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二十一节 大人物?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二十一节 大人物?


  汗伟早凡经不是那个十年前刚刚从果阳乡下专出来那个年郎了。

  十年来道上的风风雨雨已经让他面临任何大风大浪而不变色了,当房子全渐渐脱离道上风云步入更高层次时候,那些上不得台面的阴暗东西注定要有人来接拜

  民营企业的成长过程本来就是在辛酸血泪和刀光剑影中沉浮,谁也无法摆脱,尤其是像煤矿企业这种资源型企业,其间的挣扎聚合更是不免避免的浸淫在血雨腥风中,等你能够上升到漂白涤清的层次时,就算是修成正果了。

  许伟许强两兄弟也是自觉自愿的加入了这个行道,谁都知道民营企业比不得国有企业有政府这个大靠山作为依靠,而民营企业你要壮大要发展,就免不了要面临来自方方面面的刁难和明枪暗箭,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果你不能从黑到白几路上晃荡几圈,你就算不上一个真正的角色。

  许伟是最佩服自己这位表兄了。能够让子全哥俯首帖耳言听计从的人,唯此一人。

  虽然子全哥也说大哥有着这样那样的弱点,比如女人和私生活,尤其是走他这条道上的,更是应该忌讳,可这位表兄就是“独立特行。”他不是没听说过这位表兄的些许风光,可这么一大帮女孩子如群星环绕,连许伟都觉得有点过了,也不知道表兄该怎么摆平这群女人。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那都不仅仅是力气活儿,还得是技巧活儿。

  结果毫无悬念,也不值一提。

  当张牙舞爪正准备教赵国栋一番以便在童郁几个女孩子面前展示自己的“强悍威势”时,青年的“高大形象。被他以百米速度赶到的父亲一记响亮的耳光外加一脚顿时泯灭,落荒而逃的他。在很多年之后才勉强从电视上辨识出曾经和自己对面而视的赵国栋的真正身份。

  “你们国全能源在这边也有动作?”云开雾散,童家立即重新安排了一桌放在首席,赵国栋、许伟、李本福、江县长加上国全能源负责毕节这边业务的一个负责人,围成了一桌,酒换成了林肯领航员上拿下来的茅台。

  “大哥你这几年也不怎么关心我们国全能源了吧?”许伟也是眼眨眉毛动的机灵角色,一听那句“你们国权能源”就知道赵国栋不想和国全能源扯上什么关系,自然是心领神会,“这两年黔南这边政策变化很大,上边环保标准一天比一天高。政策一天比一天严厉,私营小煤矿根本就没有生存空间了,要么联合起来重新整合加大环保和安全方面的投入,要么就是被其他大型企业收购直接收购以求达到标准,要么就是直接关门走人,只有这三条路。没有别的选择。”

  “我们国全能源本来主要在水城那边,从前年开始过来到这边发展。地方政府对我们很欢迎很支持,邀请我们帮助他们整合地方小煤矿。所以这两年我都在这边呆着

  “是啊,赵先生,我们西章县政府很欢迎像国全能源这样的大型综合性能源企业来西章投资发展。我们黔南资源丰富,而且现在省委省政府有意发展绿色环保能源经济,以求使我们般南山更蓝,水更清,打造幸福黔南,我们也热切期待国全能源在煤炭行业之外也能投资兴业,我们省、地区和县三级都愿意以最优厚的政策待遇欢迎到我们这里投资赵国栋有些讶异的瞅了一眼这位江县长,年龄不算大,四十岁左右。黑瘦精明,就是这本地人,黔南土音混杂在有些变味儿的普通话里听起来有些别扭,但是道理却是紧跟省里的政策,这家伙是西章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在这旮旯里当然算是个人物,就连许伟也不敢瞧对方。

  江中林当然也对赵国栋充满了兴趣,就凭他的感觉,面前这个人虽然年轻,但是却带着官场上特有的凝重威压,这是上位者长期抬情养性形成的气场,不是那个,人能够模仿出来的,如果是官场上的人物,而外边这台大切诺基又是黔南牌照。这就耐人寻味了。

  许伟对时方集份讳莫如深,这更增添了江中林的好奇心。

  许伟代表的国权能源集团他是知道底细的,在内蒙和晋省也是极具规模的大型综合能源企业了,在验省这边的资产反而算不上啥,都是这两年借助省里的整合政策才开始在这边加大投入,西章这种基础设施不怎么好的县份原来还没有入对方的眼。能够让许伟如此脑甑寻重的角色。而且听他们言谈中国权能源集团大老板似鲨个,年轻人很熟,这就不能不让他的好奇心更勘

  对方不像是黔存这边的。而且才才谈话中对话对煤炭能源领域政策十分熟悉,口音却是普通话,他对普通话的标准程度难以判断,所以有些怀疑莫不是京城来客,这童家怎么就能攀上这样一个角色?

  看着眼前这位江县长有些热切的神色,赵国栋也有些好笑,看来对方是真把自己当作一尊大神了,这个人也很精干,只是不知道把自己当作了财神还是大人物?

  不过说实话赵国栋在来之后对这边的情形的确让人心悸,黔南省委省府做出整合资源行业的决定无疑是明智的,如果放任这种无度的开发继续持续下去,只怕像西章这样的山区县要不了多少年就真的会变成穷山恶水,富了极少数人。死了无数人,毁了公众的环境,最终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将这些前期的政策失误造成的创伤弥补回来。

  “大伟,江县长代表西章县政府这样热情的邀请你们国全能源集团来这里投资,难道你们国全能源就没有一点反应?”赵国栋微笑着问了一句。

  许伟愣怔了一下,似乎是要确定赵国栋话语中的真实含义,看不出赵国栋表情有什么异样。这才谨慎的道:“集团公司的确有意要在这边投资,除了兼并合适的矿山之外,也和地区有关部门接触过,配合黔南这边产业政策调整,有意要借助国家能源部和环保总局的扶持政策,这是集团在上边争取到的政策,建立一座利用煤歼石的发电厂,在这边几个县都看了看,但是由于涉及到各县政策优惠和选址问题上,集团公司还没有最后做决定。

  江中林眼睛徒然发亮,落到许伟身上,这小子倒是隐藏得挺好啊。

  国全能源有这样一个计划,虽然一直秘不示人,自己还是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一些端倪,媒升石电厂应该是一个听起来很美好但是做起来很难的项目,但是这个,项目对于地方经济有利对于地方环境有益,惟独在投资额度和成本控制上却是一个天大的难题,投入巨大,收益成谜,没有哪个企业会冒然搞这个项目。尤其是在日前经济一片大火的情况下,傻瓜才会步入这个领域。随便投资哪个行业只怕都要比这个风险更小收益更大。“一个。优秀的企业所谋求不仅仅是利润,同样也要有承担起必要的社会责任心,也要学会在一些领域上寻求突破,看来子全在这一点上已经有醒悟了,西章条件不错,我建议你们国全能源可以多考察西章。”

  赵国栋很随意的几句话让江中林体会到了眼前这个年轻人带来的巨大压力,尤其是如谜的身份更是让他好奇心膨胀到了极处,他已经下定决心这事儿一了就得好好琢磨一下子此人的来历,没准儿就能获得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午饭后罕见得出了太阳,在冬日阳光很少见的黔南,这样的天气的确很难得,拿江中林的话来说那是贵客临门才会给这里带来阳光,一行人也就在童家后院一边晒太阳一边享受冬日暖阳。

  赵国栋也有意了解一下这边的情况。江中林也是相当健谈,谈起西章这几年的发展情况和面临的困难也是由点及面侃侃而谈,赵国栋也意识到对方是有意要在自己面前给自己留下一个好印象,但是此人的确对地方基层情况十分精熟,从基层乡镇面临的困境和乡村政权组织运行症结,从山区资源型县份发展经济所背负的巨大压力和束缚到更高层面对县级政府的考核机制,这个家伙都能说出一番头头是道的道理来,而且还很有些一针见血的精辟见解。

  看来这位江县长是真把自己当作了上边来的大人物,望向自己的目光中也是多了几分尊敬和仰视,尤其是看到自己用官威十足的话和许伟交待,更是加深了对方的这份印象。

  对方用了不少话语来试探自己。自弓都装作没在意,而并伟也是讳莫如深,对方就越是觉得自己身份不一般,弄不好还得在自己走了之后通过各种渠道来打听自己身份,赵国栋也懒得解释,权当冒充了一回中央要员,体察民情了。

  月票位置紧急,急求兄弟们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