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九十六节 民情管道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九十六节 民情管道


  明昌的话厘子似乎被赵国栋下年给引开了,诣滔不络”吼开始倾泻出来。

  赵国栋很注真分寸,不打断。不争论,不评价,只是静静的倾听着。梳理着。分析着。看看对方话语中究竟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

  这位本阳县人大代表的工作室一经成立起来,就引来了无数人的侧目。甚至连《华中都市报》都专门给了一个版面,倒是官方媒体保持了适度克制。大概也是对这种新生事物的生命力和执行力持怀疑态度。

  赵国栋对于人大代表工作室制度倒是持大力支持着度,但是这也只是一种尝试,能否取得恒久弥新的效果,现在还无从得知。

  新的时代潮流使得地方党委政府需要不断尝试探索来改善党的执政理念和政府的行政效率,需要一些新东西来监督和推进体制的更新完善,任何一种方式,只要不触及基本法律制度,都是可以探索的。

  曾可凡在赵国栋和他进行一次十分成功的交流之后,本阳县的态度积极了许多,虽然未必是发自内心,但是本阳县人大还是为巩明昌提供了基本的保障,圣阳县政府办公室也出台了专门的关于人大代表履职监督行政机关工作暂行规定,对人大代表在职权范围之内实施监督给予制度上的保障。巩明昌的工作范围顿时扩大了不少。而他这个,人大代表工作室的工作也顿时繁忙了起来。所接触的东西也越来越宽泛复杂,使得他有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

  但这都还是次要的,行政机关对其的天然敌视态度才是最大的心病,强弱明显,在天然地位上的无法平等,使得你要么拥有强有力的监督问责权力,要么就必须要与行政机关保持良好的沟通管道才能推动问题的解决,否则很多问题还是会在无数个“研究一下再说”和“调查之后再来考虑”等等托词之后丢入漫长的等待过程之中,人大代表工作室只能沦为信访办的一个分支机构。

  “你县委书记县长连花点时间听一听反应都不愿意,都以工作太忙为托词来推托,怎么能够引起部门机关的重视?”巩明昌越说越激动。声音也越来越大,“我就不明白你县委书记县长的工作究竟是什么?招商引资是工作,发展经济是工作,难道说了解民情,替老百姓解决具体问题就不是工作?”

  “老巩,那你觉得是不是每一件事情都必须要县委书记县长出面来解决才是最好的办法呢?”赵国栋语气温和。平静的问道。

  巩明昌怔了一怔,又想了一想才道:“当然不是,如果每件具体事情都需耍县委书记县长一把手来解决。既不现实。也不合理。因为这些事情大多都是各个行政机关和乡镇人民政蒋应当解决的问题

  “对了,老巩,你还是很清醒嘛。没有被情绪所左右,真正具体解决问题的还是各行政机关和乡镇人民政府,他们才是主要责任人,最终还是要落实到他们头上赵国栋耐心无比的好。

  “赵书记,但是行政机关和乡镇人民政府不作为或者乱作为的根源是什么?真正能够让这些行政机关和乡镇政府尽职履责的动力在于哪里?”巩明昌语意尖锐,“监督监督,怎样才能真正让这些人主动去解决问题?最终还是要有人能管得到他们的乌纱帽,要他们因为这些失职和不尽职而可能丢下乌纱帽,他们才会感到压力,意识才会转变!根源还是在县委县府,而责任人就是你县委书记县长!”

  “老巩,你说得对,最终责任人是在县委书记县长身上,但是我们也要看大现实中存在问题的复杂性,很多问题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背后往往蕴藏着很多深层次原因,要解决一个问题需要时间,当然前提是我们的职能部门必须要切实担负起责任来,所以这也是市委市人大支持你这个人大代表工作室发挥职能作用的主要原因,就是要让更多的人大代表参予其中,来督促和推动行政机关尽职履责的效能化不断提升。”

  赵国栋相当诚挚耐心的态度和语气让巩明昌态度终于有所缓和,他也意识到了赵国栋并非敷衍自己,能够和自己在这里就这个问题探讨争论这么久,说明这位市委书记内心的确是想要推动这项工作带来的促进。相较于那些个县委书记县长的态度来,这位市委书记对这个,上腻泊认识要深刻得多

  “赵书记,对不起,我刚才语气有些过火了,但是行为本阳县人大代表的确对本阳县政府工作中存在的很多问题有看法有意见,老百姓找到我这里,我与他们沟通,开始还算是客气,可是你一直没有反应,只说调查处理,但就是落实不到实处,我当然要来督促催问,他们不耐烦了,觉得我是故意在找茬儿挑刺儿,甚至还有人问我究竟是替谁在说话办事,我简直无法理解他们这些人是怎么想的。”

  这一场谈话一直持续了两个小时。赵国栋虽然还有不少事情,但是他都吩咐云睿暂时搁下,他得好好陪着这位吃螃蟹者聊一聊,倾听他在这方面的看法和想法。说实话,对方的确是下了一番功夫的。也许是对他这个工作室寄予厚望的老百姓太多,向他反映的问题也是涉及各个方面,这让赵国栋也集最真实最直观的接触到县一级甚至乡镇一级存在的不少问题,这对于赵国栋来说就像是一扇窗户,一个管道。让他可以清晰无误的了解到许多自己平时接触不到或者感受不深的东西。

  虽然对方了解掌握或者分析判断的东西未必全面和准确,但是赵国栋能够感觉到对方现在的态度也是越来越客观,不像最初一两次和自己见面谈话时反映问题时那样片面了。

  赵国栋并没有什么清官情结,也不喜欢什么微服私访,在他看来如果说一地政务如果都需要通过微服私访来了解情况,通过清官来解决问题,那真的是这个地方党委政府的悲哀,正是如此,他希望能够更多的类似于巩明昌这种管道来将情况反馈给党委政府,使党委政府能够改善工作作风,畅通各种渠道,最终让巩明昌发挥的作用逐渐淡化,这就是他的想法。

  群众接待联系制度和甲长热线制度是赵国栋与蓝光一直在探讨和商量的一种制度,实际上这种制度并非没有,但是却没有形成定规和体系。而赵国栋希望宁陵在这方面先走一步。尝试通过书记、市长县长、区长群众接待日和联系员制度来增加了解民情疏通民意的管道,同时通过热线制度方式来增加了解民情的真实性和实效性。

  这个设想也是起源于巩明昌的人大代表工作室制度,在目前行政机关的工作中的确还存在很多不足和缺陷的现实情况下,尽可能的增加了解民情疏导民意的渠道管道,化解消除群众不满情绪,推进行政部门工作,这有着相当大的现实意义。

  赵国栋希望这一制度能够在自己去中央党校学习之前确立下来,并且在自己学习之前开始推行,按照他的设想市委书记、市长可以每一个季度设立一天的接待日,而县区委书记、县区长则应当每月设立一天的接待日,来接待群众反映问题。

  赵国栋也知道其实这种制度只是在另一些制度没有真实发挥作用时的一个补充,从某种角度来说都有点作秀的味道,但是往往却能够取的相当好的现实效果,只有当行政部门问责制度全面落实到位情况下。这些原本是多此一举的辅助措施才能真正寿终正寝。

  “云睿,你来把我这记录的几个问题整理一下,交给本阳方面,请他们务必引起重视,认真严肃调查。如果真的存在的问题,对伤害老百姓利益的行为必须要立即纠正,该赔偿补偿的要严格依照规定到位。”

  送走了巩明昌,赵国栋默默的思索了好一阵之后才通知云睿进来,这两个小时也算是有些收获和感悟。

  他把自己今天记下来的对反所反应的问题交代给云睿,并一一叮嘱

  这些具体事情本不需要自己亲自落实,但是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头,对方信任自己才愿意来和自己一对一交心式的谈话,把很多所见所闻全数和盘托出,即便不完全准确真实,但这是一个好现象。

  赵国栋希望这条渠道能够一直保证畅通,也希望自己能够以开一个好头的形式来鼓励下边的县委书记县长们能够效仿自己,他希望每位县委书记县长都能够更多的沟通管道。能够把很多问题解决到萌芽状态。可以避免很多无谓的矛盾激化。甚至酿成群体**件。

  继续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