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九节 游说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九节 游说

  第一百三十九节游说

  要好说一些?赵国栋苦笑不语,刘兆国的『性』格他当然清楚,邱元丰进言无效,自己去说难道就有效果么?他心中没有半分把握。

  但是他必须要去尝试一下,否则一旦刘兆国真的铸成大错,自己的良心就要愧疚一辈子,无论刘兆国会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自己,他都得去试一试,但是时机上他却需要考虑一下。

  “邱哥,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和刘哥好好谈一谈,可能他对觉得我们有些针对他,但是我相信如果我们把后果坦诚,他应该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卿烈彪我比较了解,只怕利益攸关之下,任何东西都要摆一边,他不会因为谁给他打招呼就放弃要到手的东西赵国栋缓缓的道:“这一点上我不知道刘哥是怎么考虑的,但我打算试一试和刘哥挑开这一点,我估计他也隐约感觉到我知晓一些什么,就像你一样

  邱元丰苦笑,“就这样我已经被刘局很不待见了,我现也是很难作,但是不管刘局怎么看我,我都没有怨言,看吧,你选个合适时候,把刘局叫一起,就我们仨,能把气氛先造起来好,这样也便于咱们说和

  赵国栋也知道邱元丰所说不虚,原本分管邱元丰大治安这一块的,现却被调整为分管国保、监管、武警、法制这一大摊,都是些责任大却又没啥实权的单位,显然是属于靠边站的对象,要说邱元丰心中没有一点疙瘩肯定不可能,但是邱元丰也没有说假话,没有刘兆国的提携,他进不了市区,不可能有今天市局副局长的荣耀。

  “邱哥,下周我就要到京里去学习,只怕短时间内我是回来不了赵国栋皱起眉头。

  “去京里学习?”邱元丰心念一转,立马回味过来,高兴的道:“中央党校?”

  “嗯,要脱产学习三个月,估计要五月才能回来赵国栋也不掩饰啥,“这三个月问题应该不大吧?”

  邱元丰想了一想道:“应该问题不大,前两月出了两桩事情,虽然闹出了一些风波,但是我看刘局这方面还是比较敏感,两个分局都还算雷厉风行,把事情给处理萌芽状态了,否则就麻烦了,估计那边也得老实一段时间

  “那好,等我回来,到时候我来安排一下,选个合适时机,聚一聚,再来说这事儿赵国栋叹了一口气,“这人变化太大,就这样我心中也没有半分把握

  邱元丰也是喟然叹息:“谁说不是呢?刘局原来是何等沉稳老练,谁也没有想到会成这样

  人生境遇谁也无法预料,刘兆国但是市***副局长和局长期间是何等努力敬业,但是没有想到高升到市委常委、政法委***兼***长之后反而如变了一个人一般,这其间的诡异谁又能说得清道得明?

  从省委常委院所的水井巷到省委后门是一条大约三百米左右的林荫夹道,水井巷巷口

  历来就有武警把守,而另一端则是直接通往省委大院后门。

  赵国栋先把车停到了省委大院里,这才刚刚八点过一点,连省委大门上的门卫都有些诧异这位宁陵市委***是不是也来得太早了一点,这个时候省委里边工作人员基本上都还没有过来,省领导也没有谁会这么早就到。

  省委大院并不算大,比起省『政府』那边小了不止一号,只是这边略显安静偏僻一些,就从有些老旧的大门也能看出这边显得不显山『露』水。

  和省『政府』那边不一样,省委大院里大多都是一些比较老旧的建筑物,甚至还有不少五六十年代苏联援建时期留下的红砖房,富有弹『性』的老式木地板,外加古朴厚重的苏联格调,构成了省委大院这边的主要风格。

  省委***应东流所的办公室就是一幢不起眼的小二楼,咋一看起来和那些个大企业里内部某个小单位很像,但是只要你仔细观察一番,你就可以看出这幢房子第一工作人员不算多,却总笼罩着一层神秘的气息。

  赵国栋看了看表,走到水井巷和省委大院后门交汇处花了五分钟,这个时候是八点十五分,按照杨劲光的介绍,东流***一般是八点十分从家里出发,五分钟时间差不多就到了省委后门口,然后会省委后园里转悠一圈,呼吸一下鲜空气,然后才会到办公室。

  如果能够掐住时间,正好遇上东流***进门,自己就可以多赢得几分钟时间,陪着东流***转悠转悠,这种环境下,许多话题也容易打开。

  赵国栋觉得自己有些像是守株待兔,后门上的保安专门来检查了自己证件,确定自己不是什么歹人,这才同意赵国栋继续这里等待下去。

  应东流的身影出现赵国栋眼帘中时,赵国栋已经和保安混得相当熟了。

  对于赵国栋的出现,应东流并不感到惊奇,杨劲光提前通知了他,宁陵市委***有重要工作向自己汇报。

  “这么早,国栋?”应东流瞅了一眼这个满脸堆笑跟上前来的年轻人,心中却禁不住有些感慨。

  当初质疑自己选择赵国栋担任宁陵市委***的声音这个时候已经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又有一种声音浮起,赵国栋擅长经济工作,绵州经济基础良好,但是这两年发展滞后,是不是可以考虑让赵国栋接掌绵州,这让应东流心中也是对同僚的短视很有些不解。

  是真的觉得赵国栋到每一地都能创造奇迹,还是另有所图?或者是他们站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解读判断方式?

  有一点共识毋庸置疑,那就是赵国栋宁陵市委***这个位置上干得很好,很成功,他那个时候选择赵国栋出任宁陵市委***是极其明智的决断。

  去年安原经济增速放缓,但是自己到京里去开会却比安原经济发展提高受到众人瞩目,宁陵奇迹这个传奇故事似乎很是深入人心,一个地级市gdp增速超过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增速,而且并非一个资源型城市,这不能不引起大家侧目,而这个市的市委***出任时甚至只有三十三岁,甚至连中组部主要领导也闲谈时问及过自己,当初安原省委之所以选择赵国栋担任市委***时是基于什么样的理由和信心。

  什么理由和信心?是别无选择还是真的十分看好赵国栋,或者说有一种补偿心理?抑或是三者皆有?应东流现也说不清当时的想法,如果说一定找一个比较切合实际的理由,那就是当时希望赵国栋去闯一闯,反正宁陵的经济总量全省还远远说不上举足轻重,失手了也影响不了大局。

  “应***,走一圈啊?我陪您走走?”赵国栋乐呵呵的***着手紧跟应东流一侧,稍稍慢一步。

  “好啊,还有十来分钟,我也就想这后边转一圈应东流点点头,示意秘书不必跟着自己,“马上就要去党校学习了吧?市里时请安排好没有?”

  “都安排好了,跃军市长情况比我还熟悉,绝对没问题赵国栋含笑接着话头,“不过我们市里刚开了常委会,研究了市里今年的几个重点项目建设问题,我这一走要去三个月,我希望这几个重点项目都能落实下来

  “国栋,今年中央调控的风声已经出来了,估计也就是这一个月里就要下来吧?你们市里去年前年都上了不少大项目,怎么今年还要上?”应东流不置可否,一边走,一边随口道。

  “应***,中央一些吹风我也了解了一下,主要还是针对高耗能高污染行业和房地产行业,以及产能过剩的产业,我看政策里也是有保有压,并非一刀切赵国栋笑着道:“我想我们宁陵两年前就开始调整转型,需要调控的传统产业我市基本上没有,我们市里确定的主导产业都是高科技高附加值的兴产业,不但不属于调控范畴,而且还应当借着有保有压这个政策大力扶持发展才对

  “哦?既然这样,那也是好事儿啊,你们还是按照你们市里确定的规划走就行了嘛,只要符合中央政策,省里肯定大力支持应东流瞥了赵国栋一眼,清癯的脸颊上浮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

  赵国栋知道这是应东流故意将自己,自己这点花花肠子他面前都是小儿科,不过他也不意,笑着道:“应***,发展兴产业是国家一力提倡的,但是您也知道我们宁陵的情况,原来纯粹就是一个农业城市,说难听一点,安中地区一个县的基础设施都比我们市里强,这两年我们发展稍稍快了一点,但是距离仍然很大,尤其是这一两年兴产业的进入我们宁陵,使得我们基础设施上的欠债就越来越大,这成为制约我们宁陵经济发展的大障碍和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