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零七节 痈患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零七节 痈患

  心国栋从牛陵离开时只经是下午一点钟金梁到土城段的高速公路尚未竣工通车,但是从宁陵到土城,金粱到安都的高速路已经通车了,虽然麻烦了一点,但是奥迪从宁陵上高速路收费站到土城下高速路收费站只用了二十分钟,比以往走口旧国道节约至少二十五分钟。

  越过斜月岭都还可以看到依然还在热火朝天的公路建设工地,估计得三十下午才会真正收摊儿,翻了年就要说全线竣工通车的事情,建设单位也不敢有丝毫松懈。

  从金粱到安都莲叶坪收费站下站。二百公里出头,只用了一个半时不到就出站了。

  赵国栋不知道高速交警是否开始上路执法,也不知道那高速路上所谓的雷达测速区标识是不是吓唬人还是真的已经被记录在案。

  不过彭长贵到是颇为知晓自己归心似箭的心理,并没有在意这些东西。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将这辆进口奥迪高速稳定的性能发挥到了极致。一路上几乎是见车超车,轧着超车道一路狂奔,车速基本上保持在一百五十码左右。

  这一段高速竣工通车时间还不长。车流量还不算很大,由于占国道经过几次整修,路况也都不错。所以基本上没有重型货车在上边,高速路收费价格不菲,精打细算的营运货车是没有几个原因走上边的,而中巴和大巴走高速的也很少,成本问题和上下客人的方便性都是限制它们走高速的原因,所以高速路上基本上就是小车的专用公路了。

  安湘高速公路是“十五计戈小”中安原省的重点工程之一,这条高速公路对改善安东地区交通条件,减轻口旧国道安都以东路段车流压力有待大作用,仅仅是金粱到安都路段的通车就大大减轻了永粱境内的交通压力小车改走高速路使得口旧国道成为货车和大巴的专用道路。一旦安都一长沙全线贯通,口旧国道安都至长沙段就会变得更加畅通。

  天乎建设也参予了安湘高速公路的建设,不过天乎建设拿下的标段是在湘西境内,不在安原省范围之内,他们的工程也接近尾声了,估计会随着金梁土城段一起竣,而实现安长沙的全线通车。

  天乎建设现在相当大的利润点都转移到了高速公路建设上,由于长期专注于高速公路建设,国内几乎每一条高速公路投标,天乎建设都绝不落下,由于长期从事高速路公路建设施工,也使得作为一家民营企业的天享建设在这方面颇有名气。

  滇缅公路也为天乎建设提供了一个巨大舞台,这条基本上是按照一级公路标准的建设的战略性公路对于促进滇南和缅甸抑或是可以说是中国和东盟之间的经贸往来有着无与伦比的史诗性作用。

  正因为天享建设作为一家民营企业在国内外都取得了相当成功,也使得它在上市之路上显得颇为平顺。相较于沧浪水业在深交所的上市历程,天乎建设选择了在港交所上市,而前期的运作都相当顺利,作为天乎建设的母公司天乎集团也因为即将在港交所上市而开始为香港媒体所关注,尤其是天乎集团还有之个在内地更具影响力的子公司一天乎地产。

  一直到奥迪下站,赵国栋都想得有些出神,天乎建设步入了上市轨道。不知道在香港上市之后,自己是否应该考虑逐渐出手减持套现呢?

  下午四点,奥迪已经安稳的将赵国栋送到了赵乎望许秀芹老两口住的别墅门外。虽然是别墅区,但是赵乎望两口子这幢两层楼的别墅却显得十分朴素,甚至可以说简朴,与周围其他邻居们的别墅相比,赵家这幢别墅实在显得太过于低调寒酸了一些,无论是后院的花园,还是前边的草坪绿地,赵乎望两口子都是自己动手,这当然无法和邻居们请来的专业设计师和绿化队伍相提并论。

  硕大的车库里虽然足以容纳三辆车有余,但只有一台奥迪车,对于居住在这里的邻居们来说,奥迪绝对只能算是中下品车,宝马得7字头,奔驰也得级的才算配得上这里低调的奢华,日本车是断断上台面的。

  赵国栋喜欢这里的绝对安全,全时监控系统和绝对高素质和责任心保证的安保队伍是赵国栋选择这里的主要原因,虽然物管费用很高,甚至高得有些离谱,但是赵国栋觉得值,他不想因为留下两个不愿意请保姆的老人在家中,却因为一些意外因素而出现啥终生遗憾。

  略泾推开征矮的木耕门,简朴的前院内稀稀落落的葡萄藤滞大块的阳光,冬日里四点钟的太阳已经丧失了热力,除了留给人一抹心理上的温暖外,其实并无多少实质热度。

  藤架下的竹制躺椅空无一人。一份报纸,,这是老父亲退休后雷打不动的消遣生活一部分,一杯浓浓的荣莉花茶,这同样是父亲的最爱。

  “咦?蓝黛?!真是你?。

  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客厅里,一副家居打扮的窈窕女子并没有注意到赵国栋的出现,正小心翼翼的使用着吸尘器。

  “你回来了?!赵叔,许姨,国栋哥回来了。”女子脸上浮起一抹惊喜的笑意,顺带也飞起一丝红晕。清亮的眸子中喜意盈目。

  赵国栋一阵别扭,这可是大年三十。怎么蓝黛会出现在自己父母家中?

  他隐约知晓蓝黛经常来父母这里。估计频率高达一个月一次,这是赵国栋从自己父母日常谈话中估算出来的。

  父母亲对蓝黛很有好感,或许是几个子女都常年在外,回来时间不太多的缘故,对长得漂亮又说得一口标准普通话的蓝黛十分喜欢,赵国栋也不知道蓝黛是怎么就能投了自己父母的缘,总而言之她成了父母这里的常客。

  平时来也就来了,但是今天却有些不一样。

  赵国栋对蓝黛也是有些说不出的滋味,这女孩子不简单,外表冷峻优雅,但是心思却是慎密深沉,据说在安都市驻京办里短短一年多时间。颇得驻京办主任的欣赏。

  父母的出现让赵国栋一些酒到最边的话又收了回去,这种情况下说什么都没有意义,父母很显然是希望蓝黛留下来,想想也是,一个家在东北的女孩子,孤身一人在安都。这年夜里人家都是家家户户热热闹闹。她一人独自呆在宿舍里这份滋味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也的确太难熬了一些。

  想到这儿,赵国栋也是禁不住暗叹,十年前的一场贸洽会就让自己似乎和这四个女孩子结下了缘分,十年过去,到现在自己都还和她们牵缠不清,长卜鸥不说了,乔珊和童郁,现在还有这个蓝黛,也不知道这究竟是自己的桃花运呢还是孽缘?

  见到赵国栋神色似乎没有其他异样。蓝黛一直吊在半空中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一直害怕赵国栋不高兴自己的出现,尤其是在这种日子。都是一家人团聚的时候,自己实在不适合出现在这里,但是寒夜难熬。没有回老家的她的确无处可去。

  往年她有时候都是去刘家,但是这一两耸来她渐渐不想去了,刘兆国变化很大,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她甚至知道刘家已经潜伏着一

  “你还知道些什么?”

  赵国栋有些疲惫的靠在沙发上。用手扶住有些突突猛跳的太阳穴,虽然他早就预料到了有些,但是来自蓝黛的这些情况映证了他内心的担心。别看刘兆国在安都市的地位稳如泰山,甚至和孙连平的关系还相当密切,但是他踏出了那一步,也就意味着要回头很难甚至甚至可以说没有回头路了。

  蓝黛有些特怯的瞅了一眼赵国栋。

  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自己在赵国栋面前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渴望被他关注的向往,但是一旦对方心情不好。她又特别的紧张和难受,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就是十年前的那一个,承诺?真的是因为这个承诺么?

  “我在问你话,你又走神了?”赵国栋有些恼怒的盯着坐在自己对面,有些像个在大人面前却了错误小女孩一般。那样无辜的眼神,看得赵国栋一阵气闷。

  “其他我不太清楚,但是我听到大姐经常发牢骚,还有时候骂刘哥。都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只有在赵国栋面前蓝黛才会这样敞开心扉把所有的和盘托出。

  “这些话你没有和其他人说过吧?”赵国栋紧盯着对方眼神。

  “没有蓝黛很肯定的回答道。

  “我知道了赵国栋扶住自己额头,有些头疼般的摆摆手。

  最后两天了,兄弟们支持几张票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