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零四节 生活如斯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零四节 生活如斯

  说笑了阵。天煮巳经渐渐黑了下“力哥,天都黑下来了,估摸着这家伙不会来了,我估计这家伙怕是不止一个女人吧?你不是说他老婆不在这边么?这么壮一个大男人,难道说还能忍住不偷腥?打死我都不信!这两三个月才来这边两趟,如果真的只有这一个女人,他能憋得住?”被叫做二毛的男子一边哑着嘴。一边将望远镜举起,伸长脖子向小区门口看。

  从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小区的正门出口,区环境很优雅。门禁也很严格,保安守卫相当严密,车道和人行道都有摄像头监控两名保安一直坚守在门岗内,要想绕过门岗几乎不可能。

  进出车道都是分开的,但是有减速带,汽车进出时速度不快,在这个位置都可以清楚看见车牌号。甚至还能看到汽车前排的人员。

  “哼,你别说,这家伙在宁陵装的挺像,至少我没有发现这家伙有啥异样,原来他在花林工作时就有女人,到西江工作之后更是放肆,听说原来张绍文那个八大金网之一王丽梅被他收入袋中,还有那个宣传部副部长潘巧也是他的禁商,两女人也是争风吃醋,竞相邀宠。不过这一回杀回宁陵之后倒是收敛了许多,不过就像你说的,这样一个壮实男人。哪里能忍住嘴不偷腥?遮掩得好罢了。”陈大力眯缝起眼睛,摸了摸下颌,一脸淫笑。

  “是啊,就这个女人,还在安都,一两月才回来打一炮,他能忍得住。这女人也憋不住啊。”羽绒服男子也是满脸怪笑,“也难为姓赵的了。”

  “嘿嘿,男人么,除了权和钱。也就只有女人这个爱好了,姓赵的有权。又不爱钱,还能没有点喜好,那才真的成了圣人了。”陈大力摇摇头。

  “咦?来了,力哥羽绒服男子正待再说,望远镜里却出现了一辆墨绿色广州本田雅阁,车牌号也十分熟悉。

  “唔,是罗冰那个婊子回来了,车上没有其他人,除非那家伙躲在后座躺着,看来这个家伙今儿个不会来了陈大力也举起了望远镜仔细观察,脸上有些遗憾。

  “耍不再等等,力哥?”羽绒服男子也有些不甘。

  “不用了,实在不行咱们就得在保安那里想办法,这种守候只能掌握最基本的东西,最终要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还得下深水才行陈大力摇摇头,若有所思的道。

  “力哥,我有办法羽绒服男子想了一想道。

  “啥办法?”陈大力精神一振。

  “想办法找路子,让大强进去当保安,我身上原来有案底,恐怕不好混进去,大强没案底,只要找对人,估计能行羽绒服男子一脸

  。

  陈大力豁然开朗,心中大喜,拍了拍羽绒服男子肩头,“二毛,好主意!这办法最简单易行,而且还能掌握最直接最现实的东西,日后这家伙只要一来,所有行踪都掌握在我们手中了,就这样搞!走”。就在两人谈论间。那辆墨绿色广本雅阁已经进了小区,消失在绿荫夹道间。

  黑色桑塔纳启动,在小区门口的广场上打了一个旋儿,缓缓驶离弯道岔口处,就在黑色桑塔纳刚刚离开一分钟时间不到,一辆悬挂着安牌照的奥迫也钻进了小区。

  赵国栋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分钟只差会让他和对方擦肩而过,如果和那辆黑色桑塔纳对面而过,没准儿能认出黑色桑塔纳里的人,但是这样阴差阳错,两人就这样错开而行。

  悬挂着安牌照的黑色奥迫灯的户头是许秀芹的,平时没有人用。原本赵家兄弟是打算请一个司机来替两老服务,但是车买好了,司机也请好了,但是两老却坚决不耍。最终只能是奥迫留下,司机走人,也就成了赵国栋会安都时偶尔用一用的代步车。

  陈大力猜得没错。赵国栋这一段时间来这边时间并不多,但是也并非他们想象的两三个月只来了一两趟。

  实际上赵国栋有时候是星期六来,有时候则是星期天来,也有的时候是在安都开会办事时顺便过来,时间并不定,反倒是星期五来这边的时候并不多,所以陈大力他们选择周五下午开始在此守候屡屡扑空。

  罗冰一回到家就开始炖菜,羊肉汤。火烧夹卤肉,外加两盘时令时蔬小菜,这就是罗冰替赵国栋准备的晚餐。

  罗冰网把汤座好,门就已经开了。

  暖意融融的客厅里,五匹的空调发出嗡嗡的声音,三十多平米的客厅也只需要几分钟时间就暖和起来。两双拖鞋摆在门口,赵国栋放下手中皮包,脱了外套,顺手扔在沙发上,换了毛耸耸的拖鞋。

  赵国栋走进厨房,罗冰正在忙碌着替火烧里放卤肉,然后放进微波炉里热一热,等到羊以捌绷漆起来。基本忠今天晚上的饭菜也就有了。…一

  倚在厨房门上,注视着忙碌的罗冰,白嫩的面颊上红晕隐现,乳黄色的高领羊毛衫下双峰竞秀,婀娜迷人。一股子说不出的温馨味道和复杂情绪在赵国栋心间如夏日雨后的杂草一般纷乱的攀援生长起来。

  自己这辈子似乎在女人问题上一个最大的弱点,情爱泛滥,总是剪不断理还乱,欲断还休,最终就是作茧自缚。

  罗冰并没有意识到赵国栋已经到家,如果是往常,赵国栋还要晚一些才到。但今天赵国栋提前了一些时间。

  距离过年还有两天时间,他打来电话要回来,这让罗冰欣喜若狂,他年关上有多忙罗冰很清楚,公事儿私事儿混杂在一起,按理说根本就不可能有时间走自己这边来,但是他却专门叮嘱要过来吃饭,晚上也要住在这里,这份温暖让罗冰简直有点子混乱了。

  轻轻哼着欢快的小曲儿,罗冰娴熟的熬着羊肉汤,浓郁的香味儿在厨房里弥散,让赵国栋也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气,似乎要沉浸在这令人愉悦的享受之中。

  将汤勺放好,罗冰满意的看着用文火细细熬着的肉汤,脸上动人的红晕溢光流彩,这是陷入情动中女人的特有风姿,只有当情感气息酝酿到极致时,才会通过面部职肤表现的这样明显,美眸中流淌的情潮。无论是谁,一眼就可以看出她心湖中荡谦着阵阵情澜。

  赵国栋悄悄走过去,从背后搂住对方腰肢。大吃一惊的罗冰猛然挣扎起来,但是随即就反应过来,娇嗔般的扭过头来:“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家里进坏人了呢。”

  “这里是飞楼,你外边是双重保险门,坏人怎么进来?”赵国栋将脸贴在对方温热的面颊上,轻轻嗅着对方发梢的清香,耳垂丰肉就在嘴边。细腻肉感,赵国栋禁不住舔抵了一下,这一动作险些就要让罗冰瘫软在地。

  “不要罗冰感觉到身后男人身体的变化,脸颊却不受控制的滚烫起来,呼吸也变得有些粗重,努力的将自己头向后仰,似想要摆脱赵国栋这种袭扰。

  罗冰个,头很高,而且骨大肉丰,属于典型的北方女人,胸隆臀大,腰肢处略略一收,呈现出一种葫芦状的丰腴美,加上长期锻炼运动。使得身体肌肉匀称而又饱满,而且面若银盆般圆润丰满,肌肤却又有着北方人少有细腻滑嫩,委实是一个难得的美人。

  “坏人进屋,岂能不要?。赵国栋腻声调笑着,手已经滑入了羊毛衫下摆。

  罗冰外边穿的是一件羊绒大衣,回家早已经脱下了,下体只有一条羊绒裤袜。赵国栋的手轻而易举的滑入了对方衣襟下,女人温润平滑的小腹便在手中。罗冰只感觉自己的抵抗力在迅速消失,赵国栋呼吸传来的热气在耳际颈项上流淌,就像岩浆一样熔化着她的抵抗防线,渐渐的,她感觉到自己身体开始滚烫起来,不由自主的配合着对方那双手扭动着,迎合着。让对方可以轻松自如的解开自己背后的乳罩锁扣,一双手不断的揉弄着自己胸前那对凸起的软肉。要将自己推向沉沦的深渊。

  幸亏沸腾的羊肉汤解救了罗冰。溢出来汤汁落在灶台上,发出吱吱的刺耳声,让两个沉迷在情海欲河中的要女这才意识到这里是厨房。

  粗重的喘息和呢喃声混杂着快活到极致的呻吟欢叫声中,一直在昏黄的灯光下回荡。罗冰已经记不起自己几度疯狂了,她只知道现在自己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就像浮在云海中,显得虚无飘渺,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那种弥漫到神经末梢每一处的快感让她足以回味经年。

  两左就这样紧紧依偎着,**的**相拥在一起,交颈而眠。

  “今年我爸我妈让我回去过年。”罗冰脸上**过后的余韵尚未散去,她拉过赵国栋的手扶在自己臀瓣上,爱郎喜欢自己身体哪一个部位她了如指掌,她乐意让对方在这个时候享受自己的身体。

  “哦?”赵国栋有些诧异。

  “罗锐来找过我几回,又在我爸我妈那边说和,希望我回家去过年。免得在外边冷清罗冰幽幽的道。

  “这是好事儿啊。我不是早就让你抛开那些心结么?再怎么也是一家人,一笔写不下两个罗字,值得高兴啊。”赵国栋也替罗冰高兴。

  “罗锐恐怕知道了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他问我为什么不结婚,我说我不想结婚了,就像这样一个人独身一辈子,他不相信,问我是不是喜欢你罗冰让自己的脸颊藏在赵国栋的手臂弯处。

  最后两天,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