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节 土地市场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节 土地市场

  ”于宗?蹦年度的最后一次丫作会议,赵国栋感货到自…愕,个以松一口大气了。

  省里边的各种总结表彰会议都基本上结束了,他和钟跃军以及其他市里边领导都成了上了发条的机器,那一段时间里几乎就来回奔波于宁陵和安都之间,赵国栋和钟跃军有时候就索性在安都住下,反正家就在安都,一住两三天都是会,连续不断,开得晕头转向。

  不过赵国栋和钟跃军心情都相当不错。毕竟奶年宁陵各项发展指标都交出了满意的答卷,参加各种会议时候周围都是艳羡的目光和祝贺的话语,领导也是嘉勉有加,这一年忙到头,图个啥,不就是图这个。么?

  全省经济实力排位座次排定,安都虽然还是第一次,但是增速只有可怜的百分之四点八。其余依次是永梁、怀庆、建阳、绵州、宁陵和宾州。但是农民人均纯收入宁陵增速惊人,超过了凹排在宁陵前面的绵州,这也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按照赵国栋的设想,宁陵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和农民人均纯收入都要闯入全省前三,力争夺取亚军位置。

  最后一次工作会议拉拉杂杂开了两个多小时,但是研究的重要事项只有两个。一个,是在全市推进书记、市县、区长接待日制度和联系员制度。要求从市委书记、市长到县区委书记、县区长分别按照每一季度和每一月要有半天的专门群众接待日。专门用于解决群众来访诉求。不得由副职替代。

  在这个。事项上赵国栋态度异常坚决,常委们也都表示了赞同。

  拿赵国栋的话来说,一个,书记、市县、区长连治下老百姓都不敢面见。这个书记市县、区长也就真的当得没有意义了,赵国栋本人也表示他将率先开展这项工作,并且要在自己去中央党校学习之前开好这个头。

  另一个,重要事项刻,是宁陵机巧项目立项和规发问题。

  伴随着宁防在奶年度经济上取得辉煌成就,四年赵国栋初来宁陵时对宁陵机场究竟有无意义和会不会超前的声音都偃旗息鼓了。取而代之的是机场究竟该采取什么模式来建设和运行。

  柞据有关专家测算,宁陵机场如果按照目前投资规模进行建设。不但在资金上缺口巨大,而且在建成之后五年甚至十年之内都未必能够自行生存下去,也就是说都需要政府财政给予巨额补贴,这样一种态势下,怎样来认识机场建设的重耍性和必要性就是一个相当引人关注的问题了。

  让赵国栋和钟跃三感到惊讶的是他们一直认为可能会坚决反对的常务副市长顾永彬在机场立项的问题上却是并没有坚决反对,只是提出了对建设投入资金和时间问题上的担心,认为这个项目固然对宁陵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但是由于宁陵这一两年来基础设施投入太过巨大,宁陵城投集团如果再要承担这样一个巨大项目,恐怕力有不逮,建议市委需要另外考虑筹资建设模式。

  顾永彬的观点在市委常委里也赢得了不少支持,蓝光、李代富、曾令淳、刘如怀、马元生等对这一观点不同程度的表示赞同,认为宁陵短时间内建设开发摊子铺得太大,在资金链上可能会遭遇绷紧,尤其是在中央已经有一些要调控的风声出来,如果冒然运作这个项目,恐怕在省里和中央都难以过关。

  赵国栋和钟跃军其实也都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中央高层已经连续不断有人出来发表谈话,矛头直指从前年开始的基建规模和一些产业的扩张无度趋势,近期在各种经济报刊杂志上也都有关于今年国内经济政策变化的推测,赵国栋也在大会小会上提醒大家全国经济可能会出现一个调整的可能,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宁陵如果要逆风而行,就不得不考虑来自上面的否定和银行部门在资金上的收紧问题。

  所在在这个。会议上赵国栋也没有武断的一口把话说死,而是说耍积极运作推动,在赢得上级认同和金融机构支持的情况下稳步坚定的推进宁陵机场项目。

  赵国栋的态度也让常委们都松了一口气。虽然宁陵经济去年出现了一个,腾飞,但是原本十分美好的形势却遭遇了来自中央政策调控的风险。这不能不让宁陵市的领导们都有些郁闷,怎么宁陵就这么不走卜,川客易滞卜发展良机,却会面临经济整体与候的调整,他凡淡说宁陵经济在这个。调控之年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也还存在许多变数。

  不过赵国栋相当乐观的态度和积极的心情还是对常委们有些影响,赵国栋为此专门就宁陵经济发展前景为常委们做了一个精细的讲解,历数了宁陵经济发展面临的危机和机遇,从产业结构、经济性质以及目前进入宁陵的资本来源作了相当细腻的分析,特别是就田年第四季度宁陵经济发展出现的一些新迹象做了较为乐观的判断。

  赵国栋认为目前宁陵经济逐渐摆脱了完全依靠大项目大建设这种拉动式经济,而转入依靠环境和体系来吸引外来资本进入的良性阶段,在外部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宁陵这种避风港环境可能反而会有利于民间资本的进入。

  “赵书记,我估计今年中央的政策恐怕不会太轻,动作太轻起不了作用,看看现在房价涨势,连我心里都发憷啊。

  ”宣布散会之后,钟跃军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笑着道:“我老婆早就和我说换套房子,前年我琢磨着再等等看一看,去年“嗖。的一声房价窜上了个,台阶。惹得我老婆每次打电话都得埋怨我一顿,我看今年房价只怕也不能跌,顶多也就是涨得慢点儿。”

  “钟市长,你也不瞧瞧咱们宁陵房价涨得多厉害,我记得凹年房价多少。老城区这边也就是六七百一平,力卫年就呼啦一下子涨到了一千六。去年老城区这边基本上没有啥新盘,河南新区价格已经涨到了二千一二了。江东新区分地段,一千六七到二千三四不等,我估摸着今年江东新区基础设施全面竣工,加上主干线大桥竣工通车,我估摸着好点地段就得挨边二千八吧?”搭话的是鲁能,“幸好我下手早,前年就果断下手在河南新区买了房,要不再等一等。真要买不起了,这工资奖金增速哪里赶得上房价的增速?!”

  “是啊,鲁部长,我赞同你的观点,我觉得今年咱们宁陵房价涨速不会慢。到年底我看二千八未必能打住呢,当然也得分地段,我估摸着靠近主干线大桥的河边那一段和咱们河南新区网开发的南湾那一片。嘿嘿。爬上三千也不是没可能啊。”刘如怀一边起身,一边笑着打趣道:“赵书记,你就没打算在咱们宁陵买一套房?真打算在咱们市委宿舍里这么混着?”

  “如怀,怎么,又打算向我推荐你们河南新区那边的口岸如何如何好,耍我去和你当邻居?”赵国栋一边微笑,一边慨叹:“这房价是个问题。老百姓反应也很强烈。我们扪心自问,咱们宁陵财政收入大幅猛涨除了税收收入这一块外,难道不是江东新区开发带来的巨大收益?”

  “前段时间简虹和霍云达都在找跃军理论,就说这江东新区这片土地的土地出让金问题应该重新考虑分成问题。跃军也和我在商量这个问题。当初江东新区这一片荒无人烟。纯粹一个垃圾场,现在市里投入巨大把这一片开发出来,东江区就想来摘桃子了,按理说当时市委有会议纪要。已经决定了意见不宜再改变,但是我考虑到江东新区二期已经扩张超出了原来规戈的区域,我想也应该酌情考虑一下调动区县积极性。永彬,你和跃军再商量研究一下,看看采取什么方式来平衡一下市区两级权益,求得共同富裕嘛。”

  土地市场的火爆的确始料未及,尤其是从前年底开始宁陵房价受到全国市场的影响也开始走高,加上去年宁陵大量工业企业的开工,大批外来人员的涌入。使得宁陵出租房市场也房源紧张。租金价格也是一路高攀。这也带动了新房销售和二手房市场交易空前活跃。

  宁陵本土房地产商以及一些其他行业资本都注意到了这一现象。纷纷进入土地市场。大块拿地,仅仅去年一年就有多达九家具有一定规模的房地产公司成立,尤其是江东新区和河南新区成了房地产商扎堆儿拿地的所在,江东新区几乎成了塔吊森林,这也带动了建筑机械和建材市场的火爆,使得宁陵房地产市场也有超越周边其他地市的趋势。

  兄弟们,票票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