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九十八节 关怀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九十八节 关怀

  对于赵国栋的来访,尤莲香很是高兴,说实话,她是真想见一见赵国栋。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

  只有做在这个位置上的时候。你才能真正品尝这个位置的酸甜苦辣。

  原来担任常务副市长看钟跃军干得也挺轻松惬意的,尤莲香甚至还有些嫉妒和不平,绝大部分事情都是分派给几个副手,钟跃军也就是拍拍板,事后过问一下。

  工作规戈也有市府办笔杆子们拟定,顶多也就是拿出几个观点想法。自然有人来帮你完善润色,讲话也有人替你准备讲话稿,愿意用就照着念念,不愿意照本宣科,那就随意发挥。没准儿别人还觉得你口才更好。当一把手似乎就是这样简单。

  但当尤莲香自己坐上这个位置的时候才感觉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或许唐江各方面情况不太好。当这个市长会有更多的难处,但这都是不是主要的,换了蓝山、宁陵或者南华这些地方,自己当市长一样不简单。这个一把手和副职差距大了去,当一把手那就是得你来拍板,副职们更多的是执行,但是你要拍板那你就得有自己的分析判断这样拍板有什么后果,你都得考虑清楚,这甚至比执行更费脑筋。

  市长如此,市委书记承担的压力更大。大政方针你得来确定。决策执行你得来推动,总之一切工作的压力点最终都耍汇聚到你这里,一个地方的兴衰起落几乎就要压在一身,尤莲香现在算是体会到了一把手的滋味。她不知道为什么赵国栋能够在这个位置上举重若轻,泰然自若,而自己从担任代市长开始也不过几个)月时间。怎么就有点精疲力竭的感觉呢?

  她真的想要好好问问赵国栋,这个市长该怎么当,尤其是像唐江这种陷入了谷底的城市。

  在外人面前,尤莲香永远是那样自信满满,雍容优雅,但是心中的苦处也只有尤莲香自己才能体会明白,可是她却无法向人诉说。

  市委书记金大江比尤莲香早来唐江一年半,是从省人事厅厅长位置上过来的,虽然比尤莲香早来一年半,但是给尤莲香的感觉他这个市委书记与赵国栋截然不同,文质彬彬,说话有条不紊,事无巨细都是条理清晰,待人也是和蔼可亲,口才相当好,开会讲话那一个引经据典。酒诣不绝。很是吸引人,而且这人也没有啥坏心眼儿,市委市府里两边里的干部们,尤其是普通干部,都对这个市委书记印象特好。可以说这人身上几乎找不到缺点。

  可恰恰就是“特好。这个众人心目中的优点,让尤莲香颇感腻味,这位市委书记的确啥都好,可就缺热样东西。

  胆魄!

  就缺胆魄,可缺了胆魄,这市委书记还能叫一个合格的市委书记么?!

  缺了胆魄,你在市委就缺乏足够的威信;缺了胆魄,在很多大政方针上,你就没有足够的决策力;缺了胆魄,你在很多具体工作的推动上。就失去了执行力!

  胆魄恰恰是作为一个市委书记最重要的东西。

  金大江没啥缺点,却有这样一个弱点,这个弱点换了是在一个副书记或者副市长身上,那都不是致命的,但是在市委书记身上,尤其是一个像唐江这种像是已经在病床上缠绵了多年病人的一座城市,最需要的恰恰是一个。需要超乎寻常胆魄和决心毅力的市委书记,可这位市委书记身上却恰恰却这一点。啥事儿都讲一团和气。和为贵,很多事情上总喜欢抹平了事儿,甚至超出了原则。这让尤莲香颇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憋屈。

  尤莲香很想请教一下赵国栋。遇止这样的情形,作为一个市长她该怎样做才好。

  无论是云睿和龚锁都知道各自的领导肯定有私密话要说,所以在吃饭时都相当知趣的分成了两桌,虽然每桌都只有这么两三个人。

  空调传来的暖气让房间里温度格外舒服。一身雪青色短呢子大衣把尤莲香显得格外精神,赵国栋把西装挂上之后,尤莲香也把短大衣脱了下来,略显紧身的精仿羊绒衫贴身紧裹,插红色透出一丝娇艳,把胸前鼓凸的两坨显得格外饱满丰硕,而在腰间略略一收,浑圆的臀部曲线依然如故,让赵国栋心中忍不住打了一个突。

  银盆般的面容依然那样圆润丰腴,不过赵国栋还是能从对方眼底深处感受到对方的一抹疲惫之色。看来尤姐在市长这个位置上引二;蓦挺辛苦,纹很正常,万事开头难,谁也不是天生啥柑引,总得有个适应过程。

  “来,尤姐,我敬你一杯,祝贺你正式去掉代字,成为真正的市长。”赵国栋笑着端起手中硕大的玻杯,和尤莲香两人单独小酌,那也就一瓶红酒足矣,没有必要在搅起多大波澜。

  “得了,国栋,你尤姐虽说现在是坐在火山上一般,但是还是要感谢你的帮助,没有你的鼎办帮忙,你尤姐清楚自己的份量,没有这么容易能到这个位置上尤莲香脸上浮起一抹笑意,“不过,国栋,我得说,你主观好意却未必能收到客观效果,你尤姐现在真有一个,形容好比,黔驴技穷。”

  “呵呵,尤姐,你把自己比作驴?至于么,唐江情况就糟糕到这种程度,天塌下来也得有个儿高的顶着,你们金书记呢?真要有啥麻烦出来,也轮不到你这个刚才当选的市长来承担责任吧赵国栋不以为然的笑道。

  “国栋,唐江社会治安状况很好,出不了啥大事儿,该出的大事儿早在几年前就颠簸够了,该破产的企业也都大多破产了,上一届党委政府也为此付出了不少代价,据说那时候市政府大门处随时都有几十上百人围着候着,只要看着小号车就要拦着,弄得市里领导专门在市委市府大院背面和侧面各开了一道小门,这样只要遇上这种事情,就自动转向一边。”尤莲香自我解嘲的笑着道。

  “那这样不是正好?只要社会局面稳定,正是发展经济的好时机啊。”赵国栋抿了一口红酒,若有所思的道。

  “社会局面谈不上什么稳定,只是大家都拖习惯了,见惯不惊了尤莲香轻轻叹了一口气,“或者说就叫麻木了。”

  赵国栋没有接这个话题。这话尤莲香自己可以说,他作为外人,不宜插言。

  “国栋。我初来唐江也还是带着满腔漏*点和一颗火热的心,可没到两月。我这里都快被冻僵了。”尤莲香拍了拍她自己鼓鼓囊囊的大胸脯,苦笑着道:“还是你说得对,一个地方不在于自然条件好坏,不在于基础设施的先进还是落后,也不在于产业底子厚薄,关键在于干部群众的思想观念、意识和作风

  赵国栋不搭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尤莲香的倾诉,他知道自己今天来免不了这一关,这也许是尤莲香渴望自己到来的主要原因,他需耍这样一个倾诉的机会,自己是最好的对象。

  “唐江自然条什比宁陵好得多,基础设施比现在的宁陵要差一些,但是比起三四年前的宁陵要强得多,产业底子原来不弱,但是这几年基本上就垮了下来,反而给市里留下一大堆窟窿,棉仿织、塑料、制糖、建材。这是原来唐江支柱产业,现在基本上都垮了,棉纺织那是国际国内气候原因,唐江一棉垮了,给市里撂下三千多工人,二仿厂多脱了几年,还是摆脱不了破产的命运。给市里摆下一大堆债务外加两千多下岗工人,仅这两个厂职工加家属,就是一两万人。活生生就差点让唐江市给拖死。”

  尤莲香脸上挂着一丝的无奈的微笑,“糖厂曾经红极一时,在全国都是小有名气,可没想到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市场风云变幻,唐江糖厂跟不上时代,两年就败了下来,现在还是要死不活,至于塑料和建材行业,都大同小异,一句话,经不起历史潮流的洗礼,在永梁的大踏步前进中败下阵来了,败下阵不要紧。可是这么多人是要吃饭的,光是低保和就业压力就够市区两级政府好好喝一壶的了。

  ”赵国栋对于唐江情况略知一二,曾经风光一时的轻工业城市那时候可是全省的明珠,只可惜这颗明珠拿着掩着就渐渐失色了,周邻地市的次第崛起,使得唐江人的失落感更甚。

  环绕着安都市四周的城市都再叫嚷着要借力打力,发挥自己特长优势,重塑各自的优势产业集群,希望能够从这方面来赢得竞争,重塑各自城市的新形象,但是由于长期基础设施投入严重不足,现在骤然要想让唐江市委市府改善永梁的基础设施建设来寻求突破,显然这有点不切实际了。

  “尤姐。情况也许不像你说的那样悲观,我很想听荐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想法看法赵国栋笑眯眯的道。

  继续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