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二十节 峰回路转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二十节 峰回路转


  寸年有此骄狂的目米落在脸淡然的赵国栋脸卜。不锈嚼烟念里拿出一支烟来在烟盒上顿了两顿,轻蔑的扫了赵国栋一眼,然后叼在嘴上,乙阳。打火机钢响的声音中点燃烟。吐出一口烟雾,“这就是你对象?”

  童郁脸上一阵绯色闪过,“李志航,我自己的事情用不着向谁报告吧?”

  “当然,不过婶婶走的时候可是把你许给了我,这算不算违约?”青年有些轻佻的吹了一口般气,“你们家这辈子都欠我的,你更是欠我的!”

  童郁脸上一抹痛楚和怒意混合的神色一闪而过,“李志航,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你应该知道那种时候所说的不过是安慰即将逝去的人,难道说你还觉得这值得反复咀嚼?”

  啊哈,童郁,这就是你们童家的德行?”青年似乎早就料到童郁会有此一说,并不感到意外,“没啥,我从没有指望过你会兑现这一条。那的确是你母亲的一厢情愿而已。不要以为自己多喝了两天墨水就不得了,这年头大学生找不着工作的比比皆是。我就是想来瞧一瞧,你找的对象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值的你这么几年里对我避而不见。就是他?银样锻枪头?!还是真的内外兼修的真材实料?”

  赵国栋也没有想到这火头子一下子就能烧到自己身上,说实话这个,家伙外貌形象不差,除了言语有些张狂外,也没有啥太令人讨厌的地方。毕竟在这旮旯里能开一辆林肯领航者,嚣张一些也可以理解。

  只是这家伙却把矛头指向了自己。而且说自己是银样锻枪头,这词儿可不大中听,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不太好的方面。

  “兄弟,能不能说些有意义的话题?”赵国栋无比的平静,似乎是童家欠了这家人一些情,而这个家伙似乎有点子挟恩自重的味道,但是又不完全如此,至少这家伙并没有死皮赖脸的扭着这个话题不放。而是有些不忿于自己的出现似的。

  “小子,和我称兄道弟,你够格么?别以为你长得人模狗样就可以左右逢源了,你玩不起的。”青年目光中极尽挑衅之意,扭过头道:“叔,这就是你选的好女婿?不知道在哪里高就啊?是吃官饭的还是挣大钱的啊?混得不赖的样子,也能玩得起大切诺基了,是你的么?别是吃软饭的吧?”

  “不是,借朋友的。”赵国栋有些好笑,这小子似乎只是想要在童郁面前侮耸自己一番,发泄积郁已久的愤懑。

  几女脸上都浮起愤怒的表情,居然把赵国栋视为吃软饭的?这年头遇见过嚣张的,可没有遇见过这等狂妄的。

  “啊哈,借的?借的你也敢开到这儿来,是欺侮我们乌尤镇人没见过世面还是觉得咱们西章县是穷旮旯?”青年更加得意,脸上说不出的那股子放纵味道。

  “没,真没那意思,就是觉得这边路不太好走,所以找朋友借了一辆车,陪小郁回来看看。”赵国栋神情坦然。似乎完全感受不到对方的愁意寻衅,“正好碰上了喝春酒,大家热闹热闹。”

  似乎是对赵国栋的软弱低调很是满意,青年态度稍稍收敛了一些,小郁不错,要人才有人才,耍样貌有样貌,找了你可惜了,牛嚼牡丹啊。”

  赵国栋啼笑皆非,居然还被这家伙用文绉绉的语言给挖苦一番,难得。

  “嘿嘿,兄弟,在一起也是缘分。要不大家喝一杯?”赵国栋举手欲拿桌上的酒瓶,要替对方斟酒。

  对方有些不屑的推开赵国栋的手,自顾自的提起酒瓶往自己面前位置上的玻璃杯一下子给到了一个满杯,径直举到赵国栋面前,“你干了这杯,才有资格和我称兄道弟。”

  赵国栋皱了皱眉头,“你干一杯。我就干一杯。”

  “你和我讲价钱?这乌尤镇上谁敢和我谈条件?我让你喝是看得起你。你别给脸不要脸。”青年脸有些扭曲了,本来就是想要找碴儿来的,可赵国栋表现得挺知趣儿,周围人都看着。弄得他不好发作,这会儿可好,正好给自己机会。

  “大侄子小赵酒量有限,他喝不下,当叔的替他喝了。”童父已经意识到怕是要出事悄,赶紧上前来劝解。

  “叔,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你们童家不够意思啊,今天这小子如果把这杯酒干下去,我瞧他顺眼。没准儿就放他一马,如果喝不下去。或者给我装楞卖傻,“哼哼,叔。你就别怪我翻脸!”青年脸色已经多了几分狰狞之色,门口也多了几个青皮壮汉脸色不善的看着这边。

  赵国栋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这场闹剧,这人到霉走哪儿也是一路倒霉。这一次自己出来似乎就有些不顺。蓝黛和这三个丫头搅在一起。看样子也是针尖对麦芒,这好容易消停下来,到这旮旯里还得弄出这么一桩破事儿来,难道为这事儿还得去打电话报。凶或者去找冯明凯来张罗替自己解围?那还不真的应了他的话了?

  这子明显是来找茬儿的。就算自己把这杯喝下去,这小子肯定又要找另外的事儿来隔应自己,可现在处在这环境下自己怎么应对?

  童父被青年有些凶悍的话语一逼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噤,他当然知道李家在这边的霸道,搞矿山的如果没有点势力,就算是你只想老实本分做生意,那也玩不转,李本福在西章县几近是可以横着走路的角色,虽然他本人相当会来事儿,但他这小三子可不是善茬儿。

  “小子,这杯酒你喝是不喝?”青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看了看表。“现在一杯不够了,得这一瓶全给我喝下去!”

  他就是听说童郁回来专门过来要生点事情出来,父亲陪着几位客人在家吃饭,除了江县长之外,还有一位特别重要的贵客,那是平时难得巴结上的角色,那是也是瞅着这会儿得空父亲一时半刻结束不了,才把父亲的林肯领航员开出来显摆一下。

  “大侄子,刀刀刀”童父还欲再劝。却被对方暴烈的打断:“够了,叔,我尊敬你才叫你一声叔,别给脸不要脸!今天我爸有贵涧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一,。不想把事情弄大,他今天如果不吃敬酒,那我也替他准甘制了罚酒!”

  “童老二,你快叫你这个软脚女婿把这瓶酒喝下去,没准儿志航哥就算了,县里江县长都陪着贵客在本福叔家里做客哩,别惹得志航哥生气。那你们童家都是吃不了兜着走!”站在门口斜抱着双臂的一名汉子大大咧咧的道。

  赵国栋瞥了对方一眼,却是一怔。对方看样子也就是一个二混子模样的角色,却穿了一件有点像工作服的劳动服,只是那劳动服胸襟上却印着四个挺醒目的字儿,“国全能源”

  国全能源?!

  “能否容我打个电话?”赵国栋心念急转,嘴角却是浮起一丝冷笑。

  ,,

  许伟看见手机上的电话号码有些惊讶,是大哥来的电话,是问自己春节为什么没有回去么?子全哥应该给大哥说了才对,自己春节前也打了电话给姑妈说了啊。

  许伟现在的确很忙,跟着房子全风里来雨里去打拼了几年,从前年开始鼎南这边的业务基本上就交给了他,国全能源的主要基地都在蒙晋两省,黔省这边不占主要地位,但是许伟过来之后感觉到黔省这边市场迎来了一个难得的机遇。

  那就是黔南省委省府出台了政策为了确保黔南省委省府提出的绿色黔南生态黔南战略,要求强制性的关闭小蝶窑,限制煤矿,鼓励蝶矿之间的兼并重组,并出台了要求更高更严格的媒矿安全设施要求以及一体化标准,这使得许多小煤窑小媒矿都陷入了绝境,要么被强制性关闭,要么就只有出售给大型企业。

  虽然黔南省委省府没有明确要求由国有企业进行兼并重组,但是真正要按照黔南省委省府提出的高标准严要求,所需资金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几乎没有几家民营蝶矿能够达到,即便是有些企业能够达到,也对这些待价而沽的小煤矿挑三拣四,价格上更是百般打压,尤其是省内几家大型国有煤矿企业更是条件苛刻,这让很多私营煤矿都了无生趣。

  国全能源这个时候无疑就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因为国全能源在黔省规模并不大,但是却又有着雄厚实力,希望在黔省大步扩张来获得整个西南市场,这一拍即合,立即成就了许伟这一年多来取得战果。

  许伟并不具体管煤矿的开采洗选,甚至连销售回款这些都有专门人员负责,房子全交给他的任务就是尽可能的发掘潜力,同时寻找合适的扩张机会,兼并收购,扩大国全能源在这边的市场,就是一个掌舵职责。

  这倒是正合了许伟的胃口,真要让他去具体负责开采洗选销售回笼。许伟自认为自己还不如那些长期高这一行的专业人员,但是如果说要协调渠道,理顺各方关系,摆平上上下下那些杂事儿,那却是他的强项。他在国全能源挂了个总裁助理的身份,却负责着国全能源在黔省的主要业务,正因为如此他几乎是全副身心的放在了这边的业务上,今儿个也是下边一个被收购矿矿山老板盛情相邀,而这位老板在西章县也是有些影响力,所以他也就勉为其难与负责毕节这边业务的一个兄弟一起过来,对方甚至还把县里一位副县长邀请到作陪,不能不说是花了些心思。

  国全能源在这边的扩张并没有采取全额收购的方式,而是采取收购部分股权,然后吸收对方加入,国全能源再注资进行设备和产能改造,同时将这些企业职工统一纳入国全能源的技能培体系,无论是管理人员还是工人都要进行正规的培方能重新进行上岗。

  地方政府对于国全能源的这一举措也是大加支持,毕竟太过于高的事故率和死亡率也是悬在地方官员头上的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而如果这些私营煤矿如果全数关闭,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又是不可承受之重,国营企业胃口更刁,只喜欢条件更好的媒矿,对于条件稍稍有些差的矿山都是不屑一顾,国全能源的出现几乎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你在哪儿?”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永远是冷静而清晰。

  “大哥,我在黔南这边,我刀刀刀”没等许伟说完。电话那边已经打断了许伟的话头:“我问你在黔南哪里?具体位置。”

  吃了一惊的许伟,赶紧站起身来走到门口,一桌的主宾都意识到许伟怕是接到了重要人物的电话,这位别着挺年轻的角色狠戾着呢。

  来黔南不到两年时间,许伟据说已经在煤矿老板这个圈子里赢得了不小的名声,无论是刀斧临头还是美色缠身,这个家伙永远都是面不改色心不跳,这是许伟跟着房子全在内蒙和晋省打磨几年操练出来的性子。

  这煤矿转手易主动辄动辄都是上千万的买卖,谈判现场百万级别的差价他一言而决,煤老板们为了想谋个好价钱,自然免不了要在他身上下功夫,啥阴毒龌龊的手段都玩得出来,但是愣是没有人在他身上占到了便宜。足见此人的深浅。

  几句话结束,许伟脸色已经变得异常阴冷,目光如炬,招了招手,两个一直随身紧跟许伟的保镖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疾步闪到了许伟身后。许伟直视有些莫名其妙的主人。“老李,你有个儿子?”

  “我有;个儿子,许公子,您这是啥意思?”主人意识到恐怕是出了啥状况。

  “那好,我告诉你,你有个儿子这会儿就在这乌尤镇干了天大的蠢事儿,居然敢威胁我大哥要找他麻烦。我给你一个建议,十分钟之内最好让他马上向我大哥道歉,然后立即消失,否则,我担心你和你儿子会有很大的麻烦,包括你,老江。”

  兄弟们,清晨起来码字更新,老瑞精神可嘉,那就支持几张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