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九十七节 朝贺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九十七节 朝贺

  汉迪匀速的驶出了安挂高速唐江磨年塘收曹站,沿着输世湘山安桂高速路。

  赵国栋缓缓放下车窗,迎面而来的冷风禁不住打一个寒噤,不过赵国栋却是精神抖擞,有些感慨似的看着这条已经开始进行第一次大修的高速路了。

  安桂高速吧年初正式全线通车。期间安都唐江段,宾州一柳州段,办年中就实现了通车,立即就让唐江和宾州成为受益者。宾州乘势而起,但是唐江却似乎面对这巨大变化显得准备不足,经济增长虽然有所增速,但是却远不能抓住了机遇的宾州相比,很快安挂高速带来的热潮缓缓消退,唐江又陷入了长久的低迷期。

  从高速路一下来你就可以感受到一座城市气象差异,高速路口子不远处的就是唐江通往蓝山方向的省道凹,零零落落的饭馆分列两旁,显得有些杂乱无章,一阵北风吹过,方便面口袋、碎纸、草根混杂着尘土在空中飞舞。

  “赵书记,还是把车窗升起来吧。外边尘土太大了。”彭长贵没有扭头也知道是赵国栋把车窗放下来了。车内恒温空调顿时下降了几度,让人全省有些发僵。

  赵国栋是从安都过来的,尤莲香一个星期前正式当选唐江市市长。赵国栋当时就打了电话表示祝贺。今天这走一遭算是正式来朝贺。唐江情况不容乐观,去年全省十四个地市经济增速排名,唐江排名倒数第四,仅比安都、荣山和卢化好一点,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排名倒数第二,仅比荣山强。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长排名倒数第三,仅比荣山和卢化强,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排名倒数第二,仅比荣山强,如此严峻的局面摆在尤莲香面前二赵国栋不知道尤莲香对此有多少心理准备。

  赵国栋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按动按红升起车窗。

  彭长贵从后视镜里注意到了赵国栋的表情,笑着道:“赵书记,尤市长到这边来当市长,我看还真不如就在我们宁陵当副市长呢。”

  “赵书记,这唐江真不咋地,咋一看,感觉就和咱们那边土城和本阳这些县城差不多呢。”云睿也伸长脖子往外看,随着汽车向城区开去。道路两边的建筑物稍稍整齐起来,也开始出现宏伟漂亮一点的建筑物。

  “胡说!再怎么唐江也是一座地级市。土城本阳怎么能和这里比?!”赵国栋笑骂道:“你小子敞帚自珍也不是这种方式来炫耀自己啊。”

  “赵书记,我这话是真话。你瞅瞅,道路破烂不堪,我都担心别把我们车的底盘给挂坏了,绿化设施也不知道是不是灰太大的缘故,怎么总感觉有些灰扑扑的味道呢。”云睿也不在意,笑嘻嘻的道。

  只有三人在一起的时候,云睿和彰长贵说话都很随意,这也是赵国栋专门叮嘱了的,说整天里板着脸应付公事,下来就应该自我放松一下。不耍还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弄得大家都戴着一副假面具相对,累得慌,开始彭长贵和云睿都还是不敢。但是多几次赵国栋说了他们俩之后,两人也感觉到赵国栋是真的讨厌那种氛围,所以也就渐渐放开了。

  “小云,这就是一个地方缺乏精气神的表现,我走了这么多地方。安东这边还是咱们宁陵最精神,安西那边,怀庆和绵州都不错,南边,蓝山也还行,其他地方都够呛,都说一个城市精气神就从第一印象就能感觉出来,永梁虽然也是灰扑扑的,但是你进入城区,就能感受到那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带来的忙乱充满活力,和这边味道完全是两码事儿。”

  别看彭长贵语言朴实,却都能说到正点子上。

  云着也是对彰长贵这番话刮目相看,真还看不出彭师的眼光也是这样锐利。

  “来了,赵书记,是不是那辆车?”奥边缓缓慢了下来,前面路边上一辆黑色的别克君威闪着应急灯停在路旁,从牌照上就能看出来是政府小号车,安田汹。

  “嗯,应该就是这辆车吧,尤市长安排她的秘书来接咱们,今天咱们也可以敲一顿儿唐江市政府。”赵国栋乐呵呵的道。

  奥迪刚靠近停下来,那辆君威前座就下来了一个个头高挑的觎丽女孩子,一个清爽的马尾巴梳在脑后。粉红色的羽绒夹克外带把一双长腿衬托得青春健美的牛仔裤,看得坐在前排的云睿顿时眼睛一亮。

  赵国栋似乎能看穿前面副疼的自己秘书脸上表情,似笑非笑的道:样。美女来了,环不斟快去。可是机会!””

  云睿忙不迭的下车。那个女孩子迎上前来一阵寒暄之后,云睿这才满面神采的回到车上。

  “赵书记,小龚带我们过去。让我们车跟在他们车后边。”云睿兴冲冲的道。

  “小龚?哟,云睿,连人家名字都打听到了,云睿,动作可够快啊。”赵国栋乐呵呵的道。

  云睿有些脸热,但是对方的舰丽风采的确让云睿有点子自惭形秽。云睿个头不算高,只有一米七,而那女孩子估计都在一米六八左右。这和云睿站在一起几乎就要比云睿高半个头似的,也难怪云睿有些底气不足。

  “小云,那女孩子看起来不错啊,眸清面正,一看就是一个正经女孩子,你不是还没找对象么?我看这女孩子挺适合你的。”彰长贵也是挺热心。

  “彰叔,这是哪儿跟哪儿啊?我们这是来朝贺尤市长的,我可没有想过找个对象还是外地的。”云睿摇摇头,但那女孩子真的有股子吸引力。是要说心里没有一点动心却是假话。一!

  “小云,不是我说你,什么外地不外地,你跟着赵书记当秘书才一年多时间,赵书记难道还能在咱们宁陵呆几年?等一两年赵书记若是高升了,你难道不跟着赵书记去?你可不比我老彰就一开车的,你跟着赵书记那是前程远大,令狐那小子跟了赵书记四年时间,现在都混到副县长了。你若是再跟着赵书记几年,难道还能比令狐那小子差?”

  彭长贵乐呵呵的道,他对云睿印象不错,云睿不及令狐潮那样机敏。但是却很勤勉,而且对人也挺和气厚道,所以彭长贵挺喜欢这小伙子。

  听得彭长贵这般说,赵国栋也笑了起来:“老彭,看来我的去向你都替我定了啊。我啥时候走你掐指一算,就知道了?”

  “嘿嘿,赵书记,咱老彰不是吹。这双眼睛还真没走眼过!当初你离开西江到怀庆,我就琢磨着你肯定要回来,而且回来不是当书记就是当市长,吧年走,刃卫年回来,四年时间不到,你不就回来了?”彭长贵对自己这份判断颇为自豪,“前些时日市里边都在说赵书记您可能要走,要去安都当市长,我就再说,赵书记都是到怀庆当过市长的人了。现在在宁陵当书记当得安好,怎么会去安都干市长?要去就去当书记还差不多,他们还不信,和要和我打赌,我说我才没那习惯和人打赌。愿信不信,结果怎样?”

  赵国栋笑笑不再言谄

  关于他要到安都市当市长的传言在半月前一度传得甚嚣尘上,甚至不少人有鼻子有眼儿的描述着省委常委们关于谁来担任安都市市长的争论。结果十天前从商务部空降一名副部级千部直接到安都市市委副书记。并且在三天前安都市人代会上当选市长,击碎了一切传言。

  前面的君威开得挺平稳,引导着赵国栋他们乘坐这辆奥迫一直开到了翠华庭酒店,这是唐江首屈一指的酒店,也是唐江市委市府定点接待

  。

  龚微下了车,等到奥迪缓缓停靠在酒店专属停车位上,小步快走到奥边车旁,那名有些腼腆的秘书已经下了车,没等粪激去帮着开门,后车门已经打开了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一猫腰,灵活的从车后座钻了出来。

  龚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是说只有三人么,怎么多了一个人?这个年轻人是干啥的?但是又看到车门已经关上了,似乎车里没有人了。

  那个年轻人脸上带着和蔼自信的笑容走过来,上下打量着自己,那明亮锐利的目光看得龚微一阵脸热心跳,怎么这个人如此放肆无礼。这样看人?!

  龚斑禁不住有些怒意,脸上也浮起一丝薄怒之色。

  “赵书记,这是尤市长的秘书小龚。”云睿忙走上前来介绍道:小龚,这是赵书记。”

  赵书记?龚徽一下子懵了,但马上就反应过来,忙不迭的红着脸道:“对不起,赵书记,我7刀?刀”

  “没关系,我这形象可能是不大像书记。没有尤市长那么有官威。呵呵。”赵国栋挺风趣的道。

  龚斑更觉得不好意思,自己还对对方怒目而视,没想到这一位却是自己专程来接的主宾,都说宁陵市委书记挺年轻,没想到年轻到这个份儿上。怕是只有三十岁吧?

  推荐票居然下榜了?!是可忍。孰不可烈兄弟们的推荐票呢?每人五张,助老瑞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