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九十五节 群众工作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九十五节 群众工作


  必国栋饶有兴致的登陆0”众玩意几在后世记忆里也曾赞渊此蒋忆,但是并不深刻。

  这种即时通讯工具却伴随着互联网的风起云涌而变得熠熠生辉,粘性十足加上可爱的企鹅形象外加中国渴望社交互动的群体对象,使的它轻松自如的赢得了国人尤其是青少年的欢心,拥有一个号几乎是必备的工具,其使用频率并不比手机少多少。

  赵国栋也是在赵云海的提醒下采取申请了一个号,虽然每天工作很忙碌,但是只要有时间,赵国栋还是尽量上上网,看看新闻,顺便也抽点时间登陆,去尝试着进入另外一个虚拟空间,感受虚拟空间给自己带来的新奇感受。

  赵国栋昵称是对酒当歌,因为他喜欢曹操的这首《短歌行》所在申请时,就顺口把昵称申请为对酒当歌。

  一登陆,头像就跳动起来,一个女生图案出现,赵国栋鼠标点击,是“人生几何。”

  “人生几何”是赵国栋虚拟世界中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而且最为难得的是一个女性。这是赵国栋在一个叫做谈天说地的文学上碰上的,本来是随兴所至的信口胡诌一番,消磨时间,没想到遇上一个较真的,自己叫做对酒当歌,对方叫人生几何,那还不得较较嘴劲儿,几番下来,赵国栋发现对方牙尖嘴利。居然还有些辩才,一来二去,两人居然也就有些“惺愕相惜”的味道了。

  赵国栋自称自己是安大学生,对方则说自己是滇南昆州无业游民。

  “人生几何。言辞很尖利,对文学历史也是熟悉,赵国栋和对方的争执就源于《孔雀东南飞》这篇文章的所要表达的立场,赵国栋认为这篇文章体现了忠贞不渝的爱情,而对方则认为这是对封建礼教的低头,真正男儿应该尽一切的努力打碎这个枷锁囚笼,而不应当是屈从于封建礼教。两人也是因此以这个观点衍生开来,展开激烈争论,最终谁也未能说服谁,但是却算是结下了一段香火情。

  一番寒暄之后,“人生几何”问赵国栋应聘情况怎么样了,赵国栋回答有进展。

  上次对方问及自己在干什么。赵国栋说自己现在是四处求职,研究生这二年也不好找工作,对方表示不信。说研究生这样的学历应该随便能够找到合适的工作,赵国栋告诉对方自己有几个目标,其中一个就是正在积极应聘国际刑警组织准备去当一名国际刑警,对方更是怀疑,赵国栋也不多解释。

  一会儿,对方又发来信息,询问是不是应聘国际刑警组织有进展了。赵国栋给对方发了一个宾果图形。

  两人又谈了一阵天气,赵国栋说安都天气不太好,阴冷潮湿,对方就说昆州天气最适宜生活,一年四季如春,要赵国栋找工作最好到昆州找。肯定会喜欢上昆州的山水和气候。

  听到对方邀请自己去昆州,赵国栋心中微动。

  蔡正阳到滇南任省委书记也有一段时间了,赵国栋还一直没有去过昆州,只是在参加**期间和蔡正阳聚了一聚,昆州现在已经被确定为能源部战略储备基地之一,滇缅铁路、滇缅公路以及滇缅油气管线三大战略性工程都已经全面开工,这是赵国栋觉得自己带来的最大的一个蝴蝶效应。

  滇南民族成分复杂,基础设施落后。但是自然条件和地理位置却相当重要,一直是中国西南重要边陲。也是中国与东盟地区接壤的桥头堡地区。

  七十年代中越交恶,最终引发对越自卫反击战,西南边境一直局势严峻,但是进入九十年代以后。随着改革开放大潮涌来,加上国际形势风气运动,苏东剧变,使得越南这个曾经一直以前苏联为靠山的小兄弟失去了依靠,加上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使得越南也不得不逐渐改变战略,寻求与中国建立起稳固和更为密切的政治经济关系。

  而缅甸和老挝这两个。和中国关系一直密切的盟友也是通过滇南与中国陆路相通,只不过相对恶劣的自然条件使得中国与老挝和缅甸之间的经贸往来受到很大交通条件的很大制约,而这也影响到了双方包括政治关系在内的其他关系的发展。

  蔡正阳一到滇南就提出要将滇南建成中国进入东盟市场的桥头堡,并在中央规发的对缅三大战略工程上又提出了滇南省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发,雄心勃勃的要将滇南建成西南的区的一块宜居宜业热土,但是从现在捌情况看来,猜真阳的此措施取得了一此讲展,但也遇到了孙红怔”

  赵国栋在里经常和“人生几何”闲聊时,也是有意无意的询问昆州的变化情况,对方也是把昆州的情况经常介绍给赵国栋,尤其是一些细节方面的东西。赵国栋也能通过“人生几何”了解到,而从这些细节问题上赵国栋就能了解到滇南那边的大致情况。

  滇南并不是一片乐土,蔡正阳在滇南也不是顺风顺水,这些情况赵国栋也是通过其他渠道了解到的点点滴滴,滇南行长是土生土长从滇南本地成长起来的干部,从其履历就可以看出其在滇南深厚的人脉根基。正因为如此蔡正阳在滇南的许多工作都还需要对方支持,但是对方却在很多问题上采取了不太合作的态度,这也是赵国栋了解到的一些情况。

  作为省委书记蔡正阳自然有他的一套。而且省委书记这个职位也让他在许多工作上掌握着主动权,但是怎样既要推动全省工作开展,又要确保工作大政方针不至于偏离自己确定的方向,这就需要讲求工作艺术。

  但是滇南多年以来形成的积弊,尤其是人事上的积弊,让蔡正阳的不少战略规戈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这一点赵国栋隐隐约约从柳道源那里听说过。赵国栋也有意无意问及“人生几何”昆州人对新来这位省委书记的看法,对方称不认识,说蔡正阳不太接触群众,昆州市民很多根本就不知道蔡正阳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加上蔡正阳本来也不太喜欢上镜头,所以在这一点上赵国栋也把这方面的蒋息传递给了蔡正阳。

  蔡正阳知道了安都市长易人的情况。赵国栋把安原这边情况向蔡正阳作介绍时,蔡正阳也赞同赵国栋的观点,不轻易去谋求什么,何况那位置对于赵国栋来说未必是福,在宁陵稳定一年两年,拿出一份更耀眼的成绩来,这对于赵国栋日后发展更为有利。

  “来坐,来坐,老巩。”笑容可掬的赵国栋相当热情的招呼着干瘦男子,让干瘦男子原本竭力相当保持平常姿态的气势一下子就有些要崩溃的感觉。

  “呃,赵书记,您太客气了,我自己来,我自己来见赵国栋要亲自替他泡茶,干瘦男子终于还是稳不住了,连忙欠起身,自己去拿出杯子,往杯子里丢了几粒茶叶。倒了水才又回到沙发上,但是先前还有些刻意保持的姿态就被赵国栋这随意的举动给彻底销蚀了。

  “客气啥,你远来是客嘛,怎么样,马上年关了,到我这里来,是替我报忧呢还是报喜?”赵国栋含笑问道。

  干瘦男子被赵国栋这话头问得一窒,原本涌到最边的话有吞了回去。“赵书记,你希望我来报忧还是报喜呢?”

  “哦?这么说老巩,你是又有问题要反映?”赵国栋脸色不变,“若是我说我喜欢听报忧,你肯定会在肚里说我虚伪,若是我说我想听报喜,说实话,老巩,你能报出来的喜只怕我早就知道了

  “这么说来赵书记你是真喜欢听报忧?。巩明昌干巴巴的盯着赵国栋道。

  “老巩,你觉得我作为市委书记我怕听忧么?五百四十万人口这么大一个市,如果说没有一星半点问题,那可能么?说实话,我是真希望听到有人报忧,报了忧总比瞒着好,你去解决了,哪怕是解决不了,总比连去都不去解决好,是不是?”赵国栋翘起二郎腿,显愕泰然自若:“若是连承认问题的勇气都没有,不管他是哪级官员,至少在这个心态上就是不成熟不合格的。”

  “赵书记,如果下边领导干部都是你这种态度,我想这下边也就根本没有什么难事儿办不下来!”巩明昌一拍大腿愤愤不平的道:“可是为什么这些领导就不愿意面对这些现实呢?非要等到老百姓闹腾起来,把事情闹大了,他才会一肚子不高兴来解决,你说这是何苦?难道说你当官工作就是整天坐在办公室里。连下基层来了解一下老百姓反映问题的真实性都不耐烦?”

  完成诺言,补足,理直气壮求票。推荐票,月票,打赏,评价,都要!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