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八十四节 来头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八十四节 来头


  “有,个姓苗的省委苗书记的公有,个姓日的具晒一…心务副市长周宏伟的儿子马元生心里的确有此发性纹不具怕啥啥就来么?苗振巾的儿子。怎么就这么巧?周宏传不算啥,存娑都他嘉人物。但是这宁陵一亩三分地轮不到他发话,但县苗振巾就不一样了,,其是这个时候。

  “苗振中的儿子?”赵国栋立时反应讨来怪禅工得那贝衣青耸自己总觉得有些眼熟,和他爹倒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

  “对,他们过来可能是谈一笔生。马牙生消甩还悬相当灵俑,很快就不露声色的查到了这帮家伙住在华尔登,然后娑排人一摸对方也是口无遮拦,对这一次来宁陵的来意也没有啥庶掩一很容易就知晓了情况。

  “谈笔生意?”赵国栋感卑到马元生县话甲有话“啥生黄。”“赵书记!据我所知,他们是想来拿下江东新区滨河大省上那十多处市里准备拍卖的场所的。”马元生有此犹豫,沉吟了一下才省!

  “好像他们找了顾市长。”

  顾永彬?赵国栋微微一怔。

  江东新区沿河的滨河大道上环境建设得十分伏羔按昭市政府郑发。在这一线除了建设了不少公用文化体育设施外,也咨专门划出一部分地块,按照宁陵城市风格需要修建了多幢顶格迥异的肆消物

  这些建筑物多为二层楼到三层江位男特别好可以俯瞧江面风景,还设立停车泊位,一方面这可以让江东新区沿江里有可供游客驻足休闲娱乐的所在。宇姜配套设技另一方面也可以俑过市里统一规划,让临江的建筑物更符合统一的中陆城市律技风格,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也可以通过出让这此肆筑物的传用权回收一大皇建设资金增强城投集团在江东新区自我开发自我发展的能力

  城投集团虽然属于建设口,但是只是存业条归分芳肄穆的副韦长些文魁,资金的使用却是以预算外资金的名义由常条副市长来掌握从尤莲香开始就是如此,现在也就转移到了顾永彬年巾,这也悬为了加强资金管理的措施!当然数量超过一定限度也需要市长甚系办公会和常委会来研究。

  滨江大道一共建了十来栋这种两层和三层楼各种贝格的津筷物,使用面积在三百到五百多平米之间不等,估计二牛年的传用权,每一幢的使用权拍卖至少也是百万以上这十几幡全某明竹制环保材料律设起来的临江小筑如果拍卖下来。保守估计也能收回两三千万共右的漆全

  用这种竹制环保材料建设起来的建筑物直正存拆解的时候也不会产生建筑垃圾,而被拆解的材料也可以进行回收矛用,正具这种循环式的利用方式才使得丰亭这家环保材料企业已经当之击愧的成为丰亭的龙头企业,仅仅是今年下半年出口额就达到?八百万羔牙,超讨丰亭去年一年的创汇总产值两倍还有多。

  市里边打算对这十多幢建筑物进行分别或者打向拍辜。这个消息已经正式对外公告,欢迎各地经营者或者投资者音买

  “老马,你的意思之他们来的目的是要拿下所有这肆筑物的使用权?”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欠起身体,一边抚了拉被角替古小隐裸露在外的肩头盖上。

  “我看他们就是这个目的。”马元生有此忐怎不娑一那两个家伙都不是善茬儿,真要知晓了今天这遭事儿环不知诺卑怎样折腰,换了平时自己当然不怕,随便他们也要奉陪到座可某泣狈存诈好轮到自己耍上台阶,哎。这是个,啥事儿啊,怎么就正好碰上这么一桩事儿呢?要知道这进市委常委那是铁定要过过苗振巾那一关的

  斜倚在床头上的赵国栋自然能够感受到由话另一头马云寸心中的担心。他无言的笑笑!这也难怪。好容易赶上这样一个,机会,却又出了这样一个意外,这不是故意弄得人心惶惶么。

  “老马,是不是有些担心?呵用那样紧张,我消的话从来算数。”赵国栋淡淡的道:“至于拍卖那动的事情你就不必多过问了。知晓了这么一桩事儿就行。”

  “赵书记,我有点担心不仅仅是我的事儿,因为咱们的车牌号可能都被对方看见了,我估摸着以这两位的能量要杳两个车牌肯宇易如反掌。我那车无所谓,用的是一辆地方车牌,是个倒闭,各业的一辆报废车牌照。他查不出个,”亚蝶”心芳把自己心中的担心说出来了。

  “唔,是这样啊,这倒是个问。赵国栋棋了一振“没事儿,他们就是查到老蓝那辆车又能怎么样。。辛,我就不信他们还敢来宁陵市委来问这桩事儿,对了。你问问东江分局那协报笨没有不就知道了?”

  “我问过了。没有报案记。马元生当紧回答诺

  “哼!那就行了。他们只要不敢明面上来杳,那就无所谓,至于说他们猜到也好,暗地里调查出来啥也好,那都亢关紧卑一随他们去。”赵国栋笑了起来,“怎马,就这么桩事儿你就担心得睡不着觉了?,!

  “嘿嘿,赵书记,瞧您说的。我是替您担心着来不必要的麻烦啊。”马元生听得电话里赵国栋语气相当轻松一心中也渐渐娑稳下来。

  赵国栋的能耐连严立民都多次提醒过他卜看谁都行,就某别小看赵国栋小看他的人最终都会证明他们的老眼

  “呵呵,老马,有此事情也别把它技那么复杂,咱们该干啥还得十啥。这年头也不是啥家天下。咱们不要自己吓唬自只,甚不悬。”

  赵国栋轻松无比的笑声大大缓解了马元处的紧张情绪,如果不寻这面临晋升的骨节眼上,他也不至千如此。无欲励刚一你有欲那就难旁,患得患失了。

  “那是。那是,那好。赵书记,我就不打扰伤休具

  搁下电话!赵国栋倒有些睡不着了,井前就好好我了一阵,把小鸥快活得就像死去活来,这才休息不到一个小时,咋自只又有点力精虎猛的样子了呢?这变化连身畔的古小殴都感觉到了不由得扭叔国栋搂

  这冬日里两人抱在一起的确要温暖许多一古飓习惯干一个人睡。安原天气就这样。用地暖有些夸张,空调又闷得慌,电热数只能开一会儿,到了下半夜一个,人还是有些冷,禅来禅去还某独身的缘故,这身边有个男人是不一样,啥都不着一庄被午都嫌热得慌还得把胳膊亮在外边才觉得舒服。

  “哥,是不是今天的事儿有麻烦?”

  古鸥虽然不怎么过问赵国栋官面上的但具也知箔叔国栋现在身份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从赵县栋身旁这此人的身份和表现也能看得出来。她自己在人前人后也挺注意,很少表硼出特别辛密的时候。更多的时候都是一个妹妹身份形象出现六

  “麻烦?人活着哪能没有麻烦?没有麻烦就不叫告活赵国栋摇摇头,身体滑了下去,“没啥大不了,老马有此自只吓自己而已。”

  “那边怕是有些来头吧?我看那帮家伙口车挺大古小鸥也是有一句无一句的道,她就喜欢这样紧紧依偎善国栋弄身畔,这芳最享受的时光!甚至比真正欢爱的时候更醉人,十其喜欢国栋弄的年像现在一样在自己身上最傲人的部位逡巡

  “口气大就能为所欲为?那这个社会岁不易成了吹牛定和骗午续治的世界?”赵国栋调整了一下身体方位,让对方的朋体蜷缩存自己怀中。

  “我感觉那位马局长好像是希望能够尽快打发掉那帮棠伙,不要节外生枝似的。”古小鸥相当聪这么伙存叔目栋胸前听话。也能揣摩出一个大概来。

  赵国栋有些惊讶的瞅了一眼一脸幸福神么的古阻再麻苗的微卷长发略显凌乱!**颈项和大半个前胸裸露在外,一双深灰声的眸午深邃迷人,丰实的唇瓣微微半张。似乎是在召唤着权国栋来品尝,让赵国栋一阵心旌动摇,这丫头精着呢。

  “嘻嘻,哥,是不是觉得我特聪明?。古、瞧似平感净到了赵国栋目光中的爱抚,有些得意的撅起嘴巴。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猜的没权国技年卉被窝里拍了对方光滑的翘臀一下!脸上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声,“只可惜有此原刚却是不能交易的。”古小鸥被赵国栋这一换,顿时扭动身体,让本来就有此立场不稳的赵国栋顿时就有些控制不住,马元生话语中的企义他当欲知宿但某现在他不想再想这个,问题,现在是该享受寺活的时候

  清早起来求推荐票!兄弟们每人支持三张,可不。(汞字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叭山叭,章节贡多一专持作者,专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