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二十六节 相濡以沫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二十六节 相濡以沫

  心国栋不动声煮间就从寇答那里了解到萧春阳、齐连成队比许永冈之的关系。

  萧春阳和齐连成素来关系密切,李永月却是这一两年才和他们走的比较近的,只是李永网性格和萧春狙和齐连成并不相投,原来在班上时候关系也很一般,但是萧齐二人却是十分宽容,啥事儿都把李永网拉上。三人也就渐渐十分熟络起来。

  赵国栋一时间还不好判断这中间是否有啥猫腻,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萧春阳是个相当灵性的角色,三十来岁出任京钢国际总裁助理,就算他是北大高材生只怕也得有点真材实料,这样百般曲意奉承李永网绝对不是因为什么同学情谊,正如寇答所说,在京里的班上同学不少,各大部委的也不在少数,却没见他和其他人交好,唯独和李永网,肯定有原因。

  寇答也说萧春阳怕是想要从李永刚那里经常了解到一些产业动向,这也正常,京钢集团是国有超大型企业,如果说只是想要研究单纯的产业政策,根本不需要轮到萧春阳这个京钢国际总裁助理来淘神才对,只是这话赵国栋却没有深说,毕竟现在也没有啥依据,只是存了一个大大的疑问在心中而已。

  寇答见赵国栋似乎有些神不守舍一般,也有些奇怪,问赵国栋究竟有啥心事,赵国栋想了一想觉得自己的担心怀疑现在还纯粹是自己的一种臆想。弄不好就是自己神经过敏也未可知,所以也就把话题岔开。

  却见寇茶瞄向自己的目光情意融融,脸颊处的桃腮娇艳迷人,嘴角微翘,蜜色的唇彩浮动着肉感诱人的色泽,全身上下都荡漾着飞蛾扑火的情爱芬芳,饶是赵国栋心中有事儿,神思不属,此时也不禁看得呆了。

  却被寇答一脸娇嗔,执,被低头躲开的赵国栋顺手拿住,一只手便向寇答腰肢抚弄去,那手一触及寇答细软的腰肢,顿时弄得寇答全身发软,险些就要踩不住刹车了。

  两天时间里赵国栋马不停蹄的拜访了杨天明、张若谷以及戈静,杨天明和张若谷两人,赵国栋都是带着刘若彤一块儿去的,杨天明时于赵国栋要到党校学习也很高兴,能够看到自己当初相中的人一步一步走到目前的位置,现在更进入到了后备干部序列,这对于已经到了仕途巅峰无欲无求的他来说无疑是最让他感到高兴的。

  这证明他当时的选择并没有走眼。而目前安原省委同样看重这个人才,尤其是宁陵奇迹的事倒在去年媒体上也很是除了一番风头,对于赵国赫要来党校学习提高,杨天明是由衷的欢迎,也希望这三个月里赵国栋能够好好提升一下自己,同时也可以多交一些朋友。

  张若谷那边赵国栋并不熟悉。但是作为刘家关系最为密切的一个角色,张若谷一直在关注着赵国栋的成长历程。

  上次去安原调研考察年轻干部的选拔和使用情况,安原省委书记应东流对赵国栋的高度赞誉让他颇感欣慰,而宁陵经济高速发展同样也赢得了中央高层领导的关注,这也就意味着赵国栋从多个层面上具备了晋升的可能,当然在资历和经验上可能还需要一些打磨,而这一次中央党校中青班学习又是一个为他增添资本的良机。

  张若谷也是勉励赵国栋要在这三个月时间里好好学习提高,尤其是系统的学习有关世界观人生观方面的理论性著作,增强自身党性,提升政治素质,同时又要注意开拓视野。结合实际,加强自身能力素质的广度和深度挖掘。

  赵国栋对张若谷印象相当好,应该说是在刘家人脉资源中给他印象最好的一个,既没有组织部门领导的威势和沉闷,也不像一般地方领导干部那样故作高深,谈起话来相当轻松,而且也能说到点子上,尤其是对自己提出要加强世界观人生观方面理论著作的学习更是说到了自己命脉上。

  “若谷部长不愧是老组干了,看人说事儿,总能说到关键之处。”又是一场大雪,赵国栋替刘若彤拂弄掉鹅毛般的雪片,踩着脚下咯吱作响的积雪,呼出一口热气。“比我自己审视我自己的不足还能看得清楚。”“是么?我看张叔对你印象很不错得当初刘岩在他心目中办不是很看好刘若彤带知套。双手指尖露出来,轻轻揉了揉冻的有些发痛的脸颊,“他不轻易夸人,你能得到他这样的评价,已经是破天荒了

  赵国栋无声的笑笑,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多说。

  张若谷话语中流露出来的意思也许刘若彤这种局外人未必能听懂。但是赵国栋却是隐约有所悟,无意间提及的安都市长人选问题决不是张若谷无心之言,安都目前的局面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看上去适合自己这种初生牛犊去闯荡搅合一番,总能搅动起一些像样的局面来,但是后果呢?

  归根结底领导不是看你在这个个置上弄得有多么光鲜有多么富有创造性精神,像安都这样一个发展虽然趋于停滞但是基数巨大地位显赫的城市,你要让它找到合适的定个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还要赢得大家的支持和赞同来推动变化,的确不容易。尤其是在目前这个积弊已久的情绪下,很多领导都希望你能上马三五两下就能打开局面露出新气象,可是这现实么?

  不说孙连平在那里稳如泰山。还有严立民在一旁好整以暇,在赵国栋看来姚文智之所以在安都市里这场战争的彻头彻尾的失败者,除了孙小连平的地位的确不易动摇之外,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就在于他没有争取到严立民的支持,完全失去了对人事权利的支配权甚至发言权,这对于一个想要干出一番事情来的市长来说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你可以没有操盘权,但是你必须要有参予权,参予权的大小尤其是行政部门的具体负责人任免权上你的声音意见大小决定了一个市长在这座城市上能否发挥出自己的主导作用,而这既是作为市长的权责,同样也是必备条件。

  所以赵国栋在甫里边甫级行政部门的负责人任命上相当尊重钟跃军的意见,这有利于市长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和工作创造性,应该说在人事任命这一条敏感红线上,他和钟跃军把握尺度都相当好,尚未出现过大的不一致情况。

  现在商务部部长助理关京山出任安都市长已经尘埃落定,赵国栋甚至在安都卫视里看到了关京山履新之后的露面的形象,一个很是有些头角峥嵘的角色,一口悦耳的京片子听起来也挺顺耳,不过在于孙连平这样的老油子较劲儿还得往下看。

  刘若彤见赵国栋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走过了停丰处还在往前走,有些好笑:“国栋,上车了,你不是打算和我一块儿走回家去吧?。

  “噢,我走神了赵国栋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回到车旁,上车,启动。

  “我看你到了宁陵之后也挺辛苦,啥事儿都忙不过来,要不,我调回来?。刘若彤很突兀的问了一句。赵国栋瞥了一眼脸色认真的刘若彤,笑了起来,“此话非你本意吧?”

  刘若彤脸有些微微发烫,在赵国栋面前的撒谎从来就没有奏效过,无论自己感觉装得多么像,“部里问过我这方面的意思,是真的。”

  “嗯,我知道可能部里是征询过你的意见,不过你不会兴致盎然的要求回来,不是么?”赵国栋含笑摇摇头,“不需要如此,我不希望看到一个虽然回国离我近了,但是却是意兴阑珊山,我们都还年轻不是,我才三十四不到,你还不到三十二,好好把握这几年干点你我都想干的事业吧。”

  刘若彤有些感动,她知道赵国栋外边可能会有女人,也许还不止一个。一个男人孤身在官场打拼,个中滋味非外人能知,她能理解,毕竟和自己结婚这么多年,她从未履行过做妻子的义务,这也是当初两人的约定。

  但是有一点她和他都感觉得到。两人原来那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感觉在渐渐酝酿发酵,就像一坛才刚入缸的新酒,经过了几年的沉淀酝酿。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蕴藏着浓郁的芬芳了,从最初的相敬如宾到情愫的若有若无再到情丝萦绕,刘若彤觉的自己是真的有点不能自拔了。

  虽然她努力想要让自己保持清醒。但是有些东西却不是她自己能控制的,这坛酒只是何时开封却还需要等待一咋。最合适的时机,这种时机可遇不可求,只有静待。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