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九十四节 千丝万缕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九十四节 千丝万缕


  注没有想到姚文智到南卑去担任副省长。听说南奥省”稍,他分管交通和建设这一块,算是一个肥缺啊,这算是升迁还是平调?。麓韵白替赵国栋端过来一杯蜂蜜水,虽然早已经贵为天乎集团副总裁,但是很多事情翟韵白还是习惯于自己动手。

  现在她在安都呆的时间已经很少了,浅湾花园这边一个月都住不了一晚,她算是正式将家安在了京城,菲佣每个月会带这还在在京城住一个星期左右,剩下三个。星期则是灌韵白周五回港,周日晚返回京城。

  “是平调还是升迁还很难说。要看姚文智自己的造化了。”赵国栋若有所思的想着这桩事儿,看来宁法还真是很看重姚文智,竟然不遗余力的把姚文智弄到了南粤,“但是毫无疑问,南粤这个平台对于姚文智是个咸鱼翻身的绝佳机会,就看他怎样把握了

  “姚文智应该算是有些本事的人,但是在安都这个地方始终没有进入状态一样,也不知道安都市这两年发展迟缓他有无责任?我感觉他好像一直和市委那边不太对路。但是安都市委书记也换了人,苗振中走了,孙连平来了,两个市委书记风格倒是有些相似,一股小家子气味道

  狸韵白已经脱离了政府有些时日了,对于安都市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儿也不太清楚,但是对两位市委书记的评价却是一针见血。

  “这不好说,看看他在南粤的表现吧。宁法帮得了他一次但是未必能次次帮他,最终还得靠自己,怎么你们天乎地产又想要进军南粤?。

  赵国栋靠在沙发上喝了一口水,很久没有回这里住了,印象中至少有两三个月了,前一次和雀韵白在一起还是在京里,现在咋一回来还有些不太适应了。南粤历来是房地产巨头林立之地,合生创展、富力地产、恒大、碧桂园和雅居乐号称南粤地产五虎,不但集聚了地产南派精粹,而且资金亦是雄厚,虽然天乎地产在北方和江淅甚至内陆都已经玩得风生水起,但是对于南粤,天乎一直保持着较为克制的态度,就像沧浪水业的势力也从未真正渗透到南粤一样。

  天鹅绒的睡衣穿在翟韵白身上尽显华贵雍容,乌黑浓密的长发盘起来包在发网里坠在脑后,清爽宜人,白里透红的脸庞几乎和几年前没有任何变化,时间年轮似乎在她身上失去了效力一般,这让赵国栋也是倍感惊喜。

  誓韵白手里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养生茶,坐在赵国栋旁边。

  “天乎地产进军南粤也不是心血幕潮,集团早就有此规划,而且也一直在做准备,南粤、沪江和京城号称中国地产界三枚风向标,任何一个地产企业如果不能在此三地插旗扛鼎,便称不上真正的地产巨头翟韵白浅浅一笑,轻轻晃动杯的热水。

  “唔,天乎想耍在地产界举旗就必须要在南粤插旗?”赵国栋调侃的反问:“南粤房地产行业可是大鳄林立,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小心铩羽而归啊

  “没有三分三,不敢上粱山!国栋,天乎地产在京里沪上都是数得上名号的地产巨子。进军南粤是必走之路。晚走不如早走,今年应该是天乎最好的机会翟韵白语气中充满着自信。

  “哦?为什么这么说?”赵国栋不为人觉察的皱了皱眉头,手却拉住了灌韵白的皓腕。

  “我感觉房地产行业这两年发展太猛了。房价攀升速度太快,尤其是沿海地区和大城市特别突出。这也引起了一些反映,我感觉国家可能会适当压一压这个,势头誓韵白抿了一口热茶。细腻丰润的朱唇贴在透明玻璃杯上显得清亮迷人。

  “嗯,这种可能性很大。但是这与你们天享进军南粤的理由好像不沾边。甚至还是负面因素才对赵国栋点点头。

  誓韵白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刚刚从政府部门出来到天乎的雀韵白了,自己在成长,她一样在变化,生意场上的打磨让她湮没在官场上的嗅觉和直觉潜能都渐渐被发掘出来了,难怪杨天培和乔辉都对她的能力才识赞不绝口,也难怪乔辉敢把天乎地产北边的业务都拱手交给她来打理。

  “这是负面因素,但是决不是对天乎一家,应该说这是对整个地产开发商都是一个,巨大负面因素,金融部门肯定会收缩信贷规模,这会勒紧开发商们颈项上的绳子,快进快出和拿地上缩手缩脚收敛许多应该泛”友商们的对策,但是大家都困难,谁的困难相对小山,维“有更多办法来克服困难,他就是强者,是胜利者翟韵白嘴角带笑,“天乎就是这个强者,胜利者

  “理由?说说,天乎有什么其他地产商所不具备的优势?”赵国栋眯缝起眼睛,手却发入了天鹅绒睡衣里,轻轻在探入对方内衣里,在对方细滑温软的腰肢上游移。

  程韵白嗔怪的拍了一下赵国栋不安分的手,但是却没有峻拒,只是按住赵国栋的手不要太放肆,遏制对方想要沿着自己小腹向下滑的**。

  她喜欢这种温馨甜蜜的气氛。虽然作为一个有这正常生理需要的女人,她也渴望国栋对自己的疼爱和征服,但是她希望这种轻怜蜜爱的过程更长一些,让自己更能体味这份甘美。

  “需耍理由么?天享不是单纯的开发商,天乎有自己的建设集团,还有建材企业,而且无论从资质还是实力上来说,都是全国民营建筑企业中位列前茅的,也就是说在成本上我们可以压到最低,仅此一项,就足以让很多开发商望尘莫及翟韵白很是骄傲。

  “仅仅这一点不够,天乎也有很多不如其他开发商的地方。比如底蕴和内涵,毕竟天乎进军地产行业也只有短短几年,而像南粤地产五虎,都是十年以上历史了。”赵国栋摇摇头。手也停了下来,并没有向下滑。只是在翟韵白光洁温软的小腹上细细摩挲,就是这里孕育了自己的孩子,而现在孩子已经一岁多了,自己却并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和义务。“当然,天乎有不足,但是我们在资本上的准备更充分,因为我们提前预计到了这一波中央可能到来的调控,你不是早就提醒我们了么?。誓韵白美眸流盼,熠然生辉。

  “哦?那看来你们是打算利用中央这一轮调控风波来打入南粤市场?”赵国栋微微点头,这符合乔辉的性格。危机也就蕴藏着最大的机遇,经历了海南地产风暴的他看来也渴望着利用危机来获取更大的发展机遇。

  “没熊,辉哥是这个。意思。而且也说服了培哥,我也赞同誓韵白感觉到对方魔掌又有些蠢蠢欲动的架势,又瞪了赵国栋一眼。

  “这个想法很富有挑战性啊,富贵险中求,你们天乎看来是真想要在地产界里举旗扛鼎啊。”赵国栋也不多言,对于天乎业务他已经习惯于保持一种旁观者的态度来观察看待了。

  “所以姚文智到南粤担任副省长也是我们天乎的一个机会,培哥原来和姚文智就有交情,关系一直保持得不错。这一次我们正好可以借光。我们天乎不求什么优待,只求一个相对公平公正的待遇就行誓韵白抿嘴嫣然,“当然,谁想要用歪门邪道对付我们,我们也不怕

  赵国栋明白霍韵白的言外之意,乔辉的背景足以让很多人考虑。虽然他本人已经彻底和原来那些瓜葛了断,但是并不代表他在这一行道里就没有影响力和人脉资源了,尤其是在海南打拼那几年里,乔辉很是有些各种渊源背景的朋友,这些人现在不少在南粤这边各行各业都有着不小影响力。

  “韵白,我希望你们天乎既然是做正经八百企业的,就最好不耍沾染其他不必要的东西,在这方面你更要保持冷静清醒的头脑,否则有些东西会适得其反,你和培哥、辉哥现在身份都不一样了,要注意自己形象和自身安全。

  ”赵国栋轻轻在灌韵白小腹上拍了拍提醒道。

  程韵白能够感受到对方内里的关心,胸中一股暖流涌荡,原本压住赵国栋魔掌的手也就松了开来。听凭赵国栋滑入自己丝缎小裤下。

  喘息声渐渐粗重起来,赵国栋将对方揽入自己怀中,誓韵白身体传来的清香让他情思荡漾,已经有些时日没有在一起了,熟悉的身体似乎也变得有些陌生,甚至让他有些情难自抑,捧起对方灼热绯红的脸颊,朱唇微启,细长湿滑的香舌在赵国栋刻意的挑逗下随着赵国栋不深长的蜜吻而滑入赵国栋齿间。

  在翟韵白惊呼声中,赵国栋早已经伸手抄起翟韵白膝弯,疾步步入寝室。斜身一脚将寝室门踢关上。

  小别胜新婚,润物细无声。

  满榻芬芳,一室皆春。

  继续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