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十二节 钥匙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十二节 钥匙


  偶嘟到来自郭川的电话后,赵国栋就知道这事儿成功了一婢2?有些时候一件事情看似艰险无比,但是只要你战对-了钥匙,开锁也就是相当简单的事情了。

  以郭川这样聪明的角色,桂全友即便是轻描淡写的漏个风儿给他,他也就能明白其中的奥妙了,敢于打电话过来,肯 定也就是掂量了其中分量,能不能吃下这碗干饭,他心中肯定有底,顶多也就是多争取一点东西而已。

  赵国栋迅即和钟跃军通了电话要 求市政府这边要加快三大项日的具体落实责任人,这边他也要和郭川见面具体谈一谈各自的想法。

  “你们这算是什么?”瞿韵白替赵国栋递过来一杯蜂蜜水,然后坐在赵国栋身旁的沙发上,有些不满的道,  “就这么内定了?

  “怎么,心有不甘还是要打抱不平?”赵国栋在瞿韵白面前并不忌讳啥,这个女人无论是从身体还是心灵都已经被自己彻底俘获,生下一个孩子更是让她心无旁骛了。

  “哼,国栋,你们口 c。 声声说要公平公开公正的市场 竞争,可东寨机场这样大一个项目,你们就能私下约定拍板?”

  瞿韵白穿着一件低胸V字领带黑色荷叶边蕾丝的淡紫色针织长袖T恤,也许是生了孩子哺乳过一段时间的缘故,在赵国栋眼中,对方的胸脯甚至有凌驾 尤莲香的架势,令人惊心动魄的乳沟在v字领的衬托下,更是显得深不可测,纯黑色的魔术文胸却丝毫不能遮掩住那份诱人的丰满,雪白丰软的一抹乳肌在灯光下散发 出阵阵惑人的魃力。

  “什么你们我们?”赵国栋哑然失笑“现在谈这些还为时过早,机场这样大一个项 目岂是我两句话就能定下来的?省里边也不过是一道程序而已,最终还得过国务院,我是希望 在省里边不要给我大麻烦设卡子,减少行政环节,加快效率,也许拖一拖就有可能花落别家。”赵国栋揽住瞿韵白丰腴的腰肢,瞿韵白扭动了一下身体,还是乖乖的依偎入赵国栋怀中。

  “可是今年的风声很紧,我担心你这个项目最终要无疾而终。”

  瞿韵白好歹也是天孚集团副总裁了,对于房地产业务逐渐占据了主业的天孚集团来说,对于来自中央的宏观调控政策风向尤其敏感,  实际上从去年底开始,天孚集团就开始有意识的调整节奏,加快款项回笼,增加土地储备的同时却又放慢了开发进度,以应对可能会到来的金融机构收紧银根的风险。

  “不好说,但是我会尽最大努力,省里边这一关只要过了,也就是在发改委那边了,那边我也有一些路子,看看能不能闯过这一关。”

  赵国栋微微沉凝了一下目光“有难度,但是只要中央不是一刀切,我相信宁陵还是有机会的,何况现在这也算是一个机遇,如果是在平常时候,私我们竞争这个机场的压力更大,像宾州的条件并不比我们差多少,我们就得面临来自宾州的竞争,趁着这个时候我们先行一步,抢先立项开建,就能灭了宾州的念想。”

  “都说商场如战场,官场何尝不是如此?”依偎在赵国栋怀中感受着赵国栋身体上强劲的男性气息和热力,情思缭绕的瞿韵白幽幽叹道:

  “就这么-一个机场项目,你不但得直面来自周围地市的竞争,同时还得面临上边政策调控的风险,这算不算是突出重围?”

  “嗯,突出重围这句话用得精妙啊。”赵国栋慨然道:“这还是认清形势抓住机遇的问题,一个领导是否有责任担当的问题,你缺少对现实情况了解,缺乏对复杂局面的判断,你就不敢做出决断,我想应书记汇报时就明确说道,我当然知道这个时候逆风而上很容易成  为出 头鸟遭到炮轰,对我自己有多大影晗我不知道,我如果要想保官帽子求安稳,我完全可以坐在功劳薄上观风色,今年宁陵经济增速一样可以名列全省前三甚至第一,我有这个信心!  更何况我马上就到党校学习,这几个月要说也没我啥事儿,但是我坐不住啊,错失了战略机遇,耽误了发展进程,我当市委书记心里不安啊。”

  瞿韵白眼中露出迷醉的神色,这才是男儿真本色,为了自己理想事业敢于迎风而上,但如果只有勇气而缺乏方略手臆,那又纯粹是莽夫粗汉一个,这样的人也不值得自己倾心相许,既有雄心毅力,又有手腕策略,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觉察到 瞿韵备的心情动荡,赵国栋也有些意动,禁不两人也有些时间没有在--起了,瞿韵白工作越来越忙,回安都 的时间屈指可数。

  目前天孚地产将旗下分公司分成了三块,以京城、天津、沈阳、大连、青岛北方片区由天孚集团副总裁兼天孚地产常务副总经理的瞿韵白负责,以沪江、杭州、宁波、南京、苏州、福州、厦门的江南片区则由天孚集团副总裁兼天孚地产总经5$! 乔辉亲自负责,包括安都、重庆、成都、武汉、长沙以及海口、三亚在内的内地片区则由新近升任天孚地产副总经理的许明远来负责。

  目前天孚地产正在积极谋划大举进军南粤,要在羊城和深圳房地产市场上分一勺羹,这也引起了南粤地产商们的高度警惕,』羊城晚报》甚至以“狼来了”为名发出惊呼。

  似乎感受到 了身旁爱郎的**涌动,瞿韵白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双眸含情,娇靥如火,双腿间莫名的酥痒像触电一般呈放射状向全身传递,赵国栋在自己小腹上摩挲的大手不断的撩拨着她积压良久的**,羊绒紧身裤的皮筋根本就抵挡不住赵国栋魔掌的袭扰,瞿韵白不得不用手制止了爱郎快要逾界的手指。

  赵国栋的手很快就转移了 目标,滑入了 T恤中,随着魔术文胸的脱落,一对丰硕挺翘的羊脂玉**已然盈盈在握,赵国栋爱怜的将其 托手 中,细细把玩,爱不释手。

  瞿韵白幽怨e!i 瞪了爱郎一眼“国栋,别在这儿,我们进去0巴。

  莲帐轻摇,被翻红浪,瞿韵白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的享受这样一场情爱盛宴了,赵国栋悍勇无匹的冲击力让这个无论是从心理还是生理上都已经成熟到巅峰的心爱女人沉迷在其中不能自拔。

  赵国栋也不再是几年前二人初恋时的那种毛头小子,时而轻怜蜜爱,如和风细雨下娓娓私语,时而长戟大枪,如惊涛骇浪间立舵行舟,灵欲交融下的欢爱,无论男女之间属于何种关系,赵国栋都觉得无可非议而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云收雨散,交颈鸳鸯并头眠。

  “国栋,眼见得你要到京里来了,可我这一段时间可能要呆在南边了。”瞿韵白有些恋恋不含的撑起身体,注视着依然生龙活虎的爱郎。

  “哦?怎么,开拓南粤市场要让你去主舵?”赵国栋也微微一怔“那北边业务谁来负责?”

  “北边市场还得我暂时过问着,不过近期北边业务都步入了正规,问题不大,但是南粤市场尤其是羊城这边我们刚刚拿下几块地,耗资不小,这也是我们天孚地产进军南粤市场的第一炮,不能有任何闪失,如果不是沪江和杭州市场一样太过重要,本来是乔辉去南粤的,南粤那边他更熟悉。”瞿韵白轻轻吁了一口气,似乎刚刚从迷醉中缓过气来。

  “还有其他原因么?”赵国栋想了想。

  “当然还有姚文智的原因在其中,他现在分管南粤全省国土和城建以及环保工作,我和他原来也算是旧识,培哥和辉哥认为我去更有利于打开局面,当然我们不是想要借助谁干啥,只是希望获得一个合理公平的机会,不至于被人打压而已。”瞿韵白也不掩饰什么。

  “唔,对姚文智你们也不要报太多希望,走到这个位置上,除非是那种贪得无厌者,都会更精于权衡利弊,计算自 己的政治得分,不会为什么旧交情  而对你青眼有加。”赵国栋笑了笑道:“你们如果只是希望获得一个公平竞争环境可能问题不大,若是希望还要收获其他,可能就要失望了。”

  “国栋,你也太小看我们天孚了,你觉得我们需要依靠姚文智的帮忙才能在南粤生存下去么?”瞿韵 白显然-有些不满于赵国栋的这种观点“天孚能发展到现在这一步自有其生存之道,不是靠谁施舍而来。

  赵国栋哑然失笑,瞅了一眼瞿韵白,似笑非笑的道:“这也值得你不高兴?不过我/艮高兴,你能真正让自己成为天孚一份子,融入其中,这才是让我最高兴。”

  瞿韵白脸微微一烫,自己这样义正词严,却忘  了自己在天孚的股份都还是爱郎赠予,现在自己似乎完全忘记了这一点,完全把天孚当作了自  己的孩子一般。