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零一节 火热之局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零一节 火热之局

  “赵书记。江东新区的士地收兹虽然名义上是我们市财算外收入,可是您也知道其实真正落到我们市财政口袋里的并不多,基本上都用于江东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上去了。

  顾永彬微微皱起眉头,显然不太赞同赵国栋这种烂好人做法,在他看来,这是赵国栋有失原则的表现,按照当初会议纪要原则,江东新区一期占用土地和东江区本级并无多大干连,是市里采取统征方式统一拿下的,这会儿赵国栋居然要说让东江区参予土地收益分成,这无疑是拱手白白将到手的利益送给区里。

  “明年临港新区和经济技术开发区之间的大桥以及江东新区和河南新区之间大桥工程都要启动,这钱从何处来?都得从这儿出啊,如果不是江东新区不涉及拆迁补偿,以宁陵市财政原来状况,根本就疟法撬动这样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

  顾永彬虽然没有明确表示反对赵国栋的意见,但是赵国栋当然知道对方言外之意,他笑笑道:“永彬,不要只看到眼前利益嘛,东江区去年下半年发展势头很好,东江工业园区已经成为我们宁陵一个新的投资热点,汽车配件产岖和光伏组件产业都很看好这里,目前签约落户的企业已经多达三十多家。”常委会本来已经结束,但是有些高题一扯起来,原本想要离开的常委们又都坐了下来,虽然只是非正式的探讨。其实也代表了一些意向,也算是为下一次会议确定议题和基调。

  “东江区目前财政状况很困难;东江工业园区基础设施建设也相对滞后,叠待加大投入,今年是关键之年,市里在一些方面让一让利给区里,可以帮助区里加大投入。加快发展,何况江东新区二期实际上相当大一部分地域已经超出了会议纪要确定范围了,本来也需要和东江区就这个问题重新进行商定。市里在这方面让步并不大

  见赵国栋这样说,顾永彬不好再争执下去,何况赵国栋所说也属实。江东新区二期范围扩大了不少。远远超出了江东新区开发第一期时的会议纪要所确定的范围,这个问题还需要和东江区政府进行协商,这又将是一个艰苦的谈判过程,虽说市里是上级,但是在涉及到具体权属利益时,没有人会轻易让步,软磨硬缠,讲道理摆法规,三十六般武艺都得拿出来。

  “赵书记。钟市长,顾市长。我觉得咱们去年财政收入中预算外收入所占比例越来越大,这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尤其是土地出让金所占比例显著增加,这一方面说明我们土地市场繁荣,固然是好事,但是咱们另一方面也要意识到这种收入的不确定性和不可持续性,我个人看法还是应该着重在培植税源增加税收收入上下功夫,不要把太多心思放在出让土地上。”

  李代富这番话虽然现在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合时宜,在目前土地市场收益如此可观的情况下,谁能无视这份白花花的银子不断的滚进帐里?就连顾永彬也不敢说这种话,不过以李代富的性格说出这番话到也是符合常理。

  “我觉得币里应该在每年出让土地规戈上更谨慎更保守一些,土地不可再生,而且出让土地会造成大量农业人口转化为非农业人口,在我们市里二三产业尚未发展到足以容纳大量被农转非的劳动人口时,我们的社会保障机制也还没有能力解决这样高频率大范围的农村人口转化为城市人口,就会不可避免带来很多社会问题,这一点上尤其要引起重视。”

  赵国栋注意到不少常委都对李代富这番话不以为然,但是他却知道李代富的这个非主流看法几年后就会成为一个焦点问题,甚至连李代富本人大概他自己这个看法更深层次的影响,他更多的是从要发展工业这一块来增加城市后劲和税源的角度来考虑。

  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实际上中国内陆很多地方并没有做好城市化地准备,就为了获取高额的土地利润而盲目的通过行政手段征收农民土地后将其投放一级市场来赚取高额的差额收益,在这个阶段,作为具体执行者,谁都无法扭转这个局面,顶多也就是在其他一些措施和政策上来弥补罢了。

  李代富的话并没有获得多少人的认同,这在意料之中,连顾永彬也都没有附和,但是赵国栋却出人意料的对李代富观点给予了高度评价。提出市委市府要正确引导房凹曰混姗旬书晒齐伞旧场发展。同时科学合理规士小十地使用,对千像别野占山嵌密度住宅和大而无当的广场这些用地要予以控制,同时加快对第三产业的发展培育。

  赵国栋注意到自己的观点很罕见的没有得到钟跃军的认同,这对于这么久来工作中配合一直相当默契的两人来说极为少见,但是赵国栋能够理解。

  奶年是疯狂的一年,房地产市场的空前火爆带动了建筑市场乃至建材市场的火热,而建材市场也的火热也就带动了钢材、有色金属加工、电力、能源市场的持续高热,不仅仅是宁陵,整个全国都是如此。国全能源那边蝶是卖得相当好,房子全在和赵国栋日常联系中也表示煤炭供不应求,客户几乎是提着现金或者先行转账过来等着要煤,价格随便说,国全能源下属几个矿都是开足马力加班加点,虽然没有出什么大事故,但是小的问题确实在所难免,这让赵国栋都有点替房子全提心吊胆。

  房子全也是没有办法,赶上这样一个好时代如果还不抓住,那真的就是傻子了。

  原来和电力企业签订的长期供媒协议几乎作废,妾要是价格上协调不下来,而现在煤炭供不应求,根本不愁销路,多的是人来抢着要。而且价格甚至一天比一天高,就这样。国全能源怎么能没有底气?价值运力紧张,正好可以以此为借口推托,倒是给了国全能源一个上好借口。

  不过让赵国栋意想不到的是房子全比他想象的还要高明,中国国内市场上煤炭开采销售迎来前所未有的黄金期,按理说这正是大好发财的时候,但是房子全已经在谋求向国外发展,巨大的现金存余搁在公司里没有意义,房子全已经将目光投向了蒙古、越南、澳洲和印尼,开始着手在国外煤炭资源上布局。

  虽然国外煤炭资源对于国内市场来说还显愕有些远水解不了近渴。而且在成本和价格上都还无法替代国内煤炭,但是房子全坚信面对国内这个无比巨大的市场,中国虽然有富甲天下的煤炭资源,但是终究会有一天会变成煤炭尽进口国。而到那时候拥有国外煤炭资源的国权能源公司将会在竞争中拥有更大的胜算。

  不能不说在这一点上房子金有着惊人的远见,中国从四年以后就会变为煤炭的尽进口国,从出口到进口其间的地位变化比想象的要快得多。而且中国煤矿的安全问题也一直为外界所诟病,尤其是民营资本经营的中小矿山安全状况更是令人揪心。后期对于煤矿开采中民营资本国家究竟会采取何种政策来应对,也还是一个未知数。

  虽然赵国栋在能源部工作时就一力提出要一视同仁,但是根深蒂固的偏见却不是赵国栋一个人之力所能改变的。

  国全能源在年已经成为国内民营煤矿企业中的一颗最耀眼的明珠。在功年时国全能源还名不见经传。但是经历了刃。、出刨和力卫年三年的大肆扩张,国全能源已经当之无愧地成为总部设立在内蒙,矿让分布于内蒙、晋、黔三省的大型民营煤炭企业了,尤其是集采掘、炼焦、煤化工三位一体的完善体系。使的这家综合性媒炭企业在这个蝶炭被誉为黑金的时候成为无数人侧目的对象。

  赵国栋早就提醒过房子全在做大规模的同时一定要注意安全,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之间有着天然的区别对待心理定势,一旦民营企业出了重大安全状况,来自高层行政部门的干预就可以让无比庞大的企业像沙滩上的楼房一样,一夜之间倾覆倒地不起。

  房子全深以为然,所以在前期就相当重视安全培和管理人员的养成。每收购拿下一座矿,并不急于全面展开生产,而是首先进行各种级别层次的培,而且是花大价钱邀请从各省乃至中央层面的专家来进行讲课培,力求在源头上堵住漏洞,而在安全设施上也是尽可能做到尽善尽美,这使得国全能源一直被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确定为安全生产红旗单位。

  而且国全能源这几年也还算是走运。基本上没有出现重大事故,拿赵国栋的话来说,这既有国全能源在安全投入的回报原因,也难免没有运气成分在其中。

  继续求票,最后几天!弈旬书晒细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