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二十四节 中学同学与大学同学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二十四节 中学同学与大学同学


  心国栋众番话让熊正林陷入了沉思,作为分管东北片纭洲小纪委要员,黑河的严峻局势出乎意料。大大超出了最初的最坏估计,比起当时的辽东局面更加险恶严峻,无论是熊正林本人还是协助他处理的刘拓。都对这个局面有些估计不足,尤其是大片干部的沦陷,几乎就是连锅端。

  而刘拓接任省委副书记之后首要工作就是要协助省委书记省长稳定局势同时尽快让露出来的窟窿逐一补上。但是面临巨大的选拔压力,一时间你要挑选出这么多合适的干部走上领导岗个,而且你还得确保新选拔出来的干部不再重蹈覆辙,这份看似美差的担子却是不轻。所以无论是省内还是中央也都有一些声音,认为只要不是为了纯粹为了买官求升迁而是附和了当地风气的干部,在这一点上可以酌情考虑。对待这一点上几方意见争论很激烈,连刘拓都觉得有些难以取舍。

  “你说得对,国栋,我们不能因为担心一地情况不稳就放松了标准。对待买官卖官这个问题上我们有些同志还是认识不足,探究根子,这卖官舅爵在封建社会也都是败坏朝纲的最大腐蚀剂,如果放任这种风气在党内滋生,这太危险了。”熊正林思考良久方才缓缓道:“有些同志说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但是我认为已经担任到了这样级别的领导。连做官为了什么这个根本目的都偏离了,那他就的确没有资格再在这些位置上坐下去。坐下去也只会越陷越深,带来的危害越大。”

  “熊哥,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这要分问题的类型,有些细节问题可以分类处理,比如是被索贿,那是另一回事,但是你如果是看到比人送钱升迁了,那也效仿,这就是原则问题,你送钱当官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投资。了不是指望捞回来?怎么捞?要么收受下边的,要么就是在自己职权范围内的项目程和用人这些原则上做手脚。”赵国栋也很久没有与熊正林在一起畅谈了,一边清理自己思路一边侃侃而谈,“思想根源上都发生了锐变,也就丧失了自己为官为人的基本原则,那就丧失了为官的起码资格,否则国将不国,这是我的观点。”

  赵国栋这一次进京幕,除了是刘若彤要回国相聚之外,也主要是要面见一些领导。

  从厅级干部要想向副省级干部这个级别土跨越就是一个坎儿,多方面获取资源来为自己润色添光很垂要,党校学习这一环更是必不可少。

  在京里这三个月不比往日在能源部工作,还有中心工作,那主要任务就是学习提高,学习无须多说,提高这其中的内涵外延都很丰富,有朝一日自己走上更高的岗位也就意味着在各方面都需要更多的资源。

  党校无疑就是一个,集散地,怎样从中寻找到适合自己的,无论是知识见识,还是经验教,抑或是朋友人脉,这对于自己的成长举足轻重。

  张若谷、杨天明、戈静,这三位是赵国栋必须要去拜会的,这三位对于自己的发展都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当然像熊正林、雷向东这种亦兄亦友的关系,也免不了要在一起聚一聚。

  “你也甭光顾着说别人,掂量掂量自己呢?”熊正林眯缝起眼睛微微一笑,“看你样子神清气爽,弟妹还没有回来,难道你就这么乐不思蜀?。

  听出集正林话里有话,赵国栋也哑然失笑:“熊哥,你只需要知道我不会在原则上犯错误就足够了,至于其他让我们之间还是各自保留一些**吧,就像我也不会攀着缠着你问你在东北那边的传奇故事一样。”

  “去,哪儿跟哪儿的事情,你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儿能和我的工作扯得上关系么?”熊正林一瞪眼睛,“保密原则决定了你不能知晓就别知道,否则我当然可以告诉你,但是你那些事情我不需要清楚,因为还没有上升到某个层次,就像你说的,你永远不会去跨你认为是原则底线的那条高压线,我觉得很好,但是并不代表在生活小节方面你就可以不注意了。”

  “熊哥,我又哪点儿做得不好了?”赵国栋摊摊手做出一副无辜样子。“这段时间我挺老实本分啊。”

  “自己事情自己知道,瞧瞧你这身衣服,鞋子,还有你这块表,你是真的当别人都是乡巴佬不识货还是怎么的?再看看那边那一位对你频频抛媚眼的美女,你就别在我面前装了。”

  衣服和鞋赵国栋倒真没有在意。本来只是想随大流,看来以后得摒弃大品牌观念,范思哲或者阿玛尼、杰足亚这些品牌的东西都该冷藏起来了,选些冷门生僻的牌泛会更稳妥,系干表,系干么。戴了好几年的欧米茄。蜘意儿也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赵国栋觉得还是别戴表得了。

  至于熊正林所说的旁边那个女子。赵国栋有些茫然,直到随着熊正林的目光转移过去,才发现那个所谓对自己“频频放电”的邻桌美女竟然是寇答!

  一大群男男女女看样子都算得上是功成名就白领人士们,年龄都相当。这正月初六里,估计他们也是刚刚在这里享用了一顿可口的午餐。

  京城午后的天空湛蓝一片,比起黔南的潮湿不可同日而语,

  “对不起,我恐怕得过去一下赵国栋回报以微笑,然后欠身准备站起来,“那是我高中同学。

  “哦?安原老乡?”熊正林微微颌首。一个气度成熟优雅的女子,穿着打扮不俗,笑容更是甜美。

  “嗯,她现在在商务部工作。”赵国栋站起来,“我先过去一下打个招呼。”

  “去吧,别被迷得不知道信啥了。”熊正林点点头。

  赵国栋整理了一下衣衫,安了过去。

  对方是一大群人,分坐了几桌。相互之间都十分亲热熟络,就在走过去这几步路里,赵国栋仔细观察了一番,除了寇答,没有他认识的人。而且听他们的口音也是天南地北,也不像是寇答的同事,更像是一场同学聚会。赵国栋脚步稍稍放慢了一些。考虑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进入,自己回宁陵之后和寇答虽然还保持着联系,但是却远不及自己在能源部里工作的时候那样每月都要幽会几次了,成年人都有自己的事业工作,对于这些方面也都看得更淡更理智。寇答留给赵国栋的更多是甘甜的回忆。

  “寇答,同学聚会?”赵国栋脸上的笑容十分自然大方,走到寇答身旁也是微微躬身,笑着和周围一桌人颌首示意。

  “寇答,这位帅哥是哪一位,怎么不介绍一下?还藏着掖着啊?怕我们吃了吞了还是抢了啊?”坐在寇答旁边一个波特大脸盘子长得也不错的女子有些夸张的叫嚷起来,穿着一件仿佛小一号的紧身羊绒衫,把胸部显得更加凸出,略略有些浓的唇彩闪耀着迷人的蜜色色泽,目光却是放肆的在赵国栋脸上打着旋儿琢磨。

  事实上在赵国栋起身往这边走来的时候,这一桌人就注意到了赵国栋。第一,寇答刚才往这边看的次数不少,第二,赵国栋形象毛质不差。尤其是起身走过来的气势拿捏得很好,给人感觉相当入眼,男士们都有些嘀咕,女士们则是眼睛一亮。

  “晓婷,别瞎说,他是我同学,嗯,国栋,你啥时候回京的?。寇答脸上浮起矜持优雅的灿烂笑容。拂弄了一下自己发梢。把笑脸转向自己同桌的人们,“介绍一下,这是我高中同学,赵国栋,国栋,这是大学同学,这个美女是骖婷,郭晓。萧春阳,李永网,齐连成,今天是我们同学聚会,怎么这么巧你也在这儿?”

  “噢,我肆天回来的,今天和一个朋友在这儿吃了饭,坐一会儿,没想到我还没注意到你,我朋友看见了你,提醒了我。”赵国栋一只手扶在寇答的高背工艺藤椅椅背上,身体略略前倾,含笑一一和一桌的同学们打招呼。

  “他认识我?”寇答有些惊讶。脸也微微一烫,想到原来自己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她也有些不安。

  “嗯,可能在安都同学会时候见过我们,他原来在安都市工作。”赵国栋反应很快,立即就把这个问题含糊过去了。

  “哦。”寇答稍稍心安了一些,“要不,叫你朋友一块儿坐一坐?。

  “不了,他这左太孤僻了。不喜欢和外人打交道,还是让他一个人在那儿独享吧。”赵国栋摇摇头。熊正林怎么会和这些人在一起,虽然这帮人也算是精英一族,但是在熊正林这些已经在风雨中打滚了无数年的老油子来说。却是连啥都不算了。

  “那你坐一会儿吧?我看你那个朋友似乎有点子昏昏欲睡的样子早已经有侍应生替赵国栋搬来了椅子,两边略略分了分,正好可以挤进来一个我的这些个同学可不像我,都是些有来头的,没准儿你啥时候还能求得上他们呢,我听说米娅去年帮了你不少忙不是?”

  兄弟们,后边追兵太紧了,我说我单张求票够煽情了,可后边的还要厉害,穷凶恶及,不择手段啊,看得俺紧张啊,唯有继续码字求票了,还望老少爷们儿赶紧毒持几张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