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三十节 浮出水面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一百三十节 浮出水面

  栋在常委会和县政府办公会上都作了1997年花林县路的阐述,依托北部丘区牧草基地建设、南部丘区林果基地建设和近郊农业蔬菜水果产业发展,鼓励发展制茶产业和旅游产业,利用旧城改造契机加快城市建设,引导建筑和房地产行业健康发展,积极引导食品工业和旅游产业为龙头的服务产业成为花林县支柱产业。

  这一个经过赵国栋和桂全友一个多月时间商量,并吸收了几位副县长的意见的花林县97年发展规划在县委常委会上业引起了常委们的很大兴趣,尤其是赵国栋提及要鼓励发展奶业的发展,争取将奶业发展成为与肉制品加工业并驾齐驱的两大龙头产业,这也使得常委会对于花林县调整农业结构的目标直指放弃粮食生产这一核心提出了质疑。

  尤其是分管农业工作的苗月华更是持反对态度,在她看来发展丘区牧业和山地林果业固然可以提高这些地区的农业效益,但是粮食生产这个基本点却不能丢,尤其是对近郊蔬菜和水果基地的建设持怀态度,她认为本来花林县适宜种植粮食的田地就不多,如果将城郊区定位为蔬菜和水果以及牧业相结合的生产基地,那也就意味着在整个花林县放弃了粮食生产,这与国家的大政方针有悖。

  曹渊也对苗月华的意见持有限支持态度,认为在发展水果基地问题上应该侧重于在南部丘区非在平坝地区,这会占用本可以从事粮食生产的有效田土。

  不过曹渊虽然对赵国栋的意见持不同意见,也只是在办公会上提出了异议,在常委会上也表现得相对安静也让赵国栋很是惊奇。

  “全友,看来咱们里干部的思想观念还是有些问题,我到农业局调研也听到了一些意见,都认为如果将城郊区定位为蔬菜、水果和乳制品生产基地,那么花林县粮食产生基本上就算是放弃了,这个以粮为纲的基本国策就被摒弃了符合国策吗?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以粮为纲这个提法在国家安全层面上可以提,但是具体到下边却需要因地制宜们花林县本来就不是传统的粮食产区,无论是粮食单产还是总产量在全市和全省都无足挂齿,怎么这些人就抱着这一点不放呢?”

  赵国栋叹了一口气,他也有想到自己设想的打造城郊区的近郊现代农业基地会受到这样大的质赵国栋看来花林县的土质和水热条件得天独厚,尤其是城郊区这一片虽然也很适合粮食生产,但是发展现代近郊农业更适宜,大棚蔬菜、反季节蔬菜、水果、奶牛养殖,甚至园艺花卉产业都可以大力发展,这对于提高土地单位产出和消化剩余劳动力都十分有利是没想到这却引来了这么多的质。

  “赵县长,我觉你提出的这个想法虽然引起了一些反应是总体来说还是吸引了大家的兴趣,虽然有些反对意见是我认为有争议也正常,何况他们反对质的角度也一样像罗书记和万书记对这一点质主要是担心放弃粮食生产不符合上边政策,如果说市里边对我们调整农业产业结构持支持态度,我相信他们就会转变态度;至于曹县长么,他虽然有异议,但是我看他在常委会上却没有表态,而最主要的是苗县长,我觉得她主要是觉得如果按照你的设想发展,农业的重要性在我们花林经济中的地位将会大幅度下降,逐渐会变成为其他产业服务的辅助性产业了。”

  桂全友列席了县委常委会,对于上领导们的表现观察得十分细致,得出的结论也基本上符合赵国栋的看法,只是苗月华的强烈反弹还是有些出乎赵国栋的意外。

  “看来苗月华是在担心在渐渐削他的权啊。”赵国栋哂然笑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赵某人想成和她一样的角色了,真是可笑。”

  “不过这却是现实。如果说按照规划。山:畜牧业和奶牛养殖业都是食品工业服务。而水果产业同样是为食品工业服务。现在蔬菜基地则是为城市发展服务。茶园茶山地发展是为制茶产业服务。而且它们之间地结合程度越来越紧密。她分管地工作有逐渐被边缘化地趋势。”桂全友略略皱起眉头道。

  “她如地想要多干工作那再好不过。我求之不得。就怕她不想干不愿干。”赵国栋摇摇头笑道:“只要愿意干。能干。我恨不得

  所有工作都交给他们。我当个跷脚老板。指点指点好!”

  “呵呵。赵县长。你这种愿望只能是理想化地。县长本来就是干实事儿地。想要抄着手旁观点评那恐怕不符合中国国情。”桂全友也笑着道。“党才是指导点评机关。一务虚。一务实。这是我们国家坚持**领导地原则决定了地。”

  “全友。你这话不对。政府固然要干实事。但是和坚持党地领导不矛盾。政府在党地领导下开展工作。党地领导是在方针政策上领导。同时在组织人事上给予保障。党地领导和工作也不是完全务虚。只能说相对务虚。无论是在方针政策地决定上还是组织人事地保障上。这都需要党组织作大量实实在在地调研工作。这就是党务实工作地一面。”赵国栋语气平和。丝毫没有火气。

  “赵县长。我咋听着这话像是一个县委书记说出来地。不像是一个县长说地呢?”桂全友眨巴眨巴眼睛。若有深意地问道。

  “全友,你不用在我这儿探啥风声,我仍然是县长,明白么?”赵国栋也听出了桂全友言外之意,瞪了对方一眼,“你有那心思多考虑一下自己的工作才是正经。”

  “嘿嘿,赵县长,我个县府办主任的职责我可是在忠实履职,没有啥给您撂荒的。”桂全友笑了笑:“我倒是听到一些风声说,罗书记可能要上走?”

  “噢?”赵国栋怔了一怔,不动色的问道:“你听到啥风声了?”

  “市人大许副肺癌晚期初九去世了,另外年前市人大的蒋副主任辞去了人大副主任职务,听说是带着老伴儿一起到美国那边他女儿那里去定居去了,这一下子就空出来两个市人大副主任位置,估摸着有合适人选就得动弹动弹。罗书记现在正好卡在这个年龄上,如果不上,只怕就要错过机会,听说市委那边对罗书记印象也很好,估计也有意要让罗书记去人大吧。”

  桂全友微微一笑,一边拨弄着手的茶杯盖子,一边随意的道:“罗书记本人怕也很想借着这个机会上一步,何况这两年咱们花林的变化和发展有目共睹,也算是在罗书记为班长的班子领导下干出来的实绩吧,估摸着市委也可能有意要用罗书记这个典范来鼓励其他几个县那些年龄差不多的县委书记们呢。”

  赵国栋心中透亮,实际在春节前也得到了这个消息,当时许副主任已经病危,而蒋副主任已经正式辞职,他本来和罗大海关系就相当融洽,也就非正式的询问过罗大海有无想要去争一争这个市人大副主任的位置。

  罗大海本人倒是颇为意动,但是又有担心资历不够。

  他担县委书记不过一年多时间,而市人大副主任这个位置一般说来都是在年龄到点的副市长或者说市委常委中产生,或者是资格相当老的市直重要机关的一把手们里产生,县委书记中直接升任市人大副主任的不多,有也是资格相当老像丰亭皮加泰这种干了一届多两届的县委书记有希望,像他这种刚刚担任了一年多县委书记的就显得更有些单薄了。

  当时他自己也清楚自己就是一个过渡的县委书记,等着到点进县人大当主任,只有在县人大主任的位置上退休,没想到现在居然出现了这样一个变数。

  赵国栋倒是建议他可以去适当活动一下,找找老领导,拜访拜访主要领导,赵国栋也相信以罗大海在花林县县长和县委书记上也算是干了不少时间了,难道说一点关系和基础都没有打下?

  罗大海也听从了赵国栋的建议,正如赵国栋所说,你不去争取一下,谁知道你想要上进?或许领导就以为你愿意在县里边呆着呢?就算是没能上,领导心里也要觉得亏欠你老罗一个情,日后在有其他安排时也得多考虑你罗大海一分不是?

  而后赵国栋在柳道源安排的与祁予鸿吃饭时也隐约听出了祁予鸿似乎也有这方面的考虑,不过究竟能不能落实,领导们却不可能在口头上明示了,那都是云山雾罩海阔天空里的一大堆废话里慢慢琢磨出来的,赵国栋心中也没有底。

  只是今日桂全友这么一说,那就还真有点要浮出水面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