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九十九节 扶上马送一程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九十九节 扶上马送一程

  二莲香嗔怪般的瞅了眼赵国栋。和赵国栋交往几年。览甘曰自认为自己还是基本上能够看清楚赵国栋的真实本相,但是赵国栋的印象似乎因为那一夜而变得有些模糊,以至于在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她都有一种恍然若梦的感觉。

  时而是恐意大胆的恶棍,时而是坚忍不拔的性格导师,时而是循循善诱的“兄长“而有的时候则是雷厉风行的上级,这些有些毫不沾边的印象混杂在一个人身上,而且还是比自己小六七岁,让尤莲香觉得自己的观人术完全失去了效用。

  “国栋,现在你不是唐江市委书记,不许你用宁陵市委书记口吻来和我说话尤莲香抿嘴微笑道。

  “正因为我不是唐江市委书记。我只是一个冷眼旁观者,所以我才可以更客观可超脱的帮你分析情势,当然,仅限于帮你分析,怎么做才最合适,还是得你根据你自己掌握的情况来做出决断,人,只能靠自己。这句话,尤姐,不是你教导我的么?”赵国栋同样回报以微笑。

  尤莲香轻轻叹了一口气,是啊,赵国栋还在花林时,自己曾经用这句话来教导他,现在他却用这句话来点醒自己了。

  ,

  雀斑虽然陪着两位客人用餐,但是心思却不在面前这位已经渐渐放得比较开的云秘书身上了。

  尤市长和那位赵书记就在隔壁,看样子是真有许多事情要说,市府里不少人都隐约对尤市长来唐江当市长有些抵触,因为尤市长虽然是个女人,但是性格比起金书记来的确大相径庭,说话行事都是杀伐果决。颇有一点网,烈男儿的味道。她给尤市长当这个秘书也是市府办里选了很久,可据说尤市长都不太满意,最终尤市长怎么会把自己给看上了。自己在市府办接待办里并不太受欢迎,龚簸知道是自己相貌和性格都有些突出,被接待办那帮领导的七大姑八大姨们给埋汰的,可尤市长就选中了自己。

  给尤市长当了秘书之后,龚旋还是小心的做了一些准备工作,比如收集尤市长的基本情况,知晓她的喜好品味,顺便也要了解她的其他一些情况,比如渊源来历等等,当然很多东西都是在一种不经意间把握的。

  按照叔叔的话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遇,本来自己性格并不适合。但是既然已经走上了这个岗位,就就要当好这个秘书,高要做到这一点,那就得有悟性和灵性,这是当过多年领导秘书的叔叔教导给她的。

  毫无疑问这位宁陵市委书记和尤市长关系非同一般。从尤市长接到电话之后心情相当好就可以感受出来。而且还专门吩咐自己提前到高速路口子等候着,这种殊遇已经超出了普通的私人来访规格了。

  龚斑很早就知道这位全省最年轻的市委书记,不过并没有多少印象。一直到担任尤市长秘书之后才对赵国栋印象深刻起来,无他,很多人都说尤市长之所以能击败很多竞争对手当上唐江市长就是因为赵国栋的推荐。而赵国栋用他在宁陵的卓越表现赢得了省委主要领导的认可。以至于他的竭力推荐就变得相当有说服力了。

  当然这些说法都有些荒谬,但是龚徽也知道这些说法也并非完全是空办来风,至少这足以证明尤市长和赵国栋关系不一般,而今天的表现也证明了这一点。

  云睿也感觉到面前这位美女陪客有些心不在焉,虽然态度很热情。但是却没有多少主动语言,倒有点外热内冷的味道,对于自己主动挑起的话题也没有多少回应,这让云睿很是沮丧,看来在个人魅力上,自己还是有些欠缺火候。

  这个女孩子性格应该是属于外向的,看样子是对自己缺乏兴趣。挫折感一直困扰着云睿,一直到晚餐结束,他才注意到对方似乎一下子就接复了精神,这让他大感诧异,难道这位龚斑小姐对尤市长这样忠诚,一切都是围绕着领导旋转?

  两个小时的用餐时间超出了赵国栋有史以来最长的用餐时间,不过无论是赵国栋还是尤莲香都算是有所

  唐江的情况赵国栋有所了解。但是他无法做出具体的判断和意见,尤莲香和金大江这两个主要领导性格上差异以及目前唐江所处的特殊情况也的确棘手,要像真正让唐江走出困境,唐江市委市府非有大决心大毅力大举措不行,而要做到这一点,市委书记和市长必须要齐心协力。同舟共济,但是现在唐江的情况,尤莲香该怎么做?

  这是尤莲香最大的困扰,也是她想要从赵国栋那里获得的答案。

  赵国栋当然无法给她答案,答案只能是尤莲香自己去寻找,但是赵国栋给了尤莲香一个建议,那就是没有必要因为与金大江性格差异而刻意约束和改变的性格,相反可以寻找合适的切合点来求同存异实现互补。也许还能起到不一样的效果。

  “尤姐,当市长有当市长的难处。但是作为市长可以有更多的发挥机会。金大江这种性格对你来说我觉的其实是好事,因为唐江面临需要变革才能求得发展的局面,我相信是谁当这个市委书记都能清楚的看到这一点,也许金大江会因为他自身性格弱点和市委书记特殊位置而一直无力改变这种局面,你来了说不定正好是他希望的,如果他不想在唐江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上寿终正寝。我想你可以和他找到共同语言,而且你也可以赢得一个更好的发挥平台。”

  “但愿如此吧,这两三个月里。我和他之间相处得还不错,不过他的有些做法我的确不敢芶同,可我作为市长又不能公开反对他的意见和观点,我不想给人留下一个一上来就喧宾夺主的味道,也不想弄得党政主要领导关系不和,我知道那样工作一样无法开展下去,怎样来破解这个矛盾,我一直在琢磨。”

  尤莲香感慨万千,赵国栋这样的市委书记恰恰和金大江性格完全相反。只管大政方针,只管决策拍板。只管督促落实,其他具体执行都是市政府的事情,可金大江却恰恰相反。

  赵国栋端起酒杯晃荡着殷红的酒液:“尤姐,喧宾夺主这个词儿用于市委书记和市长之间关系不妥。市委书记和市长都是主,只是处于不同层次和位置上而已,我觉得一方面你可以通过私下沟通来表达自己的不同意见,另一方面也不要畏首畏尾。大胆按照自己的风格务干,这样可以让对方明确你的真实作风和意图。”

  ?刀刀?

  “别担心下边人的反应,弱者都有趋众心理,许多情况下,你越是强势决断,他们就越觉得你能作成事情,越是觉得你是他们的依靠,他们会越是会从心理上依附于你,虽然他们口头上也许会骂骂咧咧,但是你安排给他们的工作,他们会更加不折不扣的去完成。”

  喝了小半瓶红酒的尤莲香面色红润,气色极佳,疲倦和烦扰似乎都一扫而空,赵国栋没有给她准确答案,但是却给了点亮了一盏明灯,让她原本在浓雾中苦苦求索时骤然找到了方向,不管成不成,至少可以去尝试,而且是按照自己个人的行事风格去干,这让尤莲香对赵国栋充满了感激,是他给了自己足够的勇气和信心。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奇妙,想当初赵国栋在花林县工作时还得要来自己这里讨教求支持,可短短几年间过去了,不但自己升迁有赖于对方的鼎力支持,现在竟然连工作中遇到迷局困难都要靠对方刺旨点迷津了。难道这也是一种缘分?

  想到这儿尤莲香没来由身体有些燥热,一阵说不出的躁动从心田中像全身弥散开来,她竟然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身体的某处更是有一种莫名的期待,这让她简直羞愧难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种人了?

  赵国栋并没有注意到尤莲香情绪的变化,他只是感觉到今晚这顿饭吃得很高兴,尤莲香先前烦闷的心绪已经明显好转,也许是自己的一番劝解点拨起到了些许作用,也许是自己的倾听让对方有了一个发泄倾诉的对象,总之心境的变化也就体现在情绪上,这也让赵国栋很高兴。

  这算不算是扶上马送一程?一直到赵国栋上车离去,尤莲香才有些依依不舍,心境的燥热让她身体都变得有些敏感而发腻,她觉得自己必须要马上回去洗一个澡,冷静一下自己的心绪,明天自己还要以一个饱满热情的姿态出现在人们面前。

  呐喊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