强的优越感,真还觉得这黄猿岭是他家的私产一般。

  “梅姐,骂得好,真不知道这帮人脑子里装的是啥,还真以为自己是省委书记还是丰国首富?这山岭是你家的,马不知脸长!”乔珊也是一边揉着手,一边道,被胖子手指一捏,白哲手腕上顿时起了两个乌青的印痕。

  “说得好!也不知道哪里钻出来一帮杂碎,是被猪油蒙了心还是咋的。也不知道这当爹妈的是怎么把样的人给教育出来。”马元生也是怒火中烧,这当公安局长当了这么多年。还真没有遇上敢如此放肆的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发号司令,居然让自己滚蛋,这简直是越活越回去了。听得对方根本就不把几个人放在眼里。风衣青年脸色阴冷下来。而矮胖男子脸上却是浮起一丝狰狞淫亵之色,这倒是好,苗哥充大哥给你们一条路走你不走,那可真是得偿所愿,目光膘了一眼风衣青年。见对方早已经把脸扭到了一边,似乎没有看到这边,立时就明白了过来。

  “给老子狠狠的打,就把这个在这儿装逼的小兔崽子给我往死里打。要打得让他妈都认不出来”。撂下一句话,矮胖子一马当先,纵身就朝着赵国栋扑了上来。

  本来上好的心情也被这一帮子搅的倒了兴致,就一肚子邪火,再加上这个矮胖子更是左一句打得他妈认不出来又一句小兔崽子,他就是不扑上来,赵国栋也早就想要动手教对方一回。

  老虎不发威,你把我当病猫!

  这官越当越大,动手的机会是越来越少,这方面还真不如当年在江庙派出所当个小民警来得痛快,遇上一帮土狗地痞,也能活络活络身体。

  矮胖子也明显是练过几年把式的,别看身体胖,但是却相当灵活,伏地一窜就扑了上来,那一拳挥来也是虎虎生风,有些劲道。

  不过对于赵国栋来说却是庄家把式了。这么些年来,赵国栋虽然是官越做越大,但是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一身拳脚却从没有搁下过,每天练练拳脚,保持身体状态,也能让一天精神倍增,今儿个遇上这样一个练手机会,哪里能错过?

  反正这会儿对方也没有人认识自己。打了也是白打,就像自己技不如人,挨了打也是白挨一样,相信对方也是抱着这种心态,这荒山野岭的。揍了谁拍拍屁股跑路走人,谁挨了都是白挨,你还能找得到人?所以自然就不会手下留情。

  见到矮胖子扑上来,后边那几个马仔模样的家伙也是嗷嗷叫着扑了上来,顿时场面上就是一片鸡飞狗跳,篝火炭渣乱飞,盆碗碟筷也是一片狼藉,王丽梅早把古小鸥拉到了一边。忙着要打电话报警,但是却被古小鸥制止了。

  古小瞧是知晓赵国栋一身功夫的。对付几个混子应该不在话下,而且瞧赵国栋的那架势也就是不想把事情闹腾开,就想蒙着头来一场混战的架拜

  还是古鸥了解赵国栋,就这场架要不想打也有一百种方式制止。但是一来苏了一肚子火,二来赵国栋也早就想要发泄一下,正好这机会送上门来,感情就是一练手场面,谁怕谁?打了就跑路,谁能证明自己参与了打架,就算是日后有人怀疑,那也得讲证据不是?

  躲开胖子的一记直拳,赵国栋也懒得和对方纠缠,早已经一记勾拳集中对方下腹部,对方虽说肌肉厚实,但是也经不起赵国栋这一记颇有力道的重拳,顿时佝偻着身子蜷缩起来,另外两个跟上来的男子见状也是赶紧扑上来与赵国栋缠斗在一起。

  见到对方一拥而上,马元生早已经按捺不住,虽说年龄不但是马元生脾气却是不减当年,见到市委书记赤膊上阵,他这个当公双川天的怀能坐在后面纳凉。那他喧个市委政法委书记就真脚咒从戏了。

  马元生一上,蓝光也只有硬着头皮跟上,四十好几的年龄了,都是市委副书记的人了,却还要赤膊上阵与人打斗,这也是蓝光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就这么眼睁睁的在面前变成了现实。

  可是你不上,总不能让市委书记和公安局长两人在前面顶着,何况遇上这么一桩事儿,你要缩在后面。只怕也要被背后几个女人看得一文不值,一边暗自咒骂,蓝光也只有一边迎上前去,这会儿连招呼黎肃他们从山下赶来的机会都没有,可这一打起来,让外人看见,像个什么样?!

  赵国栋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如此快活的时候了,虽说对方好几个人围殴自己,但是他却是格外兴奋,连脸上挨了两拳腰部挨了一脚似乎都不觉得疼痛,这种面对面的肉搏战太过瘾了。

  一个家伙上来死死抱住自己腰部。另外一个,家伙搂住自己的头就是用膝盖猛顶,招招都是见血的狠手。他当然也不会轻慢,肘击膝顶,轻而易举的就把抱腰的那个家伙击倒在地,另外一个的膝顶被自己用手掌压住,然后乘势就是一记凶狠的刺拳击打在对方胃部,让对方顿时萎顿蜷缩在地上。

  这边马元生眼睛也是青了一团。对反可没有因为他是公安局长年龄又大就怠慢他,两个,家伙拳脚齐上,虽说马元生年轻时候也当过兵。但搁下二十几年了,身子骨不比当年,两个回合下来就发现自己是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先前还觉得自己能行,这一两下子下来,眼角也青了,嘴唇也肿了,身上更是挨了好几下。

  蓝光也好不到哪里去,虽说最后上。对手也只有一个,但是这家伙可是刁毒得很,上来两下子就把让蓝光脸颊肿了起来,如果不是赵国栋赶上前来把对方给几下子打倒,只怕先倒下的就是蓝光了。

  赵国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了围攻自己的四人,然后再把攻击蓝光的家伙击倒在地,这才增援快要支撑不住的马元生,一个标准的侧蹬直接让一个家伙滚出好几米远。险些就沿着山坡骨碌碌滚了下去,幸好有一丛灌木阻挡,否则真滚下去就要出人命了。

  马元生也是费了老大劲儿才把另夕,一个家伙摁倒在地,饱以老拳。这种摔跤式的打法让他再度找回了年轻时候自己当兵时和战友们互动时的一份感觉。

  不过赵国栋看到那个风衣青年和矮胖子早已经带着两女人跑到了几十米开外去打电话时,就知道坏了,这家伙下边肯定还有人等候着,要不不会这样执着的还守在这里。

  现场已经是以一片狼藉二好在也没有啥东西,赶紧招呼几个。正看的热闹的女士跑路,若是被对方再来人堵在这儿,就算是把黎肃他们叫上来,那也是一场扯不清的烂仗,打了过后赵国栋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这个,时候就是赶紧风紧扯呼跑路的时候了。

  蓝光和马元生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几个女士见到男人们打赢了这场架却忙不迭的跑路,心里也都猜到点什么,自然也是一骨碌的跟着男人身后狂奔,那边的人也反应过来,紧跟着撵了下来。

  这一口气跑下山坡,马元生和蓝光的的车都停在一块儿的,眼见得对方追了下来,一帮子人都是赶紧拉开车门跳上车,就忙叫着赶快开车跑路。

  一直等候在山下的马元生和蓝光的司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见领导们一个个狼奔象突的冲下山来,跳上车就喊开车,也是不敢怠慢。等人一上车完毕,便是启动马达狂奔而去,也不管这山道崎岖蜿蜒。只顾着这会儿逃命要紧。

  两辆越野车卷起一阵尘土狂奔而去。撵到山脚下的这群人也是恨恨不已,“苗哥,他们跑不了,车牌号我都记下了,我马上就叫人查车牌号,看看这帮王八蛋是那里钻出来的”。

  风衣青年也是一脸阴沉,“周三,我看这帮人来头不简单,那几个年龄到比较大的男女不像是生意场上的角色,倒像是政府里边混的。”

  “呵呵,苗哥,那还不更好?回去给你家老爷子说一说,好好拾掇这帮宁陵土鳖一回”。矮胖子眼睛一亮,“没准儿还对咱们这一遭宁陵之行大有帮助呢。”

  继续求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