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十一节 曲线救国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十一节 曲线救国

  从应东流办公室出来的赵国栋显得格外兴奋,原定一个心门训的汇报延长到了两个半小时,杨劲光这个“帮闲”角色发挥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每一次恰到好处的插嘴发问。都能点到关键位置,让赵国栋可以水到渠成般的把自己心中的构想和盘托出。

  秘书长这个角色果然不是等闲之辈,拿捏分寸之准确可谓炉火纯,青。既不至于让应东流感到冗长,也能巧妙的把自己需要表达的意图完整展现出来,可以说今天这一番谈话效果之好大大超过了赵国栋的预期。

  当然,应东流对自己的长远构想很欣赏,但是却没有对自己提出的近期几个基础设施项目问题上做任何明确的表态,对于赵国栋来说,能够认真倾听自己的观点看法,并且还有针对性的提出一些建议,这本身就说明了对方的态度。

  当到这一级的领导,任何一个动作表情都有丰富的含义,就看你如何理解把握了,但是东流书记最后一句话也点明了问题实质,省委只是就大方向进行把握,涉及具体事务,要多与省政府具体部门进行协调沟通,求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持。

  杨劲光今天对自己的帮助可谓是一个“大礼”没有他从中穿针引线的撩拨,应东流不会给自己这么多时间,自己也不可能有这样一个完美的机会来坦诚自己的观点想法,能够让省委书记理解和认同自己想法观点,这样一个机会可谓千载难逢。省委这边看样子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但这不是关键,省政府那边还需要大量的工作,赵国栋兴奋劲儿渐渐过去了,也开始冷静下来,赢的了省委书记的欣赏,好处是长久的。但是现实看来对自己手里边的事情却还不能现实直接效应。

  正如杨劲光给自己暗示的一样。城市污水处理中心和道路交通建设项目如果稍稍运作一下,问题应该不大,但是机场项目难度比较高,尤其是现在省府那边对各地市有些控制不住的投资过热和大上项目大为光火,恐怕要拿出一些决绝手段来以俱效尤,才能起到杀鸡吓猴的作用。宁陵这个机场项目弄不好就有可能会成为下刀的典型。

  赵国栋坐存车里默默的思索着,怎样才能打通省政府这一关。

  秦浩然现在心思很重,也有一些风声传出来,说他可能会提前结束在安原的省长任期,到中央某部任职。也有说他可能要到西部某省担任省委书记。当然后一种可能性不大,毕竟他担任省长加上代省长时间也不到两年,但是鉴于他的任职经历一直是在地方上,不太符合中央目前要求各省市主要领导都要有在基层和中央部委交叉任职的经历,这样有利于干部成长,所以他到中央担任部级领导可能性不

  政坛上从来都是无风不起浪,空穴来风在像秦浩然这样的省部级领导身上已经不太可能了,既然有这样的风声出来,也就说明这已经是可能性相当大的情况才会有风声出来。

  秦浩然如果要想真的到中央部委里去交流任职,也就是说必定是要在一些方面做出点儿成绩来的,秦浩然在经济上并没有啥突出的表现,这一年来安原经济发展状况一般,甚至可以说不太理想,虽说责任并不在他头上,但是作为政府一把手。难免不受些牵连,只是秦浩然在上边也是有些底气,如果真要进中央部委交流任职,这也足以证明他的实力底蕴了。

  经济上突破难度太大。那么在其他方面也就该有些让中央认可满意的动作了,会不会借势落在落实中央加强调控整治的这一轮风潮上来?

  很难说,真的很难说,如果秦浩然心思真的放在了这上边来做文章。东害机场项目就真的很危险了。即便是应东流冉心倾向于理解和支持自己,也不太可能在这个项目上和秦浩然公开分歧,这很容易投人以柄。这种情况下如果一个罔顾大局的帽子扣下来,是任何人都难以接受的,尤其是像他们这个层次。

  难题,但是并不代表就没有解决的办法。

  赵国栋从来就不是一个方正古板的人,能够用光明正大的办法来解决问题固然好,如果不能,采取曲径通幽的策略来取得成功一样是他喜欢的,阳谋因为阴谋的存在而成其为阳谋。就像阴谋也因为阳谋的鲜亮而成其为阴谋一样。

  他想了一想才给桂全友打了一个真话:“全友啊,那家百川建材有限公司现在还在你们展么?嗯。这样,你们比较熟?那好。郭”那边我很贝双湖接触了。尤其是来宁陵这边之后,接触就更少了,你有联系就好,这样,你耳以寻找一个合适机会透一透风,就说我们宁陵东寨机场可能会在今年动工开建,对,你知道就行了,我想他会主动和我们联系的,嗯,尽快。我下周就要走,嗯,那边有消息马上告诉我。”

  这也算曲线救国?赵国栋放下电话。有些无奈的想道,省府这边必须要过关,而面临这样的局面,耍想硬闯,秦浩然那一关肯定过不了,他不得不走这一条有些变味儿的路子,但是对于赵国栋来说,只要能够有利于宁陵发展大局,一些小细节就没有那么必要要求那么认真了。

  郭”这两年在怀庆发展得很好。赵国栋在怀庆的时候虽然和他接触不多,但是也感觉此人还算是比较有克制力的,不像有些人张大嘴巴吃通天下的味道,自己到宁陵这边来之后,这个人暂时还没有过来,但是赵国栋知晓,只要秦浩然还在位。对方过来就是必然的事情,与其坐等。不如选择现在这个机会来主动“合作。一回,各取所需。

  赵国栋相信自己通过桂全友这条线有意无意间传递过去的信息肯定会引起对方的兴趣,这样一个投资超过十亿的项目,整个建设规模有多大。谁都想象得到,所需要的建材将是一个天文数字,无论是那个建材供应商只怕都难以对这样一块肥肉不抨然心动。

  这两年桂全友世不简单,就凭着郭川这条线也能勉强搭上秦浩然的圈子了,虽然未能进入更深层次的圈子。但是这也足以为桂全友带来不少机遇了。

  每个人在不同层次不同领域都有自己不同的圈子,赵国栋能够理解桂全友的做法,归宁县委书记这个位置不好坐,现在桂全友资历还浅了一点,只怕再在归宁县委书记上坐两年,就得琢磨着谋一谋怀庆市委常委的位置了,只怕桂全友要直接面对的对手就是现在的怀州区委书记王丽娟了。世事如棋局局新,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从来就不会按照你想象的那样发展。

  桂全友接到赵国栋电话时,就知道自己这位老领导怕是又要顶风逆

  。

  东寨机场已经有些风声放出来。自己和省发改委一位副主任在吃饭时也曾谈及过宁陵的东寨机场,对方就明确表示省里边绝对不会对这个项目开绿灯。

  虽然分管发改委的常务副省长任为峰未对某个具体项目表态,但是也在年初发改委工作倒会上提出今年要严控投资规模,防止经济过热

  象

  省长秦浩然更是明确提出对局部地区省里要派出巡视组对违反土地政策、先上车后买票、违规分解操作土地项目的多种行为进行督察,要对失察的地方党委政府进行问责。以显示省委省府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鲜明态度。

  怀庆连去年规共的开发区二期补充项目开发都有些担心会被省里否决。像东塞机场这样的庞然大物要想闯关简直就是有点小匪夷所思了,而且东寨机场项目也根本不是省里边所能拍板的,那需要经过国务院和中央军委,中央军委那边主要是程序,但是国务院这边你怎么能够破壁?

  不过这都不是他桂全友考虑的问题,老领导吩咐了把这个信息传递给郭”自然是希望与郭川合件要过秦浩然那一关,这对秦浩然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东寨机场的最后拍板权在国务院,再说具体一点,那就是在国家发改委,省里边也就是表明一个态度而已。

  而这个态度表明上可供操作的余地很大。要想拿出一个模棱两可由审批者自行理解的意见实在太容易了。老祖宗留下来的汉语文字本来就是博大精深,一句话稍稍调整两个字,你就可以琢磨出其他味道来。

  想到这儿桂全友不由得摇摇头。自己也是操那么多心干嘛?相信赵荐记脑子不比自己差,自己能想到的,对方肯定也想到了。

  清晨起来码字更新,兄弟们是不是慰劳刺激一下老瑞?月票就是最好的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