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八十九节 发展的目的是什么?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八十九节 发展的目的是什么?

  干尝政机关来说,年末永迄都是最忙碌的时候,各种饪型心、总结会、表彰会都要召开,一年的工作。再怎么也要给个说法,各个部门的考核工作也要全面展开,这是对一年工作画句号的归总,对于各单位各部门幕说,也就意味着今年一年上级对你工作成绩的判定。

  但是今年却与往年又有些不一样,今年的忙绿中都透露出阵阵喜气。就从政府部门悬挂的灯笼和插上的彩旗时间就可以看出来,几乎是提前一二十天就开始打扮装饰,市里主要街道也是粉饰一新,路灯、绿化、广告牌、霓虹灯都是该换的换。该装的装,一句话,喜意临门。

  毫无疑问,宁陵在奶年度全省多个重要指标的考核上一举夺冠,不仅仅是让市里边领导们一个扬眉吐气甚至趾高气扬,一般干部和市民同样也多了几分喜气和得意,《宁陵日报》也是用鲜艳的刊头套红将宁陵在全省各种数据考核上的名次罗列出来,也是引来不少干部的腹诽。

  但不管咋的,对于生活在现实中市民们来说,至少市容市貌的巨大变化,公用基础设施的日益健全。城市常住人口和流动人口的迅猛增加。商业、服务业的繁盛,这些无一不对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们产生着深玄影响。

  虽然一江之隔,老城区依然是市民们的主要居住区,但是毫无疑问江东新区的开发和河南新区的进一步发展已经使得原来狭窄拥挤的老城区人口逐渐向江东新区和河南新区的迁移了,这个趋势不容逆转。

  虽然乌江主干线大桥尚未竣工。但是江东新区辉煌大道两侧的土地已经成为开发商们竞相追逐的热土。谁都知道一旦主干线大桥竣工。这条直达妙峰山和妙湖的主干道无疑就变成了沟通新区和老城区的核心中轴线。

  老城区这边已经是寸土寸金。而且按照宁陵市的规划,老城区作为民俗风貌保护区,基本不允许进行商业开发,而要想尽可能最方便最直接的与老城区民俗风貌保护区连为一片,最好的办法就是依托正在建设中的辉煌大道这条主干道来发展,而正在建设中的建国饭店和王朝大酒店更是昭示着这条主干道将成为日后宁陵当之无愧的地理中心中轴线。

  除了辉煌大道之外,在辉煌大道和国道引2几公里之间,市建设局也规发出了好几条次级干道直抵乌江江畔,而在引2国道与辉煌大道也通过了几条次级干道联系起来,这就就形成了一个棋盘式的规划局面。随着江东新区基础设施建设和公用文化体育设施的不断建成完善,原本一直被市里采取有选择的转让方式的江东新区土地迅速升温,地块根据不同地段和位置从几万到十几万一亩迅速攀升到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一亩。

  地价的飙升也使得这一块昔日宁陵市无人问津的垃圾场乱坟岗变成了开发热土,尤其是来自安都、长沙的外地大房地产商进入,更是使得在这片土地上的竞争愈发激烈。

  而随着江东新区的开发建设蓬勃兴起,宁陵本土也涌现出了一大批房地产开发和建筑企业,而宁陵市政府也是有意培养本土建筑企业,对参予江东新区和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的企业都作了一些隐性限制,要求必须是宁陵本地企业,如果是来自外地的企业则要求在宁陵本地成立单独公司或者分公司。

  按照币委币开的设想,最繁华最优越的地理位置首先满足重点设施需要,比如体育场、青少年艺术中心、文化宫、图书馆、艺术宫和影城,然后再是采取选择性的协议转让给重点项目,比如建国饭店和王朝大酒店以及长陵大厦,再次才是进行公开招拍挂,转为市场方式拍卖。最后才轮到考虑一些行政机关办公用地需要,这样既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江东新区的合理规划”又可以满足提升宁陵城市形象要求,也能通过土地出让方式来或取财政收入。

  江东新区开发已经成为这一届党委政府最为得意的光鲜政绩,而更为重要的是这份政绩博得了老百姓的认可,很多时候往往是政府认为最为值得夸耀的亮点工程往往却被老百姓视为面子工程,根本不予认可。甚至大加抨击。这样尴尬的情形实在多不胜数。

  而宁陵市委市府将昔日江东新区这一片无人驻足的垃圾场变成了绿荫如盖花团锦簇的花园式城区,大”用女化体育设施的键设和商业网点的宗善,使得众块引甩圳口居程度迅速超越了老城区,不但成为老城区市民们改善居住条件的首选之地。也成为伴随着宁陵经济开发大潮滚滚而来的企业管理人员、技术人员的最佳选择所在。

  “文魁,你们市政府这般关于廉租房的规划情况怎么样了?”站在桥头的赵国栋俯瞰了一下有些浑浊的乌江水,突然问道。

  些文魁愣了一愣,刚才赵书记还饶有兴致的听着自己对江东新区的介绍,对于进一步控制土地出让确保今后几年市里能够有稳定的土地资源可供调配,对于近期江东新区出现的开发热赵书记显得有些心事重重。这会儿突然问及这个问题,让他意识到只怕赵书记有些想法。

  “赵书记,关于廉租房的问题我们政府这边争议有些大。您也知道在由于江东新区基础设施建设太过巨大。城投集团目前负债相当大,而主要的资产其实就是土地,虽说江东新区一期在拆迁和土地补偿上没有多大压力,但是在平整土地上投入不少。加之二期建设就会面临拆迁和土地补偿方面的压力,城投集团压力也很大,另外市里财政也对城投集团资金控制很严,市里不少老城区的公共设施建设方面的开支也需要列支到城投集团中,所以7刀刀?”

  “所以你们市政府这边有这样拖着赖着无所作为?”赵国栋语气有些不善。

  些文魁心中一凛,他几乎从未听到过赵国栋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平素赵国栋有时候语气虽然严厉一些,但是也是只针对个体事例。极少一句话把整个市政府都拉了进去。

  “赵书记,刀刀??”堑文魁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才好。

  “文魁,我告诉你,今天上午我没唔事儿,就一个人起了一辆自行车到老城区那边转了一转,菜平场、江边上、公共汽车站,我都去溜达了一圈,感触很深,接触到不少平常我们听不到看不到的东西。”赵国栋悠悠的道。

  听得赵国栋这一说,堑文魁头皮有些发麻,他最怕主要领导有微服私访的清官情结,这看似通过这种方式明察秋毫,但是实际上片面性主观性很大。

  现在老百姓对政府抵触情绪很大。不管你政府干啥事儿,做什么活儿。总能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老百姓不理解,那就得说你是在变着法子折腾,要不就是骂政府没有总体规划。朝令夕改,或者就说你是有意想耍从工程中吃回扣,堑文魁不否认有这样那样的现象存在,他能保证自己,但是却不敢保证自己手下每个人都如此,但是有些工程的确是城市规刮调整需要,也许是你必须要开展的工作,但是做下来之后得到的未必都是好话夸赞。

  “别给我摆出那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至于么?”赵国栋稍稍放缓了语气,“我这耳朵专听不好的,但是也还是听到了不少公允的说法。第一,咱们开发江东新区的是一件好事儿,最起码让市里一垃圾场变成了大公园,第二,就是和小老百姓尤其是生活在最底层的弱势群体关系不大,一个人说了,当市政府在报纸上描绘江东新区未来会怎么怎么好,会给老百姓带来多少希望。但是现在没有看到,他们不可能每天骑着自行车跑过江去看大花园。你明白我的意思么?所以我很想问一句。发展的目的是什么?”

  甚文魁能不明白么?

  事实上在江东新区规发时,赵国栋在市委常委会上就提出要综合考量江东新区规划布局,适度考虑城市建设中可能面临的弱势群体对住房需要,并且要求常委会纪要中要特别注明这一点,虽然当时引起了不少领导们的注意,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江东新区的开发进入火热阶段。地价扶摇直上,开发商们一个个对江东新区的地块争得面红耳赤,这种情况下要让市里边拿出被炒得滚烫的土地来修廉租房,这实在太为难人了。

  但是在为难你也得考虑。因为这不仅仅是社会政治和民生的需要,也是赵国栋态度坚决的提出来的耍求。本来这个重要性应该倒置。但是对于市里边来说,重要性的顺序却只能是将作为市委书记的赵国栋要求搁在更高的位置上。

  求票!刚训训口阳…8。0…渔书吧不样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