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六节 蛛丝马迹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六节 蛛丝马迹

  记刘若彤送到自只父母家国栋就开始筹划来安原一趟,总不能不见见两老。哪怕是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但是起码的礼节要到。

  赵国栋琢磨着该怎么去面见东流书记,怎么来说服东流书记。

  现在中央已经从不同渠道吹风出来。可国务院还没有正式以通知或者文件方式下达到各地,也就是说还有一段时间可供操作,形势虽然严峻。但还不至于到毫无圆转余地的情况下,争分夺秒挤进最后一般车里边,这个主意不少人都在打,就看各省省里边对这一点的看法了。

  赵国栋先与秘书长杨劲光联系了一下,问了问东流书记下午的安排。杨劲光在电话中也是笑着问他是不是打算现在领导面前露个脸,好等到学习之后给颗糖吃,赵国栋也不客气,说如果劲光秘书长瞧得上,给东流书记当贴身秘书兼保镖都没有问题,杨劲光在电话里哈哈大笑,说赵国栋这副身板儿还真有点保镖气质,只可惜没哪位领导能用得起正厅级保镖。

  应东流下午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接见活动,香港中华总商会代表团,所以基本上下午到晚上都没戏,赵国栋有些失望,不过杨劲光也告诉赵国栋明早十点钟之前;应东流应该都没有其他安排,如果真的需要有重要事情汇报的话,倒是可以早一点到省委等候,应东流习惯于安步当车。在省委后门那边截住他,甚至还可以多获得几分钟路上时间。

  原本希望下午可以面见应东流。现存看来只能等到明早,这一下午时间倒是浪费,赵国栋也觉得该到韩度哪里去坐一坐。可打电话问了问韩度秘书,韩度却在南华调研,这开年一大早就下地方上调研,这位组织部长可真是够勤勉的。

  赵国栋一时间竟有些无处可去的感觉。

  汽车开到燕归来会所时,赵国栋发现自己对这里竟然有些生疏的感觉了。不是很久没有来这边了的缘故,而是从心理上有些生疏了,也许是自己的生活真是太“丰富多彩”了,也许是自己呆在宁陵时间太多了,以至于自己对安都都变得有些生疏。

  燕归来是徐春雁姐妹俩在城南这边经营的雁南飞的另一个姊妹品牌保健养生会所。

  这个燕归来是走纯超高端客户群,位于城南环境最幽雅的燕归湖畔。独门式的七层楼却采取了双电梯,足见这里的不凡。

  赵国栋的奥迪驶进停车场,看了看。角落里两个专用停车位只有一个个置有车,那辆沃尔沃还无声无息的停放在那里。

  徐秋雁己经自己买了一辆途锐。不再和自己姐姐共用一辆车了,已经在安都女子保健会所里稳居前三甲的雁南飞每年收入相当可观,每年数百万的纯利润让姐妹俩俨然脱离了原来的生活层次,摇身一变成为凤凰。现在的徐秋雁也不在担当健身教练。偶尔兼职当一当高级养生指导师。和重要客户沟通沟通。现在她麾下各种专业经理都是好几个。

  而燕归来也是她们姊妹俩去年投资才搞起来的高端养生会所,仅仅这个会所的装修和设备就投入了将近两千万,什么自然风过滤系统、离子水净化系统、水培植物循环系统。让室温终日保持着万度室温,奉百分之四十五的空气湿度,从护理用品到个人养护用件全属针对个人体检后结论量身设计定做,连赵国栋自诩见多识广在参观了这里之后都是叹为观止,只说这里是纯粹烧钱的所在。

  骋请的护理师清一色来自专业医疗机构,具有高等专业学历,为每一位客人服务的专业人员都多达十人,每天接待客人不超过十二人,同时接待客人不超过六人。

  据说这是徐春雁和香港以及欧洲某家机构合作开设的,由徐春雁姐妹俩出资,香港方面提供专业人员的管理和培,欧洲方面提供全套设备和用品。

  没等赵国栋下车,一辆红色的宝马弘也滑了进来,紧挨着赵国栋的奥迪停下,一名提着经典节包的丽人从车里钻了出来。

  网推开车门的赵国栋就看到对方目不斜视的从自己身畔走过。好漂亮的一个女子!

  高挑的身材被合体的羊绒大衣遮掩,使人难以饱览那可以想象的的到的诱人曲线,眉目如画,白里透红的脸颊上两枚酒窝隐隐,透露出一股难以言喻的优雅妩媚,手中的那部摩托罗拉刃手机和纤弄的皓腕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赵国栋心中暗赞,看来这燕归来会所果真要比雁南飞的客人层次要高出不少,仅凭这女孩子的气质就足以压倒庸俗脂粉了,呃,当然这女孩子已经不能称之为女孩子了,虽然淡妆很好的遮掩了年龄,但是赵国栋还是可以看出对方的至少也是三十出头的女弈旬书晒细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八众股子成熟雍容的韦息反而更增添了几分女性魅力赵国栋正暗赞间,却见对方想了一想掉头似乎要回车上拿什么东西。一边拨打电话。突然间却是一个趔趄。

  生态停车场都是用花砖拼合而成。中间撒下草籽,草芒出来。整咋。停车场像一片生态草坪,十分悦目,但这花砖中的孔眼对于穿着高跟鞋的女性来说却是一个不得不小心的问题。

  眼前这个女子显然是不小心高跟鞋跟插进了孔眼里,这一绊立即就要来一个饿狗抢屎的架势,好在这女人反应也挺快,身体柔韧度也很好。右手手机抛出,手往地下一撑。便堪堪站住,只不过这手机却是直奔赵国栋面门而来。

  赵国栋也没有想到会在这停车场里会发生一起“手机惊魂”事件,只感觉一枚红色的“飞镖”直射自己的面门,赵国栋下意识的侧身扬手。那一枚还带着对方体香和温热的手机便落入赵国栋手中。

  “啊?!”那女子虽然险些跌到,但是立即就调整了自己的身体,活动了一下脚踝,觉察到没有受伤。这才想起自己手机还被别人拿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走过来。

  虽然只是一瞬间,赵国栋的心却猛地一震,刃显示屏上显示正在拨打的号码是一咋。熟悉无比的号码。虽然尚未接通,但是这个号码对于赵国栋来说实在太熟悉了。

  “对不起,先生,我的电话没有砸伤您吧?刀刀?”着子显然没有料到这一个无意间扔出的电话已经在不经意间暴露了她的秘密,赵国栋给她的印象也不错,只是她感觉有些奇怪。燕归来是不接待男宾的,而门口的保安和服务人员显然是不可能用上奥迪6的,也许是来接人的。

  “没有,没有小姐,你没有受伤吧?。赵国栋脸上浮起一抹笑容。随手将手机递回给了对方手上。心念却是千回百转。

  “没事儿,谢谢你,要不我的手机恐怕就真的要粉身碎骨了丽人嫣然一笑,看了一眼电话,放到耳边,“国哥啊,嗯,下午我打算在燕归来休息一会儿,很久没有过来了,你下午有事儿啊,嗯,好的。那晚上见,我等你电话。”

  赵国栋耳朵很尖,虽然女子侧身走开,刻意回避,但是他还是清楚的听到了那一声低沉熟悉的“喂意到了赵国栋似乎有些神思不属,连自己特意换上的一套羊绒衫带狐皮坎肩儿带长裙的妖娆都没有能够像以往那样牢牢吸引住对方的心神,但是她还是颇为知趣的没有提及这一点,只是静静的依偎在赵国栋的身旁。

  赵国栋也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心不在焉,站起身来,拉着徐春雁走到落地玻璃旁,自动窗帘缓缓分开一道缝隙,赵国栋目光落在那辆鲜红色的宝马丛上,安防,一个不算太刺眼,但是却也不差的号码。

  “春雁,那辆车的妾人是谁?”赵国栋目光有些飘忽不定,声音也变得有些低沉。

  “哪一辆?”徐春雁有些好奇。赵国栋对汽车不太感兴趣,除了安全要求高一点外,对于汽车品牌并不太感冒,这一点她是知道的。

  “那辆红色的宝马弘,安…慨赵国栋漫声道。

  “哦,那是许小姐的,怎么你认识她?”徐春雁有些惊讶,许亚菲可是一个眼高于顶的女人,平常都是独来独往,虽然也是燕归来的首批四十八名邮会员中一员,三十万会费那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能打过来。不过徐春雁对这个女人并不太熟悉。

  “原来不认识,才才碰巧遇上了。”赵国栋若有所思,“她是干啥的?。

  “怎么?避遁?。徐春雁微笑着。心里却是有些不是滋味。

  “着雁,你想哪儿去了,她再有魅力,比起你来还是稍逊风骚。”赵国栋笑了起来,感受到了对方的酸意。

  被赵国栋觉察出味道来,徐春雁有些害臊,扭动了一下身躯。赵国栋也不多言只是搂住对方丰软的腰肢。

  “这女人好像是作装饰材料的,路子挺广,这辆车不过是她一部车而已,还有一辆奔驰,挺喜欢赶潮流的,怎么了,国栋?”徐春雁也感觉到赵国栋好像不是对这个女人本身感兴趣,而是这个女人似乎让赵国栋有些烦躁。

  泪眼朦胧的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