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八十五节 心病心药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八十五节 心病心药


  不过美好幸福的生活总是耍被插曲打断,半夜二点讨。心…绮接到童郁电话,乔珊发高烧了。

  又是一番折腾,才把不愿意进医院的乔珊给送进市第一人民医院。

  还在沪江交流学习的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赶紧给在家负责的院领导打电话,安排病房住下,大概就是白天穿少了,吹了冷风,加上一些其他因素,发起了烧。

  赵国栋自然也不得安生,本想享受一个完整的愉快夜晚,也只能半途而废,等把乔珊送进病床输上液。已经是清晨五点了。

  这会儿再睡回笼觉是女孩子们的最爱,古小鸥和童郁也不例外。

  这间干部病房在走廊最顶头,条件是相当的好,宽大的病房用一道帘子将病床和陪护床隔开来,空调、彩电、卫生间一应俱全,整个医院里这种所谓干部病房也是几间,要么就是腰包里鼓胀的私人老板,要么就是上了一定级别的老干部才会来这里。

  古小鸥就和童郁这会儿也顾不上形象了,两人一块儿挤在了陪护床上。这里也就自然没有赵国栋的事儿了,好在乔珊也不是啥大毛病,就是感冒发高烧而已,输上了液,也就渐渐平静下来。

  赵国栋也知道自己不宜一直在这儿。自己在这儿,医院里这些个领导医生都得陪着,三个青春娇俏的丫头,虽说古小鸥一直喊着自己哥。但是别人怎么想却不好说。老在这里呆着也不是一回事儿,所以也就叮嘱乔珊好好休息,让古小鸥和童郁就在这儿陪着。自己就先行离

  了。

  赵国栋不想把这事儿闹得尽人皆知,所以谁也没有告诉,连王丽梅打来电话问今天怎么安排他都推了,只说古小鸥她们另有事情。

  来到医院时已经是中午一点过了,今儿个的阳光比昨天还好,煦暖宜人,赵国栋是独自一人来到医院里,甚至还刻意戴了一副墨镜,免得被人认出来,又得是寒暄半天。

  “咦?”赵国栋推开病房门时。病房里居然只有乔珊一个人躺在床上睡着了,液体已经取了,也不知道还需要不需要继续输,陪护床上早已空无一人。

  阳光透过明净的玻璃进来,房间里显得十分安静。赵国栋掩上门,走了进去,乔珊睡得很安稳,显然昨晚没有休息好。酡红的脸颊显示出她的发热还没有完全退下去。细密的斯声听在赵国栋耳再里也是格外安详。

  注意到熟睡中的乔珊嘴唇有些干调,赵国栋拿起水杯接了半杯热水再兑了半杯凉水,搁在了床头柜上。

  似乎是感觉到什么,睡梦中的乔珊一下子醒了过来,第一眼就见到了默默站在床边的赵国栋。

  “啊?你什么时候来的?”乔珊有些惊喜的道。

  “网来,看你睡得挺熟的,昨晚没睡好吧?”赵国栋温言道,然后伸出手背靠了靠她的额头,还是略略有些烫。

  被赵国栋有些亲昵的动作勾得有些情思荡漾,乔珊脸颊上一抹酡红更甚,美眸中的情意更浓,只是静静的注视着赵国栋。

  赵国栋也不说话,只是把水杯端起,“来。喝点水吧,我看你嘴唇都干涸了。

  乔珊撑起身来,听凭赵国栋将水杯递到嘴边,却不伸手,赵国栋笑着摇摇头,便贴着她嘴唇缓缓的帮她喝了几口水。这才把杯子放下。坐在一旁。

  “你不怕别人看见你这个市委书记替一个女孩子这样?”乔珊躺回床上,嘴角多了一丝调皮的笑意。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赵国栋也不示弱。

  “哼,我怕什么?我自由自在身。怕啥?”乔珊嘟起嘴,“了不起别人说我勾引你,想当小三罢了。”

  赵国栋笑而不答,这话题不好回答,越说越复杂,越说越深沉。

  “不对,我若是想当,都不是小三了。是不是?是小四还是五?。乔珊突然回味过来,瞪着清亮的眼珠,语言却更放肆。

  赵国栋有些尴尬的叹了一口气,“珊珊,这是何苦来哉?”

  “哼,我也想问一句何苦来哉。可是这东西由得了我么?谁让你留给我们的印象这样深刻,谁让你这么优秀让其他男人在你面都黯然失色,谁让小鸥又开了这样一个坏头?”乔珊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赵国栋。脸色火红,看得赵国栋也是心中一阵发慌。

  小鸥和童郁上哪儿去了?”赵国栋顾左右而言他。

  “你不用把话题扯开,丽梅姐和她们俩去李庄水月坊去了,没有两三小时回来不了乔珊因为情绪有些激动,饱满凸翘胸脯起伏不定。让人眼光一旦沾上很难从那里离开,“我小而,一郁那样只会憋在心里边,你告诉我们该怎么办赵国栋简直是对自己这一趟来后悔莫及,牵缠进这个话题,随便怎么说都是自己的罪过,尤其是想到昨天在车上自己放肆的那一幕,就更觉得麻烦。

  可生活就是这样,没有麻烦何来乐趣?一切都是顺顺当当按部就班水到渠成,那也未免太平淡了一些。这生活还有意思么?只是这麻烦来得太不是时候了一些。

  见赵国栋默不作声,乔珊更是放肆,“若是你对我们没有半点留恋喜欢,那我们也就死了这个心,可是你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是故意要让我们无法忘记你么?”

  赵国栋脸上露出苦笑,这也是自己的罪过?

  说实话,最初他是真没对小鸥和乔珊她们几个有什么心思,当然你要说几个能够从全省这么多所在校大学生里精挑细选选拔出来担当全国贸洽会开幕式市仪小姐的女孩子,对当初自己那个还是毛头小子的男人没有一点吸引力,那也是假话,当初四个如花似玉的大一女生,现在都已经是熟透的果实,其间这么些年来虽然是聚聚合合。也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若说是半点情意也无。也不可能。

  自己在感情上从来就不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能斩情断性的狠角色。所以也经常以无情未必真英雄这句话来聊以自慰,但是这羁绊多了。的确风险也高,出问题机率也大许多,所以赵国栋最初并无意要和古小鸥有什么瓜葛,只不过很多事情有时候是身不由己,有时候是自投罗网,最终身陷敖中那也就无法自拔。是快乐幸福的源泉还是无尽孽缘情债的根源,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脸上两行珠泪顺着脸颊落下。无声的啜泣加上轻轻抽*动的娇躯,乔珊苍白的手就放在病床上的被外,腕间的两点淤青还明显可见,加上输液那一处孔眼。更是很惹人怜惜。

  赵国栋有些心慌意乱,这单独相处,情绪最是不好控制,虽然有门帘相隔,但是万一医生护士进来查房。那可真的不好说了。

  赵国栋叹了一口气,将自己椅子挪动靠近一些病床,轻轻握住乔珊那只手。细细摩挲着,想要安抚对方有些激动的情绪。

  冰凉的手握在赵国栋手中,就像寻找到了依靠,乔珊的身体就像柔若无骨的大蛇一般想着赵国栋怀中靠了过来,乌黑散乱的秀发垂在粉颈间,明眸含泪,朱唇绎点,酡红的双颊如火,鼻息咻咻,乳沟隐约可见,那副诱人的姿态带给赵国栋的不仅仅是怜惜,更有一股子柔媚的魅惑。

  此情此景,情何以堪?

  赵国栋既不忍拒绝,也无力拒绝。除了揽住时方的腰肢听凭对方靠在自己怀中,那仰首翘起的樱唇和微闭的美眸,无一不在暗示着什么。

  单臂圈住对方粉颈,赵国栋心中微叹,但是却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几乎是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双唇一碰撞在一起,乔珊便完全向对方彻底开放,引导着赵国栋的灵舌和自己香舌搅荡在一起。

  香津暗渡,唇齿留芳。

  病中的乔珊完全忘了自己身处何的。此时此刻她只想尽情享受这姗姗来迟的快乐,不管这时候谁进来都无法打搅她这份甜蜜。

  咖咖唔唔的鼻音就像一剂效力无限的催情剂让开始还有些担心被人撞见的赵国栋心惊胆战,但是很快就被乔珊那无怨无悔的漏*点所点燃了。手掌钻入被内,沿着温润平坦的小腹向上,前扣式的胸罩在乔珊的曲意帮助下轻松解开,软玉温香。盈盈在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得走廊间突然传来脚步声,才把这对沉浸在**爱河中的男女惊醒过来,惊惶之下的乔珊这才发现对方的魔掌早已经游移在女孩子最宝贵的私密之处。而胸前一对殷红的落蕾更是裸露在空气阳光之下。

  忙不迭的收拾起来,好在外边走廊上的脚步声是到其他病房的,但是也足以提醒两人眼下的环境实在不宜卿卿我我,各自都收敛许多。

  突破了心防的乔珊仿佛连病都还了许多,病态的酡红渐消,转化成为红晕,脸色更是格外明丽动人,只是盯着赵国栋却不说话。赵国栋却是冲动之后需要考虑更多更远的问题,好在乔珊也不是不懂事儿的小丫头,原来也就是若有若无。现在不过明朗化了,车到山前自有路,赵国栋也不想去想那么多了。

  突然发现又多了一个宗师,感动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