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二十二节 纠结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二十二节 纠结

  六间的场风波并没有破坏赵国栋的情绪,相反怀让翅,凹虾山距离的了解到了玲南这边经济社会发展走势,也对柳道源的眼光和魄力有了更深层次的看法。

  这样大规模的调整产业结构是要付出一定悄价的。

  毫无疑问能让江中林这样的县级干部中的中坚力量如此不遗余力的执行黔南省委的决策,那没有一套监督手段,没有足够的执行力度,甚至可以说不经过一番刀光剑影的交锋。是决不可能做到的。要知道像江中林这样的县处级干部原本应该是反对这个战略转型决策最有力的群体,但是赵国栋看到的却是江中林挖空心思的想要引进国全能源来兼并县内煤矿,蝉精竭虑的吸引国全能源来西章县投资兴办综合开发企业。

  也许江中林的确是一个愿意干事儿角色,但是如果没有黔南省委的坚定决心,赵国栋相信县这一级的执行力度不可能这样坚决。

  让赵国栋感到欣慰的还有黔南政策与想象中的“国进民退”方式有些不一样,不指定不推荐特定整合主体。整合主体既可以是当地和外地的国企,也可以是外地的民企,也可以是本地的民企联合整合,总之方式和成分不限,只要达到省委省府提出的产业规模和安全环保标准即可。这足以显示黔南省委省府在政策上的一视同仁,对于民营经济体系发展应该是一个莫大的鼓舞。

  江中林下午三点过就走了,许伟陪赵国栋呆到五点钟才离开,各人有各人的事儿,赵国栋不希望自己的到来干扰到别人的正常工作生活。虽然他已经干预了,比如建议国全能源在可供选择的情况下选择西章作为煤歼石电厂的所在地。

  从许伟那里得知江中林是个人物。极有可能要接任县长,这人能干事儿,是个精明能干的角色,也辊乞能喝能玩儿,不过却把握着一个,度。不收钱不赌博,这也是许伟相当看得起这个家伙的原因。

  像这种资源型山区县,当个分管经济的常务副县长能做到不沾钱,那太不容易了,不收钱还勉强能接受,可是不赌博这可就真的太少见了。谁都知道赌博就是一个最便捷的敛财渠道。

  当然这江中林也不是没有一点缺点。好吃喝,好讲排场,但讲义气够朋友,朋友三四对路了,也要去娱乐场所潇洒一番,据许伟观察这江中林一样也不缺女人,在这边风气就这样,似乎对这一点不太在意,只要你能干事情就行。

  连许伟都看出来江中林是有心要结识赵国栋,那份热切劲儿一点也不掩饰,赵国栋对这样一个偶然相遇的角色也不缺好感,最后同意许伟在合适的时候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对方,多个朋友多条路,虽然江中林这样的角色目前看起幕层次低了一点,但是赵国栋却喜欢这个人的性格。

  土红色的大圆桌只剩下五个人,这是童家感觉到赵国栋身份的不一样了,专门腾出来一张桌子让几人来安安静静的吃顿晚饭,以免总有那些诧异艳羡甚至是嫉妒的目光飘过来。

  吃春酒素来是要吃两顿,关着密切的幕二天还愕来补一顿,虽然中午发生了一场风波,但是这不但没有影响到客人们的兴致,甚至还随着下午间不胫而走的消息传播迅速就在小镇上传开了。

  李财神当面掌捆自己儿子耳光。而且还亲自道歉,下午还陪着客人喝茶,童家这个“女婿”身份贵不可言的消息顿时在这个山区乡镇里传得沸沸扬扬。

  李财神是啥人?乌尤镇的人王,腰缠万贯,早已经是千万富翁了,近年来虽然在县城里发财去了,但是只要是回乌尤镇,就是镇里的党委书记镇长,那都是要搁下手上事情来陪着吃顿饭的。

  这顿饭不仅仅有李财神来陪着。甚至连县里来的县长都来陪着吃。这得多大的荣耀?要知道县太老爷以前何曾认识你童老二这个快要退休的乡镇干部?

  几乎是八竿子打不到的亲戚都要来看童家这个,“女婿”了,被架上火烧的不仅仅是赵国栋和童郁,更有童家一家人,童父的笑脸已经变得有些僵硬,先前隐约的得意现在甚至变得有些惶恐,至今童郁和那位赵都没有承认他们之间的对象关系,若是哪位亲戚真的问得狠了,那赵矢口否认,这童家日后的脸往哪里搁?

  好在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虽然有不少亲戚都来询问,那小赵都保持着一种淡然的谦和,对于亲戚乡邻们各种道贺一眺届都是脸姿意的点头应承,纹不仅让童父大大松了。航”同样也让内心如油煎一般的童郁也是捏紧了湿漉漉的手板心。

  冬日里黑得很早,当赵国栋他们这顿饭吃完时,天色已经完全黑暗了下来。

  赵国栋出门时,正碰上童郁,看见赵国栋似乎想要出门去转一转,犹豫了一下才问道:“国栋哥,别走远了,天都黑了。”

  “怕我不安全还是怕我找不到路?”赵国栋双手插在衣兜里笑了笑:“要不你当向导,带带路?”童郁踌躇了一阵才道:“那我们就在外边走一圈就回来,我们这儿没啥转的小鸥她们太累了,不想动弹了。”

  黔南冬季气温并不很低,饿亡是零度左右徘徊,但是北方人却很难适应,这种给人以阴冷潮湿感觉的气候最让北方人惧怕。为此童郁的兄长下午还专门到镇上买回来三条电热毯,要不还真不知道这帮女孩子怎么过。

  童父看着赵国栋和童郁一起出去的背景,心中稍稍放了下来。问了几遍,女子都不承认和这个男人是对象关系,可不是对象关系,这吃春酒跑来家里亮相干啥?难道自家女子的条件差了配不上他?就算他身份不一般,但是找婆姨只要人品好长得俊就行了,何况自家女子好歹也是大学生,难道还差了不成?

  起伏的山峦在已经黑下来的天际背后更显得黑魅魅,一到了晚上野外已经没有人,偶尔有一辆打着手电的自行车或者摩托车一晃而过,倒是远处镇甸里街道上的灯光透过黑暗,给黑暗中的人带来一丝心理上的温暖。

  “国栋哥,今天真是谢谢你了。”童郁双手也插在短呢子大衣的包里,目光注视着前方。

  “谢我什么?是帮你挡住了那个无聊闲汉的纠缠?”赵国栋无声的笑笑,雪白的牙齿在黑暗中显得更醒目。

  “不,不完全是,谢谢你帮我掩饰。要不我家里和亲戚们那边我都真不知道该怎么说。”童郁声音变得更加低沉。

  谈及这个话题,赵国栋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一个有妇之夫却来演这样一出戏实在有些不地道,但是如果自己不这样做而是坦诚事实,那又会怎么样?只怕只会对童郁和童家都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有时候善意的欺骗无论从理由还是结果来说也是美好的。

  小郁,你真的打算这样拖下去?”赵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步伐放得更慢。

  “你希望我早一点嫁出去?”童郁脚步微微一滞,侧脸而问。

  “小郁,我不想王顾左右而言他,也不想虚头滑脑的说些恨不相逢未嫁时的鬼话,我要说的是,日益前进的杜会道德观不允许我和你之间有什么特殊关系,三妻四妾的时代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我只能说这个时代很令人期待,唯一在这方面很令人遗憾。”赵国栋苦笑着道:“可能你会想到小鸥,不错,我是和小鸥有那种关系,这在人们心中一样是不道德的,要受到非议甚至谴责的,以小鸥的性格她的抵抗力也许强一些,就这样我觉得都不太合适。只是我们已经踏出了这一步。结束和不结束似乎都已经不重要了,而你不一样。”

  “我有什么不一样?你怎么知道我就不能?”童郁停住脚步直视赵国栋,眼眸中的神采就像熊熊燃烧的火炬,“我只想问一句,我在你心里有没有一丁点位置,我只要你掏心的真话,你无须有任何道德束缚感或者负疚感,也不需要考虑我的情绪和选择,我只要真话!”

  赵国栋也停住脚步,在这冬夜里。两个人似乎就像决斗的野兽,静静的对峙着,赵国栋的目光落在黑暗中似乎有些模糊的童郁脸上,一时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你回答我!”童郁的声音里已经有了一丝哭腔。

  赵国栋的犹豫只是一瞬间,即便是这样他也觉得自己有点像个娘们儿。对自己的感情倾向有什么不敢说,不就是有些不道德么,道德是什么,道德也就是随着社会意识形态的一种形式而已,难道说一两百前的人社会意识形态就一无可取之处?

  不就是有些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么,不就是脚踩几只船么,不就是在几个女孩子感情漩涡里丢不开放不下跳不出来么?那又怎么着?!

  兄弟们,拿票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