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四节 人淡如菊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四节 人淡如菊


  那你自只的意见呢。“赵国栋微微眯佳起眼睛。

  鲁能想了一想,觉得还是实话实说:“赵书记,你要说机场的重要性,这一点大家都不否认,对于确立我们宁陵对周围其他地市的优势地位,增强宁陵在吸聚人才和招商引资方面的吸引力,其效用母着置疑,但是关键是目前时机不太好,上这个项目也就意味着政府在决策上有偏差,有顶风作案的味道在其中,说句难听一点的话,谁都不愿意因为在这个问题上落个与中央和省里不保持一致的印象。

  “哦?他们都怕在领导眼里落下个这种印象,我就不怕?”赵国栋哑然失笑。

  鲁能犹豫了一下,才有些吞吞吐吐的道:“赵书记,传言你在党校学习之后耳能要走,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赵国栋浓黑的眉毛一扬,有些讶异:“会有这样的传言?”

  “至少我听到过。”既然挑明了,鲁能也不遮掩,“据说东流书记对绵州和建阳这两年的表现很不满意,尤其是绵州,从省里来的口风说可能会在年后要动绵州主要领导,而听说东流书记对您很嘉许,于是就有风传你要到绵州担任市委书记。”赵国栋还这没有料到突然会钻出来这样一股子风声,他压根儿就没有想过居然会有人觉得自己可能到绵州担任市委书记,不错,绵州经济基础在全省仅次于安都,产业齐全,底子厚实,这两年虽然落后了一些,但是只要找对路子,重返前三甚至回到第二的位置也不是不可能,可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典型的妖言惑众,但是关键在于这股妖风是从那里吹出来的?

  “你的意思是我可能要调走,于是大家就觉得我是无所谓了,有点子好大喜功邀功媚上的味道?”赵国栋琢磨着其中味道,又好气又好笑,同时也有些警惕。

  “有点这方面的意思在其中吧,但不完全是,可能老顾也有他的一些想法吧。”鲁能淡淡的道,却不点明,有些话只能说到这个份上,眼前这位别看年轻,能爬到这位置上,也是人精中的人精,一点就透。

  “别的想法?”赵国栋稍一琢磨就明白过来了,顾永彬这小子是在借势立信啊。

  借着和自己的较劲儿,就算是被自己打倒,也一样达到了目的,就凭着这副“宁死不屈”的劲儿,他就能打出名声来。这是看准了自己不会拿他怎么样。自己在这宁陵呆的时间不可能很长,就凭着敢和自己当面较劲儿斗法,就能让他顾永彬迅速在宁陵站稳脚跟,确立威信,没准儿还能把这份形象传递到哪位省领导那里去,还不得落下一个更深剪的上好印象?

  这法子也亏得顾永彬想得出来,而且还真选择了一个绝佳的时机,只可惜啊,只可惜今天自己没有给对方足够的表现机会,怕是让对方郁结无比吧。

  赵国栋忍不住微微摇头,大笑了起来,鲁能也是抿嘴微笑不语。

  “老顾这人啊,脑瓜子也忒好用了一点吧?满脑子心思用在这上边去了。”赵国栋笑着叹了一口气。

  “赵书记,这些都只是一方面的因素。关键还是在于这一次中央动作有些大,连续不断的通过各种渠道传递风声出来,甚至有传言说此次中央要选些顶风作案者开刀,这个时候能有您这般强项者,怕是真还没有几个,至少我不敢。”

  鲁轮说得直爽,就是最后两句夸赞也是说到了赵国栋心坎上。

  “看来大家还是对这次调控方向范围有些担心啊。”赵国栋一脸深思的表情,“如果不加以区别的一律压缩调控,我觉得这也失去了调控的本意,这样狂风骤雨之下,很容易出现偏差,中央踩这脚刹车,我觉得不是要一刹到底,而是点刹,有针对性有尺度的才对,就怕歪嘴和尚把真经也给念歪了。”

  “赵书记,我看半小时经济圈的市通县道路交通工程和南北两座大桥的项目不应受到影响,这已经是市委写入了今年工作计划中的事项,至于东塞机场,我建议是不是可以先征求一下省里的看法,然后再来作决定?”鲁能提出一个折中建议。

  “不,老鲁,省里边这种情况下不会给你任何支持,他们就算是支持你,也不敢在表面上表露出来,有些时候我们就得要肩负敢于承担责任的魄力来,东寨机场项目运作不能停,这边各种程序要立即启动,我会抓紧这几天时间和省里联川一,另外正好我要到京甲学习,抽时间到发改委那边跑讥六”

  赵国栋态度异常坚决,他知道这个时候只要一松劲儿只怕就再也鼓不起来了,就像是马拉松跑步一样,你跑到半途只要你一歇下来,再想恢复,便是难比登天。

  “但是省里边那边??刀刀”鲁能不无担心的道。

  “该怎么着还得怎么着,我相信省里主要领导也应该看得清楚形势才对,不能不加区别的一棒子打死。”赵国栋也不多说,“老鲁,你安排人就这一次中央出台的调控政策写一篇东西,就是客观认识这次中央调控的意图和范围,立足现实开足马力做好各自工作,主旨就是这个。”

  鲁能点点头,正欲再说,却听得赵国栋手机响了起来。

  “嗯,说事儿,啊?你下午就要过来?什么时候?三点钟到安都?嗯,那好,我让人来机场接你吧。”赵国栋搁下电话,随口道:“老鲁,晚上没啥事儿吧,一块儿吃饭吧。”

  “哦,来客人了?”鲁能也不在意。

  “我老婆来了,要来宁陵住几天,等到和我一块儿,我到京里学习,她也就跟我一块儿回京。”赵国栋也不在意,“把凤鸣和如怀也叫上吧。”

  鲁能心中一筐,连连点头,“好,我去安排,您看安排在哪儿?华尔登还是就在宁苑?”

  赵国栋的家眷一直是个迷,两年里团拜之后的常委们团年,赵国栋的家眷都没有出现过,但是大家都知道赵国栋的妻子是驻外外交官,一直在国外工作,一年中间回国时间不多,所以赵国栋也就相当于孤家寡人一个人,赵国栋在宁陵工作这一年多时间里他妻子好像来过两次,但是都是倏来倏去,常委们都没有看到过他妻子是啥样一个人。

  今次赵国栋主动邀约自己一起吃饭,无疑是一个相当微妙的信号,这更加深了鲁能心中的喜悦。

  “还是华尔登吧,宁苑人多眼杂,没有必要弄得众人皆知。”赵国栋笑着摇摇头,“说来我们家小刘还都没有和大家正式见一次面,这一次她打算来住几天正好,也算是熟悉一下我的工作圈子。”

  宁陵的初春依然还有些凉意,不过漫步在街道上的两人都多了几分醺醺的热意。

  一顿饭吃下来,虽然是第一次正式见面而显得比较克制,但是刘若彤的清丽娴雅还是给了焦凤鸣他们三家人一股子珠联璧合的感觉,赵国栋沉稳大方,挥洒自如,刘若彤人淡如菊,空谷流香,这对夫妻算是第一次公开正式露面在赵国栋的同僚们面前,的确给了三家人不大不小的震撼。

  焦凤鸣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些怀疑赵国栋既然找了一个据说是来自共和国一代红色家族的成员,在他们心目中这位女性大概就应该是一个略带骄矜高傲的形象,也许不算太丑,但是肯定说不上漂亮,但是刘若彤给他们的印象完全颠覆了他们先前设想的一切。

  虽然刘若彤话不算太多,但是言语绝对精粹,而且也很善于融入这个氛围中,丝毫感觉不到别扭或者异样,焦凤鸣等人心中都是暗赞一个成功男人背后站着一个伟大女人此话不虚。不算此女家庭背景,仅仅是她本人的表现就足以征服大家的眼球了。

  “国栋,看来这几位应该是你的“嫡系,了吧?”刘若彤挽着赵国栋的手臂,呼吸着来自乌江江堤里飘浮而来的气息,这种感觉很微妙,这片土地就是赵国栋起家的地方?

  “嫡系这个词语不适合宁陵政治舞台,说实话,我的心目中无所谓嫡系非嫡系,当然在外人心目中未必如此。在我看来,只要你能在你自己的位置上充分履职的情况下并能创造性的开展工作,我觉得你就是我的“嫡系”

  赵国栋同样很享受这份携侣同游的滋味,虽然夜色深沉,但是这却给了他们俩一个无所顾忌的探讨环境氛围,刘若彤今天的表现让他很意外也很高兴,不但和几位臂助单独喝了一杯,而且还显得十分随和大方,丝毫没有拘束不适的感觉。第四更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