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一十六节 耐人寻味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一十六节 耐人寻味


  兼饭蔡正阳本来有安排。但是却最终却把赵国栋叫到儿参加。

  能让蔡正阳作陪的当然不是凡夫俗子,中组部一位部务委员。

  虽然这位部务委员不是滇藉人士,但是其老母因为卓体原因所以定居了气候最为适合的昆州,所以这位部务委员每年春节都要到昆州,而这位要员虽然是因私莅临昆州,但是蔡正阳却要礼羊性的宴请,而这位部务委员也接受了邀请,足见蔡正阳对这位部务委员的看重,也能看出二人关系不浅。

  不过这顿饭却是让赵国栋吃得心神不宁,给蓝黛打过去的电话居然是乔珊接着的,这让赵国栋惊诧莫名。仔细查看了电话号码,没错,是蓝黛的,但是这怎么会是乔珊接着的电话?

  乔珊只说和蓝黛偶遇,现在在一起喝咖啡,这更是让赵国栋有些着忙。

  这乔珊在古小鸥肯定在,而且赵国栋可以肯定古鸥几人是发现了自己和蓝黛一起出现在昆州,弄不好就是在翠湖宾馆中出的茬子,虽然自己和蓝黛之间没有啥,但是落在古小鸥她们眼中,这黄泥巴落在裤裆里一它不是屎也是屎,那就得搅起治天波浪,但是从乔珊的语气中似乎听起来很轻松,又像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这可让赵国栋心中嘀咕不已。

  这边肯定走不掉,陪同中组部要员的机会换了别人那是磕头作揖也换不来的机会,蔡正阳亲自作陪,又把赵国栋叫上了,就没有再叫其他人。这顿略显单薄的饭局反倒是衬托出氛围的不一般。

  中组部这位显然也是知道赵国栋的,宁陵市的地位原本还不足以让中组部的大员们关注,但是去年赵国栋很好的利用了各种资源,使得宁陵市创造了全国地级市经济增速之冠这个头衔,虽然在总量上还远不足以与沿海地区那些城市相提并论,但是这毕竟是速度之冠,作为市委书记还是引起了中组部的一些关注。

  在安原省委呈报中组部的后备干部名单上,赵国栋也是赫然位列其中。

  而赵国栋出现在滇南省委书记的宴请上,无疑也说明了一些什么,而这位省委书记是发迹于安原也就映证了赵国栋和这位滇南省委书记渊源不浅。

  有利有弊,但是赵国栋知道现在自己还没有资格选择这些,就算是落入石法眼中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儿,而这位能与蔡正阳把酒言欢,自然也是和蔡正阳关系不一般。

  等到赵国栋回到翠湖宾馆时已经略略有些醉意了,面对中组部要员和蔡正阳,赵国栋只能是乖乖的夹着尾巴充当小字辈,白酒也好,红酒也好,无论哪位大佬举一举杯,赵国栋也只能咬紧牙关一口闷,以显示感情深。

  这不计成本的轮番下来,饶是赵国栋酒量甚豪,也觉得有些酒意上涌。尤其是这白酒红酒一杂,对于他来说就感觉有些身体发飘了。

  看看蔡正阳和那一位下桌子之后依然是谈笑风生,除了面色略略红润一点,根本看不出其他,虽说自己喝得比他们俩多,但是两人下去也不少,姜还是老的辣,自己还是嫩了点,面对两位大佬的“摧残。”饶是底子厚实,还是有些承受不住。

  别克商务车把赵国栋送到翠湖宾馆时,赵国栋还能稳得住,还故作潇洒的和送他的秘书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事儿,对方也还真以为赵国栋没问题,也就礼节性将赵国栋送到大厅处才离开。

  赵国栋走进大厅就觉得自己今天怕是要出状况,记忆中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绝大多数时候自己都是应付裕如,少数时候自己也会感觉到有点高了,但那也不会影响到正常行动,顶多也就是精神状态显得特别兴奋而已。赵国栋房间在九楼,他是提前预定了的,商务房,价格不菲,但是条件不错,出门在外,赵国栋更希望住宿条件能好一些。

  回到房中。赵国栋就有些天旋地转的感觉,茅台和拉菲混杂起来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赵国栋感觉自己若是不吐出来,今儿个晚上就不得安生,不如吐出来,今晚还能睡个安稳觉,所以索性就钻进卫生间三五两下便倒了出来。

  赵国栋感觉到房间里有人,但是这会儿他的确不想睁眼睛,昏昏沉沉的脑袋让他有些吃不住劲儿,但是声音似乎有些熟悉。都是些女声。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也懒得听,只想蒙头大睡。

  有人来替自“肌;鞋。其车连袜子也脱了,有人把自只扶起来。脱掉外宋,谓间里的灯光有些昏暗,赵国栋也有些模糊。不过他能感觉到应该是古小鸥和乔珊她们。

  古小鸥和乔珊几女都没有料到赵国栋回来是这样一副情形,打通手机里含糊不清,听也能听出来是有些醉了,但是未曾想到会醉成这样。开始还以为是不是赵国栋为了躲避而装醉,但是很快她们就发现赵国栋是很罕见的醉得不轻。

  当她们好容易通过值班经理打开赵国栋的房门时,才发现赵国栋已经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了。

  几女这才忙不迭齐心协力把赵国栋扶到床上,古小鸥到是不避啥嫌,替赵国栋把外衣外裤脱掉。

  赵国栋身体壮实,来昆州只穿了一条厚实的休闲牛仔裤,这一脱下来。也就让乔珊和童郁两女都有些脸发烫,赶紧把目光移到一边,虽然在游泳池里早已经见惯不惊,也不避讳这些,但是在卧室里感觉却又大不一样。

  “瞧瞧,怎么会弄成这样?”古小鸥有些气呼呼的拜

  “谁知道,没准儿就是有意喝醉呢。”乔珊笑嘻嘻的道。

  房间里只有一盏昏黄的壁灯,三女坐在沙发里。童郁只是绕着手上的皮筋把玩,不愿意插言。

  “哼,躲就能躲得过去?。古小鸥恨恨的瞪了床上呼呼大睡的赵国栋。

  小鸥,我看国栋哥不是这种人。是你和珊珊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蓝黛可能是对国栋哥有些想法,但是我觉得国栋哥现在并没有其他想法,看看他和蓝黛住在两层楼就知道了。”童郁忍不住道。

  “那可说不清楚,如果没有咱们今天这一打岔,没准儿晚上,蓝黛就能溜到这床上来呢古小鸥仍然气鼓鼓的噘着嘴巴。

  “那他们俩不知道选一个紧邻的房间,那多方便?”童郁摇摇头。“我问过刚才那位值班经理,国栋哥的房间是早就有人替他定下的。只定了一间,所以蓝黛那间房肯定是她自己过来之后才定的。”

  古小鸥和乔珊都没有想到童郁心这样细,居然连这一点都想到了,不禁对童郁刮目相看。

  童郁被古小鸥和乔珊看得有些心发慌脸发烫,赶忙移开话题:“不过现在他们算是碰上面了,明天国栋哥要去黔阳,我估计蓝黛也肯定要去。如果咱们不守着,没准儿??刀刀。

  古小鸥的注意力立即被转移走了。“哼。那不行,明天我们得一块儿去黔阳!”

  乔珊却没有古小鸥那样好打发。她似笑非笑的瞅了一眼童郁,看来童郁倒是个细心人,连这些都想到了。也足以见出她对蓝黛出现的警惧,都不容易。

  结果就是从昆州飞往黔阳的飞机上多了几个争奇斗艳的女孩子。

  一觉睡到天亮的赵国栋也是无奈,索性就不闻不问,自顾自的安排自己行程。这种情形下你若是多插一句嘴那都得招来不少麻烦,所以就采取冷处理方法,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谁也不理,等到时间一到直接单独坐车到机场。

  在黔阳赵国栋也拜会了柳道源,柳道源也是很高兴,把黔阳市长周登高和他的秘书也就是赵国栋的同学冯明凯叫上小聚了一下。

  把周登高叫上聚了一聚很耐人寻味。既可以理解为周登高是赵国栋同学的领导,也可以是柳道源对周登高很看重,总之意味深长,足够领悟一番。

  冯明凯仍然跟着周登高在当专职秘权,但是翻了年就可能真要下去任职了,他也老大不小了,比赵国栋还大一岁多,已经满了三十五,跟着周登高一干就是七八年,周登高据说翻了年之后位置可能就会有变化。但是现在到哪儿还不太清楚,总之可能会上一步,在离开之前,总得把自己身畔人安排好,这是每位领导的惯例。

  以冯明凯目前的级别,到时候下到数阳下辖哪个县区担任副书记副县区长应该不在话下,当然县区之间也有差别,担任副书记副县长或者常委之间的差距也很大,就要看周登高怎么操作呢,但是既然周登高可能要上走,估计安排不会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