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零三节 把柄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零三节 把柄

  圳育成举了个一例子,个一是在办理起只经离蛋休“一刀部贪渎案件时灵活的处理了当时涉案人员,因为涉及时日久远,而涉案人员所经营的企业已经成为具有相当规模的龙头企业,在确定究竟是索贿还是主动行贿这一点上杨宾格外谨慎和执着。

  虽然涉及这家企业的涉案金额并不大,本可以按照原来侦察所获材料来确定为行贿,但是也不需要处理,但是杨宾还是相当慎重的专门进行了复查,最终确定为索贿。

  最后当办案人员询问为什么杨宾会对这一点如此执着,因为根据那一点涉案金额无论是行贿还是索贿都对主要案情影响不大,杨宾告诉办案人员,对主要案情影响不大,但是对涉案企业影响不因为现在虽然对这家企业看似没有多大影响,随着国家正在推行诚信体系的建设。对企业的诚信信息收集会逐渐普及推开。这一个似是而非的污点日后也许就会对一家企业今后的经营状况造成难以挽回的影响,多年以后。时过境迁,谁也无法调查得清楚这究竟是索贿还是行贿,也许就足以让一家企业和法人永远无法洗脱这一污点。

  这一个。细节给了骆育成很深的印象,在关键问题上的精准细致和平素日常小节上的不拘让杨宾这个人不太为人了解其真实状况。

  骆育成的介绍让赵国栋颇为高兴,在他看来杨宾此人的表现可圈可点。不但心思慎密。而且思路深远,从一个小细节上就能考虑到很多寻常人难以预料到的问题,而且责任心也相当强,算是一个人才。

  验育成也感觉到赵国栋对自己介绍的这一细节比较满意,估计杨宾的事情应该问题不大了,心中也放下一块大石头。

  说实话在推荐继任者的时候他也是煞费苦心,推荐不合适,日后工作不力。自己这个推荐者肯定会受到影响,在赵书记眼中自己的判断力和辨识力都会大打折扣,这对于日后自己的发展肯定有莫大影响,虽然有不少人都在谋求这个)位置,但是骖育成却是半点不敢询私。这关乎到自己在领导心目中的印象,再说难听一点也就关系到自己的命运前途。轻忽不得。在结束这个话题之后赵国栋也询问了骆育成一些关于政法公安这方面工作上的一些思路想法,络育成也早有准备,结合赵国栋提出的警署模式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到也中规中矩。

  宁陵社会治艾状况一直在全省名列前茅。远胜于周边诸如永粱、宾州、唐江这些城市,这是宁陵颇以为傲的优势所在,从严立民担任市公安局局长时代一直延续到马元生时代。宁陵社会治安状况都相当良好,连续五年的社调民众满意率都显示宁陵社会治安状况良好程度高居全省榜首。

  这也是马元生晋升为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的最大资本,即便是在赵国栋对马元生很不感冒时代,赵国栋也要承认马元生这个貌似粗豪的公安局长在维护宁陵社会治安这方面的工作上很有一套,而且在抓班子带队伍上也颇有成效,市公安局在经历了呕年西江分局的震荡风波之后也切实加强了队伍建设,几年来基本上没有出现突出的违纪事件。

  正因为如此,赵国栋也对骗育成寄予厚望,希望对方能够在接掌市公安局局长这个,位置之后能够拿出更有力的成绩来说服质疑这个任命的其他人。

  骆育成也知道自己出任市公安局局长这个位置在市委里还是有些争议的,毕竟让一个,未曾从事过公安工作的人物出任全市两千多警察的首脑。不能不说具有一定挑战性,工作开展好坏,成绩取得大关乎自己政治前途,也关乎赵国栋书记的用人判断力。这二者是捆绑在一起的。

  赵国栋给骆育成的任务很简单,就是要继续保持宁陵社会治安状况良好的态势。确保宁陵社会治安状况良好这一巨大优势继续成为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基石。

  尤其是注意研究随着市里经济腾飞带来的新形势新变化,大批外来企业进驻,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使得力卫年宁陵城市实际居住人口和流动人口大增,而且这个趋势由于经济高速发展一直延续到了今年,丝毫没有减缓的趋势。

  江东新区今年随着主干线大桥竣工贯通,也陆续将有多个大型楼盘竣工。大量城市人口将进入江东新区居住,也意味着江东新区会成为另外一个城市新热点地区,怎样迎接这个急剧变化能带来的社会治安问题和人口的管理服务问题,就咒捞在妹育成面前的首要难题。

  狠狠的将烟蒂扔在地上,中年男子使劲儿用脚掌碾碎,喷出一大口烟雾,淡蓝色的烟雾混合着白水的水雾形成一个浓郁的雾团,久久不消。

  搓了一下有些发僵的手,中年男子遥望远处那高耸林立的电梯公窝,有些心有不甘的钻回了车里。

  “力哥,至于么?又不是啥杀父夺妻之恨,咱们这样不明不白泡在这儿多久了?三月了吧,就看见他来过两次。到现在咱们也只查到那女人住哪一栋,连哪一层都不知道,就算知道又能咋的?”坐在驾驶座上的羽绒服男子呵了一口气,懒洋洋的叼着一支烟,旁边副驾上两部俄罗斯高倍望远镜放在一旁,“咱们也不是无业游民,还有咱们自己的事儿,赚钱要紧啊。”

  “哼,我陈大力这一辈子还真没有走过眼,可这一走眼就栽这么大一个筋斗,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他姓赵的自以为清白无暇天衣无缝,我就要好好琢磨琢磨他,让大家看看他男盗女娼的真面目。”男子脸上狰狞之色不减,阴戾之情溢于言表:“罗冰这**在我面前装出一副耍力贞节牌坊的冷冰冰样子,在姓赵的面前却是像一头温顺的绵羊,我就不信姓赵的没有操过她!”

  “力哥。姓赵的就是骑了那女人也正常。女人生来不就是被人骑的么?”羽绒服男子一脸不以为然,“问题在于咱们这样守在这儿有啥用?每个。星期五都来这儿守候着,就算知道姓赵的这会儿来了,晚上和那女人睡在一张床上那又怎样?你情我愿的事儿,谁来管?警察现在才不管你这些破事儿呢,这年头睡个女人算个屁,有本事的人还专门睡别人的女人呢。”

  “你懂个屁!姓赵的不简单,在宁陵那边的确啥事儿都做得干干净净,我仔细了解过,这小子厉害得紧,经济上一清二白,根本找不出半点瑕症来,说实话这家伙也有些本事,从花林到宁陵,这几年就爬到了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他唯一的弱点可能就是女人上,只要咱们摸清他底细,想办法抓住他把柄,嘿嘿,二毛,我告诉你,财源滚滚!”

  “哦?”被叫做二毛的家伙一下子来了兴趣,但是随即又皱起眉头,“力哥。你想要敲他一笔?万一他用公安来对付我们怎么办?”

  “敲他一笔?嘿嘿,你把力哥看做啥人了?敲诈勒索这种下三滥的事儿我不会去做,那是犯法的,我只是希望让姓赵的重新认识一下我陈大力,没准儿还能合作不是?比如,咱们在宁陵去包两个工程干干。耍不弄块地倒腾到腾?姓赵的是个会下金蛋的母鸡,吊着他享用不尽。只要他有把柄在我们手中,还怕他不乖乖听话?咱们也不难为他,不会去替太过分的要求,得有分寸不是?细水长流嘛,二毛,你把大强他们招呼着,我告诉你,力哥官路上栽了,但是要在这上边找回来,而且还要比原来更风光,就全靠这个姓赵的了。”

  羽绒服男子显然有些心动。但是又有些拿不准:“力哥,行不行啊,这年头玩个。女人算啥,就凭这也能把他搞定?”

  “你懂啥?官场上的东西。你不懂,玩女人是不算啥,但那是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只要咱们能拿到可靠证据,不怕他不就范!”陈大力阴阴的笑了起来,仿佛看到了赵国栋在他面前低眉顺眼俯首帖耳的样子。

  “力哥,我觉得很还是有些不靠谱儿,这东头官官相护,就算是咱们有证据他和这女人有一腿,那又怎样?你把这些东西递上去,他找关系给压下来那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羽绒服男子摇摇头。

  “谁说我要递上去?只要有证据,我告诉你,他不要,有的是人想要,想要他垮台的人多了去,他压得住?官场上那龌龊事儿不比生意场上少。何况这家伙前程似锦,他肯为这点事情不管不顾?我们别把他逼得太紧就行,没准儿我还能和他重新成为“朋友,呢,哈哈哈哈!”陈大力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来。

  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